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成为无限游戏美人NPC > 第100章 西山小区

第100章 西山小区


虽然是在酒店的大厅,  但玩家们处于没什么人会过来的酒店角落,交谈也都是压低了声音的。

        而陆如风说话的声音并不算小,  而且带着一丝压迫感,其他玩家自然也听见了。

        纷纷朝两人看了过去。

        阮清并没有慌张,他压低声音,带着几分沙哑的开口,“玩家,李迭。”

        阮清发出的声音十分的嘶哑难听,而且声音有些小,  如猫抓玻璃般让人难受,  听着就让人心生厌恶感。

        就仿佛是太久没说话了一般。

        “你不是。”陆如风说的十分肯定,  他的视线落在阮清的墨镜上,仿佛透过墨镜看进了阮清的眼里一般。

        “我可不记得玩家中有你这个人。”

        其他玩家闻言瞪大了眼睛,看向阮清的视线警惕了起来。

        无限副本boss的能力千奇百怪,  也不是没有那种从一开始就混入玩家中的boss。

        甚至有过好几次因为玩家不知道有副本boss混入其中,最终导致整个副本的所有玩家全部死亡,  无一生还。

        “他确实是玩家。”精英男玩家见状立马上前了一步,一脸沉稳的开口,  “这个我可以作证。”

        “他只是一开始没和我们一起而已。”

        “是吗?”陆如风的语气听不出情绪,也听不出到底信没信。

        他的视线并没有从阮清身上移开,冷冷的开口,  “既然是玩家,  那就证明一下你自己吧。”

        要证明自己是玩家,  那自然是要说一些只有玩家才知道的事情。

        阮清想了想,  缓缓开口道,  语气没有任何心虚或者是慌乱的感觉,  “这是我的第二个副本,  我经历的第一个副本是《恐怖直播间》,通关获得的奖励积分为50。”

        “而这个副本的任务是存活五天,或者是找出杀害了‘小西’的凶手。”

        对于这段无法判断真假的话,陆如风不置可否,直接冷冷的开口,“既然你已经经历过一场副本了,那你应该开过直播了?”

        陆如风这话虽然是疑问句,但是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对于新人玩家来说,大部分玩家绝对都会为了观众打赏的那点积分开启直播间。

        其他玩家闻言立马懂了陆如风的意思,黄毛玩家立马看向阮清,“你直播间编号是多少?”

        实际上这个问题十分的冒昧,一般玩家都不可能将自己的直播间编号告诉别人。

        可谁让胖子现在是疑似非玩家呢,而且还是个新人玩家,所以其他人见状也没有说什么。

        阮清闻言在脑海中开口,【系统,我直播间编号是多少?】

        【不知道。】

        系统回答完,声音不带丝毫感情的在阮清脑海中继续道,【直播间编号一般是在第一次开启直播时生成,玩家要开启直播吗?】

        阮清顿了一下,【也就是说,直播间编号生成了之后是不会再改变的,是吗?】

        【是的。】

        系统再问了一遍,似乎是想要确认一下,【请问玩家是否要开启直播间?】

        阮清并没有再回答系统的问题,而是看向陆如风淡定的报出了一串数字,“20220413。”

        以为阮清这次肯定会开的系统:“???”不是还没开吗?

        这串数字是哪里来的?

        系统默默查了查,这串数字是精英男玩家的直播间编号。

        他到底什么时候知道的?

