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小纯风 > 第6章 ONE

第6章 ONE


拍完照,叶桑觉得面前的土很松,捡了根小木棍,便往纸杯里赶了些土。

        一道男音出现在身后,“不是还没下课?”

        叶桑扭了下头,是陈西湛。

        她回过头去,继续赶土,说道:“这里的土比较松,先装一点。”

        覆盖在头顶的影子没离开。

        叶桑没注意到,继续赶土。

        半杯土没有多少,叶桑很快就要完成任务了,却忽瞥见什么褐黄色的,滑啾啾的,蠕动的东西,头皮一麻,手里的杯子掉落,猛地站起来。

        后脑勺磕到一个人的肩膀上,吃了疼,捂住头。

        陈西湛也是懵的,身前的人站得突然,他也没躲。

        一道清香扇来,又慢慢散去。

        “对不起。”叶桑转过身,抱歉地道。

        陈西湛稍落了一眼自己的左肩,声音没什么起伏,“没事。”

        “怎么了?”他问。

        叶桑道:“有,有蚯蚓。”

        对于这种蠕来蠕去的无脊椎生物,她实在没勇气面对。

        听见对方笑了声,音调沉懒,“害怕?”

        叶桑没说话。

        算是默认了这个事。

        毕竟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你怕吗?要是不怕的话,土换你来装吧。”叶桑打着商量道。

        “这玩意,有什么好害怕的。”陈西湛语气平静。

        叶桑好像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往旁边退了两步,白皙魅惑的脸有一丝“那你不怕,你上”的神色。

        陈西湛眉梢几不可察地抽动一分,气定神闲地蹲了下去,拿起纸杯,以及被叶桑捏过的那根小木棍,将撒出来的土重新往杯中赶。

        那蚯蚓故意逗他们似的,分明已经遁了,这会儿又溜出来,慢悠悠朝旁边的草堆蠕动。

        叶桑别过脸,没敢盯着。

        陈西湛全程面色冷漠,动作未改慢条斯理的节奏,像真的一点都不害怕。

        装满了半杯土,才懒洋洋站起来。

        “靠,这他妈有条毛毛虫!”那边传来黄斯金一声嗷叫。

        张薇薇笑:“毛毛虫有什么好怕的啊。”

        “你不怕?”黄斯金问。

        “不怕啊,我还养过毛毛虫。”

        叶桑不由对张薇薇投去一个佩服的眼神。

        因为毛毛虫她也怕。

        身旁的人出声,“装好了。”

        钱真弘说过,这节课会提前五分钟下。

        快下课时,大家重新聚到凉亭前,组长们去领了铜钱草的种子。

        张薇薇主动问:“谁负责第一个种?”

        她又说:“我们一共有十八周的课,每个人大概照顾二十天。”

        黄斯金道:“那不得,组长先带头?”

        叶桑觉得这个提议不错,因为他们谁都没有经验,并且第一个负责铜钱草的人,是责任最大的,因为只要一开始养活了,后面注意浇浇水就可以了,如果一开始,就把种子养死了,大概率需要重新去买种子。

        张薇薇道:“附议。”

        杨月轻声:“附议。”

        叶桑也准备机灵地回一句附议,看见陈西湛将手里的纸杯朝她递了过来,用不容置喙的低质感嗓音:“学妹先。”

        “……”

        “我……”

        黄斯金笑:“为什么你要让人家先养啊?”

        陈西湛瞧了叶桑一眼,“看着,靠谱。”

        “……”

        这是什么理由啊。

        “你们,有意见吗?”陈西湛对张薇薇和杨月问。

        张薇薇和杨月对望了眼,都摇了摇头。

        只要不是她们先养,其实陈西湛还是叶桑先养,都一样。

        陈西湛懒看向黄斯金。

        黄斯金敢不同意吗,心里笑骂了声“艹”,道:“我也没啥意见咯。”

        “……好吧。”叶桑不擅长推脱,还是点头答应了,接过。

        第一个养,也没什么。

        陈西湛另外一只手轻握拳伸过来,双眉很浓,眼底清淡,“种子。”

        叶桑抬起手,摊开掌心。

        陈西湛将种子落到她掌心。

        没四颗一起,一颗一颗地往下落,盯着叶桑又卷又长的黑睫看,视线往下,是她白皙挺翘的鼻尖。

        谈慧慧上完厕所,将手机拿去书桌插上充电线,准备上床睡个午觉,听见钥匙转动门的声音。

        宿舍门打开,叶桑背着书包走进来,手里提着一个透明的塑料袋,里面好像是个杯子。

        “买了什么好吃的啊?”谈慧慧问。

        叶桑道:“不是吃的,是种的。”

        “种的?”

