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成为无限游戏美人NPC > 第214章 末世逃生

第214章 末世逃生


a市机场,  某架飞机机舱内部。

        一个戴眼镜的男人正在飞机驾驶室捣鼓着什么,表情十分的严肃,好似遇到了什么难题一般。

        高个玩家看着眼镜男,  沉声问道,  “飞机还能用吗?”

        眼镜男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摇了摇头,“坏的很彻底,缺失关键零件。”

        完全不可能飞起来。

        机舱内的大部分玩家闻言都皱紧了眉头,  因为这是机场里的最后一架飞机了。

        前面的飞机也全都坏了。

        根本无法起飞,  也无法逃离这座孤岛。

        高个的玩家正是小队的队长,  他本来以为只会进入一个普通的中级副本,却没想到竟然进入了中级玩家晋升高级玩家的晋升副本。

        这也就意味着他小队里有玩家实力达到了高级玩家的水准,  而且个月未进行晋升副本,  被游戏主系统强制进入了晋升副本。

        但对方却将这个事情隐瞒了下来,  连带了他们小队的所有人一起。

        当时进入副本的人太多了,而且进入副本后随机散乱在a市各处,到现在都没能找到,  是不是还活着也未可知。

        也无法查出来到底是谁。

        再则查出来也没用了,  因为这个副本的通关率是零。

        《末世逃生》这个副本在晋升副本中十分的有名,  是著名的中级玩家晋升高级玩家的埋骨之地。

        一旦不幸抽到了,  除了浪费两千积分惨烈死出副本外,  基本上没有第二条路。

        因为这个岛屿,在副本的最后一天就会被炸的沉入海底。

        至今还没有玩家成功通关过。

        大部分玩家的情绪都很沉重,只有一位穿着风衣的男玩家兴致缺缺。

        那位男玩家长相普通,  存在感也不是很高,此时正坐在客舱的座位上拿着一个不知道在哪找到的游戏机,玩着单机游戏。

        游戏背景音乐十分的欢快,  与其他玩家格格不入。

        甚至与这个末世都格格不入。

        就好似他依旧处于末世前的和平世界,丝毫不担心通关不通关的问题。

        连游戏上的人物死亡,都比知道飞机不能飞情绪波动要大。

        男玩家见小人又死亡了,有些不耐烦的‘啧’了一声。

        “什么破游戏。”

        其他玩家自然是一直有听到那男玩家玩游戏的声音,但也没有觉得奇怪。

        这个副本难度是地狱级的,很多玩家抽到这个副本就直接放弃挣扎了。

        在知道努力没有用的情况下,选择摆烂也正常。

        毕竟这种副本两千积分就可以兑换一个替死傀儡,也不至于真的死在副本中。

        但两千积分对于大部分玩家来说都不是一个小数字,不是谁都能轻易放弃那么多积分的。

        更何况这次进来的太突然,甚至有玩家根本没有攒够两千积分。

        一旦死在这个副本中,就真的死亡了。

        所以除了男人,其他玩家都没有放弃寻找生路。

        而且他们还是费尽千辛万苦才跑到机场来的,却是没想到是这个结果。

        高个玩家想了想,“先去码头看看有没有船吧。”

        玩家们没有什么意见,小心谨慎的跟着高个玩家走出了飞机机舱。

        想要往他们之前停车的位置过去。

        走到一半时,高个玩家的直播间忽然就炸了。

        不只是高个玩家,好几个玩家的直播间都是如此,直播间弹幕都忽然间增加了不少。

        不过却没有观众说出个所以然来。

        【草!草!草!刚刚是我的看花眼了吗!?还是我熬夜熬出幻觉了!?我刚刚好像看到了天使!】

        【啊啊啊!!!主播别走!别走啊!主播你往左边一点!左边!左边啊!!!】

        【退回去!退回去一点!就在刚刚那架飞机的旁边那架飞机前面!前面那里!】

        高个玩家向来是会看直播间弹幕的,虽然看不见关键的信息,但有时候却是能从弹幕的多少,以及打赏的多少推断出有情况的。

        所以高个玩家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他看着弹幕有些疑惑。

        刚刚那个位置难道有什么东西吗?

        丧尸?可他们来之前明明将机场的丧尸都引走了。

        不过如果是和副本相关的话,他应该也看不到这些弹幕才对吧?

