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成为无限游戏美人NPC > 第114章 血色爱情

第114章 血色爱情


我这么可爱,  你真的不考虑考虑订阅吗?

        阮清还未睁眼就确定了这一点儿。

        他嗅觉和感知向来灵敏,只有原主的出租屋带着一股廉价空气清新剂和发霉的味道,很容易分辨出来。

        此时他躺在床上,  而他的旁边也躺了一个人,因为旁边有一道若有若无的呼吸声。

        淡淡的血腥味就是从旁边的人身上传来的。

        阮清不用睁眼确定就知道旁边的人是谁。

        原主的房东,江肆年。

        阮清也早就知道绑他的人是江肆年了。

        他在挣扎时就发现了江肆年腰上有伤,  还是致命伤。

        只要他假意挣扎再狠狠伤他的腰一次,未必不能挣脱。

        但阮清没有。

        因为纪言,也因为温礼。

        纪言这个人和其他人都不同,其他人还会假装绅士和礼貌,给人虚与委蛇的机会,  但纪言却完全不会,他做事仿佛全凭心而为,而且他很聪明。

        当一个人有脑子又有武力值的时候,  是最可怕的,阮清很难在他手上保全自己。

        他从来就不想落在任何人手上,成为别人的笼中金丝雀。

        失去了自由不说,还得时刻担心主人不够强而被迫易主。

        至于温礼,  催眠的效果会影响他的大脑运转,  而且是随着时间递增的,  和他呆在一起也绝不是什么明智的行为。

        所以阮清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了跟江肆年走,  毕竟江肆年身上有致命伤,想做什么也做不了,有问题他也有机会逃脱。

        这短短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让阮清连一丝喘/息的机会都没有,身心都有些疲惫。

        最主要的是,还没一件事是在计划之中的,  关于副本的调查进度也少的可怜。

        目前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江肆年,纪言,温礼这三个人与直播间都脱不了干系。

        江肆年身份很好确定,应该就是恐怖直播间的杀手之一,基本可以排除他是直播间主人的可能性。

        阮清当初找顾照西借五十万并不是瞎扯的,主要目的有三个。

        第一他想进入酒吧,趁着混乱逃跑,如果借少了他怕顾照西直接就转账了。

        第二他想试探一下顾照西有没有问题,如果是普通人被人借五十万估计理都不理,可顾照西却十分积极,很明显有问题。

        第三他就是想确定一下江肆年能不能看见直播间,所以他故意遮掩了那个‘万’字,结果很明显,他看不见。

        一个看不见直播间,且脑子不大聪明的人,是直播间主人的可能性就非常低了。

        至于纪言和温礼,阮清更偏向于温礼。

        实际上阮清在知道自己被催眠后,想的就是怎么不动声色的解决掉医生。

        本来他以为很简单,只要他笑的够多,医生就死的够快。

        原本他是这样以为的,可是江肆年失败了,甚至差点儿被反杀。

        他也差点儿因为判断失误死在医生手里。

        当时他就是判断医生极有可能死在江肆年手上,才借着迷路的借口,探索处处透露着古怪的医院大楼。

        结果没想到江肆年竟然失败了不说,还让医生那么快就回来了。

        江肆年虽然脑子不太好使,但是并不弱,那么就只能是医生太强了。

        想必纪言和顾照西两个人联手,也应该成功不了。

        温礼这个人太古怪了,不管是催眠,还是身手,都仿佛突破了人类的极限。

        之前明明好几次纪言都差点儿刺中医生了,可医生却诡异的都躲开了,阮清为此还特意在最危险一击的时候出声干扰医生。

        可是医生依旧躲开了,只伤了点儿皮外伤而已。

        明明那一击根本不可能躲开才对,起码人类应该做不到,除非突破物理极限。

        可人类又怎么可能突破物理极限,医生温礼真的是……人类吗?

        最重要的是,他会是直播间的主人吗?

