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小纯风 > 第4章 ONE

第4章 ONE


叶桑转头看了眼,道:“没有。”

        “那,”陈西湛浓色的眉轻扬,“让我进去?”

        叶桑点了点头,起身,将入口让开,陈西湛准备越过她往里走,顿下脚步,低质感的声调,“不然,你坐里面?”

        叶桑瞅了下,第二排那边是两个女生,陈西湛可能不想夹在女生中间,表示理解,嗯了声,“可以。”将桌上的课本和水杯挪了挪,椅子上的包也被她拿了过去。

        陈西湛于边上的位置,懒散坐了下来。

        跟在身后的黄斯金:“……”

        上课铃正好打响,周围都没什么位置了,剩下中间第一排空着,他懒得绕到后排去找位置,干脆坐去了陈西湛前面。

        靠,他高中的时候上课都没坐过第一排。

        这门课叫植物的语言,明大最受欢迎的通识课之一,因为这门课的老师钱教授幽默风趣,喜欢跟学生天南地北的聊,不会讲得很深奥,非理学专业的人也能听懂,并且考试开卷,打分很松。

        钱真弘脸上戴着一副变色眼镜,在教室门口时,看起来像戴着墨镜,等走进教室,眼镜的镜片变成正常的透明色,他手里提着一袋水果,落到讲桌上。

        打开课件不久,钱真弘目光投到陈西湛身上,推了推眼镜,“诶这位同学,我怎么感觉好像见过你?”

        很快便听见教室一阵声响,钱真弘发现后排许多女生都很激动的样子,教室变吵了不少。

        “怎么了?”钱真弘笑。

        他又扫了眼陈西湛,这个男孩气质似乎天生的冷,淡着神色未做什么回应,只是唇角浅扯了下,钱真弘道:“想起来了,你上过我的课,没办法,人太帅了,老师记住人了呢。”

        传来同学的笑声。

        教室坐得很满,因为来蹭课的不少,他们没想到课上的首个惊喜是学校男神陈西湛被钱老幽默了把。

        而主角本尊反应淡定,没当回事。

        叶桑没忍住侧过脸看了眼,对方正好也转过脸来,漆黑眼底和她的一触。

        愣了下,转回目光。

        除了陈西湛,陈西湛的好室友黄斯金也没幸免,钱教授讲课讲到一半,似乎想给有几个昏昏欲睡的同学醒醒神,cue了黄斯金,“这位同学很用功啊,坐第一排呢,来,奖励你一个橙子吧。”

        钱真弘真从那袋水果里拿了个橙子塞给黄斯金。

        不少同学发出笑声,上课的氛围又热闹起来。

        快下课时,钱真弘说让大家以5~8个人为单位,自由组成学习小组,这门课主要以小组完成的小组作业作为平时分的打分依据。

        还留了五分钟给大家组成小组加小组群。

        黄斯金转过身,对叶桑挑了下眉,“小学妹,上课前那会我就想说了,可真巧啊,又遇见了。”

        “那组小组一块咯。”

        他又将目光投到那边与叶桑隔了一个空位的两个女生,“还有你们,要一起吗?”

        “可以的。”一个女生很迅速地点了头,另外一个女生也轻“嗯”了声。

        叶桑扭过头去看了下后面的同学,大家基本上都是就近组队,因为通识课上,多是不同院系的混上,大家谁也不认识谁,这门课她没有熟人。

        于是,就这么跟周围的人开始用微信面对面建群。

        黄斯金道:“2333,建了啊。”

        叶桑低头,在框上输入2333这个数字,很快跳进群里。

        群里加上她已经有四个人,下一秒,群聊界面多出一条灰色小字提示。

        “缺氧”进入群聊。

        “艹。”黄斯金不由发出感叹的气音,因为群聊界面上,有两条提示挨在一块。

        “呼吸”加入群聊。

        “缺氧”加入群聊。

        陈西湛掀了下眸。

        “这‘’呼吸‘’……是谁啊?”黄斯金回头问。

        叶桑卷长的睫毛往上抬,“我。”

        黄斯金立马扫了眼她右手边的陈西湛,一脸意味深长,“你们俩还挺有缘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情侣名呢。”

        ?

        叶桑带着疑惑,目光投回群聊界面。

        注意到最后面那条提示。

        对方的昵称是“缺氧”。

        而她的昵称……

        呼吸……

        缺氧。

        顿了下。

        这个“缺氧”,是陈西湛吗?