        高个玩家想了想,还是停了下来,接着小心翼翼的往回走了走。

        其他玩家见状面面相窥,也小心的跟了过去。

        在绕过飞机后,玩家们终于知道直播间的观众为什么会是那种反应了。

        在另一架飞机的面前,站着一位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少年。

        少年正仰着头看向面前的飞机,头发散乱开来,露出了少年精致的侧脸。

        白皙如玉的肌肤在阳光下像是透明似的,长长的睫毛映在眼下形成漂亮的光影,美的惊心动魄。

        就如同从画中走出来的美人。

        不,也许无人能描绘出少年的昳丽,他更像是上帝最完美的作品,无一处不透露着美感。

        而且明明少年身上脏兮兮的,却给人一种干净至极的感觉,就像是空山雨夜里的幽兰花,不染一丝尘埃。

        在少年的映衬下,就连这个腐朽破败的世界和灰暗的天空都似乎好看了很多。

        就连阳光也正好。

        【草草草!!!我他妈刚刚还以为自己眼花了!真踏马有美人!这直接美到了我的那个心巴上!】

        【救命,这是真人吗!?这难道不是什么游戏的建模吗!?要是真的有这个游戏,别拦着我,我要连夜把游戏玩烂!!!】

        【我估计是什么投影吧,怎么可能真的有人长成这副模样,怎么可能呢?而且就算真的有,在这末世还能这么干净?早就被人按在地上日的喵喵叫了。】

        【卧槽!卧槽!卧槽,他动了,他看过来了,啊啊啊啊!他是活的!!!】

        【淦!这不是我老婆吗!?他怎么从我床上跑到那里去了,多危险啊,老婆你快回来啊!】

        玩家们直接就沉默了。

        他们也承认少年确实美的惊心动魄,但是就为了看美人把他们叫过来过分了吧!

        他们还要忙着逃命呢!谁有空看美人啊!

        虽然真的很美就是了

        玩家们少见的站在了原地没动,就那样直直的看向了仰着头的少年,眼底带着痴迷和惊艳。

        高个玩家名叫韩文朝,他在看到少年时就感觉这个少年好像在哪见过,但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就在韩文朝疑惑时,他脑海中传来一道兴奋激动的女声。

        [四十万!!!]

        [哥!!!他是那个四十万!!!]

        [把他抓住我们就发达了!四十万啊!我就可以重新拥有身体了!说不定我们还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呜呜呜!]

        那女声激动的直接哭出来了。

        韩文朝也很激动,但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在脑海中开口道。

        [抓住怎么交?在副本中无法提交悬赏任务,死出去的话,我们也找不到他了。]

        如果是其他副本,还可以抓着人通关副本去交悬赏,但这个副本活着离开都是奢望,抓了也没有用。

        那韩文朝脑海中的女声顿时就萎了,[也是哦。]

        韩文夕难受极了,四十万积分明明就在他们面前,却拿不到。

        韩文朝并没有多难受,而是因为另一件事眉头皱紧了,他在脑海中开口。

        [夕夕,你为什么能一眼认出来他是悬赏任务上的那位?]

        他明明对这个少年没有任何的印象,只觉得有一丝熟悉而已。

        这丝熟悉甚至还不是因为悬赏任务。

        [因为他和悬赏任务视频中的人长的一模一样啊。]

        [而且我们还遇到过他,在《西山小区》那个副本,他就算那个被苏枕陆如风他们追求的那位人/妻npc。]

        韩文夕说的十分的理所当然,她也不解为什么哥哥会问这种蠢问题。

        那个人/妻长的那么美,见过的人都不会忘记的吧。

        不,韩文朝已经回忆不起来那位人/妻的长相了,不只是他,就连其他玩家也似乎根本记不起来。

        完全没认出来这少年就是悬赏任务视频中的少年。

        因为悬赏任务视频中的少年容貌僵硬,看起来就假的宛如整容了一般,美是美,却很难让人感觉惊艳。

        但眼前的少年完全不同,眼前的少年美的让人无法用语言描述。

        让人很难将两人联系到一起去。

        太奇怪了。

        就好似他们和他妹妹看到的不是同一个人一样。

        虽然游戏主城区的玩家看到的都是那僵硬的整容一样的脸,但是韩文朝并没有怀疑是妹妹出现了问题。

        他更怀疑是自己和其他玩家出现了问题。

        他们的记忆和看到的关于少年的画面就好像是被模糊过了一样。

        而妹妹因为身体被毁借住在了他身体内,成为了非玩家也非npc的存在,似乎才没有被模糊记忆。

        韩文朝被这个发现心惊不已,能将所有玩家的记忆模糊,怕是只有那位至高无上的游戏主系统才能做到吧。

        这位少年到底是谁?

