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重生医妻飒爆了 > 第33章:除夕

第33章:除夕


  除夕。
  莲花县更是热闹了,因为还有人拉着行李箱脚步轻快的往家里赶。
  经过昨天的相处,何樱明显的跟他们熟捻了许多。
  吃完早餐,叶奕就被老韩跟韩益拉着去楼上谈话了。
  何樱则是跟韩依、张芯在大厅看着电视。
  看着韩益跟叶奕上楼的背影,这韩益不是不认嘛,把他带到楼上去是什么意思?
  叹了口气,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吧,所有人都认为叶奕是她男朋友。
  “姐姐,晚上我们去楼顶放烟花吧,爸爸买了好多颜色跟款式呢,以前都没买过。”韩依说着顺便还表示了一下老韩对她多么好,偏心。
  何樱也知道她开玩笑,很是愉快的答应了,她也很久没放了,以前也没钱放啊。
  “是啊,小樱,以后没事什么的就回来,这就是你自己的家,不要有什么心里负担哈。”张芯换了一个年轻人会比较喜欢的综艺跟何樱说着。
  “好的阿姨,我会的。”抓了抓手上盖着的毯子,这阿姨委实太过热情了一点。
  “姐姐,姐夫这么帅你怎么找到的,跟我讲讲呗,他家里是做什么的啊。”韩依似乎对她跟叶奕的事情比较感兴趣,说着还拉了拉毯子微微坐起了身,一副八卦的样子。
  “没啥,就大街上碰到的。”
  “啊~姐姐就是害羞不想讲。”韩依很是失望的倒在沙发上。
  “依依啊,你还小,脑子里天天想些什么东西呢。”张芯端了些水果出来,拿了一块给何樱后摸了一下韩依的头。
  “妈!我都十八了,还小!”韩依可不依张芯的思想,她身边好多人可都是谈男朋友了呢,帅不说,家里条件还很不错,都是海德的呢!
  “少给我想这种事,让你爸知道,打断你的腿。”张芯警告不成便开始吓唬了。
  “啊~你不要告诉爸爸嘛!”韩依开始不依不饶的晃着张芯的胳膊。
  何樱在旁边看着有些失落,她6岁时,也经常撒着娇晃着一个女人的胳膊。
  她--已经不在很多年了。
  “依依可是前段时间生过大病?”压下心中的失落,何樱假装不经意提了一句。
  她一开始就觉得韩依有些不太对劲,眼下时机成熟,便也问了出来。
  “是啊!这孩子半个月前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玩了,回来便一直发着高烧,在医院住了好几天都没什么效果,反而情况越来越差,我跟老韩啊,都担心死了,眼看人都烧的昏迷了,结果隔了半个小时人直接就好了,奇怪的很。”
  张芯说着心疼不已,将韩依身上的毯子又盖上了一点。
  “我看看。”何樱只是在她身上看到了端倪,却是没有找到原因,所以才奇怪的,于是就过去想帮她把把脉。
  只是韩依直接把手拿开了,显得有些害怕。
  何樱也很是自然的收回了手,有些人恐医,她可以理解。
  “你这孩子,姐姐给你看看,又不吃药打针什么的,你姐姐医术可厉害了,考研海德市第一呢,深受那些老师们重视!”
  张芯在一边轻骂了韩依一下,还夸赞了一下何樱,转而又说“她有点恐医,你别在意。”
  “没事,理解,只是阿姨怎么知道我的事,韩益讲的吗?”
  “他哪会跟我们讲这些啊,你的事可是在医界传开了的,妈妈那段时间天天跟我讲你。”
  “我们也是突然发现是你来着,就告诉了爸爸,爸爸可高兴了。”
  见何樱放弃给她看病了,韩依又有了精神,小嘴喋喋不休的。
  “啊,是吗。”何樱想,估计是凌霄他们面试的时候搞得阵阵杖太大了。
  只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估估计接下来可能会带来一些麻烦。
  “是小樱太过造势了一点,小樱哪有那本事,都是他们谣传的。”
  “小樱啊,你就不要谦虚了,我的家族啊,可是做药材生意的,那医界的新闻我能不知道!”
