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 第三百一十六章:神龛。(第一更!求订阅!)

第三百一十六章:神龛。(第一更!求订阅!)


  想到这里,裴凌猛然意识到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当初他在蓬瀛观的时候,曾见过九阿厉氏的天骄厉燕陵,对方早在十年前就死了,却一直毫无察觉,以为自己还活着!还在一心一意的寻找蓬瀛观中的“法”!对方将每一天,都当成了十年前刚刚进入蓬瀛观的时候。

  尔后日复一日的轮回,永无止境。

  自己现在,会不会也是一样的情况?

  刚才出村迎亲,跟梓村的出殡队伍交错而过,他能看到梓村的人,但梓村的人却看不到他。

  两队人面对面的撞上,彼此却根本无法接触。

  还有,桑村上下,从村长到普通村民,对他的态度,与对其他散修,截然不同。

  起初的时候,裴凌以为,这是因为自己是以【咒鬼道基】筑基的缘故,所以得到了这个村子的认可。

  而现在看来……

  也许有这个缘故,但绝对不止这么一个原因。

  此外,他这两天,一直遵守着村子里的规矩,以为这样,自己至少暂时会安然无恙。

  但现在看来,很有可能,这个村子,已经对他出手,只不过他没有发现罢了。

  “得立刻用系统托管一次,测试我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裴凌心头凛然,暗忖,“就算用掉一条命,也必须去做。”

  “再等下去,恐怕我有再多的命,都不够死。”

  就在此刻,村长从大宅里走出来,一脸和蔼又不容抗拒的说道:“公子既然代犬子迎亲,那这拜堂,也还要继续劳烦公子了。”

  ※※※

  梓村。

  出殡的队伍缓缓回到村子里。

  队伍进村之后,就立刻作鸟兽散。

  哭丧婆刚到家门口,就看到三名华衣美服的女子,已经等在了这里,

  为首之人芙蓉如面柳如腰,正是羽濛仙子。

  昨天的时候,羽濛仙子就来找过哭丧婆,所以眼下哭丧婆一眼就认出了对方,而且,也很清楚,这美貌女子在这里等自己的目的。

  想到此处,哭丧婆看了眼羽濛仙子身后的二人,哑着嗓子说道:“我只能告诉你一个人,让你的同伴,在外面等着罢。”

  羽濛仙子毫不迟疑的点头,旋即交代那两名练气期女修:“你们就在这里等着。”

  她跟着哭丧婆进了门,穿过宽敞的农家庭院,走进正屋后,哭丧婆却没有请她落座的意思,而是脚步一转,进了旁边的厨房。

  哭丧婆家的厨房,跟老徐家一样,土灶的旁边,有一大口水缸。

  这口水缸高及成人的胸口,里面装了大半缸的水,有盲鱼潜伏水底。

  “劳烦你,将这水缸移开。”哭丧婆伸手指着这口水缸,低声对羽濛仙子说道。

  羽濛仙子心中警惕,先施展手段试探了下四周,没发现问题,这才一挥手,将水缸移到了旁边的空地。

  就见水缸原来的位置,地面上有一个盖子,比水缸底部略小一圈,若非移开水缸,神念受制的修士也难以察觉。

  哭丧婆咳嗽着走上前去,将盖子打开,里面却是一个极深的地窖。

  她顺着绳梯有些艰难的下去,旋即说道:“姑娘,你也下来吧。”

  羽濛仙子微微皱眉,这下面黑黢黢的,如果正常情况下,她当然不怕,但这村子么……

  不过,素真天都想要的秘密就在面前,她踌躇了下,还是捏碎了几张防护符箓后,依言下去。

  下去之后,发现面前是一条狭窄的甬道,甬道那边有风吹来,凉飕飕的,带着些许水汽,还有一种难以描绘的气味。

  像尸体烧灼后的余味,又有点异样的芬芳。

  哭丧婆不知道从哪取出一盏白皮灯笼,点上之后,在前带路。

  走了好一阵,眼前豁然开朗,却是一个极大的地底大厅。

  大厅的四周有火把熊熊燃烧,照得纤毫毕现。

  哭丧婆却没有熄灭自己的白皮灯笼的意思,而是朝着大厅深处看去,轻轻叹了口气。

  羽濛仙子立刻随之望去,顿时怔了怔,大厅深处,赫然挂着一垂珠帘,

  而珠帘前,则仿佛家庙一般,摆放了五层灵位。

  羽濛仙子随意扫过,发现上面写着一个个名讳:“杜城”、“枖城”、“朱城”、“枀都”、“杬城”……

  不!

  不对!

  这不是人的名讳,而是地名!

  否则总不可能这些被供奉者,绝大部分人都叫“城”?

  羽濛仙子心头一跳,沉声问:“这是什么地方?”

  哭丧婆没有立刻回答她,而是提着白皮灯笼上前,朝着珠帘后,郑重其事的拜了几拜,才说道:“这是我天外岛上世代供奉的仙人。”

  仙人?

  羽濛仙子闻言,忽然发现,自己刚才一眼看过去,只顾着注意珠帘前的灵位,压根没有朝珠帘后看去。

  或者说,她本能的抗拒去注意珠帘后的景象。

  这让她心头微惊,此刻,她立刻转过头,仔细看向珠帘后,透过珠串之间的缝隙,她看到,帘后,是一座古朴的神像。

  那神像因珠帘阻隔,具体形貌看得不甚清晰,仿佛是一名穿着玄色布袍的男子,其面目模糊一片,似乎连五官都没有。

  一股巨大的恐惧感,宛如泰山压顶,沛然而降!

  羽濛仙子脑中“嗡”的一下,心脏狂跳,脸色煞白,冷汗一瞬间浸透了里外衣衫,她用最后的清明,强迫自己转开视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总算回过神来,只听哭丧婆跪在地上,用颤抖里夹杂着恐惧的声音快速说着:“……老婆子也活不了几天了,只希望梓村还能延续下去,就算、就算万咒加身而死,也无怨无悔……”

  “姑娘肯帮忙找人哭丧、鼓吹、抬棺,定然是个好人。”

  “还望姑娘帮忙,救救梓村……偌大梓城,如今就剩了这么些人……”

  羽濛仙子定了定神,梓村的死活,跟她有什么关系?她现在只想着如何活命!

  最好,再捞一票机缘!

  心里这么想着,羽濛仙子嘴上则道:“你放心,我与素真天真传乔仙子,情同姐妹。素真天是名门正道,决计不会见死不救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仔细说来!”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73903/73903294/6748610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