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成为无限游戏美人NPC > 第188章 笔仙

第188章 笔仙


因为阮清站起来,  男人和小男孩都有些疑惑。

        “老公,你怎么了?”

        “没什么。”阮清垂眸拿起筷子,回想了一下昨晚和今天发生的事情,  越回想越觉得有些古怪。

        首先是辅导员,辅导员很清楚祁神根本没住过宿舍,甚至学校都不经常来,为什么特意喊他去送证书和奖品。

        这本身就有些不符合逻辑。

        再则就是祁家两兄弟。

        这两人并不像是兄弟,  又给人一种很相似的感觉。

        而且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  有些太戏剧化了,  还有一丝不真实的感觉。

        真的会有人因为被意外看了一眼就要结婚吗?

        而且对方不愿意就直接跳楼自杀?

        说起来还有一件事阮清也觉得非常奇怪。

        那就是他记性明明很好,  性格也十分的谨慎,为什么会因为记错教室走错大半学期?

        这根本就不像是会发生在他身上的错误。

        记性很好,却记错了。

        是记错了,  还是他的记忆被篡改了?

        就在阮清脑海中闪过他的记忆可能有问题时,他忽然感到了一阵困倦,困的他大脑一片空白。

        困倦到他完全无法集中思绪,也困到他完全想不起来之前在想什么了。

        这不正常。

        没有人会在吃东西的时候困到这种不可控制的程度。

        这不是犯困,  这更像是被人下了安眠药。

        “老公?你怎么了?”男人看着坐不稳的阮清一惊,  下意识伸手扶着,  防止阮清直接摔在地上,  神情异常的紧张。

        小男孩也同样十分的紧张,  眼底满是担忧和不安,“小哥哥?你没事吧?是哪里不舒服吗?”

        阮清听到了两人的声音,他努力想要让自己清醒,可是他却抵抗不了那股困倦,手中的筷子再次掉落,眼前都开始模糊了。

        接着便直接失去了意识。

        等阮清醒来,  已经是下午了。

        他有些困倦和茫然的睁开眼,这里似乎是他的宿舍?

        他怎么在睡觉?

        哦对,他和祁神以及他的弟弟吃完饭后,就回到宿舍午睡了。

        阮清本来还有些困,但他看了一眼时间后,瞬间就清醒了。

        因为马上就要下午两点了,而他下午是有课的  。

        阮清立马从床上爬起来,拿起书就急急忙忙的朝教室赶去了。

        好在他赶在最后一分钟进入了教室。

        阮清坐下后上课铃声才响了起来,他微微松了口气。

        好险,看来下次午睡要设一个闹钟了。

        等等,设闹钟?阮清翻书的手瞬间僵住了。

        他不是一直都会设闹钟的吗?

        他这次怎么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

        他睡之前在干什么?

        阮清垂下眸仔细回想了一下,和祁家两兄弟吃完饭后他就回宿舍了。

        回了宿舍就直接躺下了?

        不对,这不对。

        他从来不会刚回宿舍就困到躺下。

        就在阮清回想自己回宿舍会先做什么时,一阵困倦再次袭来。

        阮清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就放空了自己的大脑。

        什么也不去想。

        什么也不会分析。

        什么

        也不去回忆。

        下一秒,困倦消失了。

        阮清无力的闭上眼睛,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果然是记忆出现了问题么。

        神经催眠的一种手段?

        似乎只要大脑触发某个被下达的暗示,就会强制进入休眠状态。

        不能去分析,也不能察觉到不对劲。

        否则一旦触发后不止是强制休眠,记忆还会被再次修改,似乎还会模糊掉一切不合理的地方。

        就像进入休眠后,那些不对劲的记忆就会被删除掉,接着模糊意识,让生硬的记忆变的合理。

        可如果不去想的话,他永远也无法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无法知道到底有人想对他做什么。

        阮清拿起笔,深呼吸了一口气,试探着去回想和分析,将想到的都写在了纸上。

        而一旦困倦袭来,他便立马放空大脑,等待那股困倦过去后再继续回想和分析。

        一步一步去试探禁制的底线。

        直到越来越靠近核心,也越来越抵抗那股睡意,阮清才停了下来。

        他看着纸上写下的东西。

        瞬间集合所有的线索思考和分析,最终得到了一个结果。

        这个世界不真实。

        大概是触及到禁制的核心了,这一次哪怕是阮清放空了大脑,也无法让那股困倦消失了。

        阮清趁着最后清醒的时间将纸压在了课本下,然后深深的看了一眼纸上的结果,最终倒在了课桌上。

        宛如趴着睡着了一般。

        大学上课趴在课桌上睡觉的同学不在少数,很多老师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也就无人发现异常。