        阮清不确定,但温礼绝对是最有嫌疑的一个。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就怀疑医生能看见直播,不然很难解释他一上来就催眠他。

        除非他打从一开始就见过他。

        阮清记忆很好,几乎是过目不忘,只要见过一次他绝对不会没有印象。

        他敢肯定他没有见过医生,但医生却似乎见过他。

        那么极有可能是在直播里。

        而且每一次都太巧合了,他才刚闯入实验室,医生就来了。

        甚至他刚刚被江肆年绑走的时候,医生也抬头看过来了。

        阮清在那一瞬间确定了,医生绝对能看见直播。

        但能看见直播也并不能说明他就是直播间主人,提交答案的机会只有一次,一旦判断失误,后果绝对不是他想看到的。

        这才是游戏的第二天,线索还是太少了。

        问题在于他没有多少时间,因为游戏的危险程度,会随着时间推移变的更难,更别提还有一堆对他虎视眈眈的变态。

        如果不快一点儿找出答案,说不定真的会被困在这个副本中。

        就在阮清思考接下来的问题时,旁边的人忽然动了,直接伸手压在了阮清身上,甚至整个身体都压了过来。

        动作带着强烈的侵略性和压迫感,仿佛被毒蛇死死缠住,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男人将脑袋埋在了他颈间,手还顺着衣角伸进了他衬衣里。

        眼看着对方越来越过分,阮清心底一咯噔,明白自己不能再装睡了。

        他轻声安抚着少年,“再说了,阿清可是男孩子,不/穿上衣也是可以的,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少年的不安和害怕似乎都被温柔安抚了,他害羞的抿着唇,依赖的站在温礼旁边,眼底全是欣喜和爱恋。

        少年的爱真诚又炙热,明明在场的有三人,但他眸子里却似乎只能看到温礼一人,就仿佛温礼就是他的全世界。

        而温礼也温柔的揉了揉少年的头,画面温馨又美好。

        美好到让人想要毁掉。

        纪言眼底闪过一丝戾气,转瞬便消失不见,看向阮清状似难过的开口,“老婆,你真的要这样对我吗?”

        “我,我根本就不认识你。”阮清狠狠的瞪了一眼纪言。

        然而却因为如画的眼尾微红,脸上也带着丝丝红晕,身影纤细单薄,丝毫没有任何威慑力,反而给人一种勾人入魂的感觉。

        而且少年瞪完后见纪言看着他,转瞬就有些害怕的往温礼身后挪了挪,手还轻轻拉着温礼的衣角,似乎这样更让他有安全感一些,一时间气势全无。

        “不认识?”纪言挑眉,双手插兜,带着几分压迫感的缓缓走近三人,最终在三人面前站定,“那要不要去查查昨晚的监控?看看到底认不认识?”

        说完纪言歪头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顾照西,“可以查的吧?顾老板?”

        “当然可以。”顾照西笑了笑,笑的温文尔雅,“顾客就是上帝,贵客的要求我们风雅又怎么会拒绝呢。”

        阮清闻言表情有些慌乱,抓着温礼衣角的手微微收紧,指节分明的手指都被他握的有些泛白,温礼的衣服也被他握的皱了起来,看起来有些凌乱。

        明显就是一副心虚的模样。

        温礼侧目看着紧张的少年,眼底幽深不见底,下一秒他看向纪言温柔的笑了笑,疏离又礼貌的开口,“那又如何?就算证明了你和阿清认识又如何?也许那只不过是阿清年少不懂事而已,你已经被甩了,又何苦自甘下/贱的苦苦纠缠?”

        温礼向来温柔,就连说话也温柔无比,但此时语气却有几分锐利。

        “爱情并不是一个人一厢情愿就可以的,既然你和阿清已经分开了,何不干脆的放手,给彼此留一点儿情面。”

        纪言的表情一滞,接着满脸阴翳的看着温礼,语气充满了讥讽,“怎么?做小三儿做习惯了,还做出优越感来了?已经开始理直气壮的劝正主放手了?”

        温礼:“???”什么小三儿?

        谁?

        他??

        小三儿???

        顾照西在旁边饶有兴致的看着,并不插入三人之间的争斗,视线偶尔从某位争端源头的少年身上扫过。

        此时少年有些呆呆的,似乎也没有反应过来,看起来又傻又可爱。

        纪言冷笑了一声,继续开口,“论自甘下/贱我可比不过你,穿的人模人样的,却勾搭有夫之夫,你这么缺德,就不怕遭雷劈吗?”

