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成为无限游戏美人NPC > 第99章 西山小区

第99章 西山小区


我这么可爱,  你真的不考虑考虑订阅吗?  这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前面是电梯,后面尽头拐角处有楼梯,距离有些远。

        走廊上有很多出租屋,  但是此时都是关着门的。

        电梯已经到五楼了,  就是想跑到尽头也来不及了。

        而其他地方又没有什么可以隐藏的。

        男人侧目看了一眼马上要停下来的电梯后,  扳着门的手直接用力,强硬了推开了眼前的门。

        阮清力气太小了,根本没办法阻止,也不能阻止。

        因为要么就是不管他们,让他们正面遇上纪言,要么就只能进入他房间。

        见门开后,几人拖拽着就进入了出租屋内,男人还贴心的轻轻关上了门,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前后花了不到三秒,电梯门都还没打开。

        阮清看了看一脸无辜的几人,  又看了看床上半死不活的江肆年,直觉要完。

        纪言本来就开始怀疑他了,要是这群人被纪言发现,他肯定就知道当初是他自己去当人质的。

        到时候别说这群人,  就是他自己都得玩完。

        但现在根本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因为脚步声已经在走廊响起来了。

        “哒。”

        “哒。”

        “哒。”脚步声越来越近,带着一股莫名的压迫感。

        几位玩家虽然不知道来的是谁,  但听着渐接近的脚步声,以及少年那紧张不安的表情,  也开始有些紧张了。

        毕竟他们还没忘记少年是第一个被选中的人,  说不定门外来的就是杀手。

        阮清确定门是关好了的后,  回头看向几人,无声的开口示意几人。

        藏起来。

        几人看懂了少年的意思,立马看了看四周,准备找个地方藏起来。

        然而少年的房间实在是太简单了。

        一张床,一个简易的小衣柜,以及一个厕所。

        要是藏一两个人还行,但是他们有九个人。

        就是站在这狭小的出租屋都有些挤,更别提藏起来了。

        九人各自找地方开始藏,有人进入了厕所,有人进入了床底,有人进入了衣柜。

        甚至床下那么狭窄的地方,还挤进去了四个。

        阮清:“……”

        阮清深呼吸一口气,告诉自己冷静一点儿。

        这群玩家还没有和直播间杀手相处过,低估了对方也很正常。

        纪言的观察能力和感知能力明显都很强,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根本不可能瞒过他。

        所以藏在他房间内明显就是找死。

        阮清顾不上门外了,他悄无声息的快速走到床边,将人从床底扯了出来。

        然后再指了指窗外,让人全部站到窗外的那个狭窄的平台上去。

        阮清指完窗外,还指了指鼻息和心脏的位置,无声的再次张口提醒。

        注意呼吸和心跳。

        玩家们只是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有些不了解情况,但在阮清指了指呼吸和心跳后就懂了,立马从房间角落跑出来,悄无声息的往窗外翻。

        窗外的平台太窄了,半脚的宽度,站都只能侧着身脚才能站立,而且顶上的更窄,只有两个指节宽,连抓都不好抓。

        但是现在没得选了。

        身手好的那三四人先翻窗往旁边走,让出位置来给其他人,其他人见状立马往外翻。

        但是其他人显然就不如身手好那几人,速度出奇的慢,而敲门声已经响起来了。

        还没翻出去的四人听到敲门声,惊慌失措的看向门的方向。

        阮清一只手按在门把手上,但他并没有开门,也没有回应,见四人还在那傻傻的站着,立马焦急的挥手催促那四人。

        四人这才加快速度往外翻。

        敲门声再一次响起,声音比刚刚大了几分。

        阮清依旧没有开门。

        因为还有两人没翻出去,两人越急越乱,半天都没能成功站到墙外。

        敲门声响起第三次,这一次还伴随着男人的低沉强势雄厚的声音,“开门。”

        然而房门依旧没有打开,就仿佛房间内没人一般,纪言漫不经心的再次开口,“我知道你在。”

        这一次门内终于传来了动静,可是声音却不是阮清发出来的。

        是最后一个苏小真翻窗时脚滑,撞到了窗户,还差点儿摔下去了。

        顿时所有人瞬间紧张了起来,心都跳到嗓子眼了。

        苏小真快哭出来了,站在窗边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阮清。

        现在再翻窗已经来不及了,阮清冷静的指了指床底下,示意她先藏到床底去。

        而且声音已经发出来了,阮清也没办法装死了。

        他靠着门小声的开口,声音带着紧张和不安,“现在太晚了,我……我已经休息了,你有什么事的话,明天再来吧。”

