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穿书:病娇反派日日想取我狗命 > 第56章 济世医仙,剑舞青霜

第56章 济世医仙,剑舞青霜


此刻她离这漫天星子也更近了。

她拿出那柄剑,放在手中仔细端详着。似玉非玉的材质,很小巧的一把剑,倒是十分适合她。

“既然你是一柄仙剑,那就叫你问情吧。”

她细细地摩挲着剑身,咬破了手指,鲜血滴在剑身,很快便渗了进去。

剑身立刻发出莹莹微光,又似通了灵性,微微颤动。

谢妩眉好奇,拔出剑来观看,却不料白光一闪,一个模糊的影子竟出现在眼前。

她瞪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幻影。

这是全息投影吗?

幻影中是一名女子,眉眼与谢妩眉生得十分相像,只是幻影模糊,谢妩眉震惊之下并未多加留心。

这女子发饰简单,面容姣好。身穿一袭绿衫长裙,臂上绕着一条白绫,腰间挂着一只紫金铃,她似在静静地看着她,又似透过她看着别处。

“我乃济世医仙,剑舞青霜。”

谢妩眉一愣,济世医仙,剑舞青霜?

这不是书中提起过的玉仙散人么?

炎夏,西陵,南吴,东海等国内皆建有玉仙观,供奉的就是玉仙散人。

传闻这玉仙散人行踪不定,也无人知她姓名来历。

世人只知她师承世外高人轩辕鬼谷,一手医术,出神入化,可活死人,肉白骨;一只铜铃,可驱妖除邪,黄泉夺命。

她医者仁心,治病救人,分文不取;她一生游历大江南北,美名远扬,生命却在最绚烂的时刻戛然而止,令人扼腕叹息。

据说太微宗的药王谷,无数珍贵典籍,无数宝贵药方,也是玉仙散人留下的。

太微宗特为此开设“疗愈”一科,用的就是药王谷留下的典籍,药公便是此科长老,只不过由于药公脾气古怪,门庭冷落,修习疗愈的也仅有裴琅嬛等寥寥几人。

谢妩眉记得,后来人界对抗魔界时,正因为有修习了疗愈之术的裴琅嬛,才不至于惨败涂地,裴琅嬛更是数次将慕元白从死亡线拉回。

收回了心思,谢妩眉又看向那幻影,幻影静静看着她,似在等她说话。

谢妩眉涩涩开口:“我叫阿妩。”

“阿妩。”幻影道:“诛灭妖邪,匡扶正义,除魔卫道乃道家己任,你既继承了我的剑,就应当将这句话铭记在心,永不能忘!”

“什么?”谢妩眉睁大眼睛,“诛灭妖邪,匡扶正义,除魔卫道?”

突然被赋予如此充满责任感的重担,她有一瞬间愣怔。

诛的是谁?除的是谁?

难不成是她的cp墨卿羽?

开什么玩笑?

诛了墨卿羽,她还回不回去了?

谢妩眉当机立断,立刻把剑收回了手镯,幻影女子也顿时消失不见。

谢妩眉抱着膝,沉默地想着,果然因为她的出现,整本书的故事似乎全被改写了,目前除了天下论道大会,之前的情节几乎都对不上。

至于墨卿羽,与他周旋,似乎比修炼来得更有趣一些。

想起撩拨他时,他那一向清冷禁欲的面容上沾染的粉色,她露出了一个志在必得的笑容。

谁说最难消受美人恩呢?

-

一早回到住处后,兰芽匆忙走进来,身后跟着一个侍女。

谢妩眉看了一眼那侍女,侍女对她行了礼,捧出一个细白瓷瓶道:“见过郡主,这是我家公主吩咐奴婢给您送来的月昙仙露。”

谢妩眉了然,接过那瓶子便打发她离开了。

西陵公主送来的东西?谁知道她有没有加料?

她盯着这瓶子半晌,终是一甩手,扔出了窗外。

为了不让众人发觉有异,她还是找出纱布将手腕缠了起来。

今日不必去听雪楼,她便去找了裴琅嬛,跟在裴琅嬛身边前往紫微宫。

裴琅嬛与她皆是道尊弟子,自不必与其他长老的普通弟子在一处修习,她们要去的地方是清心殿。

“阿妩,这些都是各位长老选定的接班人,你与他们搞好关系十分必要。”裴琅嬛边走边说,“过几日,各大宗门也会派出弟子来此处听道。”

两人进了清心殿,谢妩眉一眼看过去,宽阔的大殿内,几乎都是生面孔。

裴琅嬛出现后,众位弟子都站起来恭敬唤道:“见过琅嬛师姐。”

裴琅嬛点点头,示意各人自去忙自己的,便将谢妩眉带到一处座位前坐下。

“在这里,要守规矩,好好听课,授课长老都是本宗门内德高望重之人,若是不能给他们留下好的印象,影响了大考的成绩便要再重修三年。”

谢妩眉点点头,再三表示自己不会惹事,裴琅嬛才放心离开。

裴琅嬛离开后,这群生面孔便止不住好奇心都向她看来。

昨日辛苦堂一幕,有不少人都是见识过她那番“英姿”的,再加上谢妩眉数日来的“余威”仍在,更不会有人上前来主动与她说话。

她落得清静,拿过一本书便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

旁人便仍做三五成群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这位小郡主,怎么突然来与我们一起修习了?”

“不知道啊,从前她与墨师兄势同水火,现在怎么变化如此之大?”

“我看她八成是喜欢墨师兄,而墨师兄又不喜欢她,便被墨师兄发现赶了出来。”

“怎么可能!你们忘了上次那件事了吗?”

“这你们就不懂了吧,有一种感情叫相爱相杀,爱之深,恨之切,你们说,小郡主数次对墨师兄找茬儿,是不是爱上他了?”

“你可少看些话本子吧!哪有人一边相爱还一边伤害的!”

“有啊!等回去我借给你看啊,现在京城里可流行这种虐恋情深的话本小说了......”

......

谢妩眉撇撇嘴,随手给自己画了一道禁音符,把这些聒噪的声音挡在了外面。

今日是温夷长老的课,讲的是规矩礼仪,温夷长老乍见谢妩眉,脸颊不由自主地抽了抽,毕竟这位小郡主行事张狂无度,实在令他吃不消。

所幸,她这一日规规矩矩,认真听课。虽然受了伤,笔记倒也记得有模有样。

散了学,她走出清心殿,一眼就瞧见了站在玉兰花树下发呆的岑寂。

烟雨朦胧中,玉兰堆雪,紫衣少年心事重重,引来不少路过的女弟子注视。

岑寂本就生得唇红齿白,眉清目秀,他身形修长,一袭紫衣将他衬得贵气无双。

平日里他随便往紫微宫一站,光那一份风流恣意就够惹人注目的,更别提此时他站在玉兰花树下,红唇微抿,眉锁轻愁,别提多令人心动了。

不同于男弟子们的怒目而视,女弟子们皆作花痴状,躲在不远处悄悄打量着他。

几位师姐师妹眼含春水,脸色微红,犹豫了半晌,正要上前打招呼时,却见他面露笑容,大步朝着谢妩眉走去。

“阿妩!”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95992/95992536/141035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