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 第六十章:彼此有个照应……(为盟主你惊艳了我的时光丶加更,3/3)

第六十章:彼此有个照应……(为盟主你惊艳了我的时光丶加更,3/3)


  女修神情阴沉的缓缓摇头,说道:“就是不见了……我跟它之间的感应忽然消失,不知道是不是被毁了。”

  对此,裴凌神色平静无波,这本来就是他意料之中的局面。

  若这蓬瀛观这么好对付,区区两名杂丹修士就能来去自如的话,九阿厉氏,也不可能拿来考验他。

  但观中其他人,却个个脸色大变!

  毕竟对于他们来说,结丹期修士,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存在!

  寻常凡人,一辈子也未必能够遇见一位。

  哪怕是那三名练气期的散修,一年到头,能够与结丹期修士说话的机会,也是屈指可数。

  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两名结丹期修士没有强行尝试离开。

  略一沉吟,那结丹期男修环视了一圈,示意计家人近前来:“尔等名姓,是何身份,都速速说来!”

  闻言,六名修士的目光都落到了计家人身上。

  这让一众凡人感到难以言喻的压力。

  还是计有忠见多识广,关键时刻挺身而出,边擦冷汗边行礼道:“在下……凡民……凡民计有忠,岚珂城计家管事。”

  紧接着,护卫队长说道:“凡民计武,岚珂城计家护卫队长。”

  之后是计霜儿,乃计家大小姐。

  下面是丫鬟小霞。

  再下面则是普通的护卫们,分别是……

  等凡人都自我介绍完了,那结丹男修扫了眼三名练气期散修。

  那黄袍修士咽了咽口水,道:“晚辈朱交。”

  少年修士小心翼翼说:“晚辈齐玉郎。”

  最后的矮子修士则低眉顺眼道:“晚辈潘蒽。”

  裴凌将这些人都记入玉简,尔后说道:“晚辈郑荆山,敢问两位前辈尊号?”

  那结丹男修抚了把颔下短髯,率先道:“本座入道多年,凡尘早断,俗家名姓,再不提起。因居紫梅山,承蒙同道抬爱,称一声紫梅老祖。”

  又指那女修,“这是桑涧的桑夫人。”

  所有人都自我介绍完了,裴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认真回想了一番,忽然觉得,这大殿,似乎变小了很多?

  不等他说出这个问题,桑夫人忽然“咦”了一声,道:“这些凡人,方才似乎不止四个?”

  嗯?

  裴凌立刻朝计家一行人看去,果然看到,计家赫然只剩了四人!

  便是计霜儿、小霞、计有忠以及计武。

  计家决计不止这四人,但计家刚才到底有多少人?

  想到此处,裴凌心中一惊,他不记得计家最早一共多少人了!

  “快看玉简。”紫梅老祖连忙提醒。

  闻言裴凌立刻查看玉简,然后他惊愕的发现,玉简中赫然只有九个名字。

  五个是两名结丹以及三名练气期散修,四个便是眼前四名凡人。

  这诡异,能够遮掩的,不仅仅是他们这些人的记忆?

  裴凌脸色沉下:“玉简中的名字也少了。”

  紫梅老祖脸色微变,立时道:“给本座看看。”

  裴凌立刻便把玉简扔了过去。

  很快,紫梅老祖和桑夫人都看完玉简,但跟裴凌一样,也是一无所获。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紫梅老祖顿时说道。

  “目前失踪的虽然还只是凡人,但若剩下这四个凡人也悄无声息不见了,焉知不会轮到我等?”

  正说着,外间的暴雨,仿佛是累了,却渐渐停了下来。

  见状,裴凌立刻召出十几头怨魂,飘出殿门,直奔前庭!

  与此同时,紫梅老祖与桑夫人也各自施展手段,派遣布偶、纸人,探查情况。

  片刻后,裴凌心中一动。

  他所控制的怨魂,但凡走出道观大门,全部毫无征兆的直接消失!

  但没有离开道观的,在院中徘徊来往,却不见什么异常。

  而此时,两名结丹散修,显然也有着类似的收获。

  二人对望一眼,桑夫人立刻说道:“我的纸人,太平无事,看来刚才的诡异,跟雨有关。”

  “还有就是,目前不能从正门离开道观。”

  “趁着现在雨水停歇,我们赶紧将整个道观翻找一遍,看能不能找到离开之策。”

  裴凌毫不迟疑的点头赞同。

  他预感到,继续待在这座大殿之中,会越来越危险!

  想要破局的话,必须立刻寻找线索。

  尤其他跟其他人不一样,前来蓬瀛观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成就一品金丹。

  眼下最要紧的,可不是找机会离开,而是去找那份悟道之法!

  “不过,为了避免遇见意外,我们所有人一起行动!”紫梅老祖紧接着出言补充道,“如此也能有个照应。”

  闻言,所有人都没有意见。

  眼下这种情况,谁也不敢保证自己独自行动不出事。

  尤其是计家四人,都是凡人,毫无修为。

  到眼下为止,他们甚至浑浑噩噩的,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裴凌听了这话,目光微微闪动,但也没说什么。

  阴间宗门待久了,紫梅老祖的用心他非常清楚。

  目前在场之人以这两名结丹散修的修为最高,一起行动的话,就意味着对他们来说,遇见危险,其他人都是他们的炮灰乃至于肉盾……

  不过,且不说如今的局势,分散了对那三名练气期散修以及计家四人更凶险,一旦戳穿,紫梅老祖与桑夫人,恐怕也不会与裴凌善罢甘休。如此不过徒然浪费探索的时间……万一等会又下雨呢?

  故此裴凌一言不发的唤出怨魂在前开道,计家四人见状,顿时面露畏怯之色。

  只是紫梅老祖冷冷扫了一眼之后,计有忠还是硬着头皮,催促计霜儿跟上,一起壮着胆子,跟在了怨魂后面。

  接着,那三名练气期散修,强笑着撵上了计家四人。

  等他们也出了殿门,裴凌不必两名结丹散修催促,主动跟上。

  看到这一幕,紫梅老祖微微颔首,这才与桑夫人一起,并肩举步。

  出了正殿,裴凌心念转动,操纵着怨魂朝殿后走去。

  毕竟,所有人都是从道观大门,经过前庭、绕过照壁、进月洞门、穿过中庭,尔后进入这道观大殿的。

  眼下不能说前面肯定没问题,但裴凌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在前院发现任何与悟道之法有关的蛛丝马迹,此刻,当然是优先考虑自己没去过的地方。

  两名结丹注意到方向,却也没说什么。

  显然他们也觉得,前院不太可能有离开的方法。

  这座诡异道观的秘密,多半藏在后面。

  很快,他们沿着大殿的外壁,走过正殿、偏殿,转过墙角,眼前是一条两侧砌筑了花坛、栽种许多卉木的夹道。

  此时此刻,花繁柳盛,几乎将原本还算宽敞的夹道封锁起来。

  枝叶掩映之间,但见夹道尽头,飞檐斗角,一垂铜铃,隐约可辨。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73903/73903294/6585870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