        余光瞥见对方没什么反应,叶桑也比较镇定,一个小巧合罢了。

        那边的一个女生道:“谁当组长呀?”

        黄斯金道:“那必然不是我。”

        “我投……陈西湛!”张薇薇说。

        “我也是。”她旁边的杨月道,声音略小。

        黄斯金应和她俩,“同意。”

        陈西湛沉默着,未发一言。

        “你呢,小学妹,你想选谁?”黄斯金对叶桑问。

        大家都选陈西湛了,叶桑自然不会搞特殊,她道:“我同意大家的想法。”

        黄斯金笑了一声,“老湛,那就少数服从多数咯。”

        陈西湛懒懒看了叶桑一眼,道:“行”。

        二食堂门口有一排香樟树,叶子翠绿,有些尖儿泛着淡黄,树梢在微风下摇动。

        叶桑在卖抄手的窗口排着队,手机振了下,弹出一条微信群聊消息。

        来自【植物的语言课程小组】。

        黄斯金:【各位都将群里的昵称改成真名啊,最好将院系也备注上。所有人】

        张薇薇:【收到。】

        杨月:【收到。】

        叶桑也回复了一个收到,而后点去“我在本群的昵称”做了修改。

        “叶桑-法学院。”

        不久后,轮到她领餐,阿姨的声音从窗口里传出来,“红油抄手好了!”

        叶桑忙走过去,接过餐盘。

        “叶、桑。”黄斯金手里抛着一颗橙子,边和陈西湛走进一家菜馆,低眼看着手机。

        “原来她叫叶桑呢。”

        “诶老湛,她叫叶桑。”见陈西湛也不搭腔,黄斯金对他道。

        “怎么了?”陈西湛问。

        “你就不关心人家叫什么名儿?”黄斯金笑。

        陈西湛一个眼神也没给他,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黄斯金觉得自己应该没有多想,陈西湛什么性子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上课会坐那么前面了,连金融系的专业课他都是坐很后排的位置,今天那门课分明后排还有不少位置,可他却去坐了第二排,害他被钱真弘夸什么好用功,他什么时候这么“鹤立鸡群”过?

        “反正我觉得你不对劲。”黄斯金道,“你怕不是看上那个小学妹了吧?”

        而且,就算看上了,以前可从没见他这么主动过。

        一般只有女生对他主动,哪有他主动的份。

        “看上谁了?”孔登明点完菜后陪女朋友上厕所去了,刚回来,话只听了一半,他掸掸烟灰,问。

        “你问他咯。”

        孔登明笑:“不是,你才跟秦颖沁分手多久。”

        陈西湛没说话,接过孔登明递来的烟,懒慢点燃,咬到嘴上。

        他什么时候都是这副冷冷淡淡不爱搭理人的样子,黄斯金和孔登明都习惯了,聊起别的。

        “哪来的橙子。”孔登明问。

        “当了回好学生,钱真弘赏的。”黄斯金将橙子抛得老高。

        “什么鬼,钱真弘谁?”

        “一教授。”

        孔登明道,“拿来。”

        “我爱吃橙子。”

        黄斯金将橙子丢给他。

        “我来剥吧。”孔登明的女朋友方蔷道。

        “剥得了么,皮这么硬。”孔登明的脸要怼到人鼻尖上。

        “能,我指甲长。”

        孔登明将人咬了口。

        “讨厌。”

        黄斯金都习以为常了,喝了口热茶,“蔷姐,剥了给我分点啊,好歹也是我的橙子。”

        方蔷笑:“成的。”

        “叶鹏不来?”陈西湛问。

        孔登明道:“来不了,有事。”

        菜上桌不久,黄斯金瞥见一个俏丽的身影出现在包厢门口。

        他干咳一声。

        其他人的目光,都投到来者身上。

        对方不是别人,是秦颖沁。

        女孩妆容精致,身穿一条性感的露肩格纹裙,手腕带着一只黄色手镯,视线自信地落在陈西湛身上。

        方蔷瞥了眼人,将手里剥好的橙子喂给孔登明一瓣,“来找老湛的?”