        每位玩家的直播间编号都是独一无二的,就算是会撞名字,也绝对不会撞直播间id。

        这就像是玩家的编号一般。

        不过玩家们处于副本中,并不能知道直播间编号是真的还是假的,也没办法去查。

        就只能按编号的数字以及规则大概来判断。

        眼前这个胖子报出来的这个编号,本身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也不像是随口胡说的。

        毕竟新人直播间编号的长度一般就是八位数,而且基本上都是以第一次开启直播当天的年和月,再加上是第几个开播玩家。

        如果是副本boss,就算是知道有直播间,也不可能知道编号生成规则才对。

        胖子应该就是玩家无疑,玩家们提着的心微微放了回去。

        然而副本的玩家查不了,直播间的观众却是可以查的。

        如果没有关注玩家的直播间,想要进入直播间只有两个方法。

        第一种方法是,从直播大厅推荐那边点入直播间,不过这种方法只能进入在直播的直播间。

        第二种方法就是输入直播间id进行查找。

        所以不少观众在听到这串数字后立马输入查了查,发现不是别人的编号,正是那个精英男玩家的直播间编号。

        而且显示的是未开播状态。

        观众见状立马在直播间发送弹幕告诉自家主播。

        【主播,别信他!他说的这个直播间编号不是他的!是他旁边那个玩家的!他在说谎!!!】

        【刚刚我还不信有人说那玩家被催眠了,现在我信了,他不会真的是副本boss吧?】

        【完了完了,一个队伍混入了一个陆疯子就算了,现在还混入了一个疑似副本boss的存在,估计是要团灭了,我已经不忍心看下去了。】

        【那可不一定,陆疯子又没有和副本boss联手,他们两个肯定会怼起来的,说不定就要开始刺激起来了。】

        【卧槽,你这么一说,确实就刺激起来了,疯子对副本boss,到底谁更胜一筹!?】

        【来来来,开赌局了!你认为到底谁才是最后最大的赢家?陆疯子?还是疑似boss的胖子?】

        直播间的观众犹豫了,没有草率的压谁。

        虽然陆疯子的实力确实强,但那个疑似副本boss的存在身份都还没确定,实力谁也不知道。

        如果真的是副本boss,那自然是不会比陆疯子弱。

        可如果不是副本boss,那就不好说了。

        赌局开局一般都有一个观望的时间,倒也不需要急于一时。

        因为阮清身份的特殊性,这也算是涉及到副本线索了,弹幕直接被屏蔽了个彻底。

        所以玩家们并不知道阮清刚刚报的编号,根本就不是自己的直播间编号。

        就连陆如风也挑不出任何异常的地方。

        不过陆如风十分确定眼前这个胖子一定有问题。

        副本虽然被苏枕重置了,但陆如风拥有特殊守护型的魔术卡牌,可以保护他的记忆不被任何手段篡改。

        所以在卡牌的作用下,他的记忆并没有被重置。

        陆如风确定副本重置之前,绝对没有胖子这个人。

        但副本npc是绝对不知道直播间编号的,这是游戏主系统不允许的事情。

        难道是那个苏枕带进来的玩家?

        陆如风是认识苏枕的,一个游走在副本中的特殊玩家。

        没人知道苏枕的来历,他也从来不开直播。

        不开直播十分的正常,只要到达一定的等级就会窥视到游戏的某些秘密,很少有高级玩家愿意开启直播。

        因为一旦开启直播间,游戏主系统就可以随时监控玩家的一举一动。

        可他从来没听说过苏枕这个人还会带人一起。

        陆如风双眼微眯,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而且眼前这个人总是让他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

        莫名的觉得有些熟悉,也莫名的让他的心情有些说不出的微妙。

        陆如风将这一切归结于对胖子的看不顺眼,他微微抬高了几分下巴,带着命令的语气冷冷的开口,“把墨镜摘了。”

        阮清闻言一顿,没有立马动作,似乎是迟疑了。

        陆如风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人双眼微眯,透露出几分危险,“怎么?”

        “这么见不得人?”

        明明陆如风没什么表情,语气也没什么变化,却无端让人从心底升起一丝不安。

        其他玩家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纷纷看向了似乎并不愿意取下墨镜的胖子。

        裹得这么严实,还不愿意摘下来,确实是有些奇怪的。

        陆如风的语气显然是不容拒绝,给人一种‘如果他给你体面的时候你不接受,那么他将会帮你体面’的感觉。

        而且阮清毫不怀疑李书阳的实力,他催眠的男玩家应该是打不过他的。

        显然是不取墨镜是不行了。

        阮清缓缓的伸手,摘下了脸上的墨镜。

        随着墨镜的摘下,露出了一双狭小精明的眼睛。

        大概是因为脸太胖了,挤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显得十分的小,基本看不见什么瞳孔。

        而且眼睛附近露出来的肌肤暗黄发肿,就仿佛是过敏了一般肿胀,让他看起来格外的胖,也让他看起来分外的难看。

        给人一种阴险又猥琐的感觉。

        其他玩家看清楚后一顿,顿时就有些能理解为什么胖子要戴个墨镜了。

        而陆如风则是微微皱了皱眉,也没有再说什么。

        阮清在心底微微松了口气,将墨镜戴了回去。

        还好他早就有所准备了。

        一个人最难隐藏的就是眼神,再怎么伪装都会透露半分。

        所以不如直接让人看不见他的眼神。

        阮清才选择了伪装成了一个胖子。

        因为胖子的五官太胖的缘故,一般都会挤的眼睛显得小一些。

        至于让脸看起来显胖,只不过是特效化妆罢了。

        好在这群玩家没怎么接触过化妆这一块,基本上看不出来。

        而一开始精英男玩家直播间的观众看到阮清的眼睛,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他们下午明明看到的就是那个绝美的人/妻npc啊!

