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我要保研!重生之回到大学做学霸 > 第一章:还有比拔完智齿遇到前任更倒霉的事…

第一章:还有比拔完智齿遇到前任更倒霉的事…


头好痛。

        姜鲤睁开眼睛的时候,像是经历过巨大的撞击一般,脑袋晕晕沉沉,浑身没有一点力气,等到手脚终于有了一点感应,她的眼前渐渐清明,四肢也慢慢恢复了知觉。

        “我这是?”她嘟囔了一句,却感觉到自己被一股淡淡的,熟悉的清香包围着。

        这是,一个人的味道,只有她能闻到的,独一无二的味道,像刚刚下过雨后的青草街道,又像太阳出来后的日照雪山,空气中是清新的雪棉味道。

        姜鲤想了想自己的处境,就在三十分钟前,她刚拔完智齿,麻药还没过,一出门就遇到了穿着白大褂的前任。前任斜着眼,不知道看没看到姜鲤,又似乎是很不屑的样子,快步走到电梯口准备上楼。

        姜鲤后知后觉,连忙追上前去,用上掰开了电梯,她肿着脸,口齿不清:“是你啊。”

        前任名叫谢穆和,中国排名第二的口腔医院新晋首席牙医,青年才俊,一表人才,不到二十五岁博士毕业就荣归医院,成为齿科大学的青年讲师,得到医院重用,以后还有晋升的空间,可谓年轻有为。

        姜鲤已经两年没有见过谢穆和了,好像是刚刚的麻醉过了头,她不仅嘴麻了,脸也麻了,连脑袋也开始麻了起来。

        “辉夜要结婚了,她邀请我们去她的婚礼,你会去吗?”姜鲤仰着头,看着面前这个高她一个脑袋的白大褂。“你去吗?”

        没有回应,于是脸上火辣辣的疼,更多的是尴尬和不甘,重新和前任打招呼,又是一个蓬头垢面,刚刚拔完牙的狼狈状态。

        对方衣着光鲜,自己还穿着一字拖。

        哒,哒,哒。

        她盯着自己的脚趾。

        却发现一滴滴血滴在了脚趾指甲盖上。

        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是自己涂了指甲油。

        哒,哒,哒。

        一滴,两滴,三滴。

        但现在,她终于反应过来了,适才打招呼太激烈了,把刚刚嘴里缝好的线不小心扯断,伤口破裂,开始流血。

        姜鲤站在谢穆和的前面,用食指擦了擦嘴角的血,苦笑着说,“你想不想和我一起吃个饭呀?”

        叮!电梯门开了。

        像是空气里没有其他人一样,谢穆和绕过姜鲤,直接走了出去。

        姜鲤感觉自己的伤口更深了。

        这是一颗非常顽固的智齿,它的存在,让所有人都受了很严重的伤。

        所以姜鲤要拔了它。

        “喂,让我了却一桩自己的遗憾吧,穆和,我很抱歉,这些年。让我……请你吃个饭吧。”姜鲤追了上去,冲着白大褂的背影吐出一句话。

        白大褂停下了他的脚步,随即转过身,用一种怜悯的眼神:“你有没来得及说的话,但我没有,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

        按理来说,姜鲤今年本命年,大学毕业,早就过了可以正大光明在公众场所大哭的年龄了。但那一瞬间,她在电梯里眼泪汪汪,痛苦哀嚎,被巡逻的保安拖着下了楼。

        保安看不下去了,问她:“小姑娘,你不就拔个智齿,至于吗?”

        “现在的年轻人,真的好脆弱啊。”

        “看着还挺周正的,没想到这么拉胯啊。”

        “妈妈,那个阿姨哭的好伤心,她是不是生病了?”

        “可能那个阿姨遇到伤心的事情了。”

        姜鲤站在医院大楼前,听着人来人往的嘲弄和嬉笑,她拿出纸巾擦了擦自己的鼻涕,揉了揉太阳穴。

        她需要回家好好躺一躺。她需要好好想一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她刚迈出一步,就听到一声马达的轰鸣,“小心——”随即一声急刹,听到人群的尖叫声时,早已为时已晚。她倒在了医院前广场的血泊之中。

        她的脑袋先着了地,好像是全世界最大的力量拉着她,她什么也听不见,头痛,隐约中看着一个戴头盔的人也倒在地上,鲜血从头盔里流了出来。她来不及悲伤,来不及擦掉自己的泪痕,甚至来不及看一眼太阳,只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拽着她往下掉,她浑身都要被撕裂开,除了嘴巴还是麻的,其他都是苦的,然后,就是一阵剧痛,她痛晕了过去。

        等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她正躺在摇晃的车座靠椅上。鼻腔里除了熟悉的淡淡的清香味,还有一股大巴车专有的汽油味,车窗外的天气似乎很热,万里无云,晒过的柏油马路闪耀出滚烫的整洁。

        “今天天气真好!下一站,四姑娘山!”戴着圆帽的导游小哥提醒大家,“还有最多半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就能到了!大家要不要一起玩个小游戏,有没有会唱歌的驴友上来唱个歌!”

        自己居然是在一辆去四姑娘山的大巴车上。

        “小鲤鱼唱歌很好听!你去给大家唱一个呗!”

        后排有个尖尖的女音传来,她推了推姜鲤的座椅,开始起哄。“小鲤鱼不是合唱团的女高音吗,给大家唱一个!”

        “别闹!”又是那段熟悉的男音,好耳熟。姜鲤能听见他的低声制止,“小鲤好像有点晕车,你没有晕车药?”

        过了大概半分钟,姜鲤感觉自己的嘴巴里被人塞了一小片药片,下巴一阵清凉,男生的手指抵住她的下巴,喂她喝了几口水。

        好真实的梦,我真是不争气,这种时候居然又梦见你了,谢穆和。他们都说,人在离开之前,会梦见自己最幸福的时刻,原来在我的潜意识里,我们最幸福的时刻是这里呀。在梦里,我不算打扰你吧。

        姜鲤苦笑着,脑袋下意识地靠在男生的肩膀上,伴随着安神的清香,她又晕晕乎乎睡了过去。

        她的耳朵里冰冰凉凉,突然被塞进了一只耳机。

        “夏去了又回来

        而人却已不在

        它重复着我汹涌的忍耐

        今年兰花又开

        开了它也会败

        我想要一个人活得精彩

        有些人总会来

        有些人在我心中在徘徊

        ……

        在失去中我慢慢的变呆

        是不同步的未来”

        呵呵,小朋友听的口水歌。

        很久都没听过了,这首歌怎么这么耳熟。哈哈,我没记错,是谢穆和大学的时候唯一会唱的一首歌。

        这一次,她头不痛,嘴巴也没有麻,甚至连智齿的伤口都消失了,她试着用舌头舔了一下智齿的地方,她惊讶地发现,那里甚至还没有长出智齿。

        她猛然睁开了眼睛。

        大巴车上的电子钟滚动显示着时间:2018年4月13日9:45分。

        她试着甩了甩头,睁开眼睛,又闭上,闭上眼睛,又睁开。

        2018年4月13日9:46分。

        “小鲤,你还想喝点水吗?”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9515/49515570/100117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