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55章 一封来信

第55章 一封来信


钱知一趁着黑赶到镇上,  又在兽医站外头蹲了大半夜,一大清早还寻人帮忙才弄到药。

        兜来转去的,等他一身狼狈,  满头大汗的回到上河村生产队,天都大亮了。

        瘪老刘正在低头干活,  一抬头就瞧见钱知一往猪圈的方向走,连忙喊道:“钱知青,  你这是要去干吗呢?”

        钱知一回过头,露出平时那副镇定高深的模样:“大队长,  我进城求了人,  好不容易弄到药粉,待会儿给猪吃了就能好。”

        之前几次,钱知一之所以能说服瘪老刘,  就是他总是一副高深莫测,似乎懂得很多的样子,才把瘪老刘差点忽悠瘸了。

        钱知一自然知道,对付瘪老刘什么模样最有用。

        谁知话音未落,地里头的刘家儿媳妇就嘲讽道:“呦,  可算是弄到了,  你这一走就是一天,  要等你回来猪都硬了。”

        “知道的说你去镇上弄药粉,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畏罪潜逃了呢。”

        钱知一脸色微微一沉,瞥了她一眼:“大婶子,话不能这么说,我也是为了大队的猪才忙到现在,  可不是去镇上耍着玩。你这随随便便空口白牙的,  碰上我这样不计较的还好,  遇上个较真的,非得告你一个污蔑罪不可。”

        “哎,你这知青会不会说话,你叫谁大婶子呢。”刘家儿媳妇压根没听到后半句,听到称呼就已经气得跳脚,骂道,“咱俩还不一定谁比谁大呢。”

        瘪老刘皱了皱眉头,回头骂了一句:“行了,没完没了了是不是?”

        儿媳妇怕公公,冷哼一声低头干活去了。

        骂完了儿媳妇,可不代表瘪老刘站在钱知一这边,从以前他的为人处世就可以看得出来,瘪老刘是个挺护短的主儿,不然当初也不会一直照顾刘寡妇一家。

        如今明面上他骂了媳妇,心里头却越发对知青有意见,觉得他们果然都是麻烦。

        瘪老刘看向钱知一,脸色淡淡:“钱知青,我们也知道你是好意,但猪已经好多了,吃得下睡得着,这药粉就先别用了。”

        “什么?”钱知一皱起眉头来,“好了?怎么好的?”

        要不是昨晚亲眼看见那些猪奄奄一息,他至于大半夜的去镇上吗,结果现在跟他说没问题了?

        “是啊,都好了,活蹦乱跳的,阿东给治好了。”瘪老刘道。

        心底冷哼知青算什么,他们自己生产队的人也能有办法,不像是这个钱知青有点本事,鼻子都要翘上天去了。

        又是顾明东!钱知一心底大恨。

        自从来到这上河村,见到了顾明东,钱知一就觉得自己没顺利过,偏偏吴梦婷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对顾明东特别关注,这话让钱知一分外吃醋。

        钱知一眼神一沉,提醒道:“大队长,这可是我好不容易弄来的药粉,兽医站的人说了,平时就算有介绍信他们都不一定能卖,这东西精贵着呢,可不是什么乡下土方子能比的。”

        这话一听,瘪老刘果然新奇,凑过去看了眼药粉。

        不过药粉都长得差不多,他也看不出什么问题来,可大队里头的猪现在确实是好了,便说:“钱知青辛苦啦,不然这样,你先把药粉放我这儿,要是后头猪再有什么问题,我就给它们用。”

        瘪老刘琢磨着药粉要是好东西,留着以后给其他畜生用也不错。

        钱知一心底自然是不愿意,坚持道:“队长,我还是先过去看看。”

        瘪老刘见他不信自己,语气顿时冷淡下来:“行吧,你要看就去看,但药粉不能随便给猪吃,现在猪好好的,要是再吃出点问题来可得你负全责。”

        说完也不再搭理他,自顾自低头干活了。

        钱知一不得不自己往猪圈的方向走,心底涌起一股怒气。

        这跟他想象的场景完全不同,按理来说他走门路寻来的药粉,肯定能救回几头猪,到时候这些乡下人可不得好好感激他,仰望他。

        谁知道等他回来备受冷落,这群乡下人真是没眼光!

