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忍住心动 > 第10章 初冬10

第10章 初冬10


看着那张穿着粉红色毛衣斜倚在楼梯口的照片,她想了想,将这张照片设置成了和他的微信聊天背景。

        这张照片上的季云迟非常的柔和,眼帘微垂,好看的唇角微微扬起,不知道在想什么,几缕发丝散落下来,总之整个面部表情看起来很温柔,眼角眉梢都是软的。

        会设置成单独的聊天背景图,也是觉得既然要做戏,就演的好一些。

        热搜关于路明彦的瓜议论纷纷的,发给好友的信息第二天她才回复过来。

        孟书卉直接打的电话,慕柔正在练习配音,还是用外语配的外国电影。

        “书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吗!!你真的签约尚优影视了吗!!!他们这家这几年的剧都做的不错,闻越就是他们公司的呢!!”

        刚接通电话,好友的尖叫声差点震穿她的耳膜,即使没开免提,也能听到声音在房间里响彻。

        慕柔听着好友激动的声音,仿佛是她自己拿了什么大奖似的,忍不住笑了起来。

        知道好友是真的替自己开心。

        “真的,合约都签了。你这几天是不是很忙,也有事要请教你。”

        “对,是挺忙的,也没顾上你,我看了这几天的热搜,路明彦那个王八蛋活该,报应来了吧。”说起路明彦,孟书卉还是义愤填膺的语气。

        “这一波杜峰怕是气的在家里掀桌子。你怎么和尚优那边搭上线的,是他们主动找你的吗?说点详细的,我想听。”

        详细的,慕柔还真说不出来。

        想了想她道:“尚优的副总华灵之前就有想找我合作,但是被杜峰拒绝了,这次刚好因为我爆出来的录音里涉及了夏云尔吧,夏云尔是她带的。”

        “这么说直接是华灵签的你了!”

        “嗯,她还是我在尚优的经纪人,说要亲自带我。”说起这个,慕柔也十分的开心。

        “那太好了,听说华灵人很不错,表面严厉实际上是个很好的经纪人,年纪轻轻就是尚优的副总肯定很了不起,而且女经纪人带你我也放心很多。”孟书卉语气里还有抑制不住的激动。

        “是啊。”慕柔说,“她说会先给我安排一些综艺刷一下好感度,准备让我上那个叫【先声夺人】的综艺,配音的,我就是想请教你一下,现场配音。”

        她以前配音都是在录音棚里配的,从来没在现场配过,而且又是第一次上综艺,更是久违的在荧屏前,她肯定会很紧张。

        “那个综艺啊,还不错。”孟书卉显然对【先声夺人】这个综艺很熟悉。

        “在上面能看到不少现在不是很红,或者是最近两年才走红的演员实力,虽然偶尔两期也有强捧的现象,但是整体来说是好的,质量和热度都不错,你要真能上那个这综艺肯定会掀起一波热度也能拉到一部分好感。”

        “我没上过综艺,也有三年多没面对过摄影机。”慕柔声音有些重,“这几天我一直在练习配音,找了一些经典的电影电视剧抄了台词在练习。”

        “现场配音的话最主要的还是情绪的把控和声音声线的控制,你现在可是个专业的配音演员,我相信你可以的。”孟书卉鼓励她。

        “其实现场配音,最应该有的还有应变能力,因为现场可能会出现意外情况,比如说麦有问题,或者是画面没及时传送过来之类的。”

        “嗯。”慕柔认真的听着,还将她说的话用笔记了下来。

        “我知道你会紧张,特别是录制的时候看到哦别人那么厉害,更紧张。”孟书卉又说,“其实,紧张才是正常情况,是人都有紧张的时候。”

        “这种情况只有自己经历过一次才能解决,你要做的时候就是放平放宽心态,别想太多。”

        “不要怂,就是干!”

        慕柔被好友后面这句话给逗笑了,“听了你的话,我知道要怎么做了。”

        孟书卉:“我待会儿给你找几个邻国声优现场配音的视频,你可以看看,毕竟那边因为动画起源早,声优发展的更加成熟,虽然电视剧配音和动画配音还是有点区别的。”

        “好。”慕柔应着,又说:“等你不忙了,我们就见个面吃饭吧。”

        “行,你什么时候录节目提前跟我说一声,到时候我给你打气。”孟书卉话语里都是笑意。

        “还没定,等定了我告诉你……啊!”慕柔说着,一转头就见那个昨晚还在沪城的男人走了进来,怀里还抱着一只猫咪,她下意识的叫了一声。

        “怎么了?”电话那头孟书卉听到她的叫声,有些担心的问。

        “没事,不小心弄到手了。”慕柔不由自主压低了说话的声音。

        说话的时候视线一直盯着朝自己走过来的男人。

        男人穿着墨蓝色的宽松丝绒衬衫,衬衫上面三颗扣子没扣,可以看到里面浅灰蓝的高领打底衫,衬衫前面的下摆松松的束在了裤内,下身一条浅灰色的休闲裤,裤管不长不短,刚好露出了那好看的脚踝,脚上踩着一双室内拖鞋。

