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成为无限游戏美人NPC > 第189章 笔仙

第189章 笔仙


祁家别墅。

        男人花了好几天的时间,  终于设计让小男孩被关了起来,自己也找了个给学弟学妹上课的借口,离开祁家主宅。

        这次再也没人能打扰他了。

        男人一大清早就起来了,  他洗完澡后,  就给心爱的少年发了一条信息。

        在收到少年说下课后会在楼下等他时,  男人心情愉悦的发送了一个‘爱你’后就放下了手机,  接着站在镜子前换衣服。

        然而这份愉悦很快就变成了纠结,因为换了半天他都有些不满意。

        旁边的床上已经堆了一堆凌乱的衣服了。

        穿正装有些太严肃了,穿休闲装又总感觉有些太随意了,  配不上他的少年。

        男人换来换去都不知道哪套最好看了。

        男人想了想,  打电话把管家叫了上来。

        管家还是第一次接到这种工作,  有些局促和紧张。

        而且管家年岁也不小了,  审美上显然有些老成,挑的衣服都有些太严肃了。

        最终选了半天还是叫来了别墅的其他工作人员,  一起来参谋到底哪一套更好看。

        若是换作平时,别人多看一眼男人都觉得不悦,更别提还要频繁的更换衣服了。

        但今天男人显然十分的有耐心,虚心的听着大家的意见。

        男人本身就长相俊美,身材也和模特差不多的,穿什么都显得高挑帅气。

        这样精心打扮起来,就显得更加的俊美绝伦了。

        男人花费了将近一个小时,  最终还是选择了白衬衣,干净无暇又带着矜贵优雅。

        男人看着镜子里宛如贵公子的人影,满意的点了点头。

        时间也不早了,  男人直接开车去了学校。

        男人自然是想先去见心爱的少年的。

        但是他给父亲的理由是去给学弟学妹们上课,也不得不先去音乐教室那边做个样子。

        男人上课上的都有些心不在焉的,哪怕是弹着自己最喜欢的钢琴也并没有往日的专注。

        脑海里全是少年的模样。

        他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少年了。

        想他想的快要发疯了。

        男人不想再给少年思考的时间了,  他来的时候已经带上户口本和身份证了。

        争取今天就把证领了。

        领完证他和少年就是合法合情的夫夫了,这次他可没有理由再拒绝他了。

        晚上就可以做一些夫夫之间做的事情了。

        也许,也不需要等到晚上

        男人心不在焉的弹着钢琴,脑子里却早已不知道在想什么了。

        连下课了都没有注意到。

        也没有注意到他身后,有人正在悄无声息的接近他。

        不过男人的听力倒也没有差到那种地步,在身后的人高高举起刀时,男人就注意到了。

        他漫不经心的侧目扫了一眼身后的人,微微歪了歪头,躲开了那对着他脑袋的一刀。

        就在他准备站起身一脚踢飞身后之人时,他忽然瞪大了眼睛,就像是身受重伤一般捂着自己的胸口,直接吐出了一口血。

        血迹直接染红了洁白的钢琴。

        男人的胸口本来什么也没有,但却诡异的有一把匕首缓缓从透明变成了实物。

        血迹也染红了他洁白的衬衣。

        刚刚一击刺空的人见状,毫不犹豫的朝着男人的后背再次刺了下去。

        这次男人没能再躲开了,匕首直接

        刺入了他的背部,血迹将白衬衣染的更红了。

        祁家是道术世家,男人身为祁家继承人,自然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死去。

        但男人胸口的匕首仿佛淬了某种毒药或者是诅咒,让他浑身都有些发软,力量无法再使用了。

        而且匕首刺穿了他的心脏,直接拔/出来他必死无疑。

        男人只能捂着胸口,强忍着疼痛站起身,踉跄着想要逃离。

        然而教室里并不只是一个人,而是四个人。

        男人只能跌跌撞撞往窗那边跑去,想要从窗那边跳下去。

        哪怕是引起别人的注意也好。

        然而因为男人受伤了,心脏上还插着一把匕首,速度根本不如杀他的人快。

        男人最终还是被拦住了,玻璃窗破碎的满地都是,却被学生们下课的喧闹声盖过。

        无人发现教室里残忍的一幕。

        男人倒在地上,瞳孔已经开始涣散,空洞的眸子里倒映着眼前的景色,久久不愿闭上眼睛。

        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朝远处伸出手,瞳孔里满是不甘和怨恨。

        他不想死。

        他和少年都约好了,只要上完课他就可以去见少年了。

        他的少年还在楼下等他。

        明明他都要得到幸福了。

        明明少年就要属于他了。

        几分钟前,祁家别墅主宅。

        小男孩房间的门已经被锁了,门口还贴上了诡异的符纸,那是一种禁锢类的符纸。

        他被囚禁了。

        小男孩已经习以为常了,自小他便是这么过来的。

        只要他有一丝不对劲的迹象,他就会被囚禁。

        因为祁家不允许有两个继承人,哪怕是命运双生子也不可以。

        明明他只是晚出生了几分钟而已,却和哥哥的命运天差地别。

        若不是因为是他死了哥哥也会死,他也许根本就不可能活到现在。

        祁家为了让他不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思,从小让他吃着那种限制身体和能力的药,一直维持着这副扭曲的身体。

