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成为无限游戏美人NPC > 第203章 末世逃生

第203章 末世逃生


走廊和楼梯都是有声控灯的,  因为刚刚大家混乱的逃跑,声控灯几乎全亮了起来,可以清晰的看清楚楼下的情况。

        楼梯口的丧尸浑身沾满了血迹,正趴在地上啃食着什么东西,  那嗬嗬声和咀嚼声听的让人毛骨悚然。

        阮清站在楼梯旁边,  谨慎的通过楼梯缝隙看下去。

        丧尸起码有六七只,  而且都在楼梯口旁边的尸体上啃食,  将楼梯堵的死死的,  直接下去就是找死。

        更何况丧尸的速度目前虽然还比不上正常人的速度,但却是比他的速度要快些,  被发现就是死路一条。

        他的身体实在是太弱了,  也没有那么多的道具,  不可能避得开这么多丧尸。

        阮清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退,  退回了走廊,然后随便找了一家住户。

        在确定里面没有人后,  阮清从斜挎包里拿出铁丝,  直接将门给打开了。

        屋子里面空无一人,没什么异样的痕迹,屋子的主人应该是在丧尸爆发之前就出门了,  到现在也还没回来。

        也许也回不来了。

        阮清开了门后就直奔了角落里冰箱,  从冰箱里拿出来了肉。

        正面和丧尸对上显然不可能,那就只有将丧尸引走了。

        而肉就是最好的选择。

        阮清离开房间时,  还顺带拿走了桌上的闹钟。

        接着阮清将闹钟调好,  和肉死死绑在了一起。

        楼下被啃食的尸体已经被啃食的差不多了,此时丧尸正是会去追逐新的食物的时候。

        所以不怕引不走丧尸。

        阮清看准了时机,扳着走廊的围栏,从楼上直接将肉块往

        在扔下去后闹钟便‘叮铃铃’的响了起来,  声音在夜晚显得尤其的大,直接吸引了楼梯口丧尸的注意。

        丧尸兴奋的朝肉块那边扑了过去,嘴里还发出‘嗬嗬’的声音。

        而阮清则抓住机会,快速离开走廊,朝楼下跑了下去。

        跑的时候阮清也注意了动静,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并没有引起那几只丧尸的注意。

        这边的楼梯是可以直达负一楼的底下车库的,阮清毫不犹豫的就往地下车库跑去。

        好在丧尸基本上都被引走了,这边的大楼丧尸也并不算多,所以阮清很顺利的就跑到了负一楼。

        然而阮清刚打开地下车库的门就愣住了。

        因为车库里除了停着的车辆,还有满是漫无目的游荡的丧尸。

        少说也有十几二十只。

        这不应该是地下车库会有的丧尸数量,毕竟丧尸爆发的时候不是上班下班高峰期。

        阮清视线精准的落在了其中一辆车上,车里隐约能看见人影在晃动。

        他瞬间就明白了为什么车库里这么多丧尸了。

        显然是刚刚在外面跑的那几人,绕过了刚刚他们所在的那栋楼,躲到了这个车库里。

        大概是关紧了车门窗的原因,也将自己的气息给挡住了,丧尸一时间并没有发现这几人。

        而阮清刚刚开门的‘吱呀’声,已经引起丧尸们的注意了。

        丧尸们纷纷回头看向了阮清,接着异常兴奋的往阮清这边跑过来。

        丧尸的动静又吸引了其他丧尸,一时间整个地下车库的人都朝阮清这边扑了过来。

        阮清见状身体微僵,瞬间汗毛直立,浑身细胞都在叫嚣着快跑。

        阮清死死握紧斜挎包的背带,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现在关上门绝对不是明智的决

        定,因为关上门以他的力气,他也抵不住多久的门。

        而且楼上也还有丧尸,动静闹大就会吸引上面的丧尸的注意,到时候就是前有狼后有虎的情况,想跑就是天方夜谭。

        阮清没有过多了的犹豫,他扫了一眼地下车库的构造,视线落在了离他最近的那辆车身上。

        丧尸离他的距离并不是很近,而车就停在离他两米远的距离。

        来得及。

        虽然十分的冒险,但这显然是他唯一的生路了。

        阮清打开门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快速的冲了出去。

        就在他准备砸开离他最近的一辆车的车窗,想要直接开车撞出去时,有人从身后握住了他的手腕。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再加上阮清的注意力都在那群丧尸身上,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有人靠近了他。

        被握住手腕的阮清心脏都漏跳了一拍,他直接瞪大了眼睛,眸子里浮现出了些许的慌乱,整张小脸血色全无。

        毕竟近距离接触丧尸他毫无胜算。

        就在阮清想要使用道具时他才反应过来,握住他手腕的那只手是有温度的。

        显然不可能是丧尸。

        还不等阮清回过头去看身后的人是谁,他就被人拽住手腕,往后一拉,接着便强行被改变了方向。

        离车也越来越远。

        阮清这才看清楚了身后的人是谁,是那个小队的队长。

        谢玄阑。

        阮清回头看向越来越远的车瞪大了眼睛,他想要挣开谢玄阑的手,但是却无法挣开。

        最终只能被谢玄阑拉走。

        谢玄阑边拉着阮清跑,便面无表情的垂眸扫了一眼阮清,“乱跑什么,不要命?”