        脚边还跟着一只橘色肥美的猫咪。

        更要命的是,他一头稍长微卷的发丝捋了一部分在后脑绑了个小辫子,整个人看起来又多了一抹不羁与张扬。

        和那天初次见面那一身黑色的神秘庄严高不可攀的模样大相径庭。

        他应该是刚到家一会儿,行礼和外套都还没拿上来。

        可能是问了刘姨自己在哪里,所以抱着撒娇的猫咪先来找自己了。

        “那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就给我打电话,我这会儿先不说了。”电话那头孟书卉又说了一句。

        “嗯。”慕柔应了一声,都没注意听好友说了什么,电话里响起嘟的一声她才发现好友挂了电话。

        她将手机放到矮桌上,看着已经走到跟前的男人,“你回来了啊。”

        “嗯。”季云迟应了一声,在旁边坐了下来。

        刚坐下来,橘色的那只猫咪马上就跑到了他怀里,一下子两只肥猫都在他怀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他坐的地方刚好有阳光照进来,午后快黄昏时际的阳光打到身上,像是给他加了一层滤镜,整个人好看的有点不真实。

        慕柔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太不修边幅了,一头长发随意挽了个丸子头,身上穿的是穿了好几年的运动服,更别说素面朝天的。

        亏得她底子好,皮肤状态也很不错,不然真的邋遢的没法。

        季云迟一只手抚着猫咪的毛发,视线落在了矮桌上的笔记本上,刚好上面写了几句特别暧昧的台词。

        【我的心跳停止了。这一刻要来了吗?我要献出我的初吻了吗?】

        【我又怦然心动了。】

        “台词吗?”看了片刻,他问。

        “嗯,我在练习配音。”慕柔说。

        “喵~”咚咚叫了一声,直接爬到了他肩膀上坐着,还舔了舔他的头。

        看到这一幕,慕柔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怀里一只猫咪,肩膀上还坐着一只,两只猫咪都挺胖,脸圆圆的,和他矜贵清冷的气质形成了特别反差的萌感。

        季云迟看着她突然露出的笑容,眸色涌动了一下,也没理会在自己肩膀上作乱的猫咪,拿出一个精致的黑色盒子打开。

        盒子里是两枚简约精致的对戒。

        色泽非常漂亮的银色,男女款式上都镶嵌了一圈碎钻。

        “手伸出来。”他拿起女士的那枚,淡声道。

        慕柔本来是有些惊讶的,被他的声音蛊的自然而然的伸出了右手。

        那天晚上他量自己手指的尺寸就是为了订戒指吧。

        季云迟一只手托着她的手,认真的将戒指给她戴在了无名指上,又轻轻转动了两下。

        “是不是有些松?”他问。

        “没有,刚好。”慕柔道。

        倒不是她说谎,戒指太紧的话会勒得手指很难看,也不好取下来。

        “戒指平时不用戴,去见我家人的时候戴就行。”男人说着,将在肩上作乱的猫咪抱了下来。

        “嗯。”慕柔收回手,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想着这人的周全,总能无意识间考虑她的处境。

        “腿上的伤怎么样了?”他问。

        “应该是快好了,都不怎么痛了。”慕柔也想腿伤快点好起来,这几天一直都很注意,上下楼梯都是刘姨扶着她的。

        更多的时候她都没动,而且自从上了夹板后洗澡这些都很不方便,这两天她穿的裤子也都是比较宽松的阔腿运动裤。

        季云迟视线在她腿上扫了一眼,抱起一只猫咪,鼻尖蹭了蹭猫咪的头,说:“明天去医院看看,看完腿伤我们一起回家见爷爷奶奶和父母。”

        “好。”慕柔应道。

        他没再说话,逗着怀里的两只猫咪。

        房间里变的安静,夕阳的余晖变成了橙红色,让他身上的滤镜也变得温暖起来。

        慕柔看着他片刻,不太好意思的收回了视线,看向自己写在本子上的台词。

        他在,她一时间也发不出声练习。

        “还需要什么乐器吗?”过了一会儿,他忽地抬眸看向她问。

        “啊?”慕柔没反应过来他话的意思。

        “除了钢琴以外,还需要什么别的乐器吗?”他又问。

        慕柔立刻懂了他的意思,他是想给自己添置一些乐器,好为上节目做练习。

        三楼她还没上去过,想等自己腿伤好了再去,不然也没办法弹。

        “没有,我以前只学了钢琴。”

