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13第7章 自恋

第13第7章 自恋


等顾明南再想起来这个荷包的时候,  已经载着顾三妹回到了家门口。

        还是顾三妹察觉不对劲,开口问道:“老二,你口袋里头鼓囊囊的,  藏着什么呢?”

        顾明南一拍口袋,想起来了:“晓茹塞给我的荷包,  说是感谢我的礼物。”

        一听钱晓茹的名字,  顾三妹顿时来劲儿了:“晓茹姐给的?快打开看看是什么。”

        顾明南拿出荷包,口中说道:“你这么兴奋做什么,  就算她送了好吃的也不给你吃。”

        顾三妹翻了个白眼:“老二你是不是傻,  我能图这一口吃的。”

        “你不图倒是别老跟我抢啊。”顾明南一边念叨,一边打开了荷包。

        巴掌大的荷包,  看起来是钱晓茹自己缝制的,这种荷包也只有年轻的姑娘家会做,  一般放个钥匙串,  塞几块钱和票就都满了。

        顾明南一边打开,心底觉得钱晓茹还挺讲究,  送小点心什么的用油纸包一包不就成了。

        等看清楚里头的东西,顾明南愣住了。

        顾三妹等不及的凑过去看:“她送了什么?”

        “一把梳子。”顾明南掏出那把木梳子,  这是一把很常见的桃木梳子,巴掌大小,原木本色,  看起来还是新的没用过。

        顾明南一头雾水:“她送我梳子做什么,我是个男的,  用不着梳头啊。”

        他下意识的扒拉了一下头发,  为了方便,顾明东的头发剃得很短,下头的弟弟和儿子有样学样,  所以老顾家一家子男人都是短头发。

        当然,这年头也没有男人的头发留得很长,都是差不离的发型。

        不过顾明南的头发是最短的,前段时间刚剃的平头,平时用毛巾擦一下就干净,连洗头都完全省了。

        顾三妹眼睛一动,倒是明白钱晓茹委婉的意思了,忍不住捂着嘴偷笑起来。

        顾明南见她偷笑,索性将梳子递给她:“我也用不着,送你。”

        顾三妹可不敢接,心底为钱晓茹抱不平,瞪了眼亲哥哥道:“蠢死你,赶紧想想你脑子小时候是不是被驴踢过,要不然怎么这么笨。”

        说完一扭身进门去了。

        顾明南莫名其妙的被骂了一句,心底还十分委屈:“顾老三,我好心送你你还骂我,活该嫁不出去。”

        他看了看木梳子,确实是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就是最普通的木梳,一定要说的话就是上面还雕刻着一枝桃花,特别女气。

        钱晓茹为了表达感谢,为什么送他木梳?

        顾明南想不通,他觉得送两颗鸡蛋也比梳子强,但别人送的礼物是不能随便乱扔的,这个道理顾明南觉得自己还懂。

        三妹不要,他就打算送给四妹用。

        谁知刚进屋,顾明南就瞧见顾三妹正拉着四妹说话,两个人一起嘀嘀咕咕,说完还抬头时不时看他一眼。

        顾明南敏锐的察觉,两个妹妹瞧自己的眼神不对劲,似乎想是看一个大傻子。

        “四妹,木梳要不要?”

        顾四妹忙不迭的摇头:“不要不要,二哥,你太过分了。”

        说完拉着顾三妹一溜烟儿跑了。

        顾明南更委屈了,拿着梳子送不出去,对着顾明东抱怨道:“大哥你管管她们,整天就知道挤兑哥哥。”

        “以前就老三,现在小北也跟着学坏了,我好心好意送她梳子,她居然说我过分。”

        寻求帮助的顾明南注定要失望了,顾明东一言难尽的看着他,坚定的站在了两个妹妹这边:“确实是挺过分的。”

        “我哪儿过分了?”顾明南急了。

        顾明东招了招手,让他来身边坐下:“我问你,梳子谁给你的?”

