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忍住心动 > 第7章 初冬07

第7章 初冬07


季云迟的房子在一处高档别墅小区,小区行车出入很方便的地段,却是十分的清幽安静,别墅与别墅之间离的挺远,完全是互不打扰有着很好的隐私性。

        别墅有三层,他们直接是从地下停车室上去的,别墅的外观慕柔没看到,倒是里面的装修十分简约雅致。

        “刘姨,这位是我的妻子慕柔,她最近腿受伤了有些不方便,麻烦你好生照顾。”来到客厅,季云迟就牵着她的手向一位面容看起来很和蔼的阿姨介绍。

        “啊!”刘姨看着慕柔,上下打量了一番,随即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小迟的太太啊,长的好好看啊,和你很般配。”

        “刘姨好。”慕柔也赶紧礼貌的问好。

        应该是季云迟先知会了这位阿姨,所以她才一点不惊讶。

        “好好好,晚餐想吃什么,夫人和老爷会不会过来?”刘姨笑着问,视线盯着慕柔看,似乎是真的很高兴。

        “不会过来,晚餐……”季云迟看向慕柔,“有什么忌口的吗,可以跟刘姨说。”

        “我没什么忌口的。”慕柔说

        就算以前各种挑食,到这几年都不挑了,什么都吃。

        “刘姨你看着做吧,炖点有营养的汤。”季云迟便道。

        “好。”刘姨应了一声,转身往厨房去了。

        “我先带你熟悉一下房子,有什么需要的跟我说,我让人添置。”见司机和助理将慕柔的行李拿到楼上后,季云迟扶着她往客厅外走。

        慕柔点点头。

        房子很宽很大,一楼除了客厅、餐厅和厨房以及两个公卫以外,有两间蛮大的保姆房,另一个大房间做成了健身房,健身房里有一个独立卫生间,餐厅出去还有一个很大的露台,外面是花园和泳池。

        花园有些荒废,什么都没种,长了些杂草。

        二楼的客厅挺大,有一个大阳台,阳台上也是什么都没放,空荡荡的。

        然后就是一间书房,一间很大的影音室,和一间客房。

        “这里是我的房间,以后是我们的房间,里面有一个衣帽间,你的行礼已经放进去了,等下晚餐吃了规整一下就可以。”

        来到季云迟的房间时,慕柔有些咂舌。

        这房间比客厅还大,摆着一张大床,挨着落地窗的地方有个矮沙发和矮方桌,依旧是空荡荡,摆饰和物品并不多。

        “晚上睡觉的话,暂时只能一人一条被子睡,等时间久一点了我会买个大一点的沙发进来。”来到床边,季云迟道。

        慕柔看着这偌大的房间,心想其实打地铺也可以,床边的地板上铺着很厚的地毯,完全可以垫个被子就直接睡。

        “这里是卫生间,卫生间过来是衣帽间。”季云迟又继续说。

        卫生间自然也是很宽敞的,干湿分离,除了淋浴外,还有一个方形的大浴缸,浴缸挨着窗户,可以看到外面景色。

        慕柔想,空闲的时候泡在浴缸里,听着音乐看着外面的春夏秋冬,一定很惬意。

        衣帽间也是大的离谱,应该是又额外打通了一个大房间单独做的衣帽间,衣服裤子和鞋子帽子都是各放各的,还空了不少衣橱。

        “三楼几乎是空着的,等你腿好以后可以上去看看。晚餐应该还要一会儿,你先坐着休息一会儿,我要去书房处理一点事情。”

        熟悉完后,季云迟将她扶到了床边坐下。

        “嗯,好。”慕柔颔首应道,“你不用太顾及我。”

        季云迟也没多说话,离开了房间。

        慕柔坐在偌大的房间里,对着空荡荡的屋子发了会儿呆,才拿出手机给母亲发信息询问外婆的手术情况。

        很快母亲就回复了信息说手术刚做完,很成功,让她别太担心好好专心自己的工作。

        悬着的一颗心安定了不少,慕柔又翻到好友的微信,想着要不要把自己和季云迟结婚的事情告诉她。

        考虑了片刻,还是决定等和辰辉解约,签约新公司后在一起告诉她。

        又坐了半晌,慕柔放下手机来到衣帽间规整自己的行李。

        她的衣服不多,这几年也很少会买衣服,行李里占多数的都是书,一些学外语的书,学甜品的,以及一些名著小说和有关戏剧类的。

        还有就是学配音的一些声谱之类的,甚至还有乐谱,不过大多都是以前她们家没落魄后,她带走的。

        这些书要找一个柜子放才行,不可能放在衣帽间的。

        正准备将装书的那个行李箱从衣帽间拖出去,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冲了出来。

        慕柔吓了一跳,才看清楚是一只橘色肥美的猫猫,猫猫睁着两个又大又亮的眼睛正好奇的看着自己。

        橘猫,就是普通的田园橘猫。

        她以为季云迟养的猫会是那种比较珍贵的品种猫呢,虽然他的头像是一只橘猫的爪子,不过好像不是这只橘猫的。

        这只橘猫浑身都是橘色的,唯独四个爪子是雪白的,白手套来着。

        “喵~喵~”