  “阿姨原是世家啊。”何樱惊讶的道,老韩年轻时估计也是没什么积蓄的,他一个卫生院院长也没有太多钱,多半是买不起这个小洋楼的,何况这个小洋楼貌似是莲花县最好的。
  “那可不,我家世代药商,要不是真看上了老韩,要不然谁嫁啊。”
  “妈,你又在讲这个事了,都多少遍了。”韩依在旁边听着有些不耐烦。
  “咳咳。”楼上传来了老韩的咳嗽声,果不其然,他们三个人正下楼呢,老韩捂着嘴,脸上还有些尴尬。
  毕竟自己吃了点白饭这个事,说出去谁都不太好意思。
  “小樱啊,让你听笑话了。”
  “哪有。”何樱站了起来,看了一下叶奕,发现他的神情不太对劲。
  张芯看老韩不好意思,也就不再讲了,自己也是讲着来乐呵乐呵的,活跃活跃气氛嘛。
  “小樱啊,依依,要不然来厨房帮我吧,我要做年夜饭。”张芯系好围裙又进了厨房。
  已经中午了,这边除夕中午一般就简单吃一点,都在忙着晚上的团圆饭呢。
  何樱也就一起跟过去了。
  韩依在后面抱怨“我说妈啊,你能不能不要老是自己做,昨天姐姐回来就不说你了,今天又自己做,怪麻烦的。”
  “你就懒吧你,天天坐着吃就好,自己做跟在外面吃能一样吗,那还叫年夜饭吗。”张芯说着一刀下去将砧板上的鸡剁成了两半。
  亏得这是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进了厨房一样逃不过!
  韩依正剥着豌豆呢,被手起刀落的声音吓得缩了缩脖子,只能小声反抗“你就是老思想”怎么办,她怕她妈的刀突然就对着自己这边了。
  “阿姨,韩益他们做什么去啊。”何樱是蹲在厨房门口的,将手上的豌豆壳扔进垃圾桶的时候刚好看到韩益他们出去了。
  叶奕还回头看了他一眼,眼中看不出是什么神情。
  “哦,他们估计搬烟花去了,还在仓库呢,要搬到顶楼去。”张芯说着又是一刀。
  “凶得要死!”韩依依听着在何樱耳边发牢骚,眼里却是笑嘻嘻的。
  这大概就是这家人的相处模式,挺好的。
  抽空又看了外面一眼,果然他们搬着烟花上楼了,这才心下放心了一点。
  晚上。
  老韩今天一直说自己高兴,喝了很多的酒,有点醉醺醺的,张芯要扶他回去睡觉,他就是不肯“小樱难得回来,都吃好了是吗,走,我们放烟花去。”
  说着脚下还踉跄了几下,张芯赶紧扶好。
  拗不过他,几人只能扶着他上了顶楼。
  韩益顺带的拿了一张椅子让老韩坐着,也不至于摔倒。
  韩依早就迫不及待的拿着手杖烟花点了起来,滋滋滋的声音之后,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几种颜色以不同的规律四散而来,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显得格外的喜庆。
  韩益跟叶奕将所有烟花一字排开后便等着时间,叶奕站在了何樱的旁边。
  韩依将手杖玩掉了便过来掐表了“十,九,八,七......三,二,一!过年啦。”
  她的声音乖乖的,但是因为她讲着蹦起来了,着实增加了几分俏皮感,张芯还在旁边嘱咐着不要摔到。
  韩益赶紧将所有烟花点着了。
  片刻之后,整个莲花县处于一片的烟花爆竹声中,整个黑色的天空都有了颜色,也更亮了许多。
  看着眼前的盛况,明明是自己以前一直所期待的,但是何樱却高兴不起来,叶奕的表情也是严肃的。
  “今年以及以后,会更好吗?”她用着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问。
  “好不好,试过才知道。”叶奕的声音似乎做了什么决定一样。
  “是啊,试过才知道。”
  她摸了摸叶奕的手,还是那么的冰!衣篮臣,你是不是也是很冷。
  叶奕感受到手上的温度,刚开始瞳孔有些放大,后来,视线将某人锁得死死的,某人却全然不知。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9516/49516844/1072032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