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小纯风 > 第1章 ONE

第1章 ONE


窗外的云像海上的波浪,延绵起伏,离太阳极近。

        叶桑正看着,感觉到一颗脑袋摔到她肩膀上,转过头,姜姗睫毛覆盖,睡相厚沉。

        抬头望了眼,伸手将空调关小。

        飞机继续向前平稳运行,舱内安静,叶桑也感觉困了,脸朝窗外的一边,倒头闭上眼睛。

        一个多小时后,飞机落地明城。

        叶桑和姜姗都是明城大学的大二学生,时隔两个月的暑假,从惠城回到明城。

        姜姗刚解开飞行模式,手机响了起来。

        妈妈姜霞打来的电话。

        不得不说,她打得很准。

        “姗姗,到了没啊?”

        “到了到了,马上下飞机。”姜姗撇见叶桑在往行李架上拿包,道:“顺道帮我拿下好了。”

        叶桑点点头,“好。”

        她拿下包,递给姜姗。

        “好了妈,不跟你说了,我们要下飞机了。”姜姗觉得姜霞唠叨,将电话挂了。

        叶桑看过来一眼。

        人群流动起来,叶桑和姜姗跟着往出口走。

        姜姗走在叶桑后面,难免不将视线投到叶桑的背影上。

        她有一头让人羡慕的乌黑秀发,发量可观,顺滑又细软,今天扎成马尾,露出细白的脖颈。

        人骨架又小,背影对她一个女生来说,都足够有杀伤力。

        这只是对方的背影,而她的正脸……

        姜姗再次在心里叹了一叹,为何她没有真投胎成叶桑的亲妹妹。

        能有她十分之一的美貌也好啊。

        姜姗还记得被姜霞带去和叶桑的父亲吃饭,第一次见叶桑时受到的震撼。

        “姗姗,我想去上个厕所。”下了飞机,叶桑对姜姗道。

        “我也想去,一起吧。”姜姗道。

        距离最近的那个厕所人很多,两人都默契地选择再多走几步,去了下一个人比较少的厕所。

        叶桑先得了位置,便比姜姗先从隔间里出来,她洗完手,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头发有些乱,走去风筒前将手吹干后,便将发圈扯了下来,重新扎头发。

        一位身穿墨绿色旗袍的阿姨正在水池前洗手。

        她好像格外爱干净,洗手台上有免费的洗手液,她没用,先洗过一道手,后从包里掏出一个应该是洗手液的小瓶子喷出点泡沫在手背上,反复揉搓,重新将手落到水龙头下。

        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好像陷入手忙脚乱。

        抽了几张纸巾擦干净手,走去厕所外面,低头从包里掏手机,一样东西掉了出来,她瞪大眼睛。

        那样东西正好滚到叶桑脚边,是一只口红。

        叶桑已经扎好了头发,弯腰帮她捡起。

        “哎呀,到了呀,真是的,这个时候你给我打什么电话啊!”阿姨一口明城腔,对电话里的人不耐烦道。

        现在厕所人少,周围比较安静,叶桑能听见一道低沉质感的男音从手机里传出来,“怎么了妈。”

        “没怎么!”傅华梅道,见叶桑用一张纸将口红给她包着递过来,她没接,但是道:“谢谢你了啊小姑娘。”

        “没事。”叶桑道。

        挂了电话,傅华梅道:“不过这只口红不能要了啊,好脏哟。”

        “……”

        叶桑道:“阿姨,洗一下就好了。”

        她看出来了,这位阿姨是有洁癖,所以才会不用厕所的洗手液并且需要洗很久的手,并且不愿意在厕所里拿手机出来接电话,要去外面接。

        傅华梅笑了下,“不行,我受不了,会浑身难受的,小姑娘,你帮我扔了吧。”

        “阿姨,不然这样吧,我帮你把口红洗干净。”叶桑道。

        一只口红就这么扔了,她总觉得很浪费。

        傅华梅盯着叶桑白皙又善意的面庞,迟疑了一会,道:“好吧,那太麻烦你了。”

        叶桑道:“没事。”

        她拿着口红走去洗手池那,准备挤点洗手液,顿了下。

        傅华梅快步走过来,“用我自己的吧!”