        等阮清再次醒过来时,下课铃声都已经响了起来。

        “唔”阮清困倦的打了一个哈欠,伸手擦掉了眼角因为打哈欠溢出的眼泪。

        看来最近真的是太累了,上课竟然都睡着了。

        阮清准备收拾书和纸笔回宿舍,然而在他看到课本上的文字时顿住了。

        因为他在看到课本上的内容后,脑海中莫名其妙的浮现出了一个念头。

        课本下压着的草稿纸纸十分的重要,但是却不能直接去看。

        这个念头来的十分的诡异,也十分的奇怪。

        但阮清毫不犹豫的就信了。

        他没有一下子掀开课本,而是微微往旁边挪了挪,草稿纸先露出了一小节。

        空白一片。

        大概是没有写到纸的边缘来。

        阮清再次挪了挪课本,依旧空白一片,可现在已经挪到一半了。

        阮清微微皱了皱眉,直接拿开了课本。

        课本底下压着的就是一张从未写过的草稿纸。

        阮清拿起草稿纸看了看,上面什么笔迹都没有。

        奇怪。

        明明是一张没有写过的草稿纸,他刚刚为什么会出现那种念头?

        而且还毫不犹豫的就相信了,就仿佛课本下压着的是什么无比重要的东西。

        感觉最近的自己越来越奇怪了。

        就在阮清准备收拾书时,他忽然顿住了,他将草稿纸对着头顶的光,再次看了看。

        草稿纸上虽然没有笔墨的痕迹,但却似乎有写过的痕迹。

        然而也只有痕迹。

        就好似这张草稿纸上曾经写过字,但是上面的字却平白消失了。

        市面上确实有那样一种笔,写过之后一两个小时笔迹就会消失。

        可问题是,阮清的笔并不是这种笔。

        而且笔写过的痕迹和褶皱的痕迹是完全不一样的,阮清敢肯定,纸上的痕迹就是笔写过的痕迹。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笔迹消失了,就仿佛是被抹除了一样。

        阮清脑海中也没有丝毫相关的记忆。

        就好似他上课睡了一觉,有人拿着他的草稿纸写过东西,但最后又抹除了写过的东西。

        教室里的人要走光了,下一节要上课的学生已经开始来了,阮清只能压下心中的疑惑,收拾东西就回宿舍了。

        阮清到宿舍后,发现宿舍里已经有人在了。

        阮清还以为是进贼了,下意识就拿起了旁边的晾衣杆。

        结果没想到男人转过了头来,还露出了一张熟悉的脸。

        是祁神。

        男人看着宿舍门口愣住的阮清,温文尔雅的笑了笑,语气充满了亲昵和依赖,“老公,你下课了?”

        阮清半天才反应了过来,他不明所以的看着地上的行李。

        大概是看懂了阮清的疑惑,男人再次笑了笑,“我准备搬回宿舍来住了,和老公一起。”

        阮清有些愕然的抬头,“这,这不合适吧!”

        “为什么不合适?”男人似乎是有些疑惑,他歪了歪头,“我和老公已经是未婚夫夫了,结婚是迟早的事情,住一起不是很正常吗?”

        男人说着看向了贴着他名字的床,“再说了,这本来就是我的宿舍。”

        阮清准备拒绝的话就那样卡在了嗓子里。

        因为男人说的是实话,这确实也是他的宿舍。

        他根本没有权利去拒绝。

        可问题是他才认识祁神不到两天,同居什么的,未免也太快了。

        阮清抿了抿唇,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因为宿舍就住了阮清一个人,剩下个衣柜都是空的,可以随意放东西,男人很快就整理好了。

        现在多了一个人,阮清的床就有些碍事了,他准备喊人来搬走。

        但却被男人给拒绝了。

        男人温润的笑了笑,“我和老公一起睡吧,上铺太小了,睡着不方便。”

        阮清自然是不可能同意的,但直接拒绝又怕刺/激到男人。

        他视线轻轻看向旁边,睫毛轻颤,漂亮的眸子里带着一丝紧张和局促,“在我们老家,婚前是不能睡一张床的,因为这很不吉利。”

        “听说婚前就睡一起的情侣,会受到神明的诅咒,是不能白头到老的。”

        少年那心虚迟疑的模样显然是在说谎。

        但不知道是不想将人逼得太紧,还是‘不能白头到老’几个字让男人有些在意,男人最终没有坚持睡一张床。

        反正人都这里了,早晚会属于他的。

        他可以多给少年一些时间。

        男人整理好东西后,时间已经不早了,便提出去吃晚饭。

        阮清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中午吃过饭了,现在还是很饿,所以也没有拒绝男人的提议。

