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小纯风 > 第13章 ONE

第13章 ONE


叶桑避开他的视线,道:“我要走了。”

        碎发有一丝黏在脸上,叶桑抿紧唇刮掉,快步绕开他走了。

        陈西湛这次没再挡人,等那抹背影离远,他收回视线,打开面前的冰柜,从里面拿了一袋跟方才那姑娘所拿一样的酸奶。

        姜姗呆回神,饮料也顾不上买,忙去拿了一包卫生巾,跟着叶桑去收银台付款。

        外面的雨小了不少,从教超出来,姜姗打着伞,说道:“你跟陈西湛认识呀?”

        叶桑没说话。

        “你们……”

        不等姜姗猜测出什么,叶桑道:“我跟他不熟。”

        “你跟你怎么认识的啊?”姜姗问。

        “在有门通识课上。”

        “什么课啊?”

        “你问这么多做什么呀。”

        “还不跟我说呢。”

        “植物的语言。”叶桑只能道。

        一缕凉爽的风吹过,叶桑掉在耳边的碎发拂动,怀里抱着包裹和一袋酸奶,姜姗盯着她太过迷人的侧脸看,忍不住道:“陈西湛是不是看上你了?”

        空气一静。

        叶桑回答得很快,“没有。”

        姜姗却笃定自己的推断,将伞换了一只手拿,挽住叶桑的胳膊,“真的,我觉得就是这样。”

        “他刚才看你那种眼神,灼灼的。”

        “三又,他就是看上你了,”姜姗越说越起劲,“陈西湛很花的,他专挑好看的女生玩,你美成这样,他就是盯上你了。”

        “不过我听我室友说,他从来不会主动去逗女生的,他性子那么冷,一般都是女生倒贴他。”

        “说不定,你对他是特别的。”

        “……”

        叶桑觉得姜姗想得过于多了,道:“你想哪去了。”

        “我觉得很有这个可能。”

        “我觉得没这个可能。”叶桑道,“好了,不说他了行不行。”

        “我想去图书馆,你去吗?”

        “嗯……可以啊。”姜姗道。

        叶桑不想聊,姜姗没好再八卦下去。

        隔天是周六,晴空万里,没再下雨。

        叶桑出门前,将那只白色纸杯搬回阳台,怕刮大风将它吹跑,或者突然下雨将它打偏,是将它放在阳台的一个快递盒上,落了两本书固定。

        杯中长出新苗,原本只有两束,今天早上多冒出一束,小小一点的短尖,比另外两束矮了大半截。

        叶桑下楼骑上自行车,前往校外不远的雅竹小区。

        今天风很大,路上呼呼拍在叶桑脸上,很凉爽,可是卷了颗细小的沙砾进叶桑眼中,将她的头发也吹得乱飞。

        叶桑停下车,揉揉眼睛,才继续往前骑。

        来到雅竹小区停下车,叶桑先没锁车,而是将发上的皮筋扯了下来。

        头发乱得不行,得重新扎一遍。

        她拢好头发,三指将皮筋拉开,发现皮筋有处脱了线头,那一处有些细,没多管,将皮筋套回发上。

        她头发厚厚一把,一只手时常握不住,差点没将皮筋扯断。

        扎完头发,叶桑摸出卡套,低头专注将自行车锁好。

        谁料突然一阵大风刮来,她手里的车猝不及防往下旁边倒,可能是她没将车停稳,很容易偏,她的车往下一倒,打翻了一片的车。

        “……”

        这排自行车里,一半是共享单车,还夹杂着一辆白色的小电驴。

        叶桑一个头,顿时变成两个大。

        可是能怎么办,不好转身走掉。

        她走去最边上,准备一个一个拽起来,一道身影出现在身旁。

        是陈西湛……

        他浓眉黑眸,气质疏冷,抢先她一步,将面前的自行车提起。

        看起来没使多少力气,轻松抬起一个,之后又去提另一个。

        叶桑准备和他一起,陈西湛道:“站着,别动。”

        叶桑抿了下唇,想到自己力气也没他大,这种成排倒的状况又不好随便从中间提,只能从边上一个一个往另一边顺,听话地干立在一旁。

        他手臂上富有肌肉,每次使劲的时候,能看见手臂处明显凸起几块,线条流畅。

        陈西湛动作很快,没花多少时间,将一排的车都弄回原样,包括那辆白色的小电驴。

        叶桑忙上前,“谢谢”。

        陈西湛回头看了眼她,“谢什么”。

        “你个臭孩子,刷个牙刷半天,家教老师马上就来了。”李巾茹进卫生间点点傅思桁的后脑勺。

        小胖子吐掉泡沫,声音含糊,“这不是还没来么。”

        下一瞬,门铃响了起来。

        李巾茹瞪他一眼,“你搞快点”,走出厕所。

        打开门,看见门口站着两个人,愣了下。

        “你们俩……”