        温礼笑容淡了,“这位先生,首先我并不是小三儿,请注意你的措辞,其次,自己被抛弃请多找找自己的原因,别像个怨妇一样将错全推到别人身上。”

        温礼视线淡淡的看着纪言,语气少有的带着几分高高在上和轻蔑,“毕竟我要是阿清,我也不会选择你。”

        纪言听完温礼的话直接气笑了,他也懒得再说什么,直接握拳一拳朝温礼的脸打了上去。

        阮清瞪大了眼睛,慌乱的想要拉开温礼。

        不过他似乎低估了温礼,温礼虽然一副温柔的模样,但反应十分的快,见纪言一拳打过了,他侧过身拉着阮清避开了。

        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十分干脆利落,很明显身手不错。

        纪言见没打中,再次挥拳打了上去。

        温礼大概也是生气了,不再躲闪,两人打了起来。

        温礼的身手确实不错,并没有落下风。

        阮清十分焦急的看着两人打斗,甚至想要冲上去分开两人,但是两人打的实在是太凶了,根本找不到机会。

        这个厕所在角落的拐角处,平时没什么人过来,所以根本没人发现这边有人打起来了。

        顾照西对打架并不感兴趣,他优雅从容的走到了阮清面前,“你在担心温医生?”

        阮清并没有理他,甚至还小小的往旁边挪了挪,离他远了几分,十分不待见他的样子,然后继续担忧的看着温礼和纪言。

        顾照西对于少年的态度并不在意,毕竟他刚刚在包厢里那样过分的对他,他要是待见他才有鬼了。

        顾照西扫了一眼战斗,善意的提醒道,“温医生要输了。”

        阮清专注的看着战斗,依旧没有理会顾照西,因为他并没有发现温礼有落下风。

        顾照西忽然从少年背后揽住了少年的肩,姿态亲密,仿佛从背后将少年拥入了怀中一般。

        还不等少年挣扎,顾照西伸手抬起了少年白皙如玉的下巴,“仔细看纪先生的指间,有刀片哦,他想杀了你的温礼哥哥。”

        两人打架并不像一般人那样看起来幼稚又笨拙,两人的身手都好的像个职业选手,速度也非常的快,没办法完全看清楚两人的动作,但在光线下,却依稀能看见纪言的指间有什么东西在反光。

        阮清瞪大了眼睛,瞳孔微缩,就在他焦急的想喊出声时,顾照西捂住了阮清的嘴,“别喊哦,要是温医生分心了,他只会死的更快。”

        阮清眸子里浮现出急切和焦急,想要挣脱顾照西的手,冲上去阻止纪言。

        “你帮不了温医生的,你上去只会添乱。”顾照西没有松开少年的意思,依旧捂着少年的嘴,甚至还伸出手搂住了少年纤细的腰,带着几分暧昧不明的开口,“不过,你要是愿意付出一点儿让我满意的报酬的话,我可以帮你救温医生。”

        电梯已经到五楼了,就是想跑到尽头也来不及了。

        而其他地方又没有什么可以隐藏的。

        男人侧目看了一眼马上要停下来的电梯后,扳着门的手直接用力,强硬了推开了眼前的门。

        阮清力气太小了,根本没办法阻止,也不能阻止。

        因为要么就是不管他们,让他们正面遇上纪言,要么就只能进入他房间。

        见门开后,几人拖拽着就进入了出租屋内,男人还贴心的轻轻关上了门,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前后花了不到三秒,电梯门都还没打开。

        阮清看了看一脸无辜的几人,又看了看床上半死不活的江肆年,直觉要完。

        纪言本来就开始怀疑他了,要是这群人被纪言发现,他肯定就知道当初是他自己去当人质的。

        到时候别说这群人,就是他自己都得玩完。

        但现在根本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因为脚步声已经在走廊响起来了。

        “哒。”

        “哒。”

        “哒。”脚步声越来越近,带着一股莫名的压迫感。

        几位玩家虽然不知道来的是谁,但听着渐接近的脚步声,以及少年那紧张不安的表情,也开始有些紧张了。

        毕竟他们还没忘记少年是第一个被选中的人,说不定门外来的就是杀手。

        阮清确定门是关好了的后,回头看向几人,无声的开口示意几人。

        藏起来。

        几人看懂了少年的意思,立马看了看四周,准备找个地方藏起来。

        然而少年的房间实在是太简单了。

        一张床,一个简易的小衣柜,以及一个厕所。

        要是藏一两个人还行,但是他们有九个人。

        就是站在这狭小的出租屋都有些挤,更别提藏起来了。

        九人各自找地方开始藏,有人进入了厕所,有人进入了床底,有人进入了衣柜。

        甚至床下那么狭窄的地方,还挤进去了四个。

        阮清:“……”