        其实还学了大提琴,不过一直拉的很差,那个时候也是父母逼着她学的。

        家里的人一直是将她当成千金小姐培养的,乐器一定要会一种,最好还能跳舞,跳舞既能培养自身的气质和身段,也能在一些宴会上用到,所以学了三四年的摩登舞。

        外语也一定要会一种,从很小的时候她就开始学习英文,这也是她为什么没念大学外语都还不错的原因。

        学习成绩也一定要好,要考上一所好的大学。

        所以,即便她们家已经没了,她考上了大学没念,而进了娱乐圈母亲也一直很反对,也因此和母亲激烈的吵过两次。

        在这之前,父母是想将她培养的非常优秀,非常的温柔贤淑,然后在商圈里选一个优秀的男人联姻巩固和接管家里的公司。

        看他们给自己起的名字就知道了,慕柔,温柔贤惠、乖巧懂事。

        要是那个弟弟没有不幸流产,生下来的话,她可能就不……

        “你还有什么别的需要的跟我说,这也是合约里我该负责的一部分,不用不好意思开口。”季云迟也没有一直问,留下一句话后将猫猫们放在地上站起身。

        “我会的。”慕柔笑着点头。

        他没再说什么,迈步出了房间。

        晚餐一起吃了后,季云迟便去了书房,似乎是不想打扰她练习。

        晚上睡觉的时候,慕柔就在想,季云迟和好多富家子弟不太一样,明明该是个张扬狂妄的模样,却偏偏绅士有礼的不行。

        床上的猫咪有一只跳上来压到了她身上,十来斤的重量压下来,是真的挺重。

        耳畔有男人微弱的呼吸声,大概是因为来回的飞机和工作强度,已经睡着了。

        慕柔没将猫咪从身上赶下来,怕吵醒他。

        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和猫咪睡着时发出的呼噜声,没一会儿竟也将她催眠进了梦境里。

        第二天,慕柔站在衣橱前有些踌躇,去了医院回来要去见季家的长辈,总要穿的得体一些。

        可是,她还真没什么像样的衣服。

        许是等的有些久,季云迟来到衣帽间,见她站在衣橱前,淡声道:“穿什么都行,只是家宴,他们不会在意的。而且你腿上还有伤,穿的舒适就行。”

        慕柔侧头看着他,有些窘迫的点点头。

        “你先换衣服,我在外面等你。”季云迟伸手拿了要穿的衣服,说了一句快步出了衣帽间。

        “就这件吧。”想了想,慕柔拿了和季云迟去领证那天穿的那件驼色大衣,那是她唯一一件看着比较好的衣服。

        里面依旧穿的是那件白色的圆领毛衣和一条浅色的宽松牛仔裤,打算待会儿出门穿那双米白色的帆布鞋搭配。

        她的左腿已经能下地了,不用在穿拖鞋,只是走路的时候她会将重心压在右腿上。

        换好衣服后,慕柔还是翻出许久不用的口红和眉笔随便画了两下,让自己气色看起来好一些。

        弄好后,她出了衣帽间,就见季云迟正坐在床上逗两只猫咪。

        “走吧。”慕柔开口道。

        闻声,季云迟抬眸看过来,继而拿起床上的外套走了过来。

        慕柔发现,除了第一次见到他那天他穿着一身黑,后面他的衣服颜色都挺鲜艳的那种,连衣橱里的衣服也是有很多种颜色,倒是挺符合他模特的身份。

        大概那天是因为他去公司的缘故。

        而且他审美和品味好,那些衣服都特别好看,穿在他身上就更好看了。

        他今天穿的是一件墨绿色渐变的高领毛衣,手上是一件宽大的浅色牛仔外套,下身是一条牛仔裤。

        来到楼梯口,慕柔见他作势又要抱自己,连忙道:“我腿现在可以走了,要先适应。”

        “嗯。”她这么说了,季云迟也肯定不会强势抱她。

        来到楼下,在鞋柜间换鞋的时候刘姨一直在笑,笑的像是自己儿子取了媳妇似的,高兴的不得了。

        季云迟换了一双黑色的马丁靴,马丁靴的鞋底本来就偏高,他站直身的那一刻更高了。

        慕柔换好鞋后,站在他旁边就显得更加的娇小,明明她也不矮。

        她抬头看着他,觉得他肯定有一米九多,不是她之前觉得的快一米九。

        “我身高190,穿鞋大概192到194之间。”看出她在想什么,男人低声道。

        “哦。”慕柔应了一声,净身高都高了她22厘米,难怪。

        “路上小心啊。”出门的时候,刘姨还叮嘱了一句。

        刚上车,慕柔就接到了华灵的电话。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9509/49509181/108644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