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重生医妻飒爆了 > 第10章:受伤

第10章:受伤


  七个月后。
  何樱将顶楼最后一本书看完,刚好台灯也没电了,这个楼层原本仅剩的光亮也没有了,她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何樱也理解衣蓝臣为什么要在顶楼打架了,因为这里真的很黑!而刚好他的敌人见不得光!
  “大能,为何衣篮臣还没有好,小枫怎么样了?”半年前何樱就很是担忧的询问过大能,他要是好了是不会不出现的!
  “南曦王一直在忙于要事,只是让我细心照料你,何枫情况在慢慢好转,还不错。”大能紧张的擦了擦头上的汗,虽然这个祖宗没惹出什么大事来,可是这隔三岔五的询问也很是让人头疼,这个差使一点都不快乐!
  当时的何樱很是担忧,总觉得他是出了什么事情,可是几番询问,大能都含糊其辞的没有告诉她。
  这份担忧持续到现在,而且她总感觉有人跟着她,为此韩益送她回家送到了现在,期间那个脑残女学生没少找她的麻烦,可是一直都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韩益并没有在这里,他一直在六楼!因为他不适合在这里呆,谁能想到海德大学奉为至宝的顶楼是中医学!
  她是天天在韩益的庇护下溜进来看的,为的是看看能不能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法子治韩益的病,毕竟这个弟弟对她还不错。
  也是因此她懂得了中医学为什么要至于顶楼了,它跟中国的历史一样渊远,它才是医学的地基,只是现在的人偏偏忘了,慢慢就默落了。
  韩益说,这些是老师们奉为珍宝的东西,一直希望有个人能带领他们学习,从而达到医学领域上的突破。因为中医学传承并不好,现存的很多中医,知识面根本不够!
  “不想了。”何樱抽回自己的思绪打算下楼找韩益,她似乎找到了一点突破口!
  “你就是何樱?”
  何樱眼前一阵绿影闪过,声音入耳时前面便有一个绿衣女子拦住了去路!看着这装扮以及凭空出现的本事,估计是鬼界的人!
  “是与不是,与你又有什么干系。”何樱镇定的讲,心里确想着大概要交代在这里了。
  “南曦王找了一万多年,就找到了你这么个什么都不是的村姑?”西祈上下扫视了何樱一遍,容貌算好的,但是不算极佳,简单的牛仔裤、白色T恤上衣,可不就是跟村姑一样嘛。
  她在何樱旁边转了两圈,眼神一直在何樱身上没移开过,也不急着动手,这样一个凡人,她跟捏死一个蚂蚁一样简单!
  “不管你是不是篮灵轻,只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最终还是要落到我的手上!”西祈将视线移向何樱的眼睛,希望在里面看出她害怕的情绪来,可是里面平淡无波,一如她当年镇定自诺的行事作风!
  这一点果然惹怒了西祈,瞬间掐住何樱的脖子将她抵在了墙上“你怎么不叫啊,叫救命啊,求救啊,说不定会有人来救你。”
  何樱尽管呼吸困难,还是很平静的看着西祈,看着语气动作柔柔弱弱的人,怎么如此的残暴、血腥!
  “西......西祈,你是......怎么知道我的?”何樱眼珠一转,想起了肖四的话,虽然他的故事不可信,但是人物总不会作假。
  果然,西祈抽开了手,何樱则蹲下来拼命的吸着空气中的氧气。
  “南曦王是不是将鬼界所有的事的都告诉你了,那又有什么用,你现在又能做什么,我想让你什么时候死,我就让你什么时候死!”
  西祈的眼中闪着疯狂,显然愤怒感已经让她失去了理智,一万年前篮灵轻处处压着她,她好不容易盼着她死了,怎么能让她重新回到鬼帝宫!