        “钱晓茹啊。”顾明南说道。

        “前几天我帮了她一个小忙,她为了感谢我送给我的。”

        “我也不是嫌弃她送的礼物不好,但我头发这么短,压根用不着木梳,那放着岂不是浪费,我送给三妹四妹不挺好的?”

        顾明东拍了一下他的脑门:“你就不会发动脑子想一想,钱晓茹为啥送你梳子,她怎么不送其他的?”

        顾明南沉吟半晌,啊的一声。

        顾明东还以为他开窍了,谁知下一刻,这傻弟弟就问:“她是不是想提醒我秃头了?”

        说完奔进姐妹俩的屋子里找镜子。

        “老二你干嘛呢,别随便进我们屋子。”顾三妹不乐意了。

        “我就借镜子用一用。”顾二弟翻出一面巴掌大的镜子,对着自己的脑袋左看右瞧。

        顾三妹被他逗笑了:“怎么了,你还真打算看看自己脑袋有没有被驴踢过吗?”

        顾二弟仔细看了一遍,确定自己头发虽然短,但又黑又茂密,才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没秃头。”

        不怪他担心,实在是运输队秃头的男人太多了,钱师傅头发就秃的厉害,以至于顾明南时不时瞧着他们光秃秃的脑袋,就开始担心自己。

        顾三妹翻了个白眼,彻底不想搭理他了。

        顾二弟确定自己没秃头,走到外头,拧着眉头问:“大哥,我也没秃头啊,你说她为什么送我这个?”

        顾明东长叹了一声:“老二啊,人还是得多读点书。”

        顾二弟抓了抓下巴,还是没明白过来。

        “难不成这梳子还有什么寓意?”

        “木梳,梳子,数字?不对,梳头发,顺发?”

        顾明南一拍脑袋:“她送我这把梳子,是希望我顺利发财,太好了,这礼物和我的心意。”

        他也不嫌弃木梳了,打算自己藏着沾沾好兆头。

        顾明东扶额,暗暗回想自己的教育过程是不是发成了什么问题,顾老二这脑袋里装的是火车,只走直轨不会弯道。

        最后还是做作业的双胞胎看不下去了。

        顾亮星抬头嚷嚷道:“二叔你想太多了,梳子就是白头到老的意思,这你都不知道。”

        “什……什么?”顾明南大为震惊。

        顾亮星继续说道:“晓茹阿姨喜欢你,我们都看出来了,就你不知道。”

        顾芸在旁边拼命点头。

        顾亮晨也慢悠悠的说:“二叔,这都一年多了,我们都看出来了,你咋还没明白。”

        “一,一年?”

        顾明南抓着自己的短头发,捏着那把木梳子,仔细回想起来就豁然开朗了。

        他就说钱晓茹在他面前怎么老是动不动就脸红,一开始他还以为钱晓茹胆子小,性格害羞呢,哪想到原因居然在这里。

        一瞬间,钱晓茹细心的照顾,羞答答的眼神,对自己崇拜爱慕的眼神,全部一股脑儿挤进了顾明南的大脑。

        他哀嚎一声,蹲在了地上。

        顾三妹探出脑袋问:“老二怎么了?”

        顾亮星摊了摊手:“二叔终于听明白了,然后就高兴坏了。”

        顾四妹有些担心的问:“二哥这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我看是怀疑人生。”顾三妹评价道。

        “那他没事儿,瞧着跟傻了似的。”

        顾明东起身笑道:“没事,咱先吃饭,别管他。”

        顾明南蹲在地上画圈圈,愣是把钱晓茹从头至尾想了一遍,一时间脑子跟浆糊似的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有生以来第一次,顾明南这个吃货居然错过了晚饭。

        顾四妹贴心的帮他留了一碗出来,确保自家二哥清醒之后不会挨饿。

        一直到顾家人都吃完了,顾明南才忽然啊了一声,站起身道:“我想明白了。”

        顾明东回头看他:“你想明白什么了?”

