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成为无限游戏美人NPC > 第204章 末世逃生

第204章 末世逃生


谢玄阑哪怕脑海中想的东西十分的不雅,  但是脸上却丝毫不显,连眼神都没有透露半分。

        任谁都无法猜到他在想什么,哪怕是阮清也没有注意到。

        谢玄阑在阮清比划时就看懂了阮清的意思,  他看了看不远处丧尸,  又看了看阮清指的那辆车。

        那辆车虽然离得近,但车门是关闭了的,  车上也没有人。

        谢玄阑看向阮清。

        ——你有那辆车的钥匙?

        阮清摇了摇头。

        ——没有,  但我可以开。

        谢玄阑见状没有说什么,  而是看向了另外一辆车。

        阮清顺着谢玄阑的视线看了过去。

        那辆车的驾驶座上正坐着一个丧尸,  但因为系着安全带的,  丧尸被困在了驾驶座。

        而且那辆车的车门还是打开了的,  钥匙也肯定就在车上。

        只需要将那丧尸处理了就可以直接开走车。

        但问题是那辆车离他们有些远,  而且直线根本就跑不过去,  中间隔了两排车。

        想跑过去就必须绕着跑,  这无疑是在找死。

        阮清收回了视线,  朝谢玄阑无声的摇了摇头,  表示自己跑不过去。

        但谢玄阑并没有理会阮清的摇头,而是无声的开口问道。

        ——会开木仓吗?

        阮清迟疑了一下,  最终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原主不一定会,但也没人敢说他就一定不会。

        开木仓并不难,难的是敢开和打准而已。

        谢玄阑在阮清点头后,  继续张了张口。

        ——我抱着你跑过去。

        显然谢玄阑的意思是他抱着他跑过去,而他负责开木仓杀死靠近的丧尸。

        阮清觉得这有些太冒险了。

        谢玄阑敢信任他能打的准,可他不敢信任他的速度。

        因为谢玄阑一旦没有在丧尸包围过来之前跑到车面前,  那他们两个就完了。

        然而谢玄阑并没有给阮清摇头的机会,他在说完后就将木仓塞到了阮清的手里,直接将阮清给打横抱了起来。

        接着就冲了出去。

        甚至在碰到车后,  踩着车头一跃而起,从车上几个跳跃就跳了过去。

        整个动作宛如行云流水般,干脆利落。

        哪怕是怀里抱着一个人也没有影响到他丝毫。

        而阮清则是毫无防备,根本没想到谢玄阑只是在通知他,在被抱起来后他瞪大了眼睛,下意识拿着木仓,搂紧了谢玄阑的脖子。

        原本阮清以为谢玄阑给他木仓是为了杀死靠近的丧尸的,但谢玄阑的速度超过了他的认知。

        快的有些离谱了。

        以他这个速度估计跑到了车面前,其他丧尸都还没追上来。

        给他木仓应该是让他杀死驾驶座的那只丧尸的。

        动态情况下开木仓和静态情况下开木仓,难度显然不是一个等级的。

        怪不得谢玄阑敢信任他。

        藏在车里的几人本来以为两人已经死了,没想到两人竟然再次出现了,几人立马死死的盯着两人。

        想要看看他们想做什么。

        几人的直播间也同样如此。

        【草!这个男人是谁?为什么这么帅?帅的有些离谱了啊喂?那个大跳是人类能做到的吗!?】

        【卧/槽,你别光看那个男人,你看看他怀里抱着的少年,沃日,这是人类该有的长相吗!!!