        她拿出自己的洗手液,往叶桑手里的口红喷了喷。

        等她喷完,叶桑压紧口红的两端,落到水龙头前冲洗,动作细致。

        傅华梅没忍住盯着她过于姣好的侧脸瞧了瞧。

        “洗好了阿姨。”叶桑道。

        “啊,好。”傅华梅忙从包里掏出好几张纸,厚厚的一沓,从叶桑手里接过,“太谢谢你了啊小姑娘。”

        “没事。”

        姜姗正好从厕所里出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了两眼,去到一旁洗手。

        “我先走了啊小姑娘。”傅华梅道。

        “好。”叶桑点了下头。

        傅华梅快步离开,在走到她觉得叶桑应该看不见的地方时,紧绷着眉,犹豫半天,还是将那只口红扔进了垃圾桶。

        “怎么了三又?”虽然早成了一家人,叶桑比姜姗大几个月,但是姜姗很少喊她姐,怪奇怪的,都是喊她给她自创的昵称。

        叶桑将刚才的事简单说了下。

        姜姗好奇:“那只口红是什么牌子的啊?”

        “一个意大利的牌子。”叶桑说了全称。

        “很贵啊这个牌子,阿姨真舍得。”姜姗都惊讶了。

        “她最后也没扔。”

        傅华梅从3号口出来,在门口看见熟悉的车。

        驾驶位上,身穿深色衣服的男人坐在里面,低眼在看手机,侧脸逆着光,轮廓利落分明。

        人的气质冷淡,又有几分散漫不禁。

        “儿子。”走到车旁,傅华梅喊了一声。

        陈西湛掀眼。

        傅华梅道:“下车帮我拉门啊。”

        陈西湛习惯了她这个娇贵又要求多的妈,懒洋洋下了车,绕到副驾驶。

        站在一起,傅华梅被他衬得格外娇小,比陈西湛矮了大半截。

        等陈西湛拉开车门,傅华梅钻进去。

        “你抽烟了?”进了车里,傅华梅闻了闻,总觉得这车里的气味不够清新。

        陈西湛道:“没。”

        傅华梅想到刚才的事,忍不住道:“儿子,我跟你说,刚才我下飞机,在厕所遇见一个小姑娘,长得可好看了,人家还老好心了。”

        陈西湛没搭腔,一只手搁在方向盘上,认真启动车。

        “喂,我在跟你说话。”傅华梅扭脸看他。

        “听着呢。”陈西湛道。

        傅华梅道:“那小姑娘是真的标致,你说你妈我当年啊,怎么就没多生一个女儿呢,肯定跟她一样好看。”

        “或许还来得及?”陈西湛道。

        “没个正形。”傅华梅打了他一下。

        “妈,我在开车。”

        “对了,你明天是不是就开学了啊?”

        “嗯。”

        “今晚回学校?”

        “嗯。”

        “大四没课了吧?你不能在家里住?”

        “有课。”

        “你这孩子,不能多回我一个字?!”

        傅华梅觉得她这个儿子样样都好,就是难以沟通,好像跟她多说一个字会掉一块肉一样,真是气死个人了哟。

        “坐地铁还是打车?打车的话,咱两可以拼车。”拿了行礼箱,姜姗说道。

        叶桑道:“坐地铁吧,节约钱,还快。”

        从机场到明城大学站,打车至少二百块,坐地铁只要几块钱。

        “行吧,坐地铁去。”姜姗道。

        她们每个月生活费就一千块呢。

        不久后,两人顺利坐上地铁。

        一开始地铁里人特别多,叶桑跨在腰边的包都被挤歪了,到后面人才少一些,姜姗和叶桑都得到位置坐下。

        “那边好像有个人在偷拍你。”叶桑正看着漫画,感觉袖子被姜姗扯了下。

        跟着她扭过头去。

        对方似感觉到被发现,忙把手机压低了点,是个瘦高的男生,戴着眼镜,身旁也有个行李箱。

        也只是姜姗的猜测,叶桑总不能过去质问人家,这种情况,她以前碰见过,都当作没看见。

        地铁继续行驶,几站后,到达滨水路站,姜姗瞥见那个男生下了地铁,对叶桑道:“滨水路下,应该是明城外国语学院的,其实他长得挺帅的。”

        叶桑没反应过来,“你说谁?”

        “之前偷拍你那个男生啊。”

        “……”

        她倒是没去注意。

        四十多分钟后,地铁到达明城大学站。

        叶桑和姜姗拉着行李箱下地铁。

        地铁站出去就是明城大学的北门,明城大学有三个宿舍区,按照院系分宿舍,叶桑念法学院,姜姗念的广告系,一个住东区宿舍,一个住南区宿舍,进了学校后,就分头走了。

        叶桑到宿舍时,只有室友谈慧慧在寝室,正在吃香蕉。

        她似乎也刚到寝室,行李箱摊开在地上,里面乱糟糟。

        两人聊了几句,谈慧慧从书柜抽屉里掏出两包薯片,还有一堆泡椒凤爪,她都抱到叶桑桌上。

        “做什么?”叶桑以为她是有什么大事求她,贿赂这么多零食。

        谈慧慧道:“我做了个计划,这个学期一定要减下肥,以后改吃草了。”

        叶桑笑:“你确定?”

