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58章 门路

第58章 门路


年初的时候,  孙家还盼着下乡的事情会慢慢过去,想着既然大家伙儿都不愿意,总不会逼着他们下乡吧。

        谁知道几个月过去,  下乡反倒是成了大潮流,  不但没有消失,反倒是愈演愈烈。

        更让孙家揪心的是现在就算是想嫁人,这合适的也不好找了。

        顾秀秀看了眼女儿,长叹了一口气:“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上门了,这谈话的口气一次比一次强硬,恐怕再过一段时间,  就会直接摊牌到各家各户了。”

        孙淑梅抿了抿嘴,道:“去就去,  妈,  我不怕下乡。”

        顾秀秀一巴掌拍在她手臂上:“下乡是好玩的事儿吗,吃苦受累倒也罢了,你一个女孩子谁知道……”

        话没说完,但在场的人都明白里头的意思。

        顾秀秀无奈道:“原本我想着既然要下乡,那就让淑梅去你们生产队,有阿东几个照顾着,那我这当妈的也能放心,  谁知道压根办不下来。”

        “街道办事处说了,  这不是咱生产队愿意接受就可以安排,非得南方人往北边走,  北方人往南方走,说不这样的话,  就没有下乡的意义。”

        到底是什么意义顾秀秀不懂,  她只想着女儿土生土长的南方人,  千里迢迢的去北方能得好?

        一看已经去的那些目的地,顾秀秀更不舍得了。

        原本盘算好的计划被打乱,顾秀秀这几天是发愁的睡不好觉,连带着孙国栋的病情也反反复复,心底不断责怪自己没用还添乱,帮不了女儿。

        一番话听得兄妹几个面面相觑,都觉得不可思议。

        顾二弟嘀咕道:“这世道也奇怪,大家好不容易进了城,现在又让你们下乡。”

        顾明东心底无奈,奇怪的世道还不是一年两年,而会轰轰烈烈的十年。

        某种程度说上,知青们远离城市,也是对他们的一种保护,例如钱知一和吴梦婷,便是家里头提前预判,让他们远离暴风中心来避灾的。

        但农村的情况摆在那里,现实的问题永远比想象的更加激烈。

        顾秀秀叹了口气,又问:“阿东,你们生产队的那几个知青过得怎么样?”

        “还行,大队长和三叔的性格你知道,不会故意为难他们。”顾明东怕顾秀秀听了,把下乡只往好处想,犹豫了一下又说。

        “不过除了两个力气大的男知青,其他三个知青就干那么点活,估计还不够自己吃。”

        而且并不是所有地方都像是上河村生产队,因为丰收吃喝不愁,而且瘪老刘和顾建国为人还算正派,不允许生产队有欺压知青的事情发生。

        一听这话,顾秀秀果然更发愁了。

        姑侄俩说了一会儿话,一直到顾明东起身告辞,顾秀秀还拧着眉头没展开,躺在屋里头的孙国栋还是没出声,显然依旧不愿意见人。

        顾秀秀亲自送他们出去,临了说道:“阿东,你别怪你姑父,他心里头苦,总是怕别人看他笑话。”

        孙国栋以前是个要强的性子,显然躺在床上成了废人,简直要了他的命。

        刚开始他还愿意见见人,后来发现上门来看他的不是愁眉苦脸,就是暗地里笑话,他就不愿意再见了,觉得自己那副鬼样子见不得人。

        顾明东自然不会介意,安慰了姑姑一番才离开。

        回家的路上,顾三妹有些失落的说:“进城都这么难了,为什么还要让城里人下乡。”

        要说下乡这件事打击最大的,不是别人,就是顾三妹。

        她一门心思要进城,谁想到进城的事儿还没谱,城里头的表姐先要下乡了,这让顾三妹接受不能。

        “大哥,你说我们现在读书还有用吗,表姐还是高中生呢。”顾三妹耷拉着脑袋说。顾二弟在旁边插嘴:“你怕什么,你本来就是农村户口,下乡也轮不到你。”

        顾明东笑了一声:“想那么多干嘛,时代多变,学到的知识总是你们自己的。”

        顾三妹叹了口气:“我这不是怕浪费了钱,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

        顾明东没想到这件事还打击到妹妹的上进心,便说道:“三妹,你要这么想,如果你读了书,学历高,进城的机会就大,就算遇到同样的事情,非得有一个人下乡,那人家肯定也先选学历低的是不是?”