        ?就是画都画不出来吧!?】

        【果然这种大型晋级副本就是惊喜多多,随便两个普通路人都美的令人窒息,主播你以后多参加点儿这种晋级副本吧!求求了。】

        【前面的,你想主播死就直说吧,真的没必要说的这么委婉的。】

        整个恐怖无限的玩家和观众都知道,大型晋级副本是同等级副本中最难的。

        但又是不得不经历的。

        当玩家的实力被游戏主系统评定为可晋级时,就必须在一个月内进入大型晋级副本。

        如果能从晋级副本中活着出来,那么等级就会提升,之后进入的副本也会是对应难度的副本。

        如果没能从晋级副本中活着出来,也可以花积分兑换替死傀儡。

        替死傀儡所需要的积分十分的贵,但在这种晋级副本中却只需要两千积分。

        如果积分不足的话,还可以用一个月时间去其他副本攒积分,然后再来参加晋级副本。

        这是整个游戏里游戏主系统最当人的地方了。

        不过哪怕如此,也没有玩家会在不是自己晋级的时候,选择进入晋级副本。

        因为晋级副本的难度,真的超出同等级副本的两倍以上了。

        初级升中级还好,中级升高级简直就是地狱级难度,完全不亚于高级副本的恐怖,没有那个实力就完全是在给游戏主系统送积分。

        就像这几人这次,进入副本就直接在爆发了丧尸的学校,差点上来就死出副本了。

        不过现在也没好到哪里去,直接被困在了这个地下车库。

        阮清并不知道那几人是玩家,他搂着谢玄阑的脖子,目不转睛的盯着那辆车。

        那辆车的车窗是没有关闭的,在距离车已经不远了时,阮清果断的举起了手中的木仓,瞄准了车里的丧尸。

        “砰!!!”的一声,子弹正中那丧尸的太阳穴。

        本来还在挣扎的丧尸瞬间直直的倒在了方向盘上。

        而木仓声也将整个车库里的丧尸都引了过来。

        不过此时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们已经跑到车旁边了。

        谢玄阑在阮清开木仓后就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是没想到他能打中一般。

        实际上谢玄阑不是惊讶怀里的人打中了,而是惊讶他能在丧尸挣扎的情况下,还能直直的打中太阳穴。

        还是在他抱着他快速奔跑的情况下。

        要知道哪怕是他那群天天特训的手下,也没有几人能做到这种程度。

        少年似乎天生就适合拿木仓。

        不过可惜少年的身体实在是太弱了,弱到连个普通人都不如。

        如果只是弱,还能经常训练来变强,但少年似乎是体质就有问题,估计训练也不太可能。

        谢玄阑按下了心底的想法,快速跑到车面前,在放下阮清后便拉开了车门,一把将丧尸的尸体扯了出来。

        阮清也没有耽搁,在谢玄阑将他放下后,就立马打开了后座的车门,快速坐了进去。

        车钥匙就插在车上的,谢玄阑直接启动了车,接着一脚油门,在丧尸包围过来之前,开着车往出口方向开去。

        哪怕是有丧尸拦路,谢玄阑也没有丝毫的减速,直接撞了上去。

        丧尸的速度远远不如车快,谢玄阑很快便开出了地下车库,驶入了外面的街道。

        那一直藏在车上的几人见两人成功开出了车库,立马开车跟了上去。

        他们之所以没有开车出去,是因为找不到正确的出口,如果一旦找错出口,从第二大学

        那个方向出去了,就完全是自投罗网。

        因为那边的丧尸实在是太多了,只要数不清的丧尸围过来,就能直接将路给堵死,哪怕是车也撞不出去。

        这两人不像是傻子,既然敢冒险开车,就一定会找到正确的车库出口的。

        阮清回头看了一眼跟着他们的车,带着几分惊讶。

        这几人实在是太聪明了。

        从一开始就知道不能走前面的那栋楼,而是选择了藏在后面这栋楼,还懂得藏在地下车库。

        甚至还知道抓住机会跟着他们走。

        这不太像是普通人该有的谨慎和思维。

        不过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他们队伍里有一人比普通人聪明也说不定。

        阮清在那辆车改变了方向后就收回了视线,看向了窗外。

        外面早就是一片混乱了,街道上到处停着车,丧尸也在漫无目的的游荡着,凭借着本能追逐着活人的气息。

        不远处时不时响起一声惨叫,光是听着就让人心底发凉。

        现在还是晚上,去哪都不方便,而且也不知道去哪才算安全。

        不过远离这个丧尸爆发的地方总是没错的。

        谢玄阑开着车,往总部所在的方向开去。

        然而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的多,哪怕是他已经开出了不远的距离了,依旧能看到大街上游荡的丧尸。

        这已经不是同一个区了。

        怕是这整个市都沦陷了。

        而且因为丧尸爆发的十分突然,路上正常行驶的车辆大概是为了避让丧尸,一路上发生了数不清的车祸。

        整个交通都陷入了瘫痪。

        甚至很多路都已经被堵的走不通了。

        估计想要开车离开这个市都困难。

        谢玄阑在看到油快要没有了后,找了一个没有丧尸的地方停下。

        晚上太危险了,最好是等到白天再继续想办法。

        现在交通和通讯都全面瘫痪了,也无法联系到外界,连请求救援都做不到。

        谢玄阑停的地方是一个烂尾的居民楼区。

        因为烂尾了,这边基本上没什么人来,比起其他地方要安全很多。

        但环境也恶劣很多。

        整个居民楼都散发着难闻的气息。

        谢玄阑下了车就拿出手电筒,谨慎的照了照附近。

        在确定没有什么危险后,才敲了敲阮清的车窗玻璃,示意他下车。

        阮清没有耽搁,立马下了车  。

        谢玄阑用手电筒四处照了照,在闪过一个东西后,阮清顿住了。

        他下意识拉住了谢玄阑的衣服,小声的开口,“你再照照那边。”