        纪言修长的手指再次在门上敲了敲,语气带着不容拒绝,“开门,我的耐心向来不太好,别让我说第三次。”

        阮清回头见已经藏好了的苏小真,终于松了口气,将门打开了一条缝,漂亮的眸子带着警惕的盯着门外的纪言。

        纪言见少年听话的打开了门,心情还算愉悦。

        他直接强硬的推开了门,进入了少年的房间,然后下一秒愉悦就没了。

        纪言看着床上赤/裸的男人,脸直接就黑了,一副宛如捉奸在床的妒夫,拽住阮清纤细的手腕,声音阴沉至极,“他是谁?”

        阮清似乎是被吓到了,害怕的瑟缩了一下,眼里泛着水汽,“你……弄疼我了。”

        少年的声音软软的,仿佛在撒娇一般,让人忍不住为他心软。

        然而纪言满脸阴翳,再次开口,“他是谁?”

        阮清见人一副要弄死江肆年的模样,立马小声解释,“之前在饭店我被人绑架了,是他救了我。”

        “是吗?”纪言面无表情的盯着床上的人,那表情看不出来到底信没信。

        阮清点了点头,小声道,“他也是因为我才受伤的。”

        就是纪言神情莫测的靠近床边时,敲门声再次响起,牵动了房间内和墙外所有人的神经。

        阮清和纪言都看向了房门。

        就在阮清想去看看是谁时,纪言动作比阮清更快。

        他快速从猫眼看了一眼门外的人后,一个转身,利落的翻入了……床底……

        阮清:“!!!”

        上天真的是从来都不眷顾他一瞬间,最不想遇见什么就偏偏来什么。

        好在阮清走楼梯时他就取下了头顶的小啾啾,人也变成了原主那副阴郁的模样。

        胆小,又极度害怕与人交流。

        “说话。”江肆年声音加大了几分,而这一次的语气泄露了几分主人的戾气。

        阮清垂眸看了看握着的门把手,思考快速开门进去,又快速关门的可行性。

        就……没有可行性。

        而他因为这个举动惹怒江肆年被杀的可能性也许很小,但绝不可能是零。

        大概是阮清沉默太久,江肆年不耐烦的直接抓着阮清的手臂,将人转过来面向他压在了门上。

        “呵!怎么?出去一趟就聋了?我的话你听不……”

        江肆年嘲讽的语气戛然而止,他看着少年被纱布包裹的脖子,眸子直接阴沉了下来。

        而且不止如此,少年此时的状态也算不上好,脸色惨白如纸,薄唇依稀可见被咬伤过,那个角度明显是自己咬伤的。

        大概是因为他刚刚的粗鲁扯到了少年脖子上的伤口,流出来的血渗透了纱布,晕染开来一片红色。

        很明显,这伤口绝对不小。

        少年似乎是被吓到了,看着眼前人瞪大了眼睛,一动不敢动。

        江肆年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这和顾照西跟他说的情况完全不同,少年明显不是他所说的逃跑了,而是遇上危险了。

        江肆年深呼吸一口气压下被欺骗的怒火,动作轻柔的拆开少年的纱布。

        随着纱布被拆开,露出了少年的脖子,狰狞的伤口横跨在少年纤细的脖子上,少年的肌肤大概是常年不见光,细腻白皙到有一种病态的美感,对比起来那伤口红猩至极,看起来十分的恐怖。

        而此时伤口再一次流出血迹,顺着脖子流下,宛如盛开的死亡之花,红艳艳的颜色几乎能将人眼睛灼伤。

        江肆年十分清楚,少年脖子上的伤要是再用力一分……

        “谁干的?”江肆年松开了少年,语气再一次变的平静。

        但这一次的平静和刚刚有些不同,刚刚是仿佛在忍耐怒气,而这一次却宛如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

        阮清垂着头,身体微微颤抖,似乎是被江肆年吓到了,声音都有几分颤抖,“我,我不知道,天太黑了,有人拿着刀,很高,他穿着衬衣,还有,有木仓。”