        顾三妹想了想,说:“好像是这个道理。”

        走到半路,顾明东忽然停下脚步:“老二,你送他们回家,我去办点事情。”

        顾二弟喊了两声,没把人喊住。

        “大哥又要去做什么?”顾二弟嘀咕道。

        顾三妹眼神微微一动,没有回答,只是拉住侄儿的手:“咱们快回家吧,生产队的猪还没喂呢。”

        顾明东一路疾行,来到了老陆家。

        老陆打开门一看,乐了:“阿东兄弟,你这可是好久没来了,今天带了什么好东西?”

        顾明东没兜圈子:“陆哥,我知道你门路广,有件事想托你问问。”

        老陆看了他一眼,让他进了门:“什么事儿?先说好了,违法乱纪的事情咱可不能干。”

        要不是两人做了差不多一年的私下买卖,顾明东还真信了他这话。

        “我想托你打听打听,现在溪源镇上哪里可以找到工作。”

        老陆咂摸了一下,看着他笑了:“你不是农村的吗,怎么着,你们家也有下乡的名额?”

        “我是农村的,可我有亲戚在城里头,还是个没出门的姑娘。”顾明东解释道。

        老陆也没细问,直接说:“阿东兄弟,咱俩也是老熟人了,我不跟你绕圈子,直截了当的说,这事儿没法办。”

        顾明东皱了皱眉:“我知道镇上的工作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可难道就没有人愿意挪坑的吗?”

        老陆见四下无人,低声说:“你们家想把人留下来,最好的办法是赶紧嫁人,这女孩子嫁了人,那就是夫家的人了,总不能逼着她去下乡。”

        就是孙淑梅不愿意草草嫁人,顾秀秀也没有好人选,这件事才拖了下来。

        顾明东又问道:“难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老陆琢磨了一下,看了看顾明东,又说:“办法倒不是没有。”

        顾明东眼神一闪:“陆哥,只要是我能做到的,肯定愿意去做。”

        老陆这才说:“我倒是知道有人想把现在的活儿卖了,人找到了更好的地儿,可他开得价格可不低。”

        他比了个数字:“这个数,不二价。”

        等看清楚他的动作,顾明东也倒吸一口气,对方要整整五百块。

        要知道现在农村一个壮劳力,干死干活一年下来也就三十多,城里头好一些的厂里头,临时工才12块一个月,当了学徒也才18块,转正之后才能有22块。

        按照厂里头现在的规矩,甭管是谁,进去之后先做三年临时工。

        整整五百块钱,临时工不吃不喝三年都赚不到!

        老陆见他脸色发沉,解释道:“就是他开的价太高,但凡愿意降价一星半点,这工作早就卖出去了。”

        顾明东皱了皱眉,又问:“是什么工作?”

        老陆尴尬一笑,解释道:“看垃圾站的。”

        “垃圾站?”顾明东第一次知道,这垃圾站也是国营的。

        老陆无奈道:“就咱们镇上那个卖废品的地方,你别看不起眼,其实人家也是国营单位,但这工资吗就低了点。”

        顾明东算是知道这工作为什么卖出去了,活儿杂,不体面,工资低,要价高。

        老陆还帮忙找补了一下:“说是垃圾站,其实也就是帮国家看门,钱少但时间自由,一天两天不露面都没有人发现。”

        他想到那颗让异能升级的玻璃珠,咬了咬牙道:“他什么时候要钱?”

        老陆惊讶了一下:“你真要买啊?”