        “打算给你的情夫殉情?”

        阮清已经没力气回应谢玄阑的话了,因为他刚刚本就用尽了全力跑过去。

        再加上谢玄阑这会儿拉着他跑,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只能任由谢玄阑拉着他就往另一个方向跑去。

        地下车库很大,出口也有好几个,但大部分出口不出意外的话外面全是丧尸,只有居民楼正前面那个出口丧尸可能才少一些。

        因为那一面正好背对第二大学那边的街道,丧尸应该还没有完全将那边占据。

        而且那边的街道并不是那种繁华的大街道,出事时又是早上,丧尸绝对比其他几个方向的都要少。

        是最好的逃出去的选择。

        但问题是地下车库不好找清楚方向,而且车库里游荡的丧尸也并不少,根本没有时间去找那个出口。

        谢玄阑作为军人,体质自然是无可挑剔的,但是阮清就不行了,才跑了没多远就开始喘不上气来了。

        甚至心脏开始一阵一阵的抽痛,痛的阮清脸都白了,额头也开始浸出细汗。

        整个人的状态看起来十分的不好,好似下一秒就要晕过去了一样。

        谢玄阑显然是发现了这一点,他皱了皱眉,放弃了从不远处的出口离开的打算,而是拉着阮清拐进了拐角处。

        接着藏进了旁边控制电力的小房间内。

        控制电力的小房间十分的狭窄,藏两个人都有些挤了,但此时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谢玄阑进去后,就一手反手将门给锁了,另一只手直接捂住了止不住喘/息出声的阮清。

        “唔”阮清本就有些喘不过气来,这样一捂就更加的喘不过气来了。

        眼尾直接泛起了红晕,漂亮的眸子里也蓄满了泪水。

        但阮清也知道此时绝对不能发出任何的声音,否则他和谢玄阑必死无疑。

        所以阮清也没有挣扎,任由谢玄阑捂着他的嘴,靠着墙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

        丧尸在发现两人后就一直追着两人的,但拐角处是视线盲区,丧尸并没有看到两人藏进了哪里。

        再加上电力对身体不好,小房间是用特殊的材质做的,隔绝效果并不差。

        丧尸追过来后变失去了目标。

        丧尸似乎目前没有思考的能力,只是凭借进食的本能追逐着人类。

        所以哪怕那门十分的明显,丧尸也不知道里面藏着两个人。

        不过丧尸也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在附近游荡。

        企图将两人找到。

        阮清心脏本就有一种呼吸不上来的感觉,再加上运动过度后还不能用嘴呼吸,此时不管他怎么努力都很难调整呼吸,精致的小脸直接憋的泛起了红晕。

        眸子里的泪水也因为呼吸不足的原因,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了下来。

        阮清只能微微张开嘴,试图用嘴呼吸减轻那股呼吸不过来的窒息感。

        本来谢玄阑的注意在门外的丧尸身上,但他的手心却传来温湿的触感,甚至是越来越湿。

        湿的让他无法忽视。

        湿的就好像少年的口水沾在了他手心一般。

        甚至还有温凉的泪水滑落在他的手上。

        如果是换一个人,谢玄阑绝对会觉得恶心,恶心到他会忍不住杀死弄脏他手的人。

        可是此刻他却没有丝毫恶心的感觉,甚至心底止不住的微微泛起一阵莫名的情绪。

        那股情绪来的汹涌又陌生,让他的心脏十分的不舒服,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甚至让他身体瞬间紧绷,身体里的肾上腺素似乎在飙升,和以往在生死线边缘徘徊时的刺/激有些相似。

