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136章 美滋滋滋

第136章 美滋滋滋


“谁是你……”顾明南被对象两个字,  吓得差点从自行车上摔下去,忙不迭的要反驳。

        谁知钱晓茹垫着脚,捂住他的嘴,  靠在他耳边说道:“阿南哥,  她老缠着我,你帮帮我。”

        顾明南眼睛滴溜溜一转,  自以为懂了。

        不就是以对象的身份,教训教训纠缠钱晓茹的人,演戏他会啊!

        他连忙点头,拉下钱晓茹的手,拧着眉头看着那个女人,一脸严肃的问:“你谁的你,老缠着晓茹做什么?”

        “他是你对象?!”苗芳芳怎么也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个陈咬金,她狐疑的盯着顾明南。

        “晓茹,  我怎么不知道你啥时候有对象了?”

        她一双眼睛跟刀子似的,上上下下的打量顾明南,眼底带着狐疑和挑剔。

        更多的却是不满,钱晓茹要是有对象的话,她这些天的功夫不是白费了?这谈过对象的姑娘家可配不上她家弟弟。

        苗芳芳过来纠缠钱晓茹,  那也是没办法,其实早前她是打算直接上门提亲的,谁知道钱家人压根不给面子,  话都没听完直接把她们赶出来了。

        她就想着,弟弟这么好的男人,  钱晓茹瞧着还不得哭着求着想嫁,只要女儿愿意,家里头不同意又能怎么样。

        带着这样的心思,  苗芳芳才时不时在运输队门口堵着钱晓茹说话。

        结果怎么着,小姑娘对她说话客气的很,苗芳芳琢磨着没别的原因,钱晓茹肯定喜欢弟弟。

        谁知道这才几天,这死丫头居然冒出个对象来,这方苗芳芳大失颜面的同时恼羞成怒。

        钱晓茹要是知道自己一时客气,抹不开面子说狠话,就让苗芳芳变本加厉,肯定一开始就不会给任何一个好脸。

        顾明南冷哼道:“你是她谁啊,凭什么我们谈对象还得告诉你。”

        钱晓茹正因为他的维护而心底高兴,顺着这话说:“是啊,我跟你也不熟,这种私人的事情怎么好到处说。”

        苗芳芳黑了脸,心底暗骂钱晓茹翻脸不认人。

        她一双倒三角眼睛往两人身上打量:“晓茹,这会儿大姐可得好好劝劝你,小姑娘家家的得洁身自好,怎么能随随便便处对象,你这样的行为要是放到以前,那就要不守妇道。”

        苗芳芳心底觉得谈过对象的姑娘配不上弟弟,却还打算搅黄了这一对。

        这话实在是难听,钱晓茹被气得脸颊羞红,差点没哭出来。

        顾明南不乐意了,在他眼里,钱晓茹显然是一国的,在他的保护范围之内。

        “你他妈嘴怎么这么脏,满口喷粪算哪门子姐姐,我告诉你,晓茹他爸是我师傅,我们俩处对象怎么了,光明正大不怕别人说,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打你,再让我听见你说晓茹的坏话,看我的不揍死你。”

        “快滚!”

        说完还恶狠狠的甩了甩胳膊,他人高马大,因为走车和下地干活练出了一身腱子肉,皮肤也偏黑,瞪着眼睛一脸凶神恶煞。

        苗芳芳被他吓了一跳,倒退一步:“啧,还不让人说了。”

        再一想这人居然是钱晓茹亲爸的徒弟,那不也是运输队的,苗芳芳一时没想起来具体是谁,但却怕闹大了,对弟弟的工作产生不好的影响。

        顾明南见她还在骂骂咧咧,脸色一沉,举着拳头就要动手的架势:“滚不滚,再不滚我揍你。”

        苗芳芳果然不敢再说,转身就走。

        顾明南还在后头喊道:“以后再让我看见你缠着晓茹,看我不揍死你。”

