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重生医妻飒爆了 > 第7章:弟弟

第7章:弟弟


  何樱想的是赶紧溜,反正也好晚了。
  “慢着!”
  果不其然,何樱听到了那个主席的声音。
  “请问主席有什么事吗?”何樱假装镇定,现在跑就更说不清了。
  “为什么不带勋章?”
  “咦,我带了啊,可能不小心弄丢了吧。”何樱假装看了一下领口,又在口袋里面找了找。
  “你还是跟我走吧,见保安。”
  “我又没做错事,为什么要跟你去见保安,我说你这个人真是,我就是忘了带学校的勋章而已!”何樱镇定的讲,越说越气愤,仿佛自己受了极大的委屈。
  “学校规定,图书馆是重地,务必关注外来人员,既然没带勋章,那只能跟我去保安那里确认名单了。”
  主席理了理本就一丝不苟的袖子,打算将何樱带走。
  不单单是没有勋章,直觉告诉他这个人奇怪的很!
  “老韩,这边有情况!”
  此时好像刚好有人叫那个主席,趁着他转头,何樱拔腿就跑,直到跑出校门外都没有人追过来,她还有点纳闷。
  只是她自己不知道因血脉的觉醒,动作要比别人灵活好多罢了。
  “老韩,那是谁啊,怎么能跑那么快,下次田径赛可以找她。”
  “不认识。”
  “啊,不认识!”那人不解的挠了挠头。
  “通知学生会调监控,查刚刚那个人,哪里出了事,带我过去。”希望她没有做什么,否则--学校是不会放过她的!
  “顶楼,是顶楼出事了。”
  “为什么不早说!”韩主席瞪了那人一眼,顶楼可是放着学校的顶级藏书,一般没有人去,出了事谁担得起。
  “只是东西都乱了,并没有少,还有地上有些金色的液体,也不知道是什么。”
  “通知校长处理!”此时的韩主席又看了一眼何樱刚刚逃跑的方向。
  何樱找了一下衣篮臣,没找到就直接回家了,想来找他也很是不容易,谁知道在哪。
  只是回家的时候看见他背对着她坐在沙发上。
  “你去哪了?”将钥匙放在柜台上,何樱随口问了一句,也没指望他会说。
  “在海德中医药大学图书馆顶楼跟人打了一架。”衣蓝臣连动都没有动,声音也小了很多。
  “什么,你在那里跟人打架!”何樱气愤的走过去,她好不容易才混进去一天,这家伙就搞出事了,她以后还怎么去。
  可是眼前的人面无血色,手捂着胸口,一如第一次见面时那般,金色的血液不停的从指尖淌出。
  “你怎么伤的这么重?”何樱开始有点着急了,虽然跟这个人相处不是很久,可是总不可能看着他死吧。
  但是她今天看了那么多书,也只是提示伤口渗血而已,她急急忙忙的拿来纱布止血也不管用。
  “没用的,你那点本事只能救救活人,对我不管用。”衣篮臣拉住了何樱的手,示意她别费力气了。
  “那你难道就让它一直这样流着吗,有没有什么办法?”
  “有啊,你亲我一下。”衣蓝臣气息都不是很稳,却在逗着何樱。
  “快说!有没有办法,身体不是这么作践的!”何樱气愤的干脆在他的伤口上按了一下。
  身为一个医生,也有着一样的通病,看不得别人作践自己的身体。
  “嘶~”衣蓝臣实在痛的很,神情也有些恍惚,看了何樱片刻,便一把把她拉了下来,抱在怀里。
  “对不起,我好痛,让我抱一会好不好。”他觉得他看到以前的她了,放荡不羁,无论世俗,一切自由。
  何樱动弹不得,只能转了转头,确刚好将衣蓝臣的眼泪蹭到了自己脸上,只能叹气道“一个男人,这么爱哭鼻子。”
  可是她又羡慕那个被他爱着的人,如果她还在,他们肯定很幸福。
  “衣蓝臣,你上次受伤不是去的冥池吗,你去冥池吧。”何樱再次将手捂在了他的伤口上,只是这次动作轻柔了许多。
  “我不放心你。”
  “我?就为了我?”何樱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转而又笑了“骗谁呢,我死了,你就失去找她的线索了是不是?”
  “就是为了你!”衣蓝臣只能强调一遍,毕竟很多事情不是他说了就可以,需要她慢慢去发现。
  “行行行,你去冥池行不行,我一个人可以的。”何樱挣脱开来,尝试的叫了一下“大能!”