        “我就说她对我为什么这么好,原来是救命之恩,以身相许。”顾明南一拍手说。

        而且他还救了钱晓茹两次,救了钱师傅一次,那三条命,钱晓茹可不得以身相许了。

        顾明东觉得这话似乎理解的很对,但又似乎哪儿哪儿都不对,试探着问了一句:“所以?”

        顾明南哈哈一笑,叉腰说道:“别说,这丫头的眼光还真不错。”

        “完了,原先是傻,现在是自恋。”顾三妹如此评价道,“老二你能不能正常点。”

        顾明南也不搭理她,追着顾明东问:“大哥,你觉得晓茹怎么样,适合我吗?我们俩处对象合适吗?你说我要是拒绝了,她不会哭鼻子告家长?”

        顾明东拧着眉头反问:“是你处对象还是我处对象,你问我干什么?”

        “那……那要是成了,你不多一个弟媳妇了?”顾明南难得有些羞羞答答。

        顾明东无奈道:“老二,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先想想喜不喜欢人家姑娘,喜欢就好好处对象,不喜欢就赶紧回绝了,别耽误人家的青春好年华。”

        顾明南摸了摸鼻子:“大哥,你就没点意见建议?”

        顾明东直接把他脸推开了:“我的建议就是,你再不吃饭饭就凉透了。”

        顾明南惊叫一声,这才意识到自己饿的肚子咕咕直叫,赶紧把饭吃了,因为他吃的最慢,最后还得自己去把碗洗了。

        洗碗的时候,顾明南看着水里的倒影,都忍不住摸了摸脸颊,评价了一句:“确实长得特别俊,怪不得讨人喜欢。”

        “呕……”顾三妹瞧见了这幅画面,出去就说:“完了,真傻了。”

        她都有点同情钱晓茹的,这什么眼光,怎么就瞧上顾老二了。

        顾明南可不这么觉得,自从知道钱晓茹对他好是喜欢自己,顾明南就特别得意起来,觉得钱晓茹那是独具慧眼。

        心底美滋滋了一阵,觉得自己得到了认可的顾明南,才想起来回答的问题。

        刚才他光顾着高兴了,没想到还得给钱晓茹答案。

        到底要不要处对象?

        顾明南心底浮现起钱晓茹的模样,以前只想着是钱师傅的女儿,没在意她的美丑,现在一回想,钱晓茹似乎长得还挺好看的,就比老三差一点。

        原本快要入睡的顾明南,越想越是激动,越想越是清醒,一咕噜爬起床,悄摸的溜到隔壁顾明东的房间里,贴着床边问:“大哥,你睡着没?”

        第二天一大早,顾三妹跟顾四妹忙完了早饭,就瞧见顾明南捂着脸低头吃饭。

        顾三妹奇怪的问:“老二,吃饭你干嘛捂着脸?”

        顾明南支支吾吾的说:“我,我怕烫。”

        “怕烫你吹吹,捂着脸有什么用。”顾三妹觉得不对劲,他们家老二还有低头不看人的时候,她伸手就去拽。

        “让我看看你怎么了?”

        蓦的,顾三妹发出喷笑的声音:“老二,你这眼睛怎么了?昨晚上当贼去了?”

        顾亮星抬头一看,差点没把粥喷出来:“二叔,你咋变成大熊猫了?”

        只见顾明南的一双眼睛下全是青黑,一左一右还特别对称,瞧着就跟被画上了两个黑眼圈似的。

        眼看被发现了,顾明南也不遮遮掩掩了,抬头幽幽的看了眼自家大哥。

        顾明东继续慢条斯理的吃饭,压根不带搭理他的。

        顾明南只得化悲愤为食欲,愣是把桌上的食物吃的一干二净。

        一直到他载着顾三妹上班之前,顾明东才走过去,嘱咐了一句:“老二,想好了就去给人家一个答复,别让女孩子等太久。”

        “知道了。”顾二弟应下,心情又高兴起来。

        果然大哥还是关心他的,跟昨晚上不想陪他说话,直接用拳头把他送回房间的冷酷无情完全不一样。

        嘶,疼还是真疼,大哥下手也不收着点。

        不过从此之后,顾明南就知道,绝对不要半夜去吵醒自家大哥,不然就得挨揍。

        顾明东瞧着他生龙活虎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偶尔他会觉得自己养了三个儿子,而不是已经成年的弟弟。

        一回头,迎上了顾四妹担心的眼神:“大哥,你说二哥跟晓茹姐姐能成吗?”