        小男孩一直觉得他和死了没什么区别。

        可是现在不同了。

        小男孩坐在自己房间的窗台上,心情愉悦的看着窗外飞翔的小鸟,嘴里还轻轻的哼着欢快的小调。

        在他的手边还有一把匕首。

        那匕首通体银白色,泛着一丝凛凛的寒光,光是看起来就让人觉得心底发凉。

        小男孩看着小鸟的身影消失在天际后,拿起了匕首,露出一个灿烂又满是恶意的笑容。

        下一秒他将匕首狠狠刺入了自己的心脏,没有丝毫的留情。

        好似不想活了一般。

        他和哥哥确实是命运同体的,一方死亡,另一方也活不了多久。

        但可惜,他找到活下来的方法了。

        小男孩嘴角开始渗出血迹,但是他脸上的笑容却更加的灿烂了。

        哥哥。

        再见了哦。

        阮清早上收到短信后并没有慌张。

        最近发生的这一切一定与那个男人有关,一切怪异也都是因为他。

        而他并不了解男人,甚至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

        阮清看到短信后,毫不犹豫的就同意了,表示会在音乐教室的楼下等他下课。

        他想要弄清楚对方到底有什么目的,又如何才能打破现

        在这个虚假的局面。

        阮清也是音乐系的学生,他上课的教室离音乐教室并不远,就在不远处的教学楼。

        所以他下课还没花上五分钟,就在音乐教室的楼下等着了。

        然而还没过一分钟,阮清就蓦然瞳孔微缩,瞪大了眼睛,因为他的记忆回来了。

        阮清一瞬间就意识到了一件事,笔仙已经死了。

        他想也不想就快速跑上了三楼,三楼走廊上其他玩家已经在了,皆是专注的看着教室里的画面,眼底带着恐惧和骇然。

        连阮清到了都没有发现。

        也许发现了,但是却没时间理会。

        自己脑补的画面总是比不上亲眼看见来的真实和震撼。

        然而他们只是旁观者,根本无法阻止这场可怕的事情发生。

        因为这已经是过去发生过的事情了。

        就因为一场误会,杀死了一个无辜的人,何其的可怕。

        而且他们真的没有发现真相吗?

        不,他们好几人都知道,知道笔仙的无辜,知道真正的凶手,可是却依旧合伙杀死了笔仙。

        还残忍的将笔仙分尸了。

        也许仅仅只是因为心中那见不得光的嫉妒。

        比魔鬼更可怕的是人心。

        阮清看着教室里残忍的画面,最终抿着薄唇,淡淡的移开了视线。

        阮清的意志力向来不差,针对大脑的大部分阴谋对他来说都没有太大的作用。

        哪怕他失去了记忆都能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更别提现在记忆恢复了,所以阮清一眼就看出来玩家少人了。

        少了祁沐然?

        巧合?

        还是说有事没来?

        玩家们没有注意到阮清的疑惑,他们本来以为只要笔仙死亡,幻境就结束了。

        但却没想到依旧还在继续。

        玩家们都有些慌了。

        这几天他们过的十分的艰难,至从发现少了两人后,他们才注意到这个幻境的可怕性。

        这个幻境会模糊掉人的理智和思维,会将人同化。

        也就是说会让人逐渐忘记自己的身份,忘记自己的目的,甚至是逐渐从旁观者同化成参与者。

        在幻境中道具也通通派不上用场,只能靠自己努力记住一切。

        意志力强的人还好些,意志力弱的人却是更加难以抵抗。

        不用说大家也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如果真的被幻境同化,那么他们绝对再也无法离开副本了。