        苗芳芳连忙走远了,她觉得后头的愣子看着太凶,指不定真的会打人。

        面上不敢再骂骂咧咧,心底却将后头的男女骂了个狗血淋头,觉得钱晓茹太没眼光,居然瞧上这么个五大三粗的,也不怕结婚后挨打。

        等她嫁过去三天两头挨打,泡着苦汁过日子,到时候再后悔也晚了。

        苗芳芳恶毒的诅咒着,苗涛涛的婚事不顺利,他们瞧得上的人家一一拒绝,苗家人不想着自己的问题,反倒是怪上人家没眼光。

        在苗芳芳心底,人高马大的顾明南,那是给她斯斯文文的弟弟提鞋都不配的。

        吓跑了人,顾明南就收起那副凶恶的神态来,转身问道:“咋回事儿啊,那人谁啊?”

        钱晓茹脸颊红扑扑的,带着女孩儿特有的羞涩,低着头磨蹭着脚尖:“说是运输队我爸徒弟的姐姐,突然冒出来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其实苗芳芳冒出来有好几次了,热络的劲头,一度让钱晓茹以为是见过的长辈,但愣是没想起来到底是谁,就随便客套了几句,谁知道就这么被缠上了。

        后来她才知道,这个女人是运输队某个同志的姐姐,话里话外的意思,那是要给她介绍对象,钱晓茹冷着脸拒绝了,女人却假装听不懂。

        顾明南奇怪道:“钱师傅的徒弟是不是我吗,我没姐姐,就两个妹妹。”

        “可能是以前的徒弟。”钱晓茹说,因为苗芳芳对运输队很熟悉,能说出个一三来,所以她才这么认定。

        而且钱师傅在运输队很多年,带过的徒弟不少,即使是亲女儿,钱晓茹也不是每个人都认识的。

        顾明南觉得这傻丫头可能被骗了,板着脸教训道:“你是不是傻,陌生人的话也敢信,这年头坏人多了去了,坏人又不会在脸上写上我是坏人。。”

        “别以为在运输队门口就肯定安全,之前我家三妹四妹带着双胞胎,就在供销社门口还有人敢上手拐卖孩子,直接抢了就走。”

        上一次人贩子事件后,老顾家几个孩子都经受了社会的毒打,一时间对陌生人的警惕心报表。

        “她要是起了什么坏心思,直接把你骗去山窝窝里卖了,到时候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后悔也晚了。”

        钱晓茹也被吓得一愣一愣的,自小被父母疼爱着长大的小姑娘,经受过最大的恶意还是两个哥哥结婚生子后,嫂子不满意父母宠爱小姑子,对她阴阳怪气。

        这会儿被顾明南一说,也开始后怕:“不至于,她对运输队很熟。”

        “那她说了是谁的姐姐没?”顾明南问道。

        钱晓茹想了想:“好像提过,叫什么……涛涛。”

        “涛涛?”顾明南脑子一转,有了一个不妙的预感,“不会是苗涛涛?”

        钱晓茹拼命点头:“就是苗涛涛,当时我还觉得他们家姓氏挺少见的。”

        顾明南一咬牙:“还真是运输队的,她找你干嘛?”

        钱晓茹脸颊又是一红,她心底其实是察觉到对方的意思,不过是相中了她,想说给自家弟弟当媳妇。

        只是她心底不乐意,又当着心上人的面,钱晓茹红着脸说:“我……我也不知道,可能知道我爸是老师傅,想讨好拉关系。”

        钱晓茹不想让顾明南知道真相,怕他觉得自己是个随便的姑娘。

        顾明南想起苗涛涛还是临时工,觉得真有这个可能。

        自从上次苗家来提亲,被顾明东直接扫地出门之后,顾明南跟苗涛涛的关系也降到了冰点。

        以前因为都是临时工,还住过一个宿舍,他们俩还是能说得上话的。

        可谁让苗家人弄不灵清,在顾明南心底,顾三妹虽然是母老虎,但也是自家的母老虎,绝对不能被别人欺负的。

        那次之后,知道消息的顾明南警告了苗涛涛一顿,直接断了来往。

        苗涛涛大概也知道自家姐姐做了什么缺德事儿,瞧见他就掉头走,两个人井水不犯河水。

        这会儿听见又是他姐姐,顾明南撇嘴道:“你可千万别搭理她,沾上这样的人会倒霉。”