        这次的地点是男人选的。

        男人选了一家十分适合情侣约会的餐厅,因为餐厅里面还有包厢,环境优美又暧/昧。

        然而两人才刚坐下,包厢内就多了一个人。

        是男人的弟弟祁云深。

        小男孩出现后就朝阮清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小哥哥,下午好。”

        “下午好。

        ”阮清礼貌的回应。

        男人在小男孩出现那一刻眼底就多了几分阴沉,脸上的笑容也淡了几分。

        毕竟没人会喜欢自己在和心爱的人约会时,有人番四次的来打扰。

        哪怕是自己的弟弟也不可以。

        小男孩自然看见了,但他丝毫没有理会,开开心心的就坐到了阮清的另一边,和阮清聊天。

        阮清听着小男孩讲述自己的生活,眼底浮现出一丝疑惑,“你不需要上学吗?”

        小男孩这个年纪应该在读小学了吧,可听小男孩说的似乎他并没有上学。

        旁边的男人微微笑了笑,慢条斯理的开口,“见笑了,我弟弟脾气有些不太好,才上学几天就被学校退学了。”

        小男孩淡淡的扫了男人一眼,表情和眼底的情绪截然不同,他就好似被污蔑的小朋友般,不满的反驳道,“才不是呢,明明是老师教的我都会了,是我自己不去的。”

        “是这样吗?”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小男孩,“你们老师说教不了你了,我还以为你是被开除了呢。”

        学校自然是不敢开除祁家人的,但脾气太差说教不了却是真的。

        小男孩的脾气已经不能用差来形容了。

        但因为祁家亏欠他,哪怕他再任性,祁家也依旧宠着他。

        只要他不试图打破祁家给他定下的规矩,就连他这个哥哥也要给他让路。

        小男孩看着男人那个碍眼的笑容,心底恨不得直接拿起桌上的菜扣他头上。

        但小男孩脸上依旧带着天真的笑容,“哥哥你误会了,老师说的教不了的意思就没那个资格教我啦。”

        两人虽然都是笑意盈盈的模样,但是仔细看两人的眼底,就能看出来两人并不像是表面表现出来的那般。

        男人本来想和少年过二人世界,现在显然是不现实了。

        约会就这样直接变成了人行。

        甚至小男孩吃完饭还跟着两人去了宿舍。

        第一大学是不限制外人进出的,再则小男孩又是个才六七的小孩,宿管看见了也不管。

        男人身上散发的气压越来越低,低到笑容都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了。

        偏偏小男孩好似并没有察觉到一般,还一直缠着阮清。

        时间很快就要到十点钟了。

        小男孩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小男孩的爸爸打来的。

        男人听到铃声后,心情愉悦了不少。

        因为这意味着小男孩必须回家了。

        小男孩自然也懂,他眼底闪过一丝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阴翳,但最终也只能笑着和阮清道别。

        宿舍一下子就只剩下两个人了,这让阮清莫名的有些紧张。

        阮清不安的抿了抿唇,拿着换洗的衣服直接进入浴室了。

        他洗完擦干头发出来时,男人正坐在桌边看书。

        阮清随意的看了一眼,视线便顿住了。

        因为男人是侧对他这边的,书翻开的角度也正好可以看到封面上的书名。

        如何做好一个妻子?

        男人听见了阮清的脚步声,侧目看向阮清笑了笑,“老公你洗好了?”

        阮清假装自己没看见男人手中的书,微微点了点头,“嗯。”

        男人见状放下了书,“我忘记带洗发水和沐浴露了,能不能先用一下老公你的?”

        阮清迟疑了一下,再次点了点头,“可以。”

        “谢谢老公。”男人笑着说完后,就拿着换洗的衣服进入了浴室。

        时间已经不早了,阮清本来想直接上床的,但他下一秒就顿住了。

        他一个人时还能睡在

        可问题是男人把他的床铺在了他本来的床的旁边。

        睡上铺那个床的话,两人离的就更近了,就隔着一个小小的栏杆而已。

        阮清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选择了。

        最终阮清还是选择了睡

        因为离祁神太近了的话,总感觉有些危险。

        等男人洗好出来时,阮清已经盖好了被子,背对着过道这边,一副已经睡着了的模样。

        但男人知道少年肯定没有睡着。

        男人若有若无的轻笑了一声,将宿舍的灯关上了,宿舍瞬间陷入了一片漆黑中。

        只有窗外的光依稀照了进来。

        男人关上灯后,走到了少年的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的人。

        床上的少年是侧着睡的,被子拉的还盖住了大半的脸,从男人的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他的头发。

