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忍住心动 > 第4章 初冬04

第4章 初冬04


她并没有拉黑他,毕竟一拉黑了那些聊天记录都不在了,虽然她全部都截图留存在网盘里,还录屏有。

        和路明彦交往的时间并不长,满打满算也就三个月。

        但是路明彦追了她有半年多,认识的时候也是在杜峰的办公室认识的,那天她去找杜峰,希望杜峰能给她试戏的机会,刚好就遇到了正当红的路明彦。

        路明彦说对她一见钟情,慕柔挺想笑,她并不相信路明彦说的一见钟情,只是后来的半年多里他殷勤的不得了,

        一开始送了她许多名贵的礼物,她没有要,后来他就会送花,送些吃的过来,甚至还堵在她门口,在门口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乖巧的像是个门神。

        答应和路明彦交往的时候是今年七夕,正值八月的盛夏,他在她门口捧着一束花站了几个小时,她当时心软了,觉得在这个圈子里或许有个人陪着自己会不那么难受孤单。

        而且路明彦看着是真的喜欢她,不像是一时兴起。

        慕柔承认,答应和路明彦交往,她心里是存着一丝不太好的想法的,想着杜峰就不会以潜规则来要挟她,那她是不是就能接到正常的戏。

        她愿意从一个很小很小的配角做起,只要不是什么无聊又雷的烂剧令人看一眼就恶心的角色就行,就算是一个令人痛恨的反派都她也很愿意。

        然而在交往不到一个礼拜,路明彦就提出要和她发生关系,被她拒绝后他就玩起了冷战失踪。

        追她得时候殷勤的一天发无数条信息,嘘寒问暖,或者自说自话一些他工作上的事情,到后面一个礼拜没有一个回应,想起时像是逗狗一样又发一条信息过来。

        慕柔也从来没认为路明彦多深情,可也没想到他花这么多心思和时间追自己,只是为了单纯的睡自己。

        所谓的一见钟情不过是见色起意。

        她的那么点小心思只是抱着一丝希望而已,就算真的交往,感情很深她也不可能主动要求他为自己在事业上做点什么。

        那天会去探班路明彦的广告,她也是想当面和他说分手,她不喜欢这种拖拖拉拉并不纯粹的感情,弄得好像她占了便宜一样。

        幸亏那天去了,知道了路明彦的真面目,让她不至于在这段恋情里深陷。

        外面雨声漫漫,混合着楼下嘈杂的人声以及不时响起的车鸣,让这不大的屋子显得并不清净。

        慕柔也习惯了这样的喧嚣,疲惫席卷过来时,耳朵里的嘈杂声却成了最好的催眠曲,伴着腿上传来的疼痛睡了过去。

        睡的并不安稳,一个晚上都在光怪陆离的梦境里逃难。

        她梦到自己彻底被娱乐圈封杀,犹如过街老鼠,不仅网上的人对她喊打喊骂,连走在街上都有人向她扔石子。

        还梦到了家里出事的时候,一夜之间他们家什么都没了,父亲也不在了,快天亮的时候梦到在远方的外婆病情复发加重,母亲打电话过来一直在哭。

        慕柔是被惊醒的,醒来的时候外面依旧是熟悉的喧闹声,从窗帘透进来的光线提醒她现在应该不算早了。

        许是昨晚淋了雨的缘故,她觉得头疼的十分沉重。

        她拿起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八点半,也不算太晚。

        想到临近天亮时那个真实的不得了的梦,赶紧找到母亲的电话拨过去,却是一直没有人接。

        她赶紧点到微信去给母亲发了两条信息,询问是出什么事情了,为什么没接电话。

        发完后,慕柔还是觉得很不安心,用力拍了拍额头,她才下床往厕所走,一时间忘记自己左腿的伤,双脚踩在地上站起身她就疼的又跌回了床上。

        她疼的龇牙咧嘴的,在床上坐了好半晌才打着单脚去厕所洗漱。

        洗漱完后见母亲还没有回复,她又打了个电话过去,依旧没有人接,她更加的焦急。

        惶惶不安中,却传来敲门声。

        慕柔以为是好友放心不下自己跑过来了,赶紧打着单脚去开门。

        门一开,屋外站着的俊美尊贵的男人让她着实怔住了好几秒。

        “季…先生…”她迟疑了半晌,才想起昨晚季云迟临走时说得话。

        “慕柔,早。”季云迟非常礼貌而又带着恰好的疏离感问好。

        “早。”慕柔下意识的回了一句。

        “可以让我进去说话吗。”见她站在门口,没有要请自己进去的意思,男人只好主动开口。

        慕柔这才赶紧将他请进屋,又往屋外看了看,他是一个人来的,昨晚开车的那个男子并没有一起跟过来。

        屋子很小,能坐的地方不多,慕柔招呼他在一个单人的小沙发上坐下后,又给他倒了杯水,自己则坐在了床边有些局促的等着他的话。

        季云迟却也没忙着开口,先是打量了这不大的陈旧屋子一圈,又喝了两口水才说道:“昨晚我说得话,你可能觉得有些唐突,但是我是认真的。”