        顾四妹心底还挺喜欢钱晓茹,毕竟钱晓茹为人温和,说话爽利大气,对他们几个弟弟妹妹也十分和善。

        顾明东摸了摸下巴,说了句八竿子打不着的话:“昨晚老二差点忘了吃饭。”

        顾四妹一听,也笑了起来:“那肯定能成,至少在二哥心里头,晓茹姐比吃饭还重要。”

        顾明东没去管顾二弟跟钱晓茹的爱恨情仇,他的注意力都在这一季晚稻上。

        这可是上河村第一次种植晚稻,是成是败在此一举。

        如果晚稻种植收割的顺利,那证明上河村一带还是可以一年种植两季,生产队的收成立刻就能提升许多。

        不过洪教授的事情给他提了醒,顾明东如今也很少使用异能,反倒是花了心思研究种植。

        如今顾建国带着顾明东在田间地头转悠的场景,都成了上河村一景。

        只是这一天,路过一块稻田的时候,顾明东皱了眉头。

        “阿东,怎么了?”顾建国问道。

        顾明东蹲下来,这块田靠近河边,田里头的水源充足,但这会儿眼前的水稻上,叶鞘上出现了椭圆形、水渍状的病斑。

        病斑很不起眼,要不是顾明东五感过人,也不会察觉到。

        顾建国低头一看,还以为是泥巴粘在了叶片上,伸手抹了一下,病斑却并未消失。

        “这……”

        顾明东在周围检查了一遍,就发现还有几颗水稻的情况更严重,上头的病斑已经变成了灰绿色,甚至还有一株已经变成了灰白色。

        他皱了皱眉头:“看着像是纹枯病。”

        一听这话,顾建国立刻紧张起来,水稻生病是大事情,这些病害都会传染,一个闹不好就会颗粒无收。

        顾明东心底回忆了一下纹枯病的危害,一般是早稻比较多发,晚稻反倒是少了。

        这是一种真菌引起的病害,在灌浆前后多发,会直接导致最后的种子不饱满,产生空壳,甚至是引起水稻直接枯死。

        上半年生产队种植早稻的时候,有顾明东的异能保驾护航,便抗住了这波危害,并未导致恶劣的结果。

        而晚稻这一茬,顾明东收敛了一些,才知道这些真菌有了施展的空间。

        顾建国也是个老农民,知道这些病症的危害,顿时着急起来:“这可怎么办?眼看着就得灌浆了,怎么好好的就生病了。”

        顾明东伸出手,下意识的想用异能,却在下一刻停下。

        异能不明白主人的心思,摇摆了一下可爱的枝丫,似乎在问来不来?

        顾明东收回手,让异能也回到了体内,转头道:“三叔,纹枯病处理起来麻烦,要不请那位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顾建国犹豫了一下。

        “他被下放了,为生产队做贡献也是应该的。”

        顾建国一想也是,他们是让下放的人做贡献,又不是做其他事情,立刻跑过去喊人了。

        人一走,顾明东弹了一下异能的小叶片,笑着说道:“不能总是靠你。”

        异能似乎有些不服气,挥舞着叶片,一副老子可以搞定整个上河村的架势,倒是把顾明东给逗笑了。

        一会儿功夫,顾建国就带着吴巍急急忙忙的赶过来了。

        周围的社员也发现了异样,纷纷凑过来看热闹。

        等知道是水稻生了病,社员们也都紧张起来,要知道这季晚稻的产量,会直接决定他们今年能分到多少粮食。

        有顾明东有意无意的引导,社员们多少知道吴巍以前是农学院的,据说有大本事,不过这年头,大本事也不是啥好事。

        虽然还有人介意吴巍的身份,但更多的也指望他能帮忙。

        倒是知青颇有几分意见,朗声问道:“大队长,他一个下放下来的话能信吗?”