        “那可是五百块,这要不是下乡闹得,罐头厂的工作三百块就买到了。”

        顾明东只说:“真要买,五百块是贵了点,但跟人比不算什么。”

        下乡虽然不是龙潭虎穴,但他真的不放心花朵儿年纪的表妹去遥远的地方,再者,孙家现在这样的情况,孙淑梅要是真的走了,活儿全压在顾秀秀头上,还得为了女儿牵肠挂肚。

        就算不看感情,看在那颗玻璃珠的份上,顾明东也觉得欠表妹一份人情,五百块就还了还便宜了。

        见他拿定了主意,老陆问道:“你表妹是城市户口吧,要是农村的现在估计办不下来。”

        顾明东笑了:“都为下乡发愁了,能是农村的吗?”

        “也是。”老陆笑道,“以前大家伙儿都说城里好,谁知道现在闹出了这事儿。”

        他说道:“最迟这个月中旬,那人说了,实在卖不出去就让家里头老娘去干,也不会便宜卖了。”

        顾明东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老陆琢磨起来:“这小子就这么走了,那可是五百块,他从哪儿弄到这么大一笔钱。”

        算来算去,顾明东在他这边是卖了不少野货,可大部分都换成了吃的,剩下的那些钱距离五百块的天文数字还差得远。

        顾明东得到了门路,没直接回家,反倒是绕路又去了家属楼。

        他没找顾秀秀和孙淑梅,心知他们听了这一大笔钱,肯定一口回绝了,说不准第二天孙淑梅就直接去报名下乡。

        等了一会儿饿,顾明东等到了下班回家的孙强。

        “阿强。”顾明东喊道。

        孙强刹住车,看见他就笑骂道:“你怎么来了?”

        说完又说:“哎,你这小子没大没小的,大半岁也是哥,快喊我哥。”

        “表哥,这样行了吧。”顾明东招呼道,“快过来,有事儿跟你说。”

        孙强见他堵在路口不进去就奇怪,赶紧过去问:“怎么了,家里出啥事儿了?”

        顾明东翻了个白眼:“我家没事,是你家的事儿。”

        孙强叹了口气:“你知道淑梅的事儿了?”

        他脸色也不大好,坚持道:“她一个黄花大闺女怎么能下乡,耽误几年以后前程都毁了。”

        “我跟妈已经商量好了,不告诉淑梅,先往厂里头递申请书,等厂里头答应了再告诉她,到时候她不答应也得答应。”

        孙强虽然脾气不大好,但确实是个疼妹妹的哥哥。

        自从下乡的号召开始,家家户户为了谁留下谁走的事情闹得天翻地覆,父母都有职位的,退下来好歹能保住两个孩子,工作不够的不管多少孩子只能留下一个。

        就他们家隔壁都闹了好几场,无非是为了谁留下,亲兄弟亲姐妹的都撕破脸了。

        孙强满不在乎的说:“反正我一男的,去哪儿不是干活,支援边疆我还光荣。”

        顾明东打断他的话:“先别,我现在有个门路,能帮淑梅找份工作,活儿不好,但至少能留下来。”

        孙强一听,忙问道:“你哪来的门路?”

        “不是哥怀疑你,你不是被人骗了吧,现在就有人看准大家伙不想下乡的心思,装模作样的说能帮忙找工作,前脚给钱,后脚人影都没了。”

        “严海你知道吧,他们家关系可硬了,但他爸愣是说现在安排不了,现在打算让他下乡。”

        提起这事儿,孙强心底也无奈的很。

        严海是他最好的兄弟,原以为以严海家的条件,怎么样都能找到一份工作让严海留下来,再不济严海还是独生子,完全没必要下乡。

        谁知道严海他爸不知道是不是抽风了,主动积极响应报了名,还要把严海送到苦哈哈的边疆去支援。

        孙强听到消息之后,差点惊掉了下巴。

        不是孙强不信表弟,顾明东再能耐也是农村人,他们家跑了几个月都没找到门路,现在他说有。

        顾明东却说:“保准是真的。”

