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重生医妻飒爆了 > 第8章:四楼

第8章:四楼


  第二天何樱醒来的时候,看见桌子上凭空出现了一碗鸡汤,但是里面黑乎乎的药材似乎又不一样了。
  “我做什么你吃什么。”
  衣蓝臣这句话瞬间浮现在脑海中。
  “也不知道他伤好了没有,还有功夫做汤,应该死不了。”
  何樱慢条斯理的坐下喝了一口汤,看着窗边的海景念叨。
  隐身的大能擦了擦脸上的汗“还好没发现味道不对!”
  原来竟是大能做的!
  不过何樱也就喝过一次衣蓝臣做的汤,大体是喝不出的。
  “你接下来就自求多福吧,南曦王给了我很长一张菜谱,全是汤!”大能默哀的看了何樱一眼又走了。
  何樱喝完汤又来到了图书馆,只是突然发现自己的基础并不是很牢固。
  虽然现在新输入的知识很牢固的刻在脑子里,可是以前的基础打的不是很好,不能融会贯通。
  “有了!”
  她记得以前听人谈起过海德大学的图书馆乃是医界一绝!
  是所有业界大佬分批分层次整理的,由难易度,以及知识掌握的基本流程将书分别放置了七层。
  所以说,海德图书馆犹如一个闯关级别的宝塔一般。当然,一楼是入门级别的书!
  可是地基没有打好,上面堆再高也是徒劳!
  所以何樱毫不犹豫的去了一楼!
  韩益看着她消失在三楼的身影摇了摇头“这就放弃了?”
  韩益没有跟过去,她有她的自由,何况他现在也不便干涉,顶多有事帮衬一把。
  “是时候去四楼了。”韩益抽出了三楼他唯一一本没有看过的书,期待的抬头看了看天花板。
  没准--他还可以多活几年,老师们都还没有放弃,那么自己也要坚持。
  又过去了三天,韩益将看完的书本放回,打算去四楼。
  “何樱?”没想到三天不见她又过来了。
  此时的何樱正扫视着三楼的书,好像都看完了啊!
  又不适的摸了摸喉咙,怎么办,有点像吐啊。
  该死的衣蓝臣,做什么药膳不可以,天天做汤,还天天是鸡汤,还天天早上送来。
  “咦,弟弟你怎么也在!”何樱也看见了韩益,招呼了他一句。
  韩益点了点头,并没有讲话。
  见状,何樱也就指了指楼上“我去楼上了。”
  “你去四楼!”这会韩益倒是讲话了,语气中带着不可置信。
  “是啊,要不要一起?”何樱刚动的脚又粘在了地上。
  “你都看完了?就这么几天?”哪怕韩益再淡定,他也觉得不可思议。
  何樱眼珠一转,拉着他直接上楼“走啦,没看完,捡着看的而已。”
  “你这样还考研,你了解这图书馆的布局吗?”韩益被拉的打了个趔趄,越看这个姐姐越不靠谱。
  “了解啊,看书要紧,走吧。”
  何樱在韩益头上摸了两把,这家伙看着一丝不苟的,给他弄乱来大概会发疯吧。
  “何樱!别摸我头!”果然,韩益握着拳头咬着牙,就差没拍何樱一巴掌了。
  奈何何樱溜的比兔子还快,只能转身去了洗手间。
  何樱再次见到他时,发型又恢复了原样。
  只是脸色明显铁青了很多。
  “先看书。”何樱拿了一本书塞给他“早先看完,早些治病,没准能达到痊愈。”
  “你怎么知道!”抓紧手中的书,韩益的嘴明显因为紧张抿了起来。
  “原来你真有病啊,哈哈哈哈哈,我诓你你就信啊。”何樱捂着嘴笑的前仰后合,可惜在图书馆,还得压抑着。
  “再见!”何樱开玩笑的语气等同于在他的伤口上撒盐,将书一把丢进何樱怀里,另找了一本书在角落坐了下来。
  他忍!,这是他姐姐,他不怪他!