        为什么变成了这个猥琐的胖子?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会儿别说把事情说出去别人不信了,就是他们也有些怀疑自己下午的时候,是不是和精英男玩家一起被催眠了。

        毕竟有些副本boss十分的强大,会对见到他的存在造成精神污染,就是看直播间的观众也会受到几分影响。

        玩家们见胖子的嫌疑被排除,也就不再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了,继续讨论着关于西山幼儿园的事情。

        最终玩家们决定前去西山幼儿园探查一下。

        西山幼儿园离的并不算远,玩家们很快就到了。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整个西山幼儿园都给人一种危险和不安的感觉。

        保安室里的灯光还亮着,但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在阮清没说自己的副本之前,另一个新人玩家经历的副本是最少的,积分也是最少的,在这群资深的中级玩家中就很不够看了。

        但在阮清说了之后,那就是阮清最少了。

        积分少又没什么实力的存在,是没有人会在意的。

        所以在决定让谁去探查的时候,玩家们纷纷看向了阮清。

        就连陆如风也看向了阮清,神色看起来有几分晦暗不明,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在其他玩家准备开口时,精英男玩家看了一眼阮清,直接举手,接着自告奋勇的开口,“我去吧。”

        精英男玩家是那种一看就十分精明的利己主义者,这忽然的自告奋勇有些违和的感觉。

        不过知人知面不知心,并不是外表看起来是什么人,就一定是什么人。

        所以其他玩家虽然有些诧异,但也没有说什么。

        精英男玩家小心翼翼的靠近保安室。

        然而保安室里什么也没有,似乎只是保安走的时候忘记关灯了而已。

        其他玩家见没有危险,也纷纷进入了保安室。

        陆如风有副本重置之前的记忆,实际上并不需要再来西山幼儿园这边走一遍。

        但他却不想向苏枕暴露自己有记忆的事情。

        陆如风想到苏枕拿着刀威胁少年那一幕,眼神一暗。

        每个人都总得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就算是苏枕也不例外。

        然而

        陆如风看着完全不同了的监控皱紧了眉头。

        怎么回事?苏清人呢?

        他没有来接小孩?

        是出事了吗?

        陆如风想到某种可能后,眼神完全阴沉了下来,浑身散发着骇人的戾气。

        陆如风直接走向了门口,准备直接离开。

        但是他才走到一半余光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侧目扫了一眼左边。

        陆如风的左边正对着保安室的桌子。

        此时桌子前正坐着一个安静的翻阅来访名单的胖子。

        明明那么丑。

        却安静到给人一种乖巧的感觉。

        乖巧的让人想

        陆如风微怔,乖巧的让人想什么?

        等等,乖巧?

        陆如风看着胖的宛如尸体般浮肿的人,眼底少见的浮现出一丝茫然。

        他是疯了吗?

        这个死胖子哪里乖巧了!?

        难道说他受到了副本重置的影响?还是说他的魔术卡牌失效了?

        超s级的道具重置副本,会受到影响也说不定。

        毕竟他的卡牌只不过是s级道具而已。

        陆如风的脸色变的更加难看了。

        苏!枕!

        他一定会杀了他。

        阮清察觉到有人在看他后,下意识的抬起了头,正好对上了陆如风那难看的脸色,以及那晦暗不明的视线。

        阮清心底一咯噔,但面上却丝毫未显,淡定的低下头,继续看着手中的来访名单记录。

        好在陆如风很快就收回了视线,快速消失在了保安室。

        看来是直接离开了。

        阮清再次松了一口气。

        这个李书阳可真够难缠的,而且五感似乎出乎他意料的强大,他都这副打扮还能引起他的注意。

        看来他必须更加小心一点了。

        保安室似乎除了监控和来访人员记录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什么东西了。

        来访的人员名单基本上记录的都是非父母来接小孩的情况,并没有发现什么线索,看来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阮清看了一眼四周,直接坐到了监控前,开始查看监控。

        监控不少玩家已经看过了,也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

        众人已经开始在旁边讨论,讨论的主题只有一个,那就是现在要不要进入西山幼儿园里面去调查。

        其他玩家全部都加入了讨论,所以监控前只剩下两个人还在,一个是阮清,另一个是精英男玩家。

        阮清看的十分专注,看到某处时一顿,“等等,将这里的监控往回调一下。”

        精英男玩家闻言,立马将监控往回调了回去,调到了阮清指定的时间点。

        阮清的声音并不小,其他玩家见状立马停止了讨论,凑了过来。

        黄毛的玩家开口问道,“是发现了什么吗?”

