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 第二十六章:阴尸云。(求收藏+票,谢谢各位了!)

第二十六章:阴尸云。(求收藏+票,谢谢各位了!)


  虽然只是某个弟子随口一语,并没有去找李思广三人的意思,却也让裴凌心惊肉跳,生怕下一刻,就有巡查弟子从天而降,将他抓去刑堂问话……

  只是连续被七八个队伍拒绝,甚至有个心善的师兄直接告诉他,没有队伍会免费收他这种累赘,要么出灵石,要么付出其他比如色相之类的代价,否则还是乖乖待在宗内,脚踏实地比较好。

  毕竟圣宗上下,做什么都要灵石,大部分弟子,为生计奔波都来不及,哪里来的闲工夫做好人好事?

  裴凌听着急怒交加,正急速的思索着对策时,人群里却挤过来一男一女,看长相应该是兄妹,他们边跟四周好些人打着招呼,边有意无意的透露,刚刚接了个任务,立刻就要动身,只是队伍刚好缺人,所以才过来临时找一个充数。

  有个男弟子上前问:“陈师兄,敢问你们想要什么样的修士?你看我行吗?”



  “抱歉,你修为太高了,我只想要练气三四层的弟子。”陈桓看了眼赵岩,和和气气的笑着道,“毕竟这次出门主要是为了磨砺我妹妹,所以最好跟我妹妹一样的实力比较合适。”

  他堂妹陈媚站在旁边,含羞带怯的笑着,望去袅袅婷婷,十分柔弱。

  裴凌不禁眼睛一亮,拨开人群走过去:“这位师兄,你看我可以么?我刚好练气四层!”

  因为之前被拒绝太多次,他说这话时都不抱什么希望了。

  谁知道陈桓随意看他一眼,道:“成,不过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你可以么?”

  “可以!当然可以!”裴凌大喜过望,毫不犹豫的说道,“请问师兄,我们现在往哪走?”

  陈桓为人多疑,见他这么容易上套,心里有些狐疑,但转念一想,这裴凌出身偏僻小城,昨天才进圣宗,今天就惦记着出宗……这般心性不定,好骗也不奇怪。

  于是带着裴凌出了杂委司,到了僻静处,一面示意陈媚去将其他人喊过来,一面缓声说道:“这位师弟,我姓陈,名叫陈桓……”

  他大概介绍了下自己,表示这次出宗是接了好几个任务的,而且中途身为练气六层的自己,会跟队伍分开,单独去做一个任务。

  “我也不瞒你,我这次出门,主要是为了让我妹妹增长些见识,只是圣宗出入费用不菲,为了弥补损失,这才自己也接了任务一起。”陈桓斯斯文文的,看起来态度很诚恳,“等我离开之后,我妹妹还得麻烦你多多照顾,这丫头被家里保护的太好,没什么心眼。上一回在山下的坊市,要不是同门照顾,几乎眼睁睁被散修骗了去!”

  言外之意,所以他一个练气六层,放着修为更厉害的人不找,专门找裴凌这种实力跟他妹差不多的。就是怕自己离开单独去做任务时,裴凌对他妹妹不利。

  裴凌果然郑重保证:“陈师兄你放心,大家既然在一个队伍里,那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一定会好好保护陈师姐的!”

  出了宗门他就要找机会跑路了。

  到时候,谁管这兄妹俩死活?

  “宗门罚金太高,得赶紧将这小子骗出去!”陈桓却也是这么想的,“我的招魂幡祭炼的差不多,得了这小子的精血魂魄之后,威力必然更上层楼,到时候……”

  两人心里这么想着,都生怕对方反悔,态度越发友善。

  于是等陈媚带着三个人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陈桓与裴凌仿佛失散多年的知交好友一样,已经极为融洽投契。

  “裴师弟,我来给你介绍。”陈桓看到陈媚等人,热情洋溢的说道,“这是陈媚,便是我那不争气的妹妹,练气四层。这是黄显,练气五层修为;这是张仲禽,练气五层修为;还有一个是萧踏莎,练气五层修为……我们都是相识多年,今日又有裴师弟这样的少年英才加入,实在当浮一大白!”

  人到齐之后,说了几句客套话,陈桓也就立刻带着众人赶到建在峰腰云雾间的一处平台。

  这里此刻已经排了点队伍,虽然队伍不算长,但无论陈桓还是裴凌,都等得如坐针毡,要不是限于插队要罚十颗灵石,恨不得直接挤到最前面去。

  过了会儿,总算轮到他们了,陈桓直接掏出十颗灵石,对此地负责的弟子说道:“阴尸云一朵,麻烦快点,任务紧急!”

  那弟子也没说话,将十颗灵石丢进旁边的一个法阵里,顿时法阵上空一阵阴云澎湃,很快一朵阴风恻恻、隐见残肢断腿混杂其中的云朵形成。

  “裴师弟,上来吧。”陈桓当先踏上去,他足下明明是雾气般的云团,却不知道为什么,宛如实地般将他托起。

  裴凌有些好奇的看了眼,才小心翼翼的跨上去,落足处非但没有预料之中的绵软,反而十分结实。

  等所有人都上去后,陈桓一掐法决,阴尸云开始缓缓移动,继而速度逐渐增加,朝东南方飘去。

  “陈师兄。”裴凌见状就问,“圣宗的山门是在东南方吗?”

  “裴师弟你昨天才入门,难怪不知。”陈桓闻言哈哈一笑,说道,“圣宗正式的山门其实是在正南方!但整个宗门都被九天十地阴阳离合浮屠大阵所笼罩,为了方便门人弟子出入,故此四面八方,都设有通道,只需验明铭牌,便可通行……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却是从东南方走更近,故此选了这个方向。”

  裴凌心念一动,说道:“这么说,出了宗门之后,铭牌就没太大用处了?”

  “怎么可能呢?”却是黄显接口,此人从刚才就没怎么说话,似乎有些看不上裴凌,眼下就是冷笑,“入宗时以精血点命魂灯,这铭牌便是从命魂灯里分出一缕气息制作而成。在宗内,片刻不能离身。出了宗门,既是我等身份证明,用于调动圣宗麾下,也是遇险时为宗门救援定位所用!”

  “……黄师兄,这么说来,铭牌哪怕出了宗门也有诸多妙用?”裴凌心头一震,面上则状若好奇的问,“要是不小心弄丢了会怎么样?”

  PS:本周试水推,麻烦各位兄弟姐妹支持一把~新书幼苗,急需爱护。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73903/73903294/6458197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