        人群后面的吴梦婷眼神闪烁不定,她狐疑的目光落到吴巍身上,不知道铁面无私不讲人情的顾建国,怎么会同意让一个下放的人来帮忙。

        钱知一朝那边瞥了一眼,不感兴趣的收回眼神。

        他直起腰,只想趁着顾建国不注意休息一会儿。

        倒是杜家兄弟走过去围观,瞧见那稻子也皱起眉头,要是这一季水稻毁了,那他们的工分还能换到粮食和钱票吗?

        顾建国听见周围的反对声音,便问道:“他还敢说假话,治不好他不得更倒霉?”

        众人一想也是,吴巍在这边的地盘上,哪敢真的搞破坏。

        李铁柱更是说:“他们下放下来不也得为农村做建设,不让他发光发热,难不成白养着他们?”

        顾建国一挥手:“你先给看看能不能治好?”

        吴巍抬头看了眼顾明东,接收到他的视线,才低头仔细观察起来。

        很快,吴巍便说道:“确实是纹枯病,按理来说这种真菌引起的灾害,是在高温、高湿的条件下才会流行。”

        “这都九月份了,怎么还发病了?”顾建国皱眉道。

        吴巍想了想,便回答:“可能是今年入秋也热,田里头的水又太多了一些,所以才会发病。”

        “那还有救吗?”

        吴巍点了点头:“可以将稻田里的水都放干,通过日晒的方式杀菌,将病害严重的植株拔出烧毁,剩下的地方增加钾、锌两种肥料。”

        说完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句:“如果有对症的药剂可以喷洒,效果会更好一些。”

        顾建国拧着眉头,他自然喷药是最好的办法,但问题是农药比化肥更难申请,这都是常年紧缺的物资,不是他想申请就有的。

        “听见了没有,先按照他说的办。”

        社员们立刻开始忙活起来,势必要将这病害的影响降到最低。

        无人搭理吴巍,他低着头自己往干活的地方走。

        另一块地里头,吴梦婷抬头看了看他的背影,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周子衿看见他安然无恙的回来才松了口气,低声问道:“这会儿问你要好办法,等出了问题不会找你负责?”

        吴巍却想起前几天郑通带过来的话。

        “顾明东那小子说了,会寻个法子,让你露露脸,到时候日子也好过一些。”

        几次合作下来,吴巍私心里是信任顾明东的,所以今天才会愿意冒头。

        他回头看了眼那边忙碌的场景,顾明东正站在大队长身边对他说着话。

        吴巍低声说了句:“放心,不会有是的。”

        周子衿心底还是担心,却没有再说什么,如果日子能好过一些,谁想要过现在的日子呢?

        只有郑通似乎胸有成竹,一直是乐呵呵的模样。

        有吴巍在,对付一个纹枯病不成问题,过了几天,上河村生产队的纹枯病果然就好了都铎。

        一时间上河村的社员们,对吴巍结果的态度都好了许多。

        顾明东乐得轻松,悠悠然看着病害被解决,晚稻终于开始灌浆疯狂生长。

        眼看着金黄色的稻浪再一次覆盖生产队的农田,社员们都喜气洋洋的,下地干活的劲头越发足了。

        大人们忙着地里头的活儿,年纪小一些的孩子满村乱跑,上山打鸟下河摸鱼,整天跑得不见人影。

        双胞胎平时要上学,没法跟小伙伴一起玩,一到周末的时候便被拉着跑。

        临了倒是闹出了大动静。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86119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