        秦颖沁嗯了声。

        她挽了下长发,走到陈西湛面前,即便这个人看见她时,神色没什么变化,亦如以往高高在上,又冰冷。

        “什么事?”陈西湛问。

        秦颖沁看着他:“我想单独跟你聊。”

        陈西湛呼出口烟,“就在这。”

        看着他,秦颖沁眼底渐红。

        有时候她在想,这么冷的一个人,会不会有沦陷的那一天。

        她希望她是那个人。

        可以将他拉下神坛的人。

        却失败了。

        “我是想来要一个答案。”秦颖沁从小习舞,气质优越,脊背挺得很直,此刻直爽问出,“为什么不喜欢我了。”

        “你告诉我。”

        包厢安静。

        其他人都缄默无声,在犹豫要不要这个时候退场,把舞台留给两个人慢慢说。

        陈西湛眉骨线条带着让人不可触碰的疏离,“一定要一个答案?”

        “嗯。”

        他垂下黑睫,“没为什么”

        “单纯是腻了。”

        空气一阵寂静。

        黄斯金和孔登明都觉得陈西湛可真不会怜香惜玉,说得这么直接,可又符合他的个性。

        秦颖沁内心彻底凉透了,自嘲地笑了一声,“好,我知道了。”

        要走出包厢时,秦颖沁脚步一停,稍侧过身,声音清冷,“陈西湛,祝你有一天,也爱而不得!”

        留下这句话,秦颖沁身影彻底消失。

        “她干嘛说这种话啊。”方蔷无语。

        “她跟老湛谈恋爱,难到没有得到好处吗,就她手上那只镯子,老湛好几万块给她买的,她这样,搞得老湛欠了她似的。”

        “分手了……人家伤心嘛。”陈西湛的脸色有些冷,黄斯金缓慢冒出这句话。

        跟陈西湛做室友这些年,他已经见惯了这种场面。

        孔登明扯了扯唇,调侃:“不过你这次的速度,也太快了点,你跟秦颖沁好像在一起都没一星期。”

        秦颖沁是个大一的妹子,入校不久,就大胆追求陈西湛,人长得漂亮,身材也好,可甜可媚,陈西湛还陪她去吃了一次食堂,孔登明觉得对方条件不比陈西湛之前玩的那些差,没想到这段恋情一周没到就结束了。

        陈西湛拿起筷子,淡淡道:“吃饭。”

        下午叶桑没课,都待在图书馆学习,正预习着刑法课下节要上的内容,看见年级大群里发了一则通知。

        【勤工俭学——家教报名通知】

        里面是学校官方给的家教名额。

        辅导员:【文件里有报名表,有意向的同学可以下载报名表填写,下周一前交给我。】

        叶桑大一就做过家教,和姜姗一起找的,后来那个小孩初升高了,高中没有请家教的打算,她就没做了。

        叶桑想了下,打开笔电,将报名表下载了下来。

        手机弹进一条微信。

        慧慧:【桑桑宝贝,今晚继续约哈。】

        多运动到底不是什么坏事,偷懒的念头一瞬而逝,之前也跟谈慧慧说好了,叶桑便回复:【好。】

        下晚课时,已经八点三十五了,教学楼被月光倾洒,路灯照着小树。

        叶桑骑着自行车前往b田径场。

        和谈慧慧见上面,一起汇入夜跑的人群。

        比起前几天,叶桑进步了一点,今天多跑了半圈。

        “我说桑桑,你体力太差了,多锻炼锻炼知道吗。”谈慧慧拍拍她的肩膀。

        叶桑满头的汗,坐去草坪上。

        “你在这等我,我还想去跑一圈。”休息了一会,谈慧慧说道。

        叶桑点点头。

        谈慧慧重新汇入夜跑的人群。

        半分钟后,一个戴眼镜的男生朝叶桑跑过来,“叶桑。”

        叶桑抬头,“齐聪?”

        齐聪是她们法学院3班的班长,同时跟谈慧慧是老乡,以前一个高中的。

        “谈慧慧没跟你在一起?她不是说这几天都跟你来b田径场夜跑吗。”齐聪道。

        叶桑道:“她还在跑,你找她有事吗?”

        “等会麻烦你帮我把这个给她。”

        旁边的篮球场,一群个子高大的男生挥汗如雨,篮球从一个手里传到另一个手里,再强势地砸到地面。

        有个人表现过分地突出,打球的身姿手法呈碾压状态。

        迎来中场休息,黄斯金大口灌完一瓶水,“草,今晚怎么这么热。”

        陈西湛没他那么累,在一旁慢悠悠拍着球,目光投在某个方向。

        田径场中,那个女孩盘腿坐在草坪上,马尾松松扎着,掉了许多碎发。

        身边突然多了个男的。

        对方递给她一样东西,她弯起唇角。

        陈西湛眸光一暗。

        “看什么呢老湛。”叶鹏出声。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9518/49518192/110227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