        谢玄阑双眼瞬间眯起,将手电筒照了过去。

        然而并不是谢玄阑想的有丧尸,他照过去的方向是一张居民楼的俯瞰图而已。

        像这种售卖的居民楼都会贴一张大大的俯瞰图,基本上都是精修的图片。

        只不过就是一种宣传手段,居民楼修建起来会不会是那副模样还不一定。

        不,不是这个,阮清压低声音小声的开口,“往左边一点点。”

        谢玄阑虽然不知道阮清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将手电筒左移了几分。

        左边是一份地图,是这个居民楼所处在这个市的地图,旁边还附带了整个市的俯瞰图。

        在手电筒照上去时,阮清也终于看清楚了。

        他在意的并非是这个居民楼的位置,而是他原主的记忆中找

        到了关于这个市的资料。

        这个市名为a市,处于湖中心,是一个湖中岛屿。

        只有唯一一座大桥通往外面。

        那座大桥出了问题的话,想要出去就可以说是难于登天了。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如果只有这个市出现了丧尸,外界会怎么办?

        这个副本的时限是七天,一般这种生存时效副本在后面一天,都会发生什么变化。

        这个变化基本上都十分的危险。

        如果不找到生路,几乎没办法从这个变化中存活下来。

        比如上个副本的笔仙的鬼域在向白天融合,再比如上上个副本大少爷的葬礼。

        那这个副本的第七天会发生什么?

        阮清心底有了一个不太好的预感。

        这个市的地理位置实在是太微妙了,微妙到他不得不多想。

        大部分人在抉择的时候,都会倾向于牺牲少数人的利益,来确保大多数人的利益。

        这种决策残忍又无情,但却是最能降低损失的方法。

        毕竟牺牲一人能拯救万千人的话,大多数被拯救的人都会选择牺牲那个人。

        至于那个人是不是自愿牺牲,已经不重要了。

        也就是说,如果丧尸到达了一种不可控制的情况,未必不会出现炸掉一个a市来保全整个世界的情况。

        若是真的如他猜测的这般,那这个副本的真正生路只有一条。

        逃出a市。

        甚至还要考虑到桥对面会击杀逃出去的人的这种情况。

        因为外面的人不一定会接受人逃出去。

        谁也不知道逃出去的人身上有没有携带病毒,谁也不能确保到底安不安全。

        那么将一切扼杀在摇篮里就是最好的方法。

        谢玄阑看过去并没有看到丧尸,他看向身边的阮清压低声音,沉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应该是我看错了。”阮清垂眸掩下了眼底的神色。

        现在他只希望他的猜测都是错的。

        毕竟炸掉一个市这种想法,实在是太疯狂了。

        这可和牺牲一个人完全不同。

        这个市所在的岛屿占地面积并不算小,大概有□□万平方公里,常驻人口差不多达到了八千万的人。

        哪怕是有权利决定的人,应该也不敢轻易下这种决定。

        而且外面的民众应该也不会同意下这种决定的。

        阮清压下了心底的想法,跟着谢玄阑进入了居民楼区。

        居民区虽然烂尾了,但

        阮清和谢玄阑到了才发现里面已经有人了。

        谢玄阑才刚走到门口,就立马停了下来,瞬间拉住了旁边还没反应过来的阮清,将他拉入了怀中。

        接着便搂着人,一个转身离开了原来的位置,警惕的看着不远处的人。

        因为里面的人正拿着尖锐的武器,朝两人刺来,显然是预谋已久。

        估计在

        谢玄阑拿着手中的手电筒,朝刚刚的那个方向照了过去,对面站着不少的人。

        领头刺过来的人恶狠狠的看着两人,“这里不欢迎你们,请马上离开。”

        “对,不欢迎你们,请你们离开。”旁边的人也拿着武器冷冷的附和道,“否则我们就不客气了。”

        阮清在谢玄阑将手电筒打上去的时候就愣了一下,这群人不是工人。

        穿的并不是工作服,也没

        有工人的任何特征,而且看起来什么人都有。

        甚至还有穿着休闲的女性。

        而且这群人刚刚出手也十分的果断,没有给人留下活路的意思。

        丧尸是不会使用手电筒的,这群人应该知道他们是人类。

        但就算是如此,也依旧直接动手了。

        令人心惊。

        阮清觉得有些不对劲,普通人哪怕是不欢迎,也不至于就要动手就杀人才对。

        是玩家?