        老陆的信用还是在的。

        孙强将信将疑。

        顾明东索性将那份工作一一说出,孙强一听,倒是想起来:“看垃圾站的老王是吧,我好像是听说他要去接了他爸的活儿,现在的位置能空出来。”

        这么一说,倒像是真的:“老王他能答应,他可是出了名的铁公鸡。”

        顾明东只得将价格说了。

        孙强一听,惊叫道:“五百块,他怎么不去抢。”

        机会是好机会,孙强却苦了脸:“咱们家拿不出来。”

        为了孙国栋的病,孙家现在穷得叮当响,哪里能拿出五百块来。

        顾明东压低声音说:“表哥,我有法子赚到钱,但有风险。”

        孙强脸色微微一变。

        顾明东看着他问:“干不干,你给我一句话。”

        孙强想到了妹妹,咬了咬牙:“干!”打算让他下乡。”

        提起这事儿,孙强心底也无奈的很。

        严海是他最好的兄弟,原以为以严海家的条件,怎么样都能找到一份工作让严海留下来,再不济严海还是独生子,完全没必要下乡。

        谁知道严海他爸不知道是不是抽风了,主动积极响应报了名,还要把严海送到苦哈哈的边疆去支援。

        孙强听到消息之后,差点惊掉了下巴。

        不是孙强不信表弟,顾明东再能耐也是农村人,他们家跑了几个月都没找到门路,现在他说有。

        顾明东却说:“保准是真的。”

        老陆的信用还是在的。

        孙强将信将疑。

        顾明东索性将那份工作一一说出,孙强一听,倒是想起来:“看垃圾站的老王是吧,我好像是听说他要去接了他爸的活儿,现在的位置能空出来。”

        这么一说,倒像是真的:“老王他能答应,他可是出了名的铁公鸡。”

        顾明东只得将价格说了。

        孙强一听,惊叫道:“五百块,他怎么不去抢。”

        机会是好机会,孙强却苦了脸:“咱们家拿不出来。”

        为了孙国栋的病,孙家现在穷得叮当响,哪里能拿出五百块来。

        顾明东压低声音说:“表哥,我有法子赚到钱,但有风险。”

        孙强脸色微微一变。

        顾明东看着他问:“干不干,你给我一句话。”

        孙强想到了妹妹,咬了咬牙:“干!”打算让他下乡。”

        提起这事儿,孙强心底也无奈的很。

        严海是他最好的兄弟,原以为以严海家的条件,怎么样都能找到一份工作让严海留下来,再不济严海还是独生子,完全没必要下乡。

        谁知道严海他爸不知道是不是抽风了,主动积极响应报了名,还要把严海送到苦哈哈的边疆去支援。

        孙强听到消息之后,差点惊掉了下巴。

        不是孙强不信表弟,顾明东再能耐也是农村人,他们家跑了几个月都没找到门路,现在他说有。

        顾明东却说:“保准是真的。”

        老陆的信用还是在的。

        孙强将信将疑。

        顾明东索性将那份工作一一说出,孙强一听,倒是想起来:“看垃圾站的老王是吧,我好像是听说他要去接了他爸的活儿,现在的位置能空出来。”

        这么一说,倒像是真的:“老王他能答应,他可是出了名的铁公鸡。”

        顾明东只得将价格说了。

        孙强一听,惊叫道:“五百块,他怎么不去抢。”

        机会是好机会,孙强却苦了脸:“咱们家拿不出来。”

        为了孙国栋的病,孙家现在穷得叮当响,哪里能拿出五百块来。

        顾明东压低声音说:“表哥,我有法子赚到钱,但有风险。”

        孙强脸色微微一变。

        顾明东看着他问:“干不干,你给我一句话。”

        孙强想到了妹妹,咬了咬牙:“干!”打算让他下乡。”

        提起这事儿,孙强心底也无奈的很。

        严海是他最好的兄弟,原以为以严海家的条件,怎么样都能找到一份工作让严海留下来,再不济严海还是独生子,完全没必要下乡。

        谁知道严海他爸不知道是不是抽风了,主动积极响应报了名,还要把严海送到苦哈哈的边疆去支援。

        孙强听到消息之后,差点惊掉了下巴。

        不是孙强不信表弟,顾明东再能耐也是农村人,他们家跑了几个月都没找到门路,现在他说有。

        顾明东却说:“保准是真的。”