  “小的在!”果然还是那张谄媚的脸。
  “你的王可是受伤了,叫黑白无常把他带到冥池去养伤吧。”何樱吩咐着,还有些意外她能叫出大能。
  “只能小的带了,黑白无常白天无法出没,小人刚好有上界之宝而已,可以免受日光灼伤。”
  “都行,赶紧带他去吧。”看着已经在说胡话的衣篮臣,何樱开始催了起来。
  “遵命!”大能毕恭毕敬的带着衣蓝臣走了,衣蓝臣的最后一句话还飘在房间里“篮灵轻。”
  衣篮臣,篮灵轻?何樱似乎嗅到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有,直接瘫倒在床上,她还是想想明天怎么混进去好了。
  “韩益啊,你这个学生会主席怎么值守的,短短一天,顶楼闯进了人都不知道,图书管还出现了不明人物,还好没什么损失。”
  “校长,是韩益值守不当。”韩益觉得是自己的问题,直接低头认错,态度诚恳。
  “算了,你也就犯过这一次错,顶楼的人追踪不到,不过警方通过图书管监控画面已经找到了另一个人的信息,你来看看。”
  “何......何樱”韩益看着手中的资料一脸诧异,不由得往下看信息进一步确认“果真是她!”
  “你认识,说来她还是跟你一个地方的。”校长将资料拿了回去询问道。
  “校长,我可否征求一件事,她是我一个朋友的姐姐,只是听他提起过,并不认识,她比较热衷于医学,可否让她进学校图书管,我担保她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
  “哦,所以她今天溜进来就是为了看书?”
  “是的,我问她的时候她是这么说的,只是可能怕抓她,就跑了。”
  “罢了,即是医学爱好者,让她进来就是,不过顶楼的事不要再发生了!”临了校长还鞭策了一下韩益。
  “我替她谢谢校长,韩益先忙去了。”
  “去吧去吧!”校长说完随手拿起桌子上还没看完的医书啃了起来,也难怪他会同意韩益的请求了。
  第二天,何樱在校门口徘徊,想趁机溜进去,可是一直没找到机会,想着回去算了,看看能不能弄到个勋章什么的,以后也方便。
  “你怎么在这!”何樱转身便看见了那个主席,想跑已经来不及了,韩益一把捉住了她的衣服。
  “姐姐,偷鸡摸狗的事到底谁教的,爸爸跟我说你很老实的。”韩益死抓着不放手,毕竟她跑的太快了。
  “叫谁姐姐呢,认错人了吧。”何樱却是在想,她大概就是这么个人吧,以前只是在心里想一想,不敢做,现在敢做而已。
  “你23,我22,大三,可不就是姐姐嘛!”
  “哪,给你勋章跟出入证,以后这里的课随便听,书随便看,图书馆的人脸识别也给你弄好了。”
  韩益一手捉着何樱的衣领,一手将勋章跟出入证拿出来给了何樱。
  “这回你不跑了吧?”韩益撇了她一眼,眼睛有点像父亲,只是人怎么傻傻的,连个大学都没考上,这个姐姐有点丢人啊。
  “你到底是谁?”看着手中的东西,何樱瞬间戒备了起来。
  “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应该是要直研,爸爸说他听人讲看见你来海德了,叫我见到你照顾一下,还有,我爸爸,老韩,我叫韩益。”
  “你就是韩益,老韩跟你们都讲了?”一般这种事情都是瞒的死死的,为何韩益会知道。
  “爸爸很早就跟我们讲了,他说我们有权利知道,但是又碍于你妈,碍于你的感受一直没有接你回家。”
  “说来,你第一天上班的时候,我们都去看你了,只不过时间比较久,忘了。”韩益觉得这件事,他可以理解,也可以接受,甚至接受这个姐姐。
  何樱看着韩益,回忆慢慢聚焦,确实,在她刚去上班的第一天就见过他了,只是一面之缘,两个人都忘了。
  “替我谢谢他。”何樱瞬间又丧气了一点,老韩做到让全家人接受她也是挺不容易的。
  “你现在不挺好的吗,你不欠谁的,是我们欠你的,我不喜欢在医院见你的感觉,没有自我,好了,我有课,你自己应该可以,再见。”
  何樱被说的直到韩益的背影快消失时才反应过来,教训谁呢,年纪明明比自己小,跟个小老人一样!
  ------题外话------
  这章有点长,还有男主这边的故事线可能要晚一点延申,因为还要等女主的进度,女主需要慢慢成长,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啊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9516/49516844/1075976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