        阮清指着屏幕上抱着孩子离开的女人,沙哑着开口,“她说,我们家二宝真棒,都扮演‘小西’了,妈妈真为你骄傲。”

        玩家们听到‘小西’两个字直接瞪大了眼睛,立马将监控再次调了回去,直接将画面放大到女人的地方。

        然后所有人死死盯着女人的嘴巴。

        等到屏幕中的女人开口时,玩家们的神色一凛。

        果然,那嘴型没错的话,说的正是那句话。

        但女人很快就走出了西山幼儿园门口的监控范围,消失在了人群中。

        玩家们除了阮清基本上没有会读唇语的,所以玩家们反复看了看,确定了女人确实提到了‘小西’两个字。

        玩家们面面相窥,黄毛玩家开口道,“现在怎么办?是继续进入幼儿园里面调查,还是去查这个女人?”

        其他玩家皱紧了眉头,其中一位玩家一脸严肃的开口,“说实话,这个西山幼儿园给我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就仿佛要是现在进去,我们就会死在里面一样。”

        另一位玩家立马附和的开口道,“我也从进入这个幼儿园的范围后,我就一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就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盯上了一样,让我感觉很危险。”

        黄毛玩家见状沉吟道,“有时候直觉十分的重要,既然大家都是这样,我们就先去查这个女人。”

        “明天白天再来这里调查。”

        玩家们看着黄毛玩家指着的女人,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

        直觉这个东西虽然虚无缥缈,但有时候却能救命。

        玩家们决定了后,纷纷拿出手机,将监控里女人的样子给拍了下来。

        准备去查查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能把小孩送到西山幼儿园就读的,很显然一定是西山小区的住客。

        他们只需要拿着女人的相片去西山小区里查查,就能知道女人到底是谁了。

        西山小区居民楼一共有八栋,他们准备一栋一栋的查过去。

        阮清其实是知道那个女人是谁的,周清家楼下306室的宁太太,是原主在这个西山小区唯一认识的人。

        但是阮清却不能直接说出来。

        毕竟他现在是玩家,不是什么周清,也不可能认识什么宁太太。

        阮清只能装模作样的随着玩家们一起去查。

        因为是晚上了,落单绝对不是明智的决定,所以哪怕一人查一栋效率最高,也没有玩家选择单走。

        玩家们直接分为了两大组,准备一组去查四栋楼。

        而且约定好了不管查没查到,晚上十二点之前都要回到酒店。

        虽然这个副本似乎并没有什么灵异的存在,但晚上十二点到凌晨三点之间,却默认是一个微妙的时间。

        在这个点出门危险系数绝对十分的大。

        所有玩家不管有意还是无意,一般都会避开这个时间点。

        阮清的运气也不知道是好是坏,西山小区分为abcdefgh八栋楼,abcd为一组人查,efgh为一组人查。

        而他正好分到了efgh那组里。

        按顺序来查,直接就是去e栋。

        而e栋不止是宁太太的家,还是周清的家。

        这倒是不小心遇到了凶手

        阮清在心底安慰自己,他现在这副模样,就算是遇到了凶手,也应该不会被认出来才对。

        只要他自己不露馅,应该没什么问题。

        而且宁太太家在三楼,凶手如果没什么事,应该不会去三楼的。

        不过有时候真的是怕什么就会来什么。

        阮清看着电梯里的李书阳以及凶手,直接就麻木了。

        因为宁太太特别喜欢打麻将,下午的时候也喜欢出来运动,附近不少居民都认识宁太太。

        所以他们十分容易就问到了宁太太的情况,也知道了宁太太家就住在e栋306室。

        玩家们立马通知其他玩家过来,他们则是决定先去宁太太家看看情况。

        三楼的高度不高不低,在有电梯的情况下,玩家们直接选择了坐电梯。

        而在一楼等电梯时,阮清的旁边忽然出现了两个熟悉的人影,正是李书阳和凶手。

        所以造成了现在这种尴尬的场面。

        阮清头皮发麻的看了看他面前高大的两人,安静的挤在电梯角落,努力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生怕引起两人的注意。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54675/54675443/96393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