        就在玩家们有些慌乱时,其中一位玩家瞪大了眼睛,瞳孔微缩,颤抖着双手指着教室里分尸的那四人。

        准确来说,是指着那四人的背后。

        四人的背后正有一道虚幻的红色影子。

        随着四人的分尸,红色的影子变成了四道。

        恐怖,诡异,又骇人。

        但那四人并没有察觉到,四人分好尸后,正在商量着处理自己的那部分尸体。

        大概是因为不信任的原因,四人处理尸体都是分开的。

        玩家们立马分成四队人,去分别跟踪四人。

        一号床的男生将尸体埋在了外面的厕所旁边,就是当初阮清去过的那个厕所。

        二号床的男生十分的大胆,他拿着东西绕了一圈后又回到了音乐教室,将钢琴打开,把尸体藏在了钢琴里。

        三号床的男生和四号床的男生都将尸体埋在了第一大学半月湖旁边的小树林里。

        埋的地方才相隔不过数米。

        而在这四人埋尸时,都没有注意到一个可怕的影子一直飘在自己的背后。

        音乐教室大概是因为是笔仙死亡的地点,所以那道影子是最凝实的,给人的感觉也是最可怕的。

        甚至好似还留存着一丝意识。

        因为在阮清看过去时,那影子诡异的看向了阮清的方向。

        要不是阮清躲得足够快,说不定就被那影子看到了。

        大概是尸骨被藏在了钢琴里,音乐教室里的那道影子并没有再跟着二号床的男生离开,就那样神色空洞的站在窗边,看着其他三人带着‘他’的尸骨离开。

        阮清看着离开的三人,以及音乐教室那道看着其他人离开的影子,心底有一个不好的预感。

        笔仙似乎知道自己的尸骨埋在哪里,也似乎知道自己的灵魂因为被分尸残缺了。

        可‘他’为什么没有去将尸骨找回来?

        现在才刚死可能没有太大的力量,也无法伤害到杀死他的人,不去找回来很正常。

        估计等过一阵子a栋404宿舍召唤笔仙,才会让笔仙彻底恢复了意识,也彻底的拥有了复仇的能力。

        可成为鬼王后的‘他’,为什么也没有去将尸骨找回来?

        是因为忘记了现在的记忆?还是说‘他’还有其他的目的?

        阮清努力回忆着发生的一切,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下一秒他忽然顿住了。

        为了方便带走笔仙的尸体,凶手将尸体分的很碎。

        而刚刚分尸时,笔仙似乎少了心脏?

        ‘他’的心脏去哪儿了?

        阮清来不及细想,他眼前的世界便瞬间如镜子被打碎般,破碎开来。

        幻境结束了。

        然而阮清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被人狠狠的拽了拽,离开了原来的位置。

        阮清带着几分茫然的抬头,搂着他的人正是许久不见的乔诺,他刚刚拽着他躲开了一道血红色的人影。

        是笔仙。

        乔诺此时狼狈无比,身上的衣服被血迹染红了大半,他嘴角还带着一丝血迹,显然是伤的不轻。

        还不等阮清反应,乔诺才刚站稳就直接将阮清给推开了。

        因为乔诺的力道太大了,阮清直接被推的狠狠摔在了地上。

        疼痛的刺激让阮清眼里氤氲着一层泪水,精致的脸上浮现出痛苦,大脑几乎停止思考。

        “唔”阮清捂着手肘蜷缩在地上微微颤抖,手肘和膝盖都有些摔伤了。

        但阮清根本没有时间去理会,因为笔仙再一次打过来了。

        乔诺伤的十分的重,显然是躲不开这一击了,否则也不会直接推开他。

        阮清顾不上疼痛,他想也不想就扯下了自己的耳坠,朝乔诺扔了过去,“接住!”

        乔诺听到阮清的声音后反应极快,他头都没回就接住了阮清扔过来的东西,接着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那在阮清手中从来没有生效过的道具,在乔诺手中瞬间发出刺眼的光芒,抵挡住了笔仙的一次攻击。

        也给了乔诺一丝喘/息的机会,他立马一个翻滚离开了那个位置,接着抱起阮清就直接跳下了窗户。

        阮清也没有挣扎,搂着乔诺脖子任由他带着自己离开。

        反应过来的祁沐然也紧随其后跳下了窗户。

        其他玩家也反应过来了,立马争先恐后的想要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

        大概是幻境中

        发生的一切刺/激到了笔仙,‘他’比之前更疯了,几乎是不管不顾的追着三人而去。

        因为是过去发生的事情,在幻境中‘他’的记忆也无法保留,但‘他’却计划好了一切。

        就等着少年自己送上门来。

        ‘他’的死亡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但是几天的时间足够‘他’与少年建立不可分割的关系了。

