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 第一百四十二章:请教阁下高见?(第四更!求订阅!)

第一百四十二章:请教阁下高见?(第四更!求订阅!)


  虽然考核结果一目了然,但皇朝律例,流程却还是需要走一下。

  于是,何无复吩咐药童:“将所有丹师炼制的培元丹都收取上来。”

  没多久,雕刻作童男童女的药童就蹦蹦跳跳的涌入场中,将所有人炼制的培元丹收入一个个玉瓶,放进托盘之内,呈递上丹墀。

  每个玉瓶的瓶身,都注明了炼丹师的身份、年纪、修为以及炼丹所费时间等等,正是他们入门登记时留下的相关情况。

  丹墀之上,何无复与众多评审面无表情的迅速过目着一个个玉瓶。

  而此刻,一名评审淡声吩咐:“一颗培元丹都没有炼出来的,随我前来,缴纳培元丹丹方、以及三份材料的灵石费用。”

  闻言,不少散修丹师脸色一变。

  有人嘴唇翕动,似乎想要讨价还价,但感受到那名评审身上传出的强大气息,以及看过来时严厉的视线,到底不敢反驳。

  众目睽睽之下,二十多名散修垂头丧气,跟着那名评审提前离场。

  这时候,一名华服评审,却站起身,走下丹墀,亲自攀上裴凌所在的丹台,不由分说行了一礼后,方才客客气气道:“这位大师,可否赐下名号?”

  “王高。”裴凌连忙恭敬道。

  “原来是王师!”评审态度十分谦逊,当即又说道,“王师炼丹技艺高深莫测,实在令我等叹为观止!”

  “以王师的丹道造诣,海选不过是浪费时间。只是皇朝律例如此,还请王师海涵。”

  “接下来,按照规矩,便是我等评审诸丹师的技艺,以及炼丹过程。然而王师炼丹之术,远超我等,我等实在不敢献丑,故而本次海选,王师已然通过,还请王师随我,前往后堂奉茶。”

  裴凌闻言点了点头,旋即问道:“不知我何时可以参加贵朝的五品炼丹师考核?”

  对于这个问题,面前这位评审丝毫不觉意外。

  对方完全拥有五品炼丹师的实力!

  当下便道:“我们这些人资质有限,并无资格充当您的考官。须得请薛如琰大师前来。薛如琰大师如今不在附近,赶过来约莫需要一个时辰左右。”

  “这段时间,还请大师前来随我奉茶。”

  裴凌答应一声,转身跟着他离开。

  刚刚走出广殿后方的小门,就听到身后传来主考何无复的声音:“郭隆涛,两颗下品培元丹,不合格,过去缴纳灵石费用!”

  “陆猓,三颗下品培元丹,也去缴纳灵石费用!”

  “江由,一颗下品培元丹,下去缴费……”

  ※※※

  片刻之后,裴凌被引到一处幽静的花厅内。

  这座花厅面朝一个宽敞的湖泊,湖中此刻正盛开着一种火红色的睡莲,色泽艳丽,气味芬芳,招惹无数蜂蝶围绕满池,翩跹来去。

  而镂刻着各种药材的窗棂外,则是蓊郁的枝叶,浓淡绿意萦绕,随风婆娑。

  厅中陈设精美雅致,绿罽锦毡,珠帘绣幕,还摆设了几盆有助于平心静气的灵植盆景。

  引路的评审吩咐一声,当下走入数名药童,捧着水晶盆、黄金碗,鱼贯送上灵果、糕点、灵酒……以供享用。

  叮嘱药童用心伺候之后,评审才歉意告退:“在下这就为您去安排。”

  裴凌微微颔首,道了声谢,目送他离开之后,便挥退了左右药童。

  一个时辰对于修士来说,非常短暂。

  稍微修炼一下,可能时间都不够。

  但眼下裴凌只会魔功,可不敢在琉婪皇朝的衙门之中修炼,更不要说,眼下这百工衙,必定对他十分关注,指不定那评审此刻,已经派人去调查他身份来历。

  于是,他只是闭目养神,什么都不做。

  时间缓缓流逝,距离一个时辰还有片刻之际,裴凌忽然睁开双眼。

  便见一名须发皆白的锦袍老者,态度恭敬的引着一名青衫文士大步走入。

  裴凌立刻站了起来。

  他认出那锦袍老者正是海选时高踞主位的考官何无复,后面这青衫文士,多半就是方才那评审所言的薛如琰大师。

  果然,何无复入内之后,立刻为双方介绍:“王师,这位便是薛如琰大师,其为皇朝五品炼丹师,也是璩城目前,品级最高的炼丹师。”

  “接下来,将由薛大师亲自为您主持五品炼丹师的考核。”

  又对薛如琰道,“薛大师,这位王师,就是我们方才所言的那位丹师。”

  裴凌连忙对薛如琰行了一礼:“后学末进王高,见过薛大师。”

  薛如琰没有丝毫架子,甚至立刻还礼,郑重道:“王师面前,大师之名,愧不敢当!”

  从接到何无复等人的消息起,直到此刻,薛如琰的心情尚未完全平复。

  尤其眼下,亲眼目睹了这王高的年轻,感受到对方身上传来的那种少年人特有的澎湃生命力,薛如琰心态都有点崩溃。

  身为五品炼丹师,极品培元丹,他当然也能炼制。

  但一炉炼出三十颗极品培元丹……这是什么怪物?

  要不是知道何无复的为人,决计不可能拿这么大的事情开玩笑,而且众多评审也信誓旦旦,他根本不可能相信天下竟然有如此奇才!

  在薛如琰看来,这黑瘦少年的炼丹术,绝对在他之上,他根本没资格考核对方!

  问题是,如何无复所言,璩城附近,眼下炼丹术最为高明的,就是他薛如琰。因此,仓促之下,只能由他勉为其难,来担任这个考官。

  毕竟论丹大典的规矩,五品炼丹师可以直接保送郡试。

  除了薛如琰因为一些个人原因,暂时留在璩城外,其他高阶丹师,早就动身前往郡城了。

  当然,五品炼丹师,并非一定要在璩城考核。

  问题是,对于璩城来说,治下能够出一位天才丹师,好处众多。

  所以哪怕明知道条件不足,璩城上下,也不可能主动提出,让裴凌去其他地方参加考核。

  眼下,薛如琰只能硬着头皮上阵,哪里敢对裴凌摆考官架子?

  于是双方寒暄了一阵之后,他便试探性的问:“这丹之一道,最重要的就是灵性,正所谓响锣不用重锤,榆木脑袋,任凭如何教诲,也无计可施。不知道王师对于这一点,有什么看法?”

  说着,薛如琰紧紧盯着裴凌。

  能够一炉炼出三十颗极品培元丹的大师,对于丹道的见解,一定高瞻远瞩,鞭辟入里!

  眼下他自觉炼丹术远不如对方,若是令其开炉炼丹,等对方炼完丹药之后,以他的水平,拿什么点评对方?

  因此,薛如琰只打算趁这个机会,蹭一波这王师的独特见解,学习一下对方的炼丹感悟,然后就将五品炼丹师的身份证明直接发给对方。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73903/73903294/6550570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