        少年黑色的头发散落在白色的枕头上,带着几分凌乱和散漫的美感,漂亮的有些不可思议。

        乖巧安静,似乎是没有任何的防备。

        虽然男人的表情依旧温润如玉,但视线充满了侵略性,带着几分危险的感觉。

        阮清自然是察觉到了那强烈的视线,他有些紧张的捏紧了手指,但依旧没有睁开眼睛。

        只希望男人看几眼后就离开。

        然而阮清的希望显然是落空了,男人在看了一会儿后,轻轻坐在了床的边缘。

        接着掀开了他的被子。

        男人的动作非常的轻,也非常的慢,仿佛真的以为床上的人睡着了一样。

        在掀开被子后,男人能看见床上人的脸了。

        男人扫过床上人的精致如画的眉眼,视线最终落在了少年的薄唇上。

        少年的唇色很淡,但是稍微用力一点,那浅淡色就会泛起好看的红色,再用力一点儿甚至还会肿起来。

        勾人至极。

        男人知道少年在装睡,他轻轻的捏起少年白皙如玉的下巴,微微将少年的头抬高了几分。

        接着男人倾身弯下腰凑到了阮清的耳边,压低声音开口,“再装睡我就吻你了哦,老公。”

        男人的这声老公叫的非常的轻,尾音还微微转了转,低哑的声音带着一丝色/气的感觉。

        听着就让人脸红心跳。

        阮清在听到男人的话后,长长的睫毛不安的颤动了几下,缓缓睁开了眼睛。

        然而男人在阮清睁开眼睛时,捏着他白皙的下巴的手微微用力,接着直接吻了上去,丝毫不给阮清反应的机会。

        “唔”阮清瞬间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咬紧了牙关,伸手就想要推开男人。

        然而换来的却是男人更加过分的对待,男人亲吻了几下后,十分的不满足于只是唇齿相贴,他伸出舌头轻吸少年的薄唇,待他唇全是他的气息才伸出舌头侵入他的牙关。

        甚至男人捏着阮清下巴的手用力了几分,让阮清没办法咬紧牙关了。

        男人比白天还要强势几分,给人的感觉更加的危险。

        两人的姿势也更加的危险。

        阮清的呼吸被完全剥夺,漂亮的眸子里蒙上了一层水雾,眸子里浮现出慌乱和害怕。

        男人看着少年眼角滑落的泪水怔了一下后,下意识松开了少年。

        接着他晦暗不明的看着身下的人,低哑的声音带着一丝哄骗,“乖,叫声老公

        今晚就放过你。”

        阮清无助的垂眸避开了男人的视线,他咬了咬下唇,沉默好几秒后才张了张口,声音很小,小到几乎听不见,“老公”

        男人的心脏瞬间好似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般,他看着眼前害羞的少年目光幽深到不见底。

        他大拇指轻轻摩擦了几下少年被他吻的红润的薄唇,“叫大声一点,我刚刚没听见。”

        阮清仿佛刚刚那句‘老公’就用尽了所有的勇气,张了几次口都没能说出话来,他再次咬了咬下唇,半响才发出声音,“老公。”

        声音依旧很小,但比之前大了几分。

        阮清叫完后感觉异常羞耻,长长的睫毛止不住的颤动,脸不受控制的红了。

        男人看着眼前人瞪大了眼睛,少年大概是因为太过害羞,精致的脸染上丝丝红晕,衬的白皙如玉的肌肤无比艳丽。

        美的惊心动魄。

        而且对方乖巧的躺在他身下,好似任由他欺负一般。

        男人再次吻了上去,比刚刚更加的过分肆意了几分。

        “唔”阮清瞪大了眼睛,呼吸再次被剥夺。

        骗子

        男人也并没有骗人,在亲完后他就松开了阮清,就那样抱着阮清躺着。

        不过还没过几分钟,男人的手机就响了。

        男人眼底闪过一丝不悦,但他还是拿起了手机,看了一眼后接了起来,“父亲,有什么事吗?”

        “好的,我马上回来。”

        父亲向来不会管他,男人知道是祁云深搞的鬼,但他却也不能不回去。

        男人倾身亲了亲阮清的眼角,“等我回来。”

        说完男人就离开了。

        虽然男人说是等他回来,但一连几天都没有再回来,两人也只能通过手机联系,这让阮清松了口气。

        这几天阮清也逐渐察觉到了不对劲,也摸索到了一丝规律。

        这个世界是不真实的,但是他不能察觉到这一点。

        一旦察觉到他的记忆就会出现异常。

        阮清在困倦袭来后,用针扎向了自己的太阳穴。

        这一次哪怕困倦,阮清也没有昏睡过去。

        阮清直觉这一切一定和祁神有关,他到底想干什么?

        就在阮清深思时,他忽然收到了一条信息。

        阮清拿出手机看了看。

        [老公,今天老师请我去给学弟学妹们上一堂钢琴示范课,下课后我来找你。

        ——祁。]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54675/54675443/82226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