        她伸出手想去摸一摸这猫猫,衣帽间又跑进来一只,喵喵的叫着。

        也是一只普通的田园猫,胖胖的,橘白相间的,浑身白色的毛居多,但是背上有两块心形状的橘色毛,四只爪爪也是橘色的。

        她估计季云迟微信头像的爪爪应该就是这只橘白色猫猫的爪爪。

        “咪咪。”她轻唤了一声,伸手摸了摸两只猫猫的头,两只猫猫居然都没躲,还用脑袋蹭了蹭她的手。

        慕柔十分欣喜,撸了两只猫一会儿,才拖着装书的行李箱出了衣帽间。

        刚出了衣帽间,就见季云迟推门进来,“晚餐好了,箱子里是书吗?”

        “嗯。”慕柔点头。

        “先放着,待会儿放到书房。”他轻声道。

        “喵~喵~”两只猫咪见到主人,立刻跑过去在季云迟腿边蹭着,橘色的那只还躺下来露出了肉乎乎的肚子,似乎是在求主人抚摸。

        季云迟蹲下身,伸手摸了摸橘猫的肚子,又摸了摸白色猫猫的头,两只猫咪都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显然是非常的舒服安逸。

        那一刻他的神情是非常温柔的,唇畔还隐隐带着笑意,和刚才进房间的时候完全不同。

        慕柔看着,惊讶又觉得稀奇,眼前这个男人私底下似乎是很不一样的。

        “橘色的这只叫咚咚,橘白的这只叫啵啵,都是带口字旁的。”介绍两只猫的名字时,他的语气亦是比平时要更加柔和低沉的。

        “都很可爱。”慕柔说。

        挺意外两只猫咪连名字都起的这么可爱,真的和他高贵疏冷的气质很不搭。

        “走吧,下去用餐。”季云迟站起身,来到她面前直接弯腰将她抱起来就往房间外走。

        两只猫咪都跟在他脚边。

        慕柔还是不太习惯他抱自己,即便已经抱了那么多次,总会让她觉得有些窘迫。

        他却很平静,仿佛是在做一件在平常不过的事情。

        晚餐做的四菜一汤,很丰盛,清蒸鱼,炖的乌鸡汤,清炒牛肉,虾仁蒸蛋,还有一份炒的青菜,口味都是偏清淡营养的。

        用餐的时候,季云迟很安静,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认真的吃饭,餐桌上也只有微小的咀嚼声。

        慕柔也没主动开口说话,安静的吃着饭。

        她到此刻都还有些不太真实的感觉。

        吃过晚餐后,她便到楼上书房整理自己那一大箱子书。

        期间,季云迟也在书房安静的处理工作,偶尔会打电话,时不时的会起身帮她将一些不常用的书放到书架高处。

        两只猫咪调皮的在书房跳上跳下的,还会跳到书桌上弄乱季云迟的文件,他也不恼,将文件重新规整好后,只是摸了摸调皮猫的脑袋又继续认真工作。

        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后,慕柔洗了澡坐在床上,床上已经准备了两条很厚的被子,季云迟这会儿在洗澡。

        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这一整天她都有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总像是踩在云端里,轻飘飘的,怕一不小心就会踩空摔个粉碎。

        先前杜峰又给她发了消息过来,兴师问罪般的语气问她怎么请动了高尧来谈解约。

        气急败坏又口不择言的骂了好几条发过来,看来是高尧真的没让辰辉讨到好,所以才会这么激动。

        过了好一会儿,季云迟从卫生间出来,身上穿着长袖长裤的真丝睡衣,一头发丝还带着湿气,本来冷白的皮肤因为热气的缘故微微泛着红。

        她看着愣了一下,还是不免感叹他的好看,连每一根头发丝丝都是好看的。

        “这两天我要忙一个国内品牌的秀,会去沪城那边两三天,明天一早的飞机。”季云迟来到床边,很自然的掀开一边的被子躺了进来。

        慕柔怕他身形高,窄了不太好睡,便往另一边挪了挪。

        季云迟侧头看着她,“你腿的伤需要好好休养,这几天就别出门了,明天会有尚优影视的经纪人上门跟你谈合约的事情,你若有什么不解或者难处尽管说。”

        “好,谢谢你。”慕柔看着他,是打从心底里感谢他。

        “不必客气,等我从沪城回来,我会带你去见爷爷奶奶还有爸爸妈妈。”他又道,语气始终都是淡淡的带着疏离感。

        那种疏离感并不是刻意的,而是与生俱来的。

        “嗯。”她点头。

        季云迟看了她几秒,翻身下床进了衣帽间,片刻后他回到床上,手上多了一条细细的软尺。

        “右手伸出来。”