        阮清本来在看飞机,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能代替缺失的零件,结果就感受到一股强烈的视线。

        他侧目看向了他的右边。

        那边正站着一群人,也在看他这边。

        阮清一眼就看出来了这群人是玩家了,毕竟这群人就是当初一起进来的那支小队。

        领头的正是那个高个玩家。

        出现在这里大概也是想来机场这边看看,看看能不能通过飞机离开这座岛屿。

        拿着游戏机的男玩家在阮清侧目看过来时,下意识的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好似怕自己脏了对方的眼睛一样。

        等反应过来才僵硬的放下了手,甚至感觉自己脑子有病。

        男玩家正是当初收回分/身,发现分/身总是出现异常的男人。

        男人最近都不敢再分/身了进入副本了,而是选择了自己伪装进入。

        因为他生怕力量没夺取多少,反倒把自己变成了个神经病。

        毕竟至从那几个分/身总是做出一些令人费解的事情后,他就感觉自己病的不轻了。

        总是下意识好奇分/身到底做了些什么。

        甚至开始好奇当着人家的面,做那种事情是什么感觉。

        这也就算了,他都可以忍。

        可现在看到个长的好看的竟然还直勾勾的盯着对方看,还像个白/痴一样在意自己的形象。

        果然有病的分/身都开始影响他了。

        不过这个人

        似乎就是苏枕陆如风那两个傻/逼花十万积分悬赏的那个人吧。

        男人淡淡的勾唇,眼底流露出一丝愉悦,完全洗去了游戏玩不过关的烦躁。

        四十万,似乎是他的了。

        江书瑜在阮清看过去时,也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

        见这群人直勾勾的盯着阮清看后,江书瑜立马挡在阮清的面前,一脸警惕的盯着这群人。

        韩文朝见状顿了一下,边朝两人那边走,边露出了一个友好的表情,“你好,你们也是来”

        韩文朝的话还没说完,他们头顶便传来了“嗡嗡嗡”的直升机的声音。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了发出声音的方向。

        真的是一架直升机。

        那直升机正从远处飞过来,高度越来越低。

        看这个运动轨迹和状态,似乎要在这个机场降落。

        玩家们眼底出现了兴奋和激/动,如果有了直升机,他们就能离开这座岛屿了。

        也就能通关这个副本了。

        只有阮清没那么乐观,他在看到直升机后,就扯着江书瑜退到了飞机的正下方。

        让飞机挡住了他和江书瑜的身影。

        直觉告诉他,这架直升机上的人绝对有问题,否则当时不会跟着他们的车飞行。

        在直升机飞过他头顶后,阮清想也不想就带着江书瑜离开了。

        江书瑜没有任何的异议,甚至问都没有过问一声,就跟着阮清跑了。

        显然是十分的信任阮清。

        韩文朝见状愣了愣,明明都有直升机了,这两人为什么要跑?

        韩文夕也不解,但直觉告诉她应该跟着这两人跑。

        正好韩文朝也是这样想的。

        如果少年真的是悬赏任务中的那人,绝对不是空有一张脸的花瓶。

        否则那四位大佬也不可能拿出十万积分悬赏他了。

        韩文朝看向了其他玩家,“那直升机有古怪,我们现在最好不要暴露在对方眼底下。”

        其他玩家闻言皱了皱眉,有些迟疑。

        其中一位玩家不赞同的开口,“为什么要跑?”

        “我们有木仓,还有道具,等那直升机降落,抢了直升机就可以通关了。”

        “对啊。”其他玩家也附和了这话。

        通关之路就在眼前,玩家们都不想要放弃。

        韩文朝见状皱了皱眉,“你们想抢的就抢吧,想跟我走的就跟我走。”

        大部分玩家都被直升机蛊惑,直接留了下来。

        反正目前也没有通关的办法,还不如大胆一点。

        只有少数一两个人信任自家队长的判断,决定跟着韩文朝。

        玩家们瞬间分成了两批人,也没人注意到在阮清带着江书瑜跑了时,他们队伍中拿着游戏机的男玩家不见了。

        阮清和江书瑜直接跑回了车上,江书瑜开着车就离开了机场。

        然而开到了一半,阮清觉得有些不对劲,甚至觉得心底有一种毛毛的感觉。

        阮清细白的手指捏紧,僵硬的回头看向了车的后座。

        后座不知何时坐着一个男人,正低着头玩着游戏。

        男人毫无存在感,身上也没有什么气味,除了按游戏键那点微弱的声音,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而那按游戏键的声音也被开车的声音完美的遮掩住了,若不是阮清意识到不对,大概都不会发现他。

        甚至是看着男人,都有些感觉不到男人的存在。

        阮清在回头的那一瞬间,手就快速伸进斜挎包内,想拿出谢玄阑给他的那把手木仓。

        然而阮清的手才刚伸进去,一把刀就直直的横在了他白皙纤细的脖子上。

        阮清瞪大了眼睛,瞳孔微缩,下意识仰起头,不敢再动弹分毫。

        那刀十分的锋利,泛着一丝寒光,好似瞬间就能割开阮清的喉咙。

        而且因为阮清被劫持,江书瑜惊慌的车稳不住的歪斜了不少,而阮清的身影也控制不住的微微向前倾了几分,直接碰到了横在他脖子上的刀。

        若不是男人往后移了几分,大概阮清就会直接撞上去了。

        虽然刀并没有划破他的肌肤,但冰冷的触感刺/激的阮清浑身都紧绷了起来,眸子里也氤氲起了一层雾气。

        男人轻笑了一声,“小姐,你再这样开车,他可能就要死在你手里了。”