        “嗯,我本来也不喜欢她。”虽然苗芳芳说话热络,还老想塞给她吃的,但钱晓茹出身好,看不上那点小恩小惠,苗芳芳打量的眼神也让她觉得很不自在。

        顾明南见她乖巧的答应,满意的点了点头,觉得钱晓茹比自家老妹听话多了:“你要去运输队找钱师傅吗,上来我载你。”

        说完,他还拍了拍后凳。

        钱晓茹脸颊爆红,心底又是激动又是羞怯:“好,好呀。”

        说完小心翼翼的坐上车,淑女的侧坐着,她抬头看了眼顾明南厚实可靠的后背,心想着如果伸手抱住的话,自己是不是太主动,太轻浮了。

        顾明南哪儿懂她的小心思,见她坐稳了,刷的一下骑出去。

        钱晓茹一个不稳,脸颊直接撞在了男人的后背上,被那硬邦邦的肌肉撞疼的龇牙咧嘴。

        顾明南也没想到把人给撞了,忙问道:“你没事儿?”

        “没事没事。”钱晓茹捂住脸,心想幸亏她坐在后头,没被瞧见那龇牙咧嘴的丑样子。

        揉了揉脸颊,钱晓茹低声问,“我是不是太重了?”

        “重啥重,比我妹轻多了,跟小鸟似的。”顾明南满嘴开始跑火车。

        钱晓茹害羞的一笑,终于鼓起勇气,伸手轻轻的捏住了他的衣角。

        结果没等她拽紧,车就抵达了目的地,顾明南将车往车棚里头一停:“晓茹,我先去签到,你自己去找钱师傅。”

        “嗯。”钱晓茹还陷入方才的眩晕中没回过神来。

        顾明南摆了摆手,转身就跑,今天耽误了一会儿功夫,他怕自己签字的时间迟了。

        “阿南哥……”钱晓茹的喊声,被淹没在了空气里,顾明南已经跑得没了影子。

        她失落的低下头,伸手摸了摸车后座,磨蹭着往外走。

        刚走出去,钱师傅正拧着眉,苦大仇深的瞧着她:“晓茹啊,东西你不是一大早就送到了,都这个点了,你咋还在这儿呢,不上班了?”

        钱晓茹脸颊一红,跺着脚:“爸——”

        钱师傅一摆手:“行行行,我知道了。”

        方才他在楼上,就是瞧见顾明南骑着车载着女儿进来,才急匆匆跑下来的,再看女儿这模样哪有什么猜不到的。

        叹气归叹气,但这都大半年了,女儿跟顾明南一点进度都没有,钱师傅自己看着都觉得着急。

        他想了想,就说了句:“那小子还没开窍呢,要不要爸去挑明了?别闹了半天,他真把你当成亲妹妹了。”

        钱晓茹抿了抿嘴,摇头道:“爸,你别去说。”

        要知道顾明南是钱师傅带出来的徒弟,他爸去说的话,到时候顾明南以为自己仗着是师傅的女儿,逼着他娶进门怎么办。

        钱师傅也是无奈:“行,那你们自己折腾,我不管了。”

        钱晓茹低着头离开了运输队,心底却觉得这么下去确实是不行,她暗示的都那么明显了,顾明南愣是没往男女朋友的方向想。

        路上,钱晓茹咬了咬牙,下定决心要明示一下。

        心中没有儿女情长的顾明南,正满门心思搞事业。

        自从倒欠了运输队两个月工资,顾明南的日子一下子变得拮据起来,他现在兜里头的几块钱,还是顾明东担心弟弟在外头没钱不趁手特意给他的。

        但顾明南觉得,自己已经是个能赚钱养家的大人了,不能再花大哥的钱,所以钱收下了,但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花。