        阮清深呼吸一口气,告诉自己冷静一点儿。

        这群玩家还没有和直播间杀手相处过,低估了对方也很正常。

        纪言的观察能力和感知能力明显都很强,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根本不可能瞒过他。

        所以藏在他房间内明显就是找死。

        阮清顾不上门外了,他悄无声息的快速走到床边,将人从床底扯了出来。

        然后再指了指窗外,让人全部站到窗外的那个狭窄的平台上去。

        阮清指完窗外,还指了指鼻息和心脏的位置,无声的再次张口提醒。

        注意呼吸和心跳。

        玩家们只是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有些不了解情况,但在阮清指了指呼吸和心跳后就懂了,立马从房间角落跑出来,悄无声息的往窗外翻。

        窗外的平台太窄了,半脚的宽度,站都只能侧着身脚才能站立,而且顶上的更窄,只有两个指节宽,连抓都不好抓。

        但是现在没得选了。

        身手好的那三四人先翻窗往旁边走,让出位置来给其他人,其他人见状立马往外翻。

        但是其他人显然就不如身手好那几人,速度出奇的慢,而敲门声已经响起来了。

        还没翻出去的四人听到敲门声,惊慌失措的看向门的方向。

        阮清一只手按在门把手上,但他并没有开门,也没有回应,见四人还在那傻傻的站着,立马焦急的挥手催促那四人。

        四人这才加快速度往外翻。

        敲门声再一次响起,声音比刚刚大了几分。

        阮清依旧没有开门。

        因为还有两人没翻出去,两人越急越乱,半天都没能成功站到墙外。

        敲门声响起第三次,这一次还伴随着男人的低沉强势雄厚的声音,“开门。”

        然而房门依旧没有打开,就仿佛房间内没人一般,纪言漫不经心的再次开口,“我知道你在。”

        这一次门内终于传来了动静,可是声音却不是阮清发出来的。

        是最后一个苏小真翻窗时脚滑,撞到了窗户,还差点儿摔下去了。

        顿时所有人瞬间紧张了起来,心都跳到嗓子眼了。

        苏小真快哭出来了,站在窗边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阮清。

        现在再翻窗已经来不及了,阮清冷静的指了指床底下,示意她先藏到床底去。

        而且声音已经发出来了,阮清也没办法装死了。

        他靠着门小声的开口,声音带着紧张和不安,“现在太晚了,我……我已经休息了,你有什么事的话,明天再来吧。”

        纪言修长的手指再次在门上敲了敲,语气带着不容拒绝,“开门,我的耐心向来不太好,别让我说第三次。”

        阮清回头见已经藏好了的苏小真,终于松了口气,将门打开了一条缝,漂亮的眸子带着警惕的盯着门外的纪言。

        纪言见少年听话的打开了门,心情还算愉悦。

        他直接强硬的推开了门,进入了少年的房间,然后下一秒愉悦就没了。

        纪言看着床上赤/裸的男人,脸直接就黑了,一副宛如捉奸在床的妒夫,拽住阮清纤细的手腕,声音阴沉至极,“他是谁?”

        阮清似乎是被吓到了,害怕的瑟缩了一下,眼里泛着水汽,“你……弄疼我了。”

        少年的声音软软的,仿佛在撒娇一般,让人忍不住为他心软。

        然而纪言满脸阴翳,再次开口,“他是谁?”

        阮清见人一副要弄死江肆年的模样,立马小声解释,“之前在饭店我被人绑架了,是他救了我。”

        “是吗?”纪言面无表情的盯着床上的人,那表情看不出来到底信没信。

        阮清点了点头,小声道,“他也是因为我才受伤的。”

        就是纪言神情莫测的靠近床边时,敲门声再次响起,牵动了房间内和墙外所有人的神经。

        阮清和纪言都看向了房门。

        就在阮清想去看看是谁时,纪言动作比阮清更快。

        他快速从猫眼看了一眼门外的人后,一个转身,利落的翻入了……床底……

        阮清:“!!!”