  看着地上捂着喉咙的何樱,愤怒使她一脚将何樱踢飞了出去,何樱小小的身子压倒了一排的桌椅,只是觉得五脏六腑一震之后没有一处是不疼的。
  “你看看你,以前不是处处比我强吗,怎么现在我连法力都不用你就伤的这么厉害了。”西祈看见何樱的无力感又开始笑了。
  “疯子!”何樱好不容易爬坐起来,终于咬牙切齿的吐出了内心的愤慨,篮灵轻做的事,跟她有何关系,丫的。
  摸到一个桌子脚,何樱便直接坐靠上去了,她实在爬不起来。
  “你很多年前就这么评价过我了,我知道!”西祈假笑着道。
  “可笑我曾经也立过那么多功,全给你做了嫁衣!到头来还不是就得到你的一句疯子!”
  何樱压根没理她的疯言疯语,只是想着怎么解决眼下的事。
  她记得这里好像有一个开关,这顶楼也不是没有灯,但是看书开灯的话太引人注目了。
  于是她开始慢慢的向后摸索,但是她腰间一痛,又来了个抛物线。
  这次何樱直接胸口一热,吐出了一口金色的液体,疼死她了!竟然被她察觉到了。
  “想开灯,没门!”西祈直接将整个顶楼的灯毁掉了,断线的时候发出电流相碰的滋滋声,偶尔还有一些火花产生。
  随即何樱又看到西祈瞬移到自己面前,在她的嘴巴边沾了点什么。
  “金色的血,怪不得南曦王认定了你,你果然是她!”西祈眯了眯眼睛,那就更留不得了!想此,右手抬起直奔何樱的头而去。
  何樱觉得自己复活了也挺憋屈的,一直在别人的影子之下,都没有人告诉她为什么,来个人便要打要杀的。那凌厉的掌风她也感受到了,只是半天了都没有落下来。
  “唐溪,你拦着我作甚!”西祁不可置信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唐溪。
  “南曦王已经中了血煞,不日将不再是威胁,只要杀了她,不久鬼帝宫就是你的了!”
  西祁不明白他为何要拦着她!
  “你给他下了血煞?”唐溪满是厌恶,这个女人一直比他想象的狠,怪不得衣蓝臣一直猫在鬼帝宫,估计快不行了。
  “血--血煞是什么?”何樱听到衣蓝臣中毒了,当下也顾不得钻心的疼痛,直接问道。
  “金色的血?”唐溪应声看去,盯了何樱许久,可是这个人其貌不扬,哪有当初的影子。
  唐溪眼睛闭上,掩盖住眼睛里的情绪,拉着西祁“走吧,她成不了什么威胁。”
  “为什么不杀了他,唐溪你傻了吗,如果她真的是,你真要等她复活吗?”西祁甩开他的手,再次朝何樱袭去!
  “西祁,住手!”唐溪飞身过去一掌将她打伤了。
  “哈哈哈哈,唐溪,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后悔的!”西祁轻柔的抹掉嘴角的血,水袖一扫,须臾间已不见踪影。
  这个西祁,虽然带着清风来去,内里确是无尽的黑暗。
  “北潇王?为什么救我?”何樱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眉间紧蹙的人。
  “你不是她,南曦王可以自己欺骗自己,可你不是就是不是,永远都替代不了她!”
  “罢了,你们的事确实也跟我没什么关系,上次你在这里打架伤了他?血煞又是什么?”
  “阎王没有告诉你吗?西祁就是在阎王那里发现你的,包括我也是!为什么拦她,你一个阳间之人,她动了就是破坏了规则,你死了,她也活不了几天!”
  “那你不是要鬼帝宫吗,为什么毒反而是西祁下的!”
  “问这么多做甚,你还是自求多福吧,本王要的东西,自然会光明正大的拿!”
  唐溪复杂的看了何樱一眼,黑光一闪,便不见了!
  ------题外话------
  这里说明一下,海德中医药大学就以海德大学简称了,码字方便一点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9516/49516844/1075629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