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61章 长大

第61章 长大


顾明东沉着脸走出医院,  外头阳光正好,驱散了他有些暗沉的心。

        他忽然在想,原主是自知未来无望,  自愿将身体让给了他,  那么白小花呢?

        拥有疼爱自己的父母,  相爱的爱人的白小花,真的会愿意让出身体吗?

        如果她不是自愿的,那到底是什么力量让现在的穿书者出现。

        原来的那个白小花还能回来吗?

        顾明东想起穿书者的所作所为,一瞬间觉得白小花还不如彻底消失了,如果她活着,  看到自己的人生在陌生人手中支离破碎,恐怕会很绝望。

        深深吸了口气,顾明东心底对于异能提升的迫切感更深。

        只是异能提升难上加难,乡下的环境有利于异能的施展,  但对于提升的作用微乎其微,  得靠着许多年的积累才有可能。

        相比起来,  之前他意外得到的玻璃珠和黑珍珠,简直是作弊利器。

        顾明东眯了眯眼,看来他得想想办法,  多弄到几颗珠子才行。

        只是至今他都没弄清楚玻璃珠和黑珍珠的来源,有些无从下手。

        回家之前,  顾明东去了一趟供销社,将医院开的不需要糖票的红糖买了,看到点心柜台还有不需要票的传统糕点,索性也买了一些。

        走在乡村的小路上,  周围都是郁郁葱葱的田野山林,  绿色让顾明东的心也松懈下来。

        等他回到家,  已经是晌午时分。

        推开门,顾明东有些意外,双胞胎居然都在家喂鸡。

        “你们俩怎么单独在家?”出门之前,他交代过弟弟妹妹,上学前先把双胞胎送到三叔家待着,等他回来再去接。

        顾亮星抬头,看见他就冲过来:“爸。”

        “三姑也在家。”顾亮晨慢悠悠的解释道。

        顾明东又是一惊:“你三姑在家?她没去上学吗?”

        顾亮星点着小脑袋:“三姑身体不舒服,让二叔帮她请假。”

        顾明东有些奇怪,昨晚顾明西的身体还好好的,怎么忽然不舒服。

        他顺手将点心塞给儿子,走进屋喊道:“小西,你在屋里吗,大哥进来了。”

        撩开帘子走进姐妹俩的房间,却见顾明西脸色惨白惨白的躺在床上,平时最是要强,轻易不肯服输的小姑娘,此刻一副天塌下来的模样。

        顾明东看见她的样子,心底也是吓了一跳,连忙问道:“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大哥,我怕是不成了。”顾明西一直强忍着,这会儿看见大哥回来,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顾明东快步走过去:“到底哪儿不舒服,快起来,大哥送你去医院治病。”

        “我一直在流血,好多好多血,大哥,我是不是生了跟大嫂一样的病,很快就要死了。”顾明西显然被吓到了,哭丧着脸问。

        “流血?”顾明东想到一个可能。

        顾明西吸着鼻子说:“昨晚还好好的,早上起来都是血……我不敢告诉老二和小南,怕他们担心……呜呜呜,大哥,我肯定要死了。”

        小姑娘依稀记得大嫂那时候就是这样,一直流血,后来就死了。

        早晨她发现自己流血的时候,吓得要死,还怕吓到妹妹故意瞒着不肯说,推说身体不舒服请假。

        结果老二老四去上学,顾明西一个人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把自己吓得够呛。

        顾明东总算确定了,他拍了一下脑门,无奈道:“小西,你这不是生病,是长大了。”

        “大哥你就别骗我了,我肯定是生了要命的毛病,要不然怎么会流血,人流血就会死。”顾明西想到自己好日子还没过多久就要死了,一时悲从中来。

        顾明东心底无奈,暗骂自己太粗心。

        顾家兄妹亲妈死的时候,顾明西和顾明南还是小孩子,亲妈自然不会教这个。

        李丽娟是长嫂,原本应该会教,但她进门的时候就怀孕,没有这个困扰,生了孩子之后身体就一直不大好,便一直没想起来。

        显然李丽娟的死,给还未长大,不通人事的小姑娘带来了心理阴影。

        至于学校,现在的学校怎么可能教这个,那可是要被人状告耍流氓的!