        等少年离开幻境,就完完全全的属于‘他’了。

        他会永远留在‘他’的身边,也只能留在‘他’的身边。

        但‘他’却没想到这一切会毁在祁云深手中。

        亦如当初被他杀死那般。

        ‘他’不允许任何人将少年从‘他’身边夺走。

        哪怕是‘他’自己的残魂也不行。

        ‘他’会找回自己的心脏,将残魂重新融合回来。

        直播间的观众看着跟着两人跑的祁沐然都傻眼了。

        【沐神你别跟着他们跑了!那笔仙显然是要抢美人同学的,你分开跑他肯定不会管你的!快别跟着跑了!!!】

        【沐神你别自作多情了,笔仙他真的没有在追你,但是你再跟着跑下去,你的小命肯定要搭进去了啊喂!】

        【救救这个傻孩子吧,这到底是什么新型的找死方法啊,我真的要窒息了。】

        然而被观众们劝的祁沐然好似看不见弹幕一般,继续跟着乔诺和阮清跑。

        乔诺伤的不轻,速度却并不算慢,但祁沐然也跟的死死的,丝毫没有被落下。

        然而人的速度根本没办法和鬼相比,而且鬼也不会累,身后的影子距离越来越近。

        他们只不过是趁笔仙被道具反弹,再加上笔仙还没反应过来,抢先跑了而已,否则他们根本跑不过笔仙。

        而且以笔仙的速度,不出三分钟他们就要被追上了。

        乔诺看着身后的身影咬了咬牙,将阮清塞到了祁沐然的怀中,眼底带着决绝的狠狠推了祁沐然一把,“带着他走!”

        祁沐然反应极快,二话不说就抱着阮清继续往前跑,速度比刚刚还要快上几分。

        而乔诺说完便停在了原地,没有丝毫要跑的意思。

        所有人都知道为什么,就连直播间的观众也知道。

        三个人都跑的话,被笔仙追上是迟早的事情。

        如果有一个人留下来断后,起码另外两人还有逃离的可能性。

        现在离天亮还有两个小时,只要再坚持两个小时,鬼域就要消失了。

        阮清的身体反应向来很慢,等祁沐然抱着他跑出了好几步他才反应过来,他愣愣的看向站着不动的乔诺。

        乔诺见他看过来直接别开了头。

        阮清抿了抿唇,在脑海中开口道,【系统,他不会死的,对吗?】

        回应阮清的是久久的沉默。

        沉默已经是最好的回答了。

        乔诺活不到天亮了。

        阮清垂眸掩下了眼底的神色,没有再说话了。

        祁沐然的速度很快,哪怕是抱着阮清也十分的快。

        “唔”阮清忽然脸上浮现出痛苦的表情,嘴角也流下了一丝血迹。

        甚至气息都变弱了几分。

        祁沐然闻到血腥味后一惊,立马停了下来。

        他看着阮清嘴角的血迹直接瞪大了眼睛,下一秒眼底便带着慌乱,“你,你怎么了?”

        阮清张了张口,但他似乎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了。

        而且因为他的张口,嘴里再出流出大

        量的血迹,直接染红了他胸前的衣服。

        祁沐然眼底的慌乱更深了几分,他将人放在地上,立马使用治愈术。

        丝毫不顾根本没有到冷却的时间,也顾不上会暴露自己了。

        直播间的观众直接就惊呆了。

        【不是,沐神昨天不是才使用过治愈术的吗?现在到冷却时间了?】

        【卧槽卧槽卧槽,沐神的治愈术根本就不是三天一冷却?他一直在骗人?我的天,他把我骗了三年!整整三年啊!!!】

        【那他刚刚跑那么快真的是因为道具吗?(愣住jpg)】

        祁沐然没有理会直播间的轩然大波,他拼命的使用力量,然而却没有丝毫的作用。

        怀里人的气息依旧在变弱。

        阮清再次吐出一口血来,眼底满是害怕和恐惧。

        似乎是在害怕着死亡。

        整个人也变的脆弱无比,脆弱到仿佛随风飘散。

        阮清用尽最后的一丝力气,虚弱的摇了摇头,“不用白费力气了”

        “是笔仙”

        祁沐然摇了摇头,眼底带着恐惧和害怕,连嘴唇都在颤抖了。

        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害怕,他害怕少年会死掉。

        他明明做了好多计划,计划着带少年离开副本。

        计划着让少年也成为玩家,这样他就能永远的和他在一起了。

        祁沐然疯狂的使用力量,想要救活眼前的人。

        然而输入少年体内的力量却宛如石沉大海一般,没有激起任何的水花。

        也没有丝毫的作用。

        少年的气息依旧在变弱,弱到几乎快要消失了。

        祁沐然眸子里的恐惧达到了顶峰,整个人都开始有些疯魔了,眼底的血红色若隐如现的开始浮现。

        他无比的后悔,他为什么要主修御鬼,如果他主修的净化,那他一定能救活少年了。

        少年的呼吸消失了。

        祁沐然感受到这一点后,呆愣的看着宛如睡着了的少年,似乎是没有反应过来。

        大脑空白一片。

        他颤抖着伸出手,然而下一秒他的脖子便被一根针管狠狠刺穿。

        祁沐然表情呆愣的看着怀里的少年。

        阮清在刺下去的瞬间,将针管里的药快速的推了进去。

        这药还是当初他在医务室顺走的。

        祁沐然愣愣的看着朝着他笑的少年,最终失去意识倒在了地上。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54675/54675443/82226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