        疑惑的愣了几秒,慕柔才将手伸向他,他便拿着软尺轻轻的缠在了她无名指上,是在量她手指的尺寸。

        他神情很认真,即便是分毫的差别,他都要量好几次,从手指的根部到骨节下方都分别量了尺寸。

        慕柔看着他的面容,距离很近,能清楚的看到微微颤动着的睫毛。

        她忽地想起来,小时候自己见过他的,就是那次去季老爷子的生日宴会上,不过那个时候她才九岁,算一算他那会儿才六岁。

        “手指好细,很漂亮。”他低低说了一句,又量了一下她的中指和手腕的尺寸。

        以前就有不少人夸过她的手好看,好友更是每次见面都要抓着她的手看好久,她都很高兴,可是今天被他夸了后,她居然格外的开心。

        唇角不由自主的往上扬。

        量好后,他从床头柜拿出了纸笔记下了尺寸,然后道:“不早了,睡觉吧。”

        “嗯。”慕柔刚躺下来,两只猫就叫着跳到了床上找了个它们觉得舒服的地方躺下了。

        她先前进来的时候才注意到,房间门的下面弄了一个小门,方便猫猫进出,不用猫咪自己跳起来开门。

        季云迟是真的非常喜欢猫了,按理说他这样的人应该会有洁癖的,能养猫已经是很不错了,还能让猫随时都进房间跑到床上来。

        “它们半夜可能会跳到你身上来,压着你。”季云迟赶紧道。

        “没事的。”慕柔忍不住笑了起来,发现有关猫的事他似乎就特别的小心。

        见她在笑,他便没多说了,关上了灯。

        偌大的房间进入了黑暗,他睡在那头,她睡在靠近窗户的这边,中间隔着还能睡下一个人的宽度。

        就听到两只猫猫窸窸窣窣的声音,最后在中间空着的地方重新躺了下来。

        房间里恢复了安静,空气飘着淡淡的香味,很好闻,似乎也有些催眠。

        慕柔本来以为会睡不着,会认床的,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竟是一夜无梦,醒来的时候就见初冬的暖阳透过窗帘缝隙,在这陌生的在屋子里洒下了几个斑驳的形状。

        床的一边已经空了,被子铺放的很整齐。

        她才惊觉,昨天的一切不是一场梦。

        她洗漱好,下楼去。

        和蔼的阿姨做好了早餐,招呼她:“小柔醒啦,来吃早餐,小迟出门的时候说你最近身体不好需要多修养,让我不要打扰你,就没去叫你。”

        “谢谢刘姨,他很早就出门了吗?”慕柔来到餐桌前坐下。

        “小迟六点就起了,七点钟出的门,说是赶飞机。”刘姨说着,将热牛奶放在她面前,“中午有什么想吃的吗,我给你做。”

        “你看着做就行,我都可以。”慕柔笑着说。

        “以后家里多了个人就会热闹许多,小迟有个人在身边,他也会经常回家,知道要顾好自己。老爷和老夫人就会放心很多。”刘姨说。

        “嗯。”慕柔也不知道怎么回她的话,就笑着点头。

        她记忆里季老爷和季老夫人现在年龄应该是很大,应该有七十多岁了吧。

        不过以前家里的那些交情人际她熟悉的也不多,破产后就再也没来往过了。

        吃完早餐后,慕柔就坐在客厅逗着两只猫咪玩,也不敢乱动到处走,她也想自己腿上的伤早点好,她好工作。

        十点半的时候,门铃响了。

        刘姨开门将来人引了进来,是一位漂亮干练的女士。

        慕柔是认识她的,这位女士是尚优影视现在的副总华灵,也是夏云尔的经纪人,就路明彦追的那个夏云尔,现在娱乐圈当红的小花。

        夏云尔能一部剧走红至此,且到现在每一部剧口碑和热度都不错,这里面华灵功不可没。

        华灵真的是非常优秀厉害的人物,不然也不可能年纪轻轻就坐上尚优影视的副总。

        “慕小姐,你好,我是尚优影视的副总华灵。”华灵走过来,直接伸手问好。

        “华总,你好。”慕柔赶紧站起身握住她的手。

        她没想到会是华副总亲自来和自己谈合约,还以为是公司其他负责人来见自己的。

        华灵点点头,上下看了她一眼,也不见外,很自然的坐下后,直接道:“你比我想象中和看到的照片里还要漂亮许多,现在娱乐圈你这款的到挺少见。”

        漂亮妩媚,眉眼间却又带着一抹英气,整个轮廓线条非常的流畅。

        明媚又冷艳,这样的长相和气质圈里真的很少见,只要妆容修饰的好的话,会是一个百变女郎,可盐可甜,可飒也可柔的多风格女星。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9509/49509181/108644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