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穿书:病娇反派日日想取我狗命 > 第58章 这里可不是你们西陵,要撒野滚回去撒

第58章 这里可不是你们西陵,要撒野滚回去撒


正想着,只听一阵风声大作,弥漫的烟尘翻滚着迅速冲向了亭中两人。

岑寂也不管自己的形象如何了,拉着谢妩眉就跃出了亭外。

两人刚站定,就见身后呼啦啦的烟尘冲过,将两人方才坐的地方弄得一片狼藉。

“好端端的,怎么楼塌了?”

“是啊,怎么回事?”

“快过去看看,有没有人受伤。”

“......”

几位弟子从两人身边经过,边走边议论着。

岑寂一阵无语,老天爷是真喜欢与他作对,为何他每次要表白阿妩都会被各种事情打断,谁能为他解答一下?

如此这般,他接下来的话也没办法说出口了,只好垂头丧气地立在一旁生闷气。

谢妩眉朝着塌房处看了半晌,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随着天幕渐沉,她也开始犯困了。

岑寂见她哈欠连天,只好先送她回住处安顿休息。

忠心耿耿的高侍卫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手中捧着他的玉冠,见他面色不虞,小心翼翼地说道:“世子爷,属下为您绾发吧?”

岑寂回头看了他半晌,吐出一个字,“滚。”

说罢,一甩衣袖,就这样披头散发不顾形象头也不回地走了。

高侍卫步步紧跟,眼巴巴地看着他。

“世子爷,天色已晚,您要去哪啊!”

“老子去喝酒!”

“属下......”

“不许跟着!”

“......”

-

这日,谢妩眉来到紫微学宫,刚踏进宫门,就瞧见宫内好大的阵仗。

身着黑裳的带刀侍卫分列道旁,一路延伸至清心殿,殿门外还有公主仪仗,数名婢女捧着果盘清茶帕子等各样物事立在一侧。

谢妩眉倒吸一口凉气,这西陵公主的做派,竟比她还要过分。

“好大的胆子!给本公主跪下!”

谢妩眉刚走到殿门外,就听见一声娇喝传来。

紧接着,裴琅嬛的声音响起:“公主殿下,这里是太微宗,请您注意分寸。”

谢妩眉心一紧,担心是琅嬛师姐被西陵公主为难,立刻闪身进了殿。

大厅中气氛剑拔弩张,一袭红衣的西陵公主坐在一旁悠闲地喝茶,而一袭白衣的裴琅嬛面色凝重地将几名掩面哭泣的女弟子护在身后。

“这几人对本公主不敬,凭什么不能罚?”

“敢问公主殿下,何为不敬?”

“见到本公主不行礼,还出言不逊!”

“呵!”裴琅嬛冷笑,“要行何礼?何言不逊?”

“何礼?自然是跪拜大礼。”西陵公主淡淡地说道:“何言?你问她便是。”

裴琅嬛闻言微微蹙眉,看了一眼身后的女弟子。

一女弟子见裴琅嬛看过来,擦了擦眼泪,低声道:“琅嬛师姐,同尘没有。同尘只是说了几句......关于墨师兄的话。”

另一名女弟子也道:“对啊师姐,我们只是闲聊两句,叫公主听见了,不由分说便要罚我们......”

“师姐,墨师兄品学兼优,是弟子们心中的楷模,我们只是仰慕其风采而已,并无他意......”

“对对对,求师姐为我们做主。”

裴琅嬛点点头,清冷的目光投向西陵公主。

“在我太微宗,众人只需行道礼便可,至于公主所说的跪拜之礼,上跪天,下跪君王师尊与父母,敢问公主殿下算哪一种?至于出言不逊,不过是弟子们之间闲聊而已,何况卿羽师弟与您有何关系?公主殿下也未免太过小题大做。”

裴琅嬛义正言辞,声若清泉,反击的有理有据,顿时令西陵公主哑口无言。

有何关系?

他可是本公主看中的人!

西陵公主怒极,忍住了砸杯子的冲动,看着眼前气质出尘的裴琅嬛,又想起她派人打听到的消息,不由嗤笑数声。

“她们算什么东西?也敢肖想墨道长?”她伸出保养的娇嫩的手指,指着裴琅嬛,娇声叱道:“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对本公主指手划脚?”

西陵公主将手中茶盅往桌子上狠狠一顿道:“你以为你是谁?炎夏太子妃么?!”

裴琅嬛毕竟是小仙女,被人如此指着鼻子骂,当即涨红了脸。

看着对方窘迫的模样,西陵公主不禁哂笑:“炎夏太子生来便是储君,他的婚姻怎能由他自己选择?你想做他的太子妃,做未来的皇后?可真是异想天开,本公主奉劝你还是死心吧!

他作为帝王,与他联姻的只能是四国中金枝玉叶的皇家公主,而你?不过是个屠夫之女,身份低贱,即便做了太微宗的大师姐又如何,听说你连灵根都没有,道尊收了你做弟子,不过是觉得你太过可怜而已......”

西陵公主滔滔不绝地说着,将裴琅嬛的身世翻了个底儿朝天。

她斜睨着她,眼中尽是蔑视。

“听说你每日与炎夏太子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啧啧啧......可见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太微宗大师姐为了上位还真是不择手段啊。”

她早就听说墨卿羽最珍视的便是这位师姐裴琅嬛,裴琅嬛品性高洁,美如姑射仙子,在太微宗地位很高,可那又怎么样,只要是敢觊觎他的人都是她的敌人。

还敢给墨卿羽送吃的,真是不知死活。

慕元白既然敢给她难堪叫她下不来台,她何必又要给他面子?

前两天才收拾了一个不知所谓的谢妩眉,今日就叫她撞见了裴琅嬛。

果真是瞌睡遇上枕头,来得正好。

西陵公主一番话说完,众人神色各异地朝裴琅嬛看去。

裴琅嬛幼时与云澈同时拜入太微宗,是道尊门下地位最高的两位弟子,顺风顺水数年,不管是本宗弟子还是炎夏国民,对待她都是高度礼遇,崇敬有加,何曾被人如此侮辱过!

她气到浑身发抖,可本门门规有四慎,“慎言、慎行、慎独、慎微”,又不允许她对西陵公主说出同样侮辱的话语,只见她牙关紧咬,面色苍白,一只手蓦然握在了剑柄上!

一声轻笑传来,接着轻笑变成了大笑。

众人朝来人看去,只见谢小郡主笑得直捧腹,眼泪都快出来了。

“哎哟,真是笑死我了!”

她伸手指着西陵公主,边笑边道。

“本郡主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到别人家做客还要骂主人,请问你是怎么把臭不要脸的精神练习的炉火纯青的?”

谢妩眉缓缓步入殿内,走到裴琅嬛身边,按住了她欲拔剑的手。

“你的脸皮真是让生而为人的本郡主望尘莫及啊!世上脑残这么多,你却成了其中的佼佼者。你以为普天之下皆你妈?

卿卿我我怎么了?花前月下怎么了?我太子哥哥娶谁用得着你管吗?你管天管地还要管人家拉屎放屁吗?

脑子没事多装点东西,别连点水都没有。这里可不是你们西陵,要撒野滚回去撒!”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95992/95992536/141035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