        带着愤愤然的心情,钱知一就盼着那几头猪出问题,最好奄奄一息等着他来拯救。

        结果到了地方一看,几头猪哪里还有昨晚的无精打采,一头头精神的很,哼哧哼哧的吃起来没完没了,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

        钱知一气得一脚踹在猪圈上,结果猪圈没事,他的脚疼得嗷嗷叫。

        发泄了一通,钱知一拿那几头猪无可奈何,只得掉头回知青所。

        进门脱鞋一看,他也是倒霉,脚指头肿了一块,钱知一看着那馒头似的脚指头,只觉得更疼了,他低头想吹一吹缓和一下。

        谁知他正低头吹脚指头,吴梦婷忽然撩开门帘进来:“钱大哥,你回来了……”

        然后她就看到了尴尬的一幕,只见钱知一低着脑袋,脸凑在脚旁边,似乎正在□□指头!

        吴梦婷关心的表情尴尬住了。

        钱知一猛地放下脚,连声解释道:“梦婷你听我解释,我刚才那不是……不是,其实我是在……”

        说完想下床过去,谁知道踩在地上又是嗷呜一声惨叫。

        吴梦婷很快调整好表情,关切的问道:“钱大哥,你的脚怎么了,是不是走了一夜磨破了?”

        钱知一连忙顺坡下来:“可不是吗,我辛辛苦苦忙活了一晚上,还走了我爸的人情才弄到药粉,结果那群乡下人不识好歹。”

        吴梦婷不着痕迹的扫了眼他的脚,发现确实是受伤了才松了口气。

        她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钱大哥,你没必要为了他们生气,说到底我们都是外来者,他们不喜欢我们也正常。”

        她有心想走近一些显得关心,谁知道刚靠近,就闻到一股子酸溜溜的味道,好悬才忍住没露出异色,到底没在他身边坐下,只是站着。

        钱知一却没发现她的异常,依旧在忿忿不平:“他们不喜欢我倒也罢了,但你这么温柔、善良,他们凭什么还挤兑你。”

        吴梦婷只是哀叹了一口气:“如今到了这里,我才知道这些才是最无用的,对生产队而言,还不如有一把力气好使。”

        钱知一握住她的手,柔声道:“梦婷,你别发愁,我一定会想办法解决的。”

        吴梦婷嘴角微微一抽,忍不住想起钱知一这手刚摸过脚指头,她假装害羞的抽回手,低声说了句:“我相信你。”

        随即话音一转:“方才大队长让我过来说,以后养猪的活儿交给顾明东,咱们得下地。”

        “还有今天,你如果不去的话得算请假,不计工分。”

        钱知一脸色一沉:“顾明东,又是顾明东,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他。”

        吴梦婷心底也微微发沉,明明顾明东家的日子过得不错,他为什么就不看在李丽娟的面子上,照顾照顾她这一位“表妹”呢,早知如此,她就不找关系来这儿了。

        被他们怨恨咒骂的顾明东猛地打了个喷嚏。

        顾明北紧张的问道:“大哥,是不是着凉了,待会儿我给你熬一碗姜汤去去寒。”

        顾明东忙道:“不用,估计是有人在背后念叨我。”

        “大哥,以后我早点起来割猪草,上学前就能割完,这样你早上就能多睡一会儿。”顾四妹又说。

        顾三妹也在旁边说:“我一道儿去,两个人干活快。”

        顾明东今天下工之后特意去喂了猪才回来,耽搁了一段时间,所以姐妹俩才这么说。

        顾二弟从外走进来,听见她们的话就说:“咱们三轮流去割猪草,分工合作干活不累。”

        顾明东笑盈盈的听着弟弟妹妹商量着分担他的活儿,也没阻止他们的这份好意,毕竟他现在一个人赚钱养家,弟妹帮忙才是应该。

        他可不想自己辛辛苦苦,养出一窝子白眼狼来。

        双胞胎咬着手指,听着二叔和姑姑们的话,对视一眼也说:“我们也要帮忙。”

        顾明东哈哈一笑,搂住儿子说:“你们还太小,干不了这活儿,这样,院子里头的鸡归你们照顾,可以做到吗?”