        男人明显不是在开玩笑,江书瑜吓的立马将车开稳,不敢再让车歪斜半分了。

        刀就架在脖子上,阮清僵直了身体,不敢动弹半分,唯一能动的就只剩下眼睛。

        阮清抿紧淡粉色的薄唇,侧目用余光看向了拿着刀的男人。

        阮清对这个人有一点点印象,男人是刚刚那群玩家那边的人,站在了那群人的最后面。

        态度轻慢懒散,和那群玩家格格不入。

        男人见阮清侧目看过来,歪了歪头,露出了一个愉悦的笑容,“嗨,我的宝贝四十万。”

        男人显然将他给认出来了。

        他这话的意思明显就是要抓他去提交悬赏任务。

        阮清闻言反而微微松了口气,这意味着男人并不会要了他的命。

        但也仅是如此了。

        因为男人只需要留他一口气在,不管伤的多重,回到游戏主城区他就会恢复,依旧可以将他完好无损的交给那四人。

        男人在说完后手中的刀靠近了几分,语气带着一丝宠溺,“乖,把双手举起来,别搞那些小动作。”

        “我不是苏枕那个傻/逼,可不会怜香惜玉的。”

        阮清睫毛轻颤,缓缓将自己的双手举了起来。

        接着一动也不敢动,看起来好不可怜。

        然而男人还是有些不满,下巴轻抬了一下,示意阮清将手举到头的高度。

        “举高一点。”

        阮清闻言僵硬的将手举高了一些,差不多举到了耳朵的位置。

        江书瑜急的快哭了,但是却也无可奈何,甚至不敢将车开斜一分。

        因为那把刀几乎和阮清的肌肤相贴在了一起,稍微倾斜一些都会划破阮清的肌肤。

        男人见少年乖乖听话的举起手后,看了看少年的侧脸,又看了看少年细白修长的手指。

        阮清的手指十分的好看,大概是他刚刚用力过,此时在阳光下泛着好看的粉红色。

        让人忍不住想要摸摸看看。

        男人见状毫不客气的伸手捏了捏阮清的手指,不过在摸上去的一瞬间就顿住了。

        好软

        明明少年的手指指节分明,看起来没什么肉,但是摸起来却十分的柔软。

        就好似连骨头都是软的一样。

        估计是从来没有干过什么重活。

        男人微顿了几下后,再次捏了捏阮清的手指,接着缓缓往下滑了滑,落在了阮清的手心上,再次捏了捏。

        因为男人捏的有些用力,甚至是越来越用力,将阮清的手捏的更红了。

        也更加的好看了。

        哪怕是男人捏的阮清有些疼了,阮清也只能白着一张脸,僵硬的仰着头,只能默默承受着这一切。

        因为那把刀依旧横在他的脖子上。

        男人在用了几分力后,清晰的看到少年细白的手指微微蜷缩了一下。

        就好似承受不住一般,也好似想要挽留他的手指一般。

        男人的心跳瞬间就漏了一拍,心底某种情绪瞬间生起,接着蔓延至全身。

        男人看着阮清一脸古怪的开口,“怪不得苏枕和陆如风那两个傻子愿意为你花十万积分。”

        男人说完看向了江书瑜,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小姐,麻烦你停一下车好吗?”

        男人笑的十分有礼貌,只不过那笑容带着威胁,语气也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若是江书瑜不按照他说的做,一定会发生什么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后果。

        江书瑜闻言咬了咬下唇,只能僵硬的将车停了下来。

        男人在江书瑜将车停下来后,朝江书瑜伸出了手,“把车钥匙给我。”

        江书瑜只能将车钥匙拔下来放到了男人的手中。

        男人拿到车钥匙后,就收回了横在阮清脖子上的刀,打开门就下车了。

        不,他不是下车了,他是下车打开了副驾驶的门。

        而阮清在男人收回刀后,就快速伸手将斜挎包里的手木仓拿了出来,正好对准了正打开副驾驶门的男人。

        然而阮清还没来得及开木仓,他手中的木仓瞬间就没了。

        而他自己的额头处则抵着了一把手木仓,正是他刚刚手中的那把。

        阮清甚至都没反应过来,他漂亮的眸子瞪大了,呆呆的看着眼前用木仓指着他的男人。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54675/54675443/76915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