        “我不明白。”慕柔看着他,神情认真,“你还那么年轻,现在正是事业辉煌的时候,家世还很好,为什么会急着结婚,还要找一个之前根本不熟识不了解的人结婚。”

        她没记错的话,他才23岁,比自己还小了三岁,而且季家可不是一般的有钱人家,别人可能不知道,毕竟有关于他的一切在网上被隐藏的很好,网上并不能查到太多有关于他家世的事情。

        可是她却知道,季家是这京城几大豪门之一,她家没破产的时候,还能和季家的人说上几句话,小时候她还参加过季家老爷子的生日宴会。

        季云迟似乎从小就被季家保护的很好,那个时候就鲜少有人知道季家还有这么一位小少爷。

        “爷爷希望我尽快成婚,其实说来有些荒唐,爷爷找了算命的,说我如果不在24岁之前成婚会不太好。我就算不愿意,他也会给我安排婚事。”说起结婚的事情,他好看的眉微微蹙着,认真里透着些许无奈。

        “与其等着被安排,还不如我自己找一个结婚。合约结婚,互相都省去许多麻烦。你是最好的选择,因为你现在所处的情况很糟糕,恰好是一个很好的合约对象。”

        他这么说,慕柔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合约双方里,如果乙方处于弱势,且迫切需要利益上的帮助,那么这份合约是维··稳的。

        她现在就是那个迫切需要摆脱现状弱势的乙方。

        “你选择我的原因是因为昨晚撞到我吧。”慕柔还是觉得这事情有些匪夷所思,她也没有要现状就结婚的打算。

        就算是一份假的婚约,对她来说也是一个十分重大的决定,这决定还不能告诉母亲。

        “是。”季云迟也不隐瞒,“如果昨晚没撞到你,我会去寻找别的合约人。但…其实,我也有可能会找上你。”

        “那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现在声名狼藉,你的爷爷父母并不可能认同我,对你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慕柔语气认真,也是真的在和他说一些事实。

        虽然网上知道他是季家少爷的人很少,可现实生活里,季家的交际圈子里,真要和自己结婚了,恐怕到时候一起出席各种场合也会被人非议。

        “这个你放心,他们只管我结婚就行,并不会挑剔我选择的结婚对象。”季云迟神情亦是非常的认真郑重,很优雅的将手上的杯子放到一旁的矮桌上,继续道:

        “合约结婚,你只需做我的妻子三年,我能给你的就是让你摆脱你现在的困境,让你在你的圈子里开花,你会成为一个好的演员。”

        “当然,还有一些经济上的支持。互惠互利,大家都不吃亏。”

        他的语气和声音都十分轻缓,诚意满满,听着让人觉得十分舒服,和他外表看起来的高雅清冷有些不同。

        慕柔没有立刻说话,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手生的挺好看,曾经这双手也是弹过钢琴,握过画笔,为做一位得体的千金小姐学习了挺多东西的。

        他提出的条件确实相当的诱人,能让她摆脱现在的经济公司,还能拥有更好的资源,可以让她做一个堂堂正正的演员,在以后还能有一条光彩宽大的路走。

        可她又觉得,如果接受了,那她以前拒绝的那些潜规则似乎成了笑话,被雪藏的这几年又算什么呢。

        虽然眼前的男人和那些想潜规则她的人十分的不同,他言语里都透着尊重,并没有半分轻蔑与不屑,只是以一个正儿八经的甲方在和自己谈合作。

        “慕柔,这个世界上若说什么东西可以长久,那只有互相能给出的利益。”见她神情凝重在认真思考着,男人又补充了一句。

        “这确实是一个很重大的决定,毕竟结婚不是儿戏,我会给你两天时间考虑。”他又说,从包里拿出一张纸条递给他,“这是我的电话,是与否都给我一个回复。”

        慕柔接过纸条,是用一张笔记纸写的,上面用漂亮的字体写着一串号码,纸被折叠的十分整齐,和眼前的男人一样,整齐高贵,没有一点拖泥带水。

        “我还有事,先走了。”季云迟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下摆,对她礼貌的笑了笑。

        “我最迟明天早上给你答复。”慕柔也赶紧道,并不想耽误他的时间。

        “好。”他也没多说,应了一声便利落的离开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9509/49509181/108644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