        “可以!”双胞胎异口同声道。

        顾亮星还昂着脖子说:“爸,我们可会挖蚯蚓了。”

        “挖好多好多蚯蚓,把鸡鸡养得那么肥。”顾亮晨用手比划道。

        顾三妹在旁边笑起来:“大哥,你可别再喊他们挖蚯蚓了,那天四妹回来,打开厨房的罐子一看,好悬没吓死,一大缸子都是蚯蚓,看得人头皮发麻。”

        原来自从家里头养了鸡,双胞胎就不爱出门了,就在屋前院后的挖蚯蚓,也是顾明东那自留地照顾的好,能让他们使劲的造。

        一开始他们捉到一条喂一条,结果差点没把小鸡撑死,被顾四妹教育了一顿。

        后来双胞胎就学乖了,喂了差不多量之后,剩下的虫子就抓起来,先存起来,所以才有了装满各种虫子的陶瓷罐。

        顾四妹倒是不在意,反倒是表扬两个侄子:“阿星阿晨这么小就知道顾家,是个好样的,别说,虫子喂得多,咱家的鸡下蛋都勤快。”

        顾三妹也点头说:“可不是,别人家的鸡养四个月才下单,咱家三个月不到就开始下蛋了,而且下得贼勤快,一天一个不算多,偶尔还下两个。”

        就连顾二弟也说:“也就是现在生产队不允许养太多鸡,不然咱家养上一百两百只,光下蛋卖都能得不少钱。”

        统共六只鸡,一只公鸡五只母鸡,最多的时候他们居然摸到了十个鸡蛋,震惊了全家。

        顾家兄妹几个差点没把这几只鸡当祖宗伺候。

        在顾明东的坚持下,如今一家六口人,每天一人一颗鸡蛋,就这么奢侈还能有剩下,如今积攒了大半个篮子!

        顾明东摸了摸鼻子,暗道这可不仅仅是虫子的功劳,异能的存在才是功不可没。

        不过他看了眼昂着得意小脑袋,分外自豪的双胞胎,决定深藏功与名。

        院子里头,被点名表扬的母鸡们正在散步,偶尔在草丛里扒拉出一只虫子吞了,一只只冒光油亮,看着便分外的精神。

        正在这时候,母鸡们发出惊慌失措的声音,唯一的一只公鸡冲出来,张开翅膀要啄人,凶悍的让人害怕。

        开门进来的邮差被吓了一跳,眼看公鸡被主人家喝止住才松了口气。

        “你们家这公鸡可真大,还挺凶,跟我奶养的鹅似的。”他忍不住感叹道。

        顾明东笑了笑:“乡下散养的,所以凶。”

        邮差看了眼那群鸡,心底羡慕,这么多鸡这家人肯定不缺蛋吃。

        他从邮差包里头抽出一封信:“你是顾明东吧,有你的信。”

        顾明东接过去,没急着看,送走了邮差才打算拆开。

        一回头,他就瞧见几双好奇的大眼睛。

        顾二弟抓耳挠腮的问:“大哥,谁给你写的信?”

        顾明东刚想怼一句关你屁事,忽然心思一转,说:“你嫂子家寄过来的。”

        几个弟妹有些惊讶,果然没再问什么。

        顾明东走进屋子,这才打开信封,娟秀的文字映入眼帘。

        从头看到尾,顾明东满意的点了点头,杜萍萍很守信用,答应过的事情办得很好,抵达安全的地方之后,她才寄出了这封信,漂泊了一个月才落到顾明东手中。

        心里头,杜萍萍从头至尾,将王麻子与刘寡妇的那点事情说得明明白白,甚至什么时候、在哪里、做了什么,都一一列出。

        顾明东看完,都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的记忆力,心底暗道不愧是读过书的人。

        他没打算现在就用这封信,索性将信件卷起来,塞进了墙洞里保存好。

        刚做完这一切,忽然外头传来吴梦婷的声音:“顾大哥,你在家吗?”

        顾明东心底一阵厌烦,忽然,他看到了那封信,心底闪过一个念头。

        这么好的时机,吴梦婷都送上门了,不做点什么诈一诈她,实在是对不起自己!

        打定了主意,顾明东走出房门,就看见吴梦婷穿着一件白衬衫,正俏生生的站在门口,一看见他出来,就露出一双幽幽怨怨的含情目。

        顾明东微微挑起眉头。

        旁边的顾二弟精神一振,眼底冒出几分花火,被大哥锤打的多了,他已经知道顾明东动动眉毛是什么意思——肯定有好戏可看!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99703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