        直播间的人一开始还没觉得什么,结果越听越不对劲。

        【???】

        【我听着卿卿这话怎么感觉有点儿不对劲?怎么听起来好像是那个不要脸的男的弄伤的他?】

        【诉我直言,我也觉得不太对劲,要不是我昨晚也看着直播,我也以为就是那个猥琐男干的。】

        【他不会是……故意的吧?】

        【你们可别乱说,卿卿难道说的不对吗!?他说的话都是真话好不好!卿卿只是被吓到了!】

        江肆年看了一眼害怕到颤抖的少年,没有再问,而是直接拉着少年的手往电梯走,“我送你去医院。”

        江肆年这一次的动作温柔多了,似乎是顾忌着阮清脖子上的伤口。

        阮清没有挣扎,顺从的跟着江肆年走了。

        一路上江肆年的脸色晦暗不明,仿佛压抑着某种情绪,带着一丝令人毛骨悚然的意味。

        阮清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低着头,乖巧的坐在副驾驶座上。

        车畅行无阻的来到了医院。

        在下车之前,江肆年从车上拿了一个口罩递给了阮清,“戴上。”

        阮清乖乖戴上了。

        江肆年似乎和医院的人认识,并没有挂号排队什么的,而是直接带着阮清去了三楼一间办公室。

        办公室装修的十分豪华,这会儿并没有其他人在。

        江肆年让阮清坐在沙发上后,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响了几声后对面才接通了电话。

        江肆年语气算不上好,“你人呢?”

        不知道对面说了什么,江肆年不耐烦的开口,“我在你办公室,赶紧过来。”

        说完江肆年就挂掉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来的很快,一身白大褂,大概是跑过来的,一副气喘吁吁的模样,脖子上还挂着听诊器。

        明显是个医生。

        还是个年纪轻轻,长相清秀俊逸的医生。

        医生走到江肆年旁边,声音温柔,“怎么了?是生病了吗?”

        江肆年抬起下巴,指了指阮清,“给他脖子看看。”

        因为阮清坐在里面,被江肆年给挡住了,他这么一指,医生这才注意到江肆年旁边还有人。

        他走到阮清身前蹲下,专注的看了看阮清的脖子,大概是做医生的早已习以为常,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表情。

        医生仔细看了两眼后伸出手,似乎是想要检查一下。

        阮清向来不喜欢别人碰他,所以下意识的往后避了避。

        医生倒是没有生气,他温柔的笑了笑,语气带着安抚,“你别害怕,我需要检查一下有没有伤到喉管。”

        医生的温柔和顾照西的温柔完全不同。

        顾照西的温柔带着几分强势,而医生的温柔却是那种纯粹的温柔,听起来让人觉得亲近。

        而且他也没有不顾人的意愿强硬的去检查,医生笑着看向阮清,仿佛是在等阮清的同意。

        阮清迟疑了一下,微微仰起了头,看起来异常乖巧。

        医生这才再次伸手检查阮清的脖子。

        医生的手有些冰凉,碰到皮肤有些令人不舒服,但阮清没有动。

        他脖子上的伤口确实需要处理一下。

        医生检查了十几秒后,表情有些凝重,他轻轻在伤口舒服吗?”

        阮清微微摇了摇头,弧度很小,但足够表明他的意思。

        “这里呢?”医生再往下了几分又按了按,已经到达锁骨

        阮清再次摇了摇头。

        医生准备再次往下,结果被江肆年一把抓住了手。

        江肆年脸色不太好看,他冷笑了一声,“只是看脖子,不需要这么往下吧?”

        当他是傻子吗?

        医生丝毫没有心虚的样子,他只是皱了皱眉,“不是,他好像有心脏病。”

        江肆年一愣,没想到会是因为这个,他看向脸色惨白的阮清,松开了医生的手。

        医生似乎是觉得自己在病人面前说的这么直白不太好,他朝阮清安抚的笑了笑,“你别害怕,我只是怀疑,不一定真的是心脏病。”

        医生的笑容干净纯粹,丝毫不带有攻击性,就像那种冬日里的阳光照在身上的感觉,温柔了整个世界。

        在这个满是疯狂的世界里,仿佛是唯一的温暖,让人忍不住心生向往,也让人感到亲近。

        阮清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只看一眼就能看出来他身体有问题,足以证明这个医生的水平有多高了。

        但是他只是身体加载了自己原本身体的数据,就是治好了也没任何作用,没必要将时间浪费在这上面。

        江肆年瞥了一眼阮清,压根不理会他的摇头,直接对医生强势的开口,“给他做个详细的检查。”