        电梯已经近在咫尺了,而那个声音听起来离他起码有差不多十米以上的距离。

        半夜没什么人用电梯,阮清清楚的看到电梯就停在这一层。

        来得及。

        阮清用尽了浑身力气冲到了电梯旁边,头也不会的按开电梯。

        电梯门果然很快就打开了。

        阮清进入电梯按下一楼后,一手死死抓着斜挎包背带,一手疯狂按下电梯的关闭按钮,一边神色紧张的看着不远处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的男人。

        电梯门缓缓合拢,逐渐隔绝门外的视线。

        作者有话要说:  清清:有人在(有人在不好下手,能让他们出去吗?)

        男人:有人在不可以吗?(气死我了,他居然接客,我要吓吓他!)

        清清:可以(等我想想办法一起刀了。)

        今天写了一天的毕设题目申请,日六是极限了,怎么就撞上毕业季了,痛苦

        感谢在2022-04-24  23:43:28~2022-04-25  23:41: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煮熟了的螃蟹  2个;秦秦、绯夜九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我有猫了、z烦烦、无事要殷勤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陌上君子  2个;你是我的小星星、圣玛洛、秦秦、鸢、酷爱万人迷修罗场,已、c、一个大咕咕、一一、鱼与雨、死亡芭比粉、猪肉包包、瑾栀、晓园、喵大人、烊烊、折骨成殇、柒玖、41370160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有猫了  197瓶;二三  158瓶;66666655555  150瓶;椿山  130瓶;若漓想要暴富  120瓶;海底  110瓶;躺平吃瓜  68瓶;和鸾、追更追更作者快更新、樱落随殇  66瓶;头发很多的停哥  60瓶;一一、哎一古、鱼丸啵啵、蓝汀月  50瓶;不语言说  44瓶;钟看不钟用  40瓶;47251062、数字太长  35瓶;47822297  34瓶;想要换个昵称呢  31瓶;啦啦啦咔、候娃、快乐一下、白可乐、念珠藻、53468601  30瓶;南枝舟、小困不要困  28瓶;小桥流水  22瓶;折骨成殇、九幽、夏日长、玄离、落樱春雪、甜糖朱朱、白萌萌、万千、普安安、traua、流、张艺兴的手部挂件、九黎儿、时针  20瓶;augte、花儿的粉色衬衫  18瓶;只有玫瑰与你相衬、今天渣作者更新了吗、如风达过、风吹屁屁凉、十二不知殊  15瓶;白开水  12瓶;熙宵、神叹、37490422、冉染、是落离不是萝莉、寒情赋凝霜、奔跑的饺子、白翼、节操与哲学、沉默雨航、44581536、王怂怂、心肝宝贝甜蜜饯儿、我们是一家的、隧歙微、不敬仙师、呜呜呜~、茯苓、山知落、温渡、阿秀、58943600、鱼与雨、浪闪闪、白开水真好喝、薄荷、老婆贴贴~、离奇、白莲花、小白菜、绝世垃圾  10瓶;闲君  8瓶;39059678、骆方棠  7瓶;妍肆太皇貅  6瓶;zazaza、星诗羽墨、丸一啵老公、曲伊、兮、星、jisoo、君、隐语、旧城葶毓、柒玖、五斤、青阳十五、弦容、san  5瓶;holic  4瓶;栗栗年、北极熊、n、蔡菜、明日之于我、咩咩不眠眠  3瓶;香菜多好吃、杀鱼、慵懒的咸鱼、倾尘蓦染、山君、沅言、万物为赍送、初霁、灌汤小笼包  2瓶;哒宰的绷带、看书使我快乐、江江是酱酱、鹿小苦、阿阿阿、每天都在找粮中、书荒、49310459、莉莉丝、搭配点心、清玄恋我赏、糖果、星落、syh、san、亚砷、赚钱吃肉的兔子、周琅、鬼鬼今晚熬夜没、25243718、51744954、无敌美少女、露露、太瑶君、元氣糖、樱、黄不起花呗、saael、45221625、喵呜、程小瑜、白日y、我爱严执!、酒炔、谁还不是小公主、我不开心了、我想静静、你行你上啊、嘻嘻and哈哈、随心、一加了个一、晋江男徳协会会长、落花、漂亮老婆都是我的、黎玄之、56146613、呼呼呼呼、椰子糖、57005388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54675/54675443/93658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