        应该就是玩家无疑了。

        阮清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玩家,他看向了谢玄阑。

        谢玄阑冷冷的扫了几人一眼,拉着阮清离开了。

        这边的烂尾楼并不只是这一栋而已,没必要和这群人浪费时间。

        阮清也同样是这样想的。

        谢玄阑和阮清绕到了另外的方向,这才发现不远处是设立了售楼部的,而售楼部旁边就有一家超市。

        此时还开着灯的。

        因为大马路上的灯也是亮着的,所以超市的光也不算突兀,并没有吸引什么丧尸过来。

        谢玄阑扫了一眼阮清,最终朝超市走了去,阮清也立马跟了上去。

        超市已经有人在了,能听见里面属于人发出来的声音,十分的嘈杂,听不清楚里面在讲什么。

        但似乎依稀能听见哭喊声?

        阮清不是很确定,等他仔细去听又似乎没有了,就好似刚刚只是他的幻觉一般。

        今天听见的哭喊声和惨叫声十分的多,现在安静下来了还存在能听见的幻觉也很正常。

        阮清压下了心底的疑虑,跟着谢玄阑继续往超市走去。

        超市并不算小,应该是为了让居民楼能更好的卖出去,所以才配备的超市。

        阮清走近了才发现超市也是那种玻璃门,可以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里面确实有不少的人,但都不太好惹的样子。

        说是杀过人阮清都相信,因为其中有几人看起来就对生命十分的漠视,好似根本就不在意人命一般。

        阮清一向看人很准,也很会观察人的微表情,他在看清楚超市里面的人后,下意识就拉住了谢玄阑,想要提醒他别去了。

        里面的情况明显不对劲。

        刚刚听到的哭喊声说不定也不是他的幻觉。

        他就说有小卖部的情况下那群玩家为什么会选择烂尾楼,连玩家都避开了,这群人绝对有问题。

        但已经晚了,里面的人似乎早就已经看到他们两人了。

        估计在他们看到他们之前就看到他们了。

        正如阮清所想的那般,里面的人早就看到两人,只不过在看到的瞬间直接就愣住了,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还是其中一人不小心碰掉了货架上的东西,才惊醒了在场的所有人。

        超市里的人反应过来后,相互给了对方一个眼神,不约而同的将手中的东西往后藏了藏。

        其中一名光头的男人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

        在两人走近后光头直接打开了门,接着朝两人友好的笑了笑,“两位小兄弟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外面,快进来吧,外面不安全。”

        光头的男人长相并不凶,是那种标准的和蔼的长相。

        但哪怕是光头看起来很和善,但阮清知道这个人笑的很假。

        而且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又怎么可能会有人都不问问有没有被丧尸咬伤,就直接开门放人进去的。

        里面的其他人大概也察觉到了光头男的失误,另一个脸上有疤的刀疤男人立马站了出来,他看着阮清和谢玄阑一脸怀疑的开口,“你们没被丧尸咬伤或者是抓伤吧?”

        谢玄阑在阮清拉他时就察觉到不对劲了,哪怕是男人这样说,他也没有相信。

        阮清本来想拉着谢玄阑直接离开,但他视线在落在超市里某处时,直接瞳孔微缩,瞪大了眼睛。

        那是木仓?

        而且还是很多,几乎那种看起来不好惹的人手里人手一把,只不过基本上都藏在了身侧。

        不注意看的话完全看不出来。

        毕竟晚上是有视觉盲区的,只要将光一挡,基本上就看不清楚了。

        但阮清的视力一向很好,他不只是看到了里面的人有木仓,甚至还看到有人的木仓正对着他们的。

        阮清抿了抿下唇,借着谢玄阑的遮掩拉起了他的手,隐晦的在谢玄阑的手中比划了几下。

        ——有木仓。

        ——很多。

        具体有多少阮清也不确定,但现在显然不是她们想走就能走的。

        说不定只要他们露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子弹就会瞬间朝他们打过来。

        这群人果然不是善茬。

        谢玄阑的注意力本来在说话的人身上,但在少年拉住他时注意力就变到了自己的手上。

        少年的手,果然和他想的那么软。

        软的他稍微用力一点就感觉会弄疼他一般。

        谢玄阑浑身都紧绷了起来,但脸上依旧丝毫不显,仿佛只是在警惕着对面的人一样。

        大概是觉得刀疤男说的有些太严厉了,光头男立马温和的开口,“你们别误会,他没有刁难你们的意思,想必你们也知道了被丧尸咬伤或者抓伤是会变成丧尸的,我们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光头男说完便看向了刀疤男,“我看这两位小兄弟身上也没有伤口,看在我的面子上,就让他们进来吧。”

        刀疤男一脸的不愿意,但最终还是同意了,“好吧,那让他们进来吧。”

        阮清:“”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54675/54675443/79730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