        老陆的信用还是在的。

        孙强将信将疑。

        顾明东索性将那份工作一一说出,孙强一听,倒是想起来:“看垃圾站的老王是吧,我好像是听说他要去接了他爸的活儿,现在的位置能空出来。”

        这么一说,倒像是真的:“老王他能答应,他可是出了名的铁公鸡。”

        顾明东只得将价格说了。

        孙强一听,惊叫道:“五百块,他怎么不去抢。”

        机会是好机会,孙强却苦了脸:“咱们家拿不出来。”

        为了孙国栋的病,孙家现在穷得叮当响,哪里能拿出五百块来。

        顾明东压低声音说:“表哥,我有法子赚到钱,但有风险。”

        孙强脸色微微一变。

        顾明东看着他问:“干不干,你给我一句话。”

        孙强想到了妹妹,咬了咬牙:“干!”打算让他下乡。”

        提起这事儿,孙强心底也无奈的很。

        严海是他最好的兄弟,原以为以严海家的条件,怎么样都能找到一份工作让严海留下来,再不济严海还是独生子,完全没必要下乡。

        谁知道严海他爸不知道是不是抽风了,主动积极响应报了名,还要把严海送到苦哈哈的边疆去支援。

        孙强听到消息之后,差点惊掉了下巴。

        不是孙强不信表弟,顾明东再能耐也是农村人,他们家跑了几个月都没找到门路,现在他说有。

        顾明东却说:“保准是真的。”

        老陆的信用还是在的。

        孙强将信将疑。

        顾明东索性将那份工作一一说出,孙强一听,倒是想起来:“看垃圾站的老王是吧,我好像是听说他要去接了他爸的活儿,现在的位置能空出来。”

        这么一说,倒像是真的:“老王他能答应,他可是出了名的铁公鸡。”

        顾明东只得将价格说了。

        孙强一听,惊叫道:“五百块,他怎么不去抢。”

        机会是好机会,孙强却苦了脸:“咱们家拿不出来。”

        为了孙国栋的病,孙家现在穷得叮当响,哪里能拿出五百块来。

        顾明东压低声音说:“表哥,我有法子赚到钱,但有风险。”

        孙强脸色微微一变。

        顾明东看着他问:“干不干,你给我一句话。”

        孙强想到了妹妹,咬了咬牙:“干!”打算让他下乡。”

        提起这事儿,孙强心底也无奈的很。

        严海是他最好的兄弟,原以为以严海家的条件,怎么样都能找到一份工作让严海留下来,再不济严海还是独生子,完全没必要下乡。

        谁知道严海他爸不知道是不是抽风了,主动积极响应报了名,还要把严海送到苦哈哈的边疆去支援。

        孙强听到消息之后,差点惊掉了下巴。

        不是孙强不信表弟,顾明东再能耐也是农村人,他们家跑了几个月都没找到门路,现在他说有。

        顾明东却说:“保准是真的。”

        老陆的信用还是在的。

        孙强将信将疑。

        顾明东索性将那份工作一一说出,孙强一听,倒是想起来:“看垃圾站的老王是吧,我好像是听说他要去接了他爸的活儿,现在的位置能空出来。”

        这么一说,倒像是真的:“老王他能答应,他可是出了名的铁公鸡。”

        顾明东只得将价格说了。

        孙强一听,惊叫道:“五百块,他怎么不去抢。”

        机会是好机会,孙强却苦了脸:“咱们家拿不出来。”

        为了孙国栋的病,孙家现在穷得叮当响,哪里能拿出五百块来。

        顾明东压低声音说:“表哥,我有法子赚到钱,但有风险。”

        孙强脸色微微一变。

        顾明东看着他问:“干不干,你给我一句话。”

        孙强想到了妹妹,咬了咬牙:“干!”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99337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