        叶桑点了下头,将塑料袋落到桌上。

        因为要骑车,怕土抖出来,叶桑去教超买了个塑料袋,将杯子捆紧带回来的。现在边将塑料袋打开,边跟谈慧慧说了下她们课上老师让轮流种铜钱草的事。

        “铜钱草好像不是很好养。”谈慧慧道。

        “你养过?”叶桑道。

        “我爸养过,前两回都没种成。”谈慧慧道,“不过现在有经验了,我家里有好几盆,我爸特别喜欢这种草,我帮你问问我爸。”

        “太好了。”叶桑好像找到一个救星。

        按照谈慧慧爸爸说的注意事项,叶桑认认真真捣鼓起来,其实也没有多难,只是要留意一些小细节。

        先将土松了松,然后将种子埋进去,浇上一点水,谈慧慧爸爸说铜钱草需要充足的阳光,叶桑弄好了后,便将杯子放去阳台。

        过程很顺利。

        黄斯金在植物的语言课程小组里了她。

        【学妹,最好能隔两天拍张照在群里让我们看看,都希望铜钱草茁壮成长呢。】

        黄斯金还修改了群名,将【植物的语言课程小组】改成了【一起守护铜钱草】

        叶桑在群里回复:【好。】

        网吧,黄斯金发完信息,走过去摘下一个黑t恤男人头上的耳机,靠到桌边,忍不住道:“不是,你这不地道吧,明明那门课你是上过的,也养过那铜钱草,干嘛不做第一个养的,要推给人家叶桑小学妹。”

        陈西湛没回答他,目光落在电脑屏幕上,操控着鼠标,只问他:“我让你发的发了吗?”

        “发了,人家说‘好’。”黄斯金觉得他这哥们就是故意欺负人家小学妹。

        陈西湛神色冷又酷,重新戴上耳机,继续打游戏,没再理会黄斯金。

        叶桑还蛮听话的,当天下午就拍了张照发群里。

        夕阳垂落,那小小一杯还看不见任何铜钱草生长迹象的纸杯,卧着半杯土,于落日的景中孤零呆着。

        一晃到了周六,清晨有缕阳光洒在阳台。

        叶桑跟着宿舍通常不会睡懒觉的苏淼一同早起。

        金佳茄是明城本地人,周五下午没课就回家了,谈慧慧二姑在明城,昨晚去了二姑家,现在宿舍就两个人。

        “你也要去图书馆学习吗?一起啊。”苏淼道。

        叶桑道:“没,我要去家教。”

        苏淼将笔电装进包里,“去哪家教,远吗?”

        叶桑道:“不远,就在学校附近,是傅校长家。”

        “傅校长?你说,我们学校校长傅贤礼?”苏淼道。

        叶桑点点头。

        说来也巧,她那天交了报名表后,是周一得到的辅导员通知,所安排给她的家教学生正好是校长的儿子,当时她都怪不相信的。

        将这个事跟苏淼说了,苏淼也很惊讶,“那你好惨,要是见到傅贤礼,会不会紧张坏。”

        叶桑道:“我现在就有点紧张。”

        苏淼三两下就收完东西了,背上书包,拍拍叶桑的肩,“你也不用太紧张,傅贤礼看着还挺平易近人的。”

        叶桑嗯了声。

        傅贤礼家在雅竹花园,离明大只一个站的距离。

        叶桑在食堂吃过早饭,骑着自行车去到那。

        “叶桑吗?”因为看过照片,打开门时,李巾茹便认出人。

        叶桑点点头,“我是。”

        对于李巾茹,叶桑并未见过,她只见过傅贤礼,不过大概能推断出眼前的人是傅贤礼的妻子,她道:“阿姨好。”

        “进来吧,拖鞋给你准备好了,这双。”李巾茹很热情。

        简单聊了几句,李巾茹从卧室扯出一个约莫七八岁大的胖男孩。

        小胖子似乎刚睡醒,眼睛有些惺忪,不过已经换好了衣服,在妈妈的“暴力”下,乖乖朝桌子走去。

        “桁桁,姐姐姓叶,你要叫叶老师。”李巾茹道。

        小胖子来到桌边,打着架的眼皮才抬起来一些,落到家里的客人身上。

        下一瞬,整个人就呆了,眼睛瞪大,再瞪大。

        “怎么了你,快坐好,要上课了。”李巾茹推了下他的脑袋。

        “小叶,你坐这张椅子。”李巾茹帮叶桑拉开旁边的椅子,叶桑忙走过去,“阿姨,我自己来。”

        叶桑一靠近,小胖子双颊瞬间红了个透,跟西瓜差不多。

        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姐姐。

        刚才他差点以为还在做梦。

        李巾茹道:“桁桁,你这学期数学上到哪了,跟小叶老师说说。”

        原以为自己儿子会不听使唤,但见他木讷地点了点头,抿着双唇,乖兮兮地将自己的数学课本扒拉过来,给叶桑翻开。

        “嗯……这,不对,好像是这……有余数的除法。”

        李巾茹怕叶桑不自在,没在旁边守着,坐去了沙发玩手机。

        叶桑给小胖子复习了一下昨天的内容,发现他很多地方都没学懂,就都细致地给他讲了一遍,小胖子还挺听话,全程安安静静听着。

        课上了差不多四十分钟,叶桑准备让小胖子休息一下,听见门铃在响。

        这个时候李巾茹上厕所去了,他们上课的桌子靠近玄关,叶桑瞥见没人去开门,便起身去到玄关处。

        在开门前,她有在脑海里猜想会不会是校长傅贤礼回来了,心里升起一些肃敬,并简单打了下待会怎么跟傅贤礼礼貌打招呼的腹稿。

        打开门,却是个意料之外的人。

        男人个子挺直高大,浓眉黑眸,气质一如既往的冷淡,手里提着一盒东西。

        叶桑愣了下。

        又想起来,傅贤礼是陈西湛的舅舅。

        他出现在这,并不算太稀奇。

        一时间,空气只飘着安静的气息。

        门外的人先开口,有一丝兴味的视线打量在叶桑身上,声线偏低,“学妹,你怎么会在我舅舅家?”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9518/49518192/110227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