        但却似乎又不太一样。

        不管是地下车库,还是这个电力控制的小房间,都是开着灯的。

        谢玄阑的注意力已经没办法集中在外面了,他视线落在了少年的脸上。

        虽然他并不是看外貌的人,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少年是他见过的长相最出众的人。

        因为剧烈运动的原因,少年的头发散乱开来,额头也浸出了细汗,脸上湿漉漉的,看起来带着些许的狼狈,但却无损他一丝的美丽。

        甚至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潋滟瑰丽了几分,就好似小说里专门吸人精气的艳鬼。

        再加上他精致的脸泛着红晕,眼泪又止不住的留下,又有些喘不上气来,就好似他在捂着他嘴,对他做一些不雅事情一样。

        勾人至极。

        哪怕是谢玄阑也忍不住生出了一丝阴暗的想法。

        不过对于他们这种游走在生死线上的人来说,早已学会了抵制各种诱惑,自然不可能因为这点儿事情就将十几年的特训忘之脑后。

        那将意味着有了弱点,也会让自己陷入危险中。

        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位少年到底是不是谁派来的卧底。

        干他们这一行的,经常会经历各种危险,就连家属也会陷入危险中。

        另一半最好是那种身手和能力都十分强的同行。

        像少年这种弱的跑几步就喘不过气来的,显然没有自己摆脱危险的能力,只会成为他的弱点。

        更何况少年性别也不对,还曾经属于过别的男人。

        没有任何一点满足他对于另一半的要求。

        谢玄阑压

        下了那丝莫名的情绪,恢复了以往的冷静和严肃。

        他努力忽略少年的存在,将注意力再次放在了外面。

        谢玄阑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想的那么久远了。

        换作以往的他,绝对不会去作为他的家属遇到危险怎么办。

        但大概是大量丧尸就在外面,让谢玄阑忽略了这一点。

        也许也是他不愿意去深思。

        门外已经听不见什么声音了。

        估计是丧尸找不到目标后,就自己游荡的远了。

        此时阮清也感觉自己好多了,起码能完全控制自己的呼吸了,他轻轻扯了扯谢玄阑捂着他嘴的手。

        谢玄阑感受到手上温软的触感后,手瞬间紧绷了起来,他垂眸看向了眼前的少年。

        阮清见谢玄阑没明白他的意思,再次扯了扯谢玄阑的手,还指了指自己。

        谢玄阑微怔,松开了自己的手。

        阮清被松开后也没有大口的呼吸,而是仰着头倚着墙,张着嘴无声的呼吸。

        谢玄阑扫了一眼张着嘴呼吸的人,视线鬼使神差的落在少年的唇上。

        少年的唇色很淡,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素淡青涩了不少,降低了他眼尾泪痣带来的媚意。

        但因为被他刚刚捂着的原因,少年的唇色深了不少,此时就仿佛是熟透了的樱桃,让人想要浅尝辄止。

        看起来味道就很好。

        再加上少年因为要呼吸,薄唇微微张开,隐约能看见里面的粉红色。

        而他还仰着头,露出了白皙如玉的颈脖,看起来更加的勾人了。

        就好似在勾引他吻上去。

        谢玄阑目光微怔,他在这一刻好似忘记了以往的训练和警惕心,下意识就朝少年伸出了手。

        阮清因为眼里氤氲着雾气,并没有注意到谢玄阑的视线有什么问题。

        所以他在察觉到谢玄阑的视线后,微微歪了歪头,精致的脸上浮现出些许的疑惑。

        谢玄阑伸出的手僵在了半空中,他下一秒便微微垂眸,目光幽深的看着自己的手。

        他的手已经氤氲上了一层湿气,就像是冬天因为温差太大氤氲的湿气,看起来湿湿的。

        谢玄阑将手翻了一面,手心朝上,放到了阮清的面前,然后面无表情的无声的开口。

        ——脏了。

        大概是怕阮清听不懂,谢玄阑说完淡淡的补充道。

        ——都是你的口水。

        虽然谢玄阑的表情和语气都没有任何的嫌弃,但阮清的脸还是唰的一下就红了,这次是真的红了,并不是什么演戏。

        因为窘迫的红了。

        ——对,对不起。

        阮清红着脸,尴尬的用衣袖给谢玄阑的手心擦了擦。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他刚刚实在是有些喘不过气来,所以才没有注意到给人手上都弄上了口水。

