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重生医妻飒爆了 > 第3章:改命

第3章:改命


  “南曦王是吗,我能不能请求你让我投胎,当个宠物猫宠物狗就好。”何樱觉得这个人肯定想从她身上得到些什么,但是她现在只想喝了孟婆汤,忘记所有的事,重新开始。
  阎王跟黑白无常闻言不可置信的抬头看我,这个人是不是傻,得南曦王庇护,这鬼界谁还敢动她!她竟然拒绝!
  “我要庇护于你,当个小鬼不好吗,就是因为人做的太傻了,所以想当畜生,嗯~”南曦王眯了眯眼,任何跟她有关的事情他都不会放过!
  “畜生怎么了,畜生可比人幸福多了,你幸福吗?”何樱站累了,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直接抬头质问。这一举动又惊掉了阎王跟黑白无常的下巴。
  “跟你有什么关系!”南曦王长袖一甩将手背向身后,带来一阵清冽的香气,直接掠过何樱的脸庞,还挺好闻的。
  “那我的决定,你凭什么左右!”何樱觉得自己反正都是个死人了,怕什么,何况她又不傻,什么庇护,不就是再次沦为一颗被人用完就丢的棋子罢了。越想越气,何樱周身的气势也越发足了起来。
  何樱这副不知天高地厚还气势十足的模样让南曦王又深看了她一眼,这气势连她的十分之一都不如,如何能比,可能是他弄错了吧。
  “大人,这何樱在人间的时候也没有吃豹子胆啊。”白无常偷偷在阎王耳边嘀咕。
  “闭嘴!”阎王白了一眼这个二货,以为在场谁听不到一样,说这种话不是下南曦王的面子吗!
  “你觉得你又能凭什么反抗!”南曦王坐在的阎王的案桌前,不由得看向了案桌上的生死簿。原本处于死者一栏的何樱不知在何时竟然出现在了生者一栏,而寿数竟是未知!
  “你过来。”南曦王向阎王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你看这里。”
  “这--小人也不知,这簿可是上界之物,每月会出现在案桌之上,是无法修改的,小人只是照办,不知为何会如此。”阎王觉得自己大概是眼花了,可是看了很多遍还是一样。
  “以前是否有类似现象出现过?”
  “是有过,不过......”阎王突然想起,这上界一般不会随意改的,虽然改完之后他们照办就是,可是回顾一下,那些人可都不是什么小人物,可是他不能放在明面上讲,这何樱怕是不简单。
  “行了,该怎么处置便怎么处置吧。”南曦王不知为何嘴角上多了些笑意,何樱却是看的毛骨悚然。
  “那小人现在就送她回去。”
  “送什么送,送哪里,我要喝孟婆汤,我要投胎!”见势不是很对劲,何樱赶紧争取,她确不知,上界指令,谁又能更改!
  “慢着,我来送她回去,冥池先借我一用。”南曦王跟何樱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阎王对着空气作揖道:“南曦王请随意。”
  “放我下来!”何樱很无语的在南曦王怀里扭了两下,清冽的香气扑鼻而来,周围因飞行速度产生的风也打在脸上,让她很不适应,明明有很多种方法,偏生要抱着她。
  “好啊。”让何樱没想到的是,南曦王真的松了手,脚下立马产生了落空感,随即便感觉自己一头扎进了水里面。看着眼前流动的液体,干脆闭上眼睛任由自己下沉。
  “该死!”南曦王本来还在岸上欣喜的很,却看见某个傻蛋想往水里沉,这冥池有禁忌,施不了法,只能扎进水里去救人。
  慢慢的窒息感袭来,何樱都觉得自己可以解脱了,偏生腰上确多了一股力道,南曦王的脸在慢慢的放大,水是凉的,唇却是温热的很。
  渡完气就开始拉着她往上游,何樱确一个劲的想下沉,见此,南曦王又给何樱渡了一口气“怎么,想我一直亲你?还是--上去”。
  见他的眼神带着毋庸置疑,何樱任由他带她浮上了水面,抹了一把脸上腥臭的水“你这种大人物关乎我这种小人物的生死作甚。”
  “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岂能让你死。”南曦王呢喃了一句拉着何樱爬上了岸边。
  “你说什么?”这南曦王怎么一天到晚深深叨叨的,大人物啊,看不透。
  “你为什么当医生?”南曦王叹了口气将自己的衣服理了理,湿哒哒的真难受,恨不得立马给它烘干来。
  “治病救人呗!”作为一个医生,将人从鬼门关拉回来是很有成就感的,可是拉不回来时也觉得十分的无助、自责,她妈妈也是因为病痛的折磨去世的。
  “那就做下去,我帮你!”
  “啊--我都已经死了,你怎么帮我,听阎王的意思,人的生死可不由你们掌控,即便可以我也不想做人了,这么累,何必呢!”。
  “你的生死簿已经改了,你现在还活着,你明天是必须要回去的,生死簿现,12个时辰内执行。”
  “怎么可能,你们估计看错了,诓骗我而已。”何樱摸了摸鼻子,一世为人,终得解脱,为何要再入泥沼。
  “你在逃避?”
  “我……”何樱只是觉得心被揪了一下,一屁股坐在地上,是啊,她就是在逃避,可是南曦王你又何必这般赤裸裸呢。
  “你以前无力改变什么的时候都义无反顾,怎么现在可以了却犹豫了?”
  “我现在又有什么能力呢,还不是跟以前一样生而平凡,格局那么大的事就应该你们这种人去做,你们做起来也方便,享受什么优待就要负起什么责任罢了。”
  “以前有人跟我说过,存在即是意义,你知道为什么这里不能使用法术吗,这里是有法阵的,一旦察觉到法力波动便会灰飞烟灭,这哪里是一池水,不过是一池恶灵罢了。”
  “我说怎么又腥又臭的,跟你人一样!”
  “但是这些人全都跟你一样,全部都是枉死的,恶灵非恶人。”
  “那你不觉得很讽刺吗!”何樱气了,觉得很是可笑,即便她见过很多了,还是很气愤。
  “你再看看。”南曦王直接走到何樱身后捂住了她愤怒的双眼,光线重现时她看见了很多蓝色的烟团正在四处飘荡,可是范围只有这方圆之地。
  “你是医生吗,你回去吧,为什么不回去呢,为什么不救救我们呢,为什么呢?”
  “你好像死得也不是很值,怎么样,放我们出去吧,我们一起杀了他们好不好,他们不配活着!”
  “来吧,跟我们一起,一起吧,你竟然不想作为,就跟我们一起沉沦吧,来吧--来吧,何樱,来吧......”
  “不、走开!我跟你们不一样,走开!”何樱觉得头很痛,捂着头蹲了下来,额头上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
  “他们都知道挣扎一下,改变自己的局面,你为什么不?”
  “你不是说我凭什么吗!”何樱嗤笑了一声,在两个小时前这个人可没少恐吓她。
  “凭我。”更凭你自己,南曦王扶着何樱的双肩,就冲着怼他的这股劲他都觉得不用劝了,让她发发小脾气又何妨。
  “是吗......”大概是恶气入体,何樱话没说完一直晕了过去,南曦王将她扶入水池坐好,想着这一池恶灵让她镇镇也好,然后开始打坐疗伤,他也快熬不住了。
  冥池陷入了沉寂,两人中间有丝丝缕缕的气息相互交汇,原本狂躁不安的恶灵集在了一处,安安静静,嘴里呢喃着:鬼帝、鬼帝、鬼帝……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9516/49516844/1076411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