        “阿姨,路上遇见的。”叶桑解释道。

        陈西湛低头看她一眼。

        “进来吧。”李巾茹道。

        叶桑发现这次来,校长傅贤礼也不在家。

        换好鞋,先走了进去。

        陈西湛换鞋的时候,李巾茹问:“小湛啊,今天怎么来了。”

        陈西湛道:“来帮桁桁修飞机。”

        上周六是因为第一次试课,所以上课安排在客厅的阳台旁,这一次是正式上课,补习地点换到了小胖子的房间。

        叶桑时隔一周走进这里,没什么变化,中央那张圆桌上还放着那架超大的飞机模型。

        “小叶老师好。”小胖子被李巾茹推来房间,礼貌样地朝叶桑问了声好。

        叶桑嗯了声,“过来吧”。

        小胖子乖乖走过去,跟她一起在窗边书桌前的椅子坐下。

        那原本只有一张椅子,为了小鬼头做家教,李巾茹专门多抬了一张进来的。

        “小叶老师,桁桁就交给你了啊。”李巾茹说完这句,准备出去,看见陈西湛也走了进来。

        “小湛,你……”

        “来修飞机。”陈西湛淡撂下这句,在那张圆桌旁懒散坐了下来。

        圆桌上的飞机七零八落,散架了三分之二,一直没人去管,他坐下后,随意拿起一块零件。

        李巾茹瞧了书桌前的两人一眼,犹豫了一下,走到陈西湛身旁,“小湛啊,这玩意能拿到外面去修吗?”

        陈西湛道:“拿不了,没事,我就在这修。”

        “不是,你……”李巾茹面对陈西湛,不好将话说得太直接,道:“那小湛啊,不然咱们等小叶老师给桁桁上完课了再修?”

        陈西湛道:“我只有这会有时间。”

        “……”

        李巾茹想到他性子冷,惜字如金,谁跟他待在一块都很难听见他多说一个字,便觉得他待在这,应该也不会对傅思桁的家教造成什么影响,打消了将他喊出去的想法,道:“好吧”。

        房间门关上,屋里剩下三人。

        叶桑回头看了陈西湛一眼,尽量没去在意,对小胖子问,“这次你们数学老师,讲到哪了?”

        她视线投下来时,小胖子呆回神,慌忙转走眼珠,通红着脸,给她翻开数学课本。

        “第,第三单元,量直角的方法……”

        “有尺子吗?”

        “有的。”

        这边叶桑认真给小胖子认真复习起他学过的内容,那边,陈西湛没闹出什么动静,安静修手里的东西。

        场面看起来还算和谐。

        课上了十多分钟,看见小胖子眉毛揪起,身子有些前倾。

        “怎么了?”叶桑问。

        “小叶老师,我……我可以去上个厕所吗?”小胖子咬了下唇说。

        叶桑道:“可以呀。”

        小胖子蹦下椅子,拔腿跑了出去。

        叶桑不由想笑,觉得他憋不住应该早跟她说啊,她自己发现了他才说。

        空气变得安静,耳边有螺丝钉被转动的细碎声。

        叶桑扭过头,才想起来那人也一直待在房间里。

        桌上的飞机模型样子凄惨,感觉这种很难修复,但拿着起子的人气定神闲,胸有成足的样子。

        叶桑没多看,回身,翻了翻小胖子的课本。

        上次课她就注意到了,小胖子应该上课的时候经常开小差,因为课本上隔个一两页会有个他自己画的动漫小人。

        鲁鲁修,海贼王,柯南……

        正翻着,一道气息靠近,似有若有的檀木香,混合着薄薄的烟味,陈西湛拉开她身旁的椅子,坐了下来。

        叶桑动作一顿,抬头。

        “做什么?”她问。

        “休息一下不行?”陈西湛声音浅。

        叶桑没说话了,低回头,继续翻动手里的数学课本。

        课本却被旁边的人抽走了。

        “看什么呢。”陈西湛道:“那小鬼不是去上厕所了?”

        叶桑没忍住:“管你什么事。”

        陈西湛看她一眼,失笑,侧着面朝她那边坐,手肘落到桌上,撑住冷毅的下颚,“不如,”

        “你看我?”

        “……”

        叶桑没吭声,一时间找不到话应对,觉得他这副样子,跟以往冷冰冰的样子一点都不一样。

        或许,关于他的传言,很多都不可信。

        陈西湛也没再说话,但是目光落在她脸上就没收回,将人盯得直白坦荡。

        叶桑视线回避,未去理会,脸没出息地变热,心想傅思桁怎么去这么久没回来,想去外面找找人。

        从椅子上站起身时,却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一瞬间绷开,她头发如瀑布散了下来,回头,皮筋坏了,不偏不倚掉在陈西湛大腿上。

        叶桑慌忙拢住一边头发,伸手去捡,手腕倏被陈西湛握住。

        愣了下。

        抬头,对上他黑漆漆的眸底。

        “做什么?”陈西湛对她问,扬了下眉。

        叶桑道:“捡……皮筋。”

        她的手腕很细,触感柔软,陈西湛松开,声音低沉,有一分哑,“行,你捡。”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9518/49518192/110227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