        实在是太失礼了。

        谢玄阑在少年伸出手给他擦时,视线就落在了少年的手上。

        少年的手和他的手截然不同,他因为高强度的训练,再加上经常拿木仓的原因,手上到处都是茧。

        摸起来就十分的粗糙。

        但少年的手不同,虽然指节分明,但却十分的柔软,似乎是从来没有干过什么重活。

        看起来又软又漂亮。

        阮清擦的有些用力,直到将人手心湿湿的痕迹擦干净才收回了手,再次像谢玄阑无声的道了道歉。

        谢玄阑在阮清松开后收回

        了自己的手,有些不自然的移开了眼睛。

        明明不管是自控力还是抵抗美人计,他的训练结果都是最优秀的。

        小六说的似乎是对的,一直不找人疏解一下欲/望的话,确实会很容易被撩拨起来。

        更何况他还从来没有考虑过那种事情。

        外面丧尸的声音越来越远,似乎被新的动静引走了。

        谢玄阑压下心底的想法,重新将注意力放在了门外。

        在确定听不见附近有丧尸后,他轻轻的打开了身后的门。

        这个地方绝对不能久留,毕竟他们身上没有吃的。

        而且第二大学那群丧尸也早晚会往这边扑过来。

        他们必须要抓紧时间离开。

        阮清也同样是这样觉得的,他在谢玄阑走出去后,也走了出去。

        这个拐角是一个视觉盲区,外面的丧尸不走进来的话,是看不进来的。

        但他们也同样看不出去。

        阮清走到拐角处,小心翼翼的侧头看了出去。

        车库里依旧游荡着大量的丧尸,甚至还有几只离这边并不算远。

        而且阮清现在所在的这个位置,离最近的车却有些远了。

        根本不可能在丧尸扑过来之前安全的上车。

        阮清快速的看了看地下车库的构造,大脑中思考着解决的办法。

        他并没有注意到他身上的谢玄阑有些不对劲。

        谢玄阑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从来没有分神过。

        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注意力很难集中在外面,反而不由自主的看向少年。

        他和少年明明就不合适,各方面都不合适。

        但他仿佛被人下了咒一般。

        甚至在发现少年不见了时,第一时间来来找人来了,和他以往干脆利落的作风完全不同。

        谢玄阑看了看少年纤细的背影,视线落在了少年不盈一握的纤腰上,目光幽深了几分。

        阮清并没有注意到谢玄阑的视线,他看完地下车库的情况后,转身看向了身后的谢玄阑。

        准确来说是看向了他兜里的木仓。

        只要那把木仓里有四个子弹,未必不能在丧尸包围过来时开车撞出去。

        谢玄阑见阮清看向了他的下半/身,身体和精神都瞬间紧绷了起来。

        ——你的木仓,有几颗子弹?

        子弹?

        像他们这种人,是会锻炼读唇语的能力的,所以谢玄阑瞬间就明白少年在说什么了。

        他垂眸敛下眼底的神色,伸手朝阮清比划了一下。

        六颗。

        他这把木仓还没有使用过,所以子弹还是满的。

        阮清朝谢玄阑勾了勾手指,示意他过来,而他自己则一直看着外面的丧尸。

        时刻注意着丧尸的动静。

        少年勾手的动作实际上不含任何的暗示,谢玄阑视线却再次落在阮清细白的手指上。

        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了刚刚那一幕。

        少年细白的手指小心翼翼拉着衣袖,轻轻的给他擦着手心。

        少年的手漂亮极了,就像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漂亮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甚至让人想将他的手捧在手心里,一根一根的轻轻把玩着,直到变成粉红色。

        更或者顺着他的手往上。

        只要像刚刚那样捂着他的嘴,让他没办法出声,动作再小一些,完全不会引起外面丧尸的注意。

        不过那个小房间太狭窄了,并不支持做些什么。

        谢玄阑想着想着忽然就僵住了,他在想什么。

        他怎么会有这么龌/蹉的想法。

        但手上却仿佛还残留着某种温湿的触感一般,一直在提醒着谢玄阑刚刚自己脑海中那下/流至极的想法。

        偏偏他却无法控制自己。

        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下一秒谢玄阑垂眸看向了自己的手,鬼使神差的将手放到鼻尖闻了闻。

        和他想的一样,又和他想的不一样。

        他的手上并没有什么恶心的感觉,反而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幽兰花香。

        很香。

        香的让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以往的坚持和自控力在这一刻,就好似像个笑话一样。

        甚至谢玄阑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

        那个野男人已经死了,少年现在恢复了单身,他似乎并不算小三?

        谢玄阑觉得是不算的,而且二婚都不算。

        毕竟目前还不支持同性恋结婚,少年和那男人之间,最多就算是少年年少无知的一段恋情。

        而且还是过去的恋情。

        阮清并不知道谢玄阑在想什么,他指了指附近那四只避不开的丧尸,然后做出了一个木仓击的动作。

        姿势看起来漂亮又帅气。

        谢玄阑见状直接摇了摇头,无声的张了张口。

        ——没有消/音器。

        这把手木仓没有消/音器,一旦开木仓势必会引来附近所有的丧尸。

        到时候就更加的危险了。

        哪怕是他也不能保证和那么多丧尸对上不受伤。

        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一个毫无战斗力的人,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性。

        阮清明白谢玄阑在担心什么,他指了指不远处的车,以及车库尽头的出口,比划了一个冲撞的姿势。

        丧尸的身体并不是金刚不坏的,其他的丧尸扑过来需要时间。

        从他观察的那个道出去,并不会被丧尸给堵住。

        因为那个方向的丧尸是最少的。

        只要坐上了车,就绝对可以冲出去。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54675/54675443/79897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