        医生似乎有些为难,但是最终还是不忍心看到一条生命的逝去,选择性的忽视了阮清刚刚的摇头。

        虽然阮清和江肆年不熟,但是他也知道他向来不喜欢人反驳他的决定,所以也就乖乖的没有拒绝了。

        医生带着阮清去了二楼,二楼有专业的检查设备。

        本来江肆年也想跟进去,但是被医生拒绝了,医院很多仪器的使用都不能有闲杂人在场。

        江肆年大概是和医生认识很久了,比较信任他,被拒绝后便守在了门口。

        阮清以前作为医院的常客,大部分仪器他都是认识的,他隐晦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确实是关于心脏病的仪器,没什么异常。

        医生走到旁边的桌子前,拿起了纸笔,专心的写下了一些东西后朝阮清笑了笑,然后指了指旁边的一张病床,“你先把衣服脱了,然后躺到床上去。”

        阮清对于流程算是熟悉的,检查心脏病确实需要脱衣服,医生的话确实没什么问题。

        但阮清下意识觉得有些不对,但是又想不起来哪里不对。

        阮清低着头走到病床旁边,边思考边缓缓脱下衣服。

        他努力回想到达医院后的一切,没什么问题,似乎一切都很正常。

        医生的反应和表情都没什么问题,而且医生看起来也不像是偏执变态的人。

        最重要的是医生的眼里,没有像江肆年他们看他的那种眼神。

        可是为什么总有一股违和感?

        阮清因为脱衣服动作太大,不小心扯到了脖子上的伤口,疼痛感让他的动作一顿。

        他下意识轻轻摸了摸脖子,湿润的触感传来,他看了看自己的指尖。

        白皙到晶莹剔透的指尖染上红色的血迹,宛如枝头盛开的正艳丽的雪梅。

        阮清终于知道哪里有问题了。

        如果真的是热心善良的医生,那为什么不先帮他包扎一下脖子呢?

        就仿佛根本没有认出阮清,只是上厕所好奇的想看看旁边人的一般。

        阮清脑子里疯狂想着解决办法,然而都无法找到最优解。

        死不承认可行度基本没有,毕竟他脖子上的伤太显眼了,还就是在纪言眼皮子底下受的伤。

        而纪言的位置更靠近厕所的门边,就算他想冲出去,也必须先越过他。

        他并不认为自己这破身体的速度能比纪言更快,毕竟他连普通人都不如。

        一时间阮清有些呆滞的站在原地,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纪言用余光打量着眼前的少年,少年的头发看起来十分柔顺,脸被口罩挡住了看不见,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下好看的阴影,显得十分静谧,眼角眉梢都透露着乖巧,美的雌雄莫辨。

        像,实在是太像了。

        也许不是像,而就是。

        这完全就是昨晚那个大胆到将他按倒在床上的少女。

        嗯……

        也许是……少男……?

        纪言的视线下移,再次停在了少年的手上,目光灼灼的盯着少年的动作,眼底带着一丝探究和不易察觉的期待。

        就仿佛不看到什么‘东西’就不死心一样。

        阮清:“……”要命。

        明明只是个简单的上厕所,却仿佛是在踩刀尖一般。

        阮清甚至有一丝后悔离开包厢了。

        不对,最大的后悔就是昨晚出门!要是昨晚不出门就不会招惹出这么多是与非了。

        大概是阮清太久没有动作,纪言好整以暇的开口,“怎么不继续了?”

        阮清:“……”

        纪言明显已经认出他来了,但只要他死不承认,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纪言说不定顾忌着不会对他怎样。

        阮清深呼吸一口气,停下了动作看向纪言,小声的开口,“这位先生,这样盯着陌生人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

        少年的声音干净清脆,似乎还没有经历过变声期一般,十分悦耳动听,听起来确实是属于少年的声音。

        与昨晚那个少女的声音完全不同。

        “陌生人?”纪言似笑非笑的重复了这三个字,眼底带着戏谑,“躺一张床上的陌生人?”

        “看过身体的陌生人?”

        “你是不是还想说你有个双胞胎妹妹?或者是远方表妹?”

        阮清头皮发麻,不去看眼前的人,他努力故作镇定的小声开口,“这位先生,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阮清说完便想越过纪言离开男厕所,身影带着几分急切。

        然而纪言却没有如少年的意,拽住少年的手腕狠狠用力,顺着力道一个转身,将人按在了男厕所入口处旁边的墙上,充满了强势。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54675/54675443/96425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