        从俭入奢易,从奢入俭难,习惯了大手大脚的顾明南备受打击。

        很快,没钱乱造的顾明南就看清楚了事实。

        他为啥会没钱可花,还不是因为赚得太少,所以买了辆自行车就得节衣缩食。

        从本性上而言,顾明南跟顾明东是一类人,从来不肯委屈自己,所以在开源节流中选择,他的目标就放到了开源上。

        顾明南拿着小本本计算,临时工一个月十块,正式工一个月十快,像是钱师傅这样的老员工,据说已经评上一级工,工资一个月就有三十一块!

        再往上头,他们运输队的队长、厂里头的领导干部,那工资肯定还要高。

        顾明南打听不到具体是多少,但他听钱师傅提过一嘴,像是高级工程师一个月得有九十多块!

        九十多块啊,四舍五入那就是一百块了。

        如果他有一百块的话,哪儿还用得着省吃俭用,一年下来能买上好多辆自行车,到时候能给家里头大哥、三妹、四妹,一人配上一辆。

        他自己能买两辆车,到时候轮流骑。

        顾明南美滋滋的想着,高级工程师不能想,但一级工他觉得自己还是能努力一下。

        只是努力的方向,顾明南左思右想也找不到机会。

        还是顾明东给他指了一条路,开车就这样了,想上升就得攒资历,可运输队不只需要司机,车坏了总得有人修,而有修车手艺的就是特殊工,工资比司机还要高。

        知道弟弟想上进,顾明东也挺高兴:“你想啊,开车是一门手艺,修车也是一门手艺,你们运输队的老师傅,修车是不是各个都会点。”

        顾明南点头道:“可不是,钱师傅就会一些,毕竟车开出去在半路坏了,技术员也过不去。”

        “但是哥,修车也能涨薪吗?”

        顾明东笑道:“普通的修车当然不行,但你要是能把人技术员的本事吃透了,那你就比别人多了一门手艺。”

        “到时候你这样的,开车是骨干,修车也是骨干,运输队肯定重视。”

        顾明南一拍脑袋:“也是,那我明天就去学。”

        顾明东又叫住了弟弟:“等明儿个我想想办法,找找有没有汽车修理这方面的书,到时候晚上你在家里看书,白天就去运输队实践实践,双管齐下,升职加薪不是梦。”

        一句话,成功让已经脱离了考试痛苦的顾弟,再次陷入了学习的漩涡。

        而这一次,他一开始叫苦,顾三妹就要拿话刺激他:“不是你说要升职加薪吗,为了赚钱吃点苦头算什么,我想加薪都没机会。”

        这么一说,顾弟咬了咬牙,再苦再累也坚持了下来。

        顾明东不懂修车,但他脑子灵活,偶尔带着弟弟一起看书,甚至还徐徐善诱:“弟,你好好学,争取学完了变成专家,到时候就算不能造出汽车,也能自己造自行车。”

        于是乎顾明南变得越发积极起来,以前出完车有空的时候,他就跟钱师傅等一群老师傅插科打诨混时间。

        可现在他不这样了,有空就去人修车师傅身边偷师。

        得亏他年纪小,嘴巴甜,又会来事儿,每天也不空手过来,总会带一些家里头产的番茄黄瓜什么的,那几个师傅也不好把人赶走。

        别说,虽说是不值钱的蔬果,但顾明南带来的就是比外头买的好吃,吃人嘴短,几个师傅多多少少也愿意教给他一些东西。

        在金钱面前,顾明南练就了一副厚脸皮,只要他们不赶人,他就当做听不见嫌弃。

        顾明南心心念念只有涨工资,殊不知所作所为落到钱师傅的眼里,心底倒是越发看好他。

        回到家中,钱师傅忍不住对媳妇感叹了一句:“阿南这个孩子出身是一般,但勤学刻苦,知道上进,比一般的小伙子都踏实,是个好孩子。”

        钱师傅觉得男人不怕穷,但怕不上进,比起家世好有钱,但人品不行的浪荡子,他更喜欢顾明南这样踏踏实实往上走的。

        钱母一直知道他喜欢顾明南,听了这话便笑道:“得得得,你是恨不得立刻拉回家当女婿是不是?”