  何樱摇了摇头,其实就是个小屁孩而已,装的跟个大人一样,其实什么都不说,脾气都不敢发。
  明明自己担心的要死还给别人营造一种自己没事的感觉。
  这不就是以前的自己吗,只是短短十天左右,似乎什么都变了。
  四楼的书果然晦涩难懂一些,而且来四楼的人也少了很多,还有很多老师也在这里。
  但是何樱有自己的连接系统,自动排版,非常的系统化,也就很好理解。
  中途韩益接了个电话便离开了,后面就一直没有回来。
  渐渐的图书馆的人也越来越少,最后一点光亮消失在地平线上!
  今天的天似乎暗的格外早了些。
  等何樱抬头时,图书馆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四楼出去的门关着,何樱以为只是虚掩着,结果发现拉不开,外面锁住了!
  “谁?”一阵风声从何樱的背后闪过,她立马回头,就在这一瞬间,整个图书馆的灯都灭了。
  她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可是周围并没有什么东西!
  看来要在图书馆过夜了,就是不知道这五月的天气晚上会不会冷。
  找了个位置坐下百无聊耐的玩着手机,一遍遍的进出微信、QQ,可是并没有好友消息的推送,何樱叹了口气,谁让自己以前不出去玩呢。
  即便别人死缠烂打叫也不出去,久而久之便没有人叫了,身边的人也渐渐疏远了起来“何樱啊何樱,上半辈子白活了。”
  “你说会不会出事啊?”这时候门外有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传来,像是女孩子的,何樱忍不住竖起耳朵来,估计就是将她锁在这里的人!
  “就是要教训她一下,竟然公然跟韩学神在图书馆拉拉扯扯,我忍不了,他是我的!谁也别像动!”
  声音再小何樱都从里面感觉到了一种嫉妒加刻薄的味道。
  “你们两个脑残不脑残,放我出去,脑袋门夹了不开窍是吗,喜欢就自己去追啊,拿我撒什么气!”
  “啊!”何樱越讲越气,一下起身起猛了,膝盖撞到了凳子角,抱着膝盖吸着气。
  “快走,被发现了!”两个人本来就做贼心虚,听到里面有动静赶紧吓得跑了。
  “喂--你们倒是把我放出去啊!”何樱只能又坐了下来,此时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得不偿失,没事骂她们干嘛,可是她气啊。
  这都什么思想,以为自己演电视剧呢,脑残恋爱脑。
  “老大,你说她是谁啊,胆子真大,竟然大晚上一个人待在这四楼,就不怕关于你的传言吗?”一个谄媚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何樱的后面,让何樱不敢动弹。
  这大晚上的,让不让人活啊,这估计不是人,她很确定这里除了自己以外再也没人了,可是死后发生了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并不代表她不会碰到鬼啊!
  “为什么要怕我,我不就是不小心在图书馆猝死了吗,谁知道谁胡乱传,搞得的四楼一到晚上就没有人。”他可是无聊寂寞的很,没人解闷。
  “这不就是因为老大你太刻苦了吗,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记得你。”
  何樱觉得阎王已经够狗腿了,这个人更胜一筹啊。
  “我看看哪个小姑娘不要命。”老大说着走到了何樱前面,所以两个人就这么对视上了。
  “我擦,南曦王骈头!”老大吓得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成了他骈头了!”何樱徐徐的揉着膝盖,看着也是个没本事的好鬼,反正看都看到了。
  “老大,她看到我们了哎,哎,老大,你打我干嘛。”小弟摸着头一脸疑惑,有点疼啊,还是多揉两下。
  “废话,南曦王骈头,小的肖四拜见姑娘。”肖四看了他一眼,满脸骄傲,一副我知道你不知道的神情。
  “还是老大知道的多!”小弟接着拍马屁。
  “那是!”肖四的头抬的更高了。
  何樱只是觉得头顶一片乌鸦飞过,自己今天晚上碰上的都是什么人,沙雕吗?
  “南曦王是谁,别提多牛了。”肖四一边讲一边也坐了下来。
  “有多牛,讲讲。”何樱也凑了过去,反正没法子睡,听听故事也不错。
  “姑娘要听,我就讲,想当初啊,一万年前,鬼界可是乱得很......”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9516/49516844/1075858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