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穿书:病娇反派日日想取我狗命 > 第112章 宝贝外甥女

第112章 宝贝外甥女


慕寒烟看向慕元白,眼神微闪,“巫医之术是南吴秘术,听说,这次论道,照仙宗也来人了?”

慕元白点点头:“来的正是照仙宗宗主祈云鹤。”

“你去请祈宗主过来,就说我有要事相商。”顿了顿,慕寒烟又道:“他规矩极多,让他速来。”

白清如道:“寒烟,当年误会重重,只怕他不肯来。”

慕寒烟不以为然:“祈云鹤找了他妹妹十多年,如今有了消息,岂能不来?”

慕元白一阵云里雾里,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最终还是决定先请祈云鹤过来。

慕元白离开后,慕寒烟犹豫半晌,看向谢妩眉郑重道:“阿妩,叔叔有一事要告知与你。”

谢妩眉心中一紧,仿佛知道慕寒烟要说什么了。

“你长大了,有些事情也该让你知道了。何况,招魂铃已认你为主,想必正是你母亲的意思。”

“母亲的意思?”谢妩眉喃喃。

慕寒烟看了一眼她手中的招魂铃,语气激动道:“招魂铃是南吴皇室秘宝,巫医之术也是南吴秘术,你的母亲,正是玉仙散人,也是南吴公主祈青霜,祈云鹤的妹妹。”

原来真是祈青霜,谢妩眉脑海中也不由自主浮现出影像中祈青霜的面容来。

此刻细细想来,她与祈青霜和祈云鹤的容貌还真是有些相像。

“招魂铃只认南吴皇室血缘,它曾认你母亲为主,你母亲死后,它便成了无主的神器,只等原主的血亲到来才会并认其为主。招魂铃认下了你,等于间接承认你就是祈青霜的女儿。”

慕寒烟见谢妩眉毫不惊讶,不禁奇道:“怎么?看样子你早就知道了?”

谢妩眉点点头,“早在药王谷结界内,看到祈......我母亲留下的影像,我就有所怀疑,只不过......我还看到了一个人,他与我母亲在药王谷成亲了......”

“什么?!”门口响起一道急促的呼声,瞬间,一个修长的身影就出现在三人面前。

几人定睛一看,正是祈云鹤。

祈云鹤面色凝重,看着谢妩眉道:“你说那个人是谁?”

祈云鹤早就听说慕寒烟来了,正想来拜访打听一番谢妩眉的身世,没想到刚到学宫就遇见了慕元白。

待慕元白说明来意,他心中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预感,说不定这事跟他妹妹和谢小郡主有关。

果然,当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这里时,正好听见两人的对话。

祈云鹤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言辞恳切道:“谢小郡主,请你告诉我,那个人到底是谁?”

“嘶......”谢妩眉一阵无语,怎么一个两个的都喜欢抓她手腕?

慕元白见状上前把祈云鹤拉开:“别碰我妹妹,我妹妹手受伤了。”

祈云鹤依言放手,瞥了他一眼冷声道:“你妹妹?小子,这是我外甥女!”

转过头又冲着谢妩眉和善地说道:“宝贝外甥女,舅舅不知道你的手受伤了,对不住对不住,舅舅那里有上好的药油,是百花香的,不仅消肿祛瘀,还芬芳馥郁,小姑娘们都喜欢得紧。”

谢妩眉:“.......没关系没关系,小伤,明天就好了。”

她眨眨眼,突然之间多了一个舅舅,备受关怀的感觉有点奇怪。

慕元白糊涂了,“舅舅?你的外甥女?”

慕寒烟也看过来,“祈兄,你都听到了。”

祈云鹤点点头。

“不瞒慕兄,昨日我就发现了。今日本打算来问问你,没想到正好碰上。”他说着又看向谢妩眉。“谢小郡主,你的母亲是我的亲妹妹,也是南吴公主祈青霜。外甥女,我是你舅舅祈云鹤。”

“宝贝外甥女,这些年让你受苦了。”

祈云鹤冲谢妩眉微笑着,眸光中满是期待。

怪不得昨日祈云鹤要拦下她,还要看她的法器。

原来他那时候就认出她了。

谢妩眉立刻从善如流地叫了一声,“舅舅。”

他应了一声,眼圈微红,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顶:

“真好,阿娆还有骨血留在世上,以后你就跟着舅舅,跟舅舅回南吴,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谢妩眉想了想道:“舅舅,守护药王谷的竹子精告诉我,那人是天帝谢凌。”

祈云鹤一愣,谢凌?居然是当年的那个下凡历练的神族骄子谢凌?

他紧紧地抿着唇,面上一派阴沉,与原本温润的形象大相径庭,手中紧紧握住玉扇,似乎再用力就会将这柄极品法器折断。

“原来是这个家伙,害的我妹妹。”

他站起身,走到祈云鹤身边,“祈兄,稍安勿躁,毕竟,咳,这不还没确认那位到底是不是她父亲吗?”

祈云鹤这才回过神,“对,寒烟你说的对,要真是那位,我想收拾起来还真有点难度。”

“收拾?”慕寒烟瞪大眼睛,“怎么?你还想收拾天帝?”

“我凭什么不能收拾他?!”祈云鹤一拍桌子,“我的外甥女流落在外这么多年,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他一个当爹的,关心过吗?”

慕寒烟嘴角抽了抽,吃苦?受罪?

“祈云鹤,你这话没毛病,但是我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呢?”

慕寒烟冷哼一声,“再说了,阿妩这些年是我在养着,哪有流落在外,哪有吃苦受罪?你这是指责我照顾的不好吗?”

“我又没说你,你干嘛往自己身上揽?”祈云鹤长眉微挑,“不过,我听说,你总关我外甥女禁闭,还不给饭吃,甚至放任岑寂那小子带坏她,现在可好了,都跑到山上来清修了。”

谢妩眉:“......”

慕寒烟:“阿妩年纪小做错事若是不罚怎么懂事?你这是以偏概全。”

祈云鹤:“当年你流落到南吴时,我可不是这么照顾你的。你这是以德报怨。”

慕寒烟:“我要是以德报怨我就不管你外甥女了。”

祈云鹤:“我若是以偏概全我事儿多了我告诉你。”

谢妩眉听不下去了,怎么两个大男人还跟孩子似的吵架斗嘴?

她回头看看白清如,白清如一脸习以为常,看见谢妩眉回头看她,还招呼她:“你管他们干嘛?这么多年了都这样,来,跟白姨喝茶。”

谢妩眉岂能真去喝茶,毕竟事情因她而起,于是上前劝道:

“舅舅,慕叔叔待我很好,是我不懂事给慕叔叔惹了许多麻烦。

慕叔叔,舅舅也是因为刚认了阿妩太激动了才曲解了事实,咱们平心静气好好说话,行不行?”

一番话听来,果然两个人心里舒服的多了。

祈云鹤道:“看在我外甥女的面子上,兄弟一场,我不跟你计较。”

慕寒烟深知祈云鹤偏心偏的厉害,知道与他吵也吵不出什么结果,也道:“是是是,要怪你就怪谢凌去,谁让他负了青霜,可怜了孩子。”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95992/95992536/141034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