        从大一进校,她就听谈慧慧念叨要减肥,一直……没减下来。

        “我这次是认真的。”谈慧慧道。

        除了她俩,另外一个室友苏淼昨天就返校的,只不过现在去图书馆学习去了。

        还有一个室友还没来,因为她周一早上没课,想周一早上再到学校。

        叶桑收拾完行李箱,差不多天黑了,收拾起来,就忘了时间,这个点食堂基本上应该没伙食了,就跟谈慧慧一起点了外卖。

        当然,扬言要减肥的谈慧慧,外卖点的是蔬菜沙拉。

        解决完晚饭,谈慧慧道:“桑桑,你要去教超买东西吗?我想去买个盆,我的盆上个学期要回家的时候摔坏了。”

        叶桑道:“我没啥要买的诶。”

        “不过,我可以陪你去。”

        “好呀,我爱你桑桑!”

        “等我套完这个枕头套。”叶桑说。

        “好好好。”

        要出门时,谈慧慧走去阳台看了下,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不算大。

        “我们得拿把伞,下雨了。”谈慧慧道。

        叶桑便顺手从书柜上抽出自己的伞。

        开学季,晚上九点了,细雨迷蒙,明大校园里依旧有好多人,熙熙攘攘,一面一面的小伞像蘑菇跳舞。

        雨不怎么大,叶桑和谈慧慧打的一把。

        到教超门口,叶桑将伞收下,放进门口的伞篓。

        教超里人不少,排队结账的人呈一条长龙。

        “你说选哪个?”谈慧慧是天秤座,对着两只盆很纠结,对叶桑问。

        叶桑手指了指左边那个,“这个好看点。”

        “好,就选这个了。”

        另一边货架,有两个男生在说话。

        “好多妹子在看你,我说你出门就应该戴个口罩。”

        “嫉妒我?”这道男音极为磁浑,声色好听。

        “你他妈要点脸吧。”

        谈慧慧回头看了眼,捂住嘴。

        叶桑瞅她。

        “陈、西、湛。”谈慧慧凑到她耳边,有些兴奋。

        叶桑笑了下,“心花怒放了?”

        陈西湛,她们从大一进校就听说的学校顶尖风云人物,金融系,今年大四,长相英俊不凡,曾凭借颜值在微博知乎豆瓣被热烈讨论,被网友评为最帅校草,除了长得帅,是明大前篮球队队长,只要他在,没有一场球赛输过,还有一副好嗓音,每届十佳歌手的冠军,同时会各种乐器,吉他,架子鼓,钢琴,大提琴都不在话下,除此之外,他家境优渥,含着金钥匙出生,母亲是著名古典舞舞蹈演员,父亲是明城富商,舅舅是明大的校长。

        可以说完美到无可挑剔了。

        不过,陈西湛性格出了名的冰冷,生人勿近,叶桑有次在图书馆遇见过他,他好像和朋友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自习,距离远,只看得清一个侧身,有个女生走过去给他递了封粉色的信,他眼皮也没抬一下,那个女生也不敢多说话,落了信就快步走掉。

        “去看一下。”谈慧慧道。

        叶桑道:“抱着盆?”

        “噗。”谈慧慧笑出声。

        不过她还是想目睹一下这个大神的尊容,硬拉着叶桑朝那边货架绕过去。

        人没在那了。

        谈慧慧心想,好吧,算了。

        “我还想买点便利贴。”她道。

        这个天秤座,选便利贴又纠结了半天。

        都来教超了,要离开的时候,叶桑也买了点东西,两瓶农夫山泉。

        结过账,叶桑在门口的伞篓取伞。

        她是把没有花纹的黑色伞,伞柄的头也是黑色,以前被人拿错过,买了新的后,就在伞柄底部那贴了张阿狸的贴纸。

        可是现在,她翻找了一下,都没找着自己的伞。

        “没找到吗?”谈慧慧问。

        叶桑点了下头,“好像被拿错了,里面有一把没有贴纸的黑伞,比我那个大一些。”

        “我去,怎么发现你的伞变小了?”快走到宿舍楼下时,黄斯金道。

        陈西湛也发现哪里不对劲,掀眸看了眼,这伞,的确好像小了些,手腕动了动,目光瞥见伞柄底部,贴着一个红色小狐狸。

        “……”

        “艹,你拿错伞了。”黄斯金发出笑声。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9518/49518192/110227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