        之前钱母还觉得顾明南家庭不好,负累太多,但时间久了,女儿一心一意喜欢人家,丈夫也常在耳边说他好话,连带着她也觉得满意起来。

        尤其是对比最近上门提亲的那家,钱母更是觉得人比人得扔。

        “阿南是不错,整天笑盈盈的讨人喜欢,让人瞧着都觉得心底高兴。”钱母话锋一转,低声说了句。

        “前几天你们运输队一男同志上门提亲了,那家人的嘴脸都没法看,我直接把人赶出去了,气得都没法跟你说。”

        钱师傅疑惑问道:“我们运输队的?谁啊,也没跟我提过。”

        “叫什么苗涛涛,反正你离得远点,真要求到你面前也千万别答应,那就不是能正经过日子的人家。”

        钱师傅想了想这个名字,皱了皱眉头,但他跟苗涛涛没有交集,这件事也已经过了也就略过不提。

        临了,钱母感叹了一句:“阿南啥都好,就是太孩子气了,对咱家晓茹也没那个意思。”

        “儿孙自有儿孙福,这事儿咱们急也没用。”

        钱师傅夫妻俩着急,钱晓茹心底也着急。

        尤其是顾明南再一次英雄救美之后,钱晓茹每次遇到他,一颗心都扑通扑通乱跳,怎么看怎么喜欢,觉得要是错过了,自己肯定再也找不到这么喜欢的人了。

        身为女孩,钱晓茹心底还是有几分矜持的,可奈何顾明南就是不开窍,钱晓茹终于鼓起勇气,决定捅破了这层窗户纸。

        于是这天晚上,顾明南骑着自行车离开运输队的时候,就瞧见了站在门口等他的钱晓茹。

        顾明南压根不觉得人姑娘是来等自己的,朝她打了个招呼就要骑走。

        得亏钱晓茹知道他的德行,反应快,连忙给喊住了:“阿南哥,你等等。”

        顾明南一个紧刹车:“啥事儿?”

        不等钱晓茹回答,他解释道:“钱师傅在后头呢,你等一会儿他就来了。”

        “我不是来找他,我是来找你的。”钱晓茹生怕他骑走了,拽住了车后等。

        顾明南不明所以的问:“你找我干嘛?”

        钱晓茹脸颊一红,原本鼓起的勇气,在看见顾明南的时候一泻千里,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脑子成了浆糊。

        顾明南见她脸颊红彤彤的,担心问道:“你脸怎么这么红,不会是病了?”

        “我……我没病。”

        话音未落,顾明南伸手贴了一下她的额头:“这么烫,不会发烧了,上车,我送你去卫生所看看。”

        钱晓茹急得都想哭,虽然享受男人的关心,但她怕自己说完了,真的会被拉去卫生所。

        瞧着顾明南关切的眼神,钱晓茹猛地鼓起勇气:“阿南哥,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

        她掏出一个荷包,直接塞进了顾明南的手里:“这是我准备的谢礼,我想对你说的话都在里面,你一定要看。”

        说完这些话,钱晓茹低下头不敢看他的脸色,转身跑了。

        顾明南愣了一下,随即疑惑道:“这么客气,还给我准备谢礼了?”

        他把东西往怀里头一揣,打算过去接了顾三妹回到家再看到底是什么。

        这么小的一个荷包,也放不下什么大玩意,可能放着糖?也可能是什么点心。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86119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