        顾三妹其实早就到了年纪,只是前几年闹灾荒,大家伙儿肚子都吃不饱,成年女子断经都是常有的事情,那两年生产队一个怀孕生孩子的都没有,更别提发育不良的小丫头了,这才一直被忽略了。

        如今家里头日子好一些,吃得饱穿得暖,时不时还有肉和点心吃,这营养一跟上,身体也跟着长大了。

        顾明东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安抚的摸了摸妹妹的额头:“真的没事,大哥跟你保证,我……我去请三婶过来跟你说。”

        “你就别安慰我了,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要不是快死了,我肚子怎么会这么疼。”顾三妹绝望的想。

        看着妹妹泪眼婆娑,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顾明东连忙起身去请人。

        这个点顾三婶自然没在家,而是在地里头,瞧见顾明东过来还问:“阿东,病好了没有。”

        “没事儿,医生说只是有点营养不良,多吃点就好。”顾明东解释了一句。

        顿时有人开玩笑:“这一年到头都吃不到肉,现在谁不营养不良。”

        “三婶,你能不能去我家一趟,有点事情。”

        顾三婶心底觉得奇怪,但还是跟着走了,路上才问:“啥事儿啊,这么着急?”

        顾明东摸了摸鼻子,低声说了一句。

        顾三婶一听,顿时乐了:“这事儿啊,是三婶粗心大意了,早该跟俩孩子说说的。”

        “哎,你们妈走得早,丽娟也不在了,忽然来了这个可不得把人吓坏了。”

        剩下的就不用顾明东操心,顾三婶先回家了一趟,拿着一包东西进了顾三妹的屋子,里头传来她言传身教的声音。

        妹妹长大了!

        这个认识让顾明东有些苦恼,他搬了个凳子,皱着眉头坐在门口。

        两辈子都是男人,顾明东第一次遇到这种困扰,这会儿他是不是得去供销社买卫生巾?

        好一会儿,顾三婶才从里头出来了,脸上带着笑:“小孩子家家的不知事儿,吓到了,其实这是大好事儿,来葵水就证明女孩儿长大了,能嫁人喽。”

        顾明东站起身问:“三婶,我是不是得去镇上买卫生巾。”

        虽然是亲哥哥,他到底是有些尴尬。

        “什么卫生巾?”顾三婶愣了一下,又问,“你是说卫生纸吧,刚我拿了些过来,这次用够了,下次是得买一些备着。”

        顾明东听得稀里糊涂,又问:“卫生纸?”

        那是他想的东西吗?

        顾三婶笑着说:“放心吧,这事儿我教给小西了,她自己会弄,你一个男人就别掺和了。”

        说完又交代:“女孩儿早晚都是要来的,到时候小北也一样,不过小北有姐姐,小西学会了能教她。”

        “你们家要是还有红糖,你就泡一碗红糖水给小西喝,这两天别让她下冷水,这就够了。”

        顾明东一听,赶紧去泡了一碗红糖水,没少往里头加红糖,端出来都是红彤彤的。

        他出来的时候,顾明西已经从屋里头出来了,这会儿脸颊红彤彤的,知道自己闹了个大笑话,低着头害臊的不敢说话。

        “趁热喝吧。”顾明东把碗推过去。

        顾三婶瞧了一眼,就说:“你有福气,家里头有个疼你的大哥,我们那时候别说喝红糖水了,照样得下地泡冷水。”

        顾三婶说的是真心话,这年头物资紧缺,谁家姑娘来月事能喝上红糖水,那肯定是家里头疼孩子的,否则别说红糖水了,吃饱都成问题。

        就连她家里头孙女来了,她也舍不得这红糖,这东西精贵还要糖票,一年到头也买不到多少。

        顾明西害臊的抬不起头来,红糖水倒是咕咚咕咚都喝了。

        热乎乎的红糖水一下肚子,原本一直往下坠,酸疼酸疼的小腹也缓解了许多,顾三妹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

        顾三婶略坐了坐就走了。

        等人一走,兄妹俩的气氛更加尴尬,顾明西起身道:“大哥,我去洗床单。”

        顾明东忙道:“要不还是我来洗吧。”

        “不行!”顾明西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闹了这么一出笑话她已经很害臊了,哪能还让大哥洗这个。

        顾明东也觉得尴尬,犹豫了一下说:“那我给你烧点热水。”

        “哥,这都五月份了,哪里要热水。”话虽如此,小姑娘还是觉得心底甜滋滋的。

        顾明东却说:“三婶说了,不能泡冷水。”

        到底还是给她烧了一锅子。

        临了还塞给她十块钱:“大哥也不知道要买点什么,这钱你自己拿着,该买什么就买什么,生活必需品不能省。”

        顾明西害羞的点了点头:“好。”

        晚上等顾二弟两个回来,就听说了这事儿。

        顾老二围着妹妹转悠了一圈儿,嘴贱的打趣道:“老三,平时你不是挺机灵的吗,这会儿傻了,居然还以为自己得了绝症哭哭啼啼。”

        顾三妹涨红了脸,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恼的,扭过头不想搭理他。

        顾四妹倒是贴心的说:“三姐,你要是不舒服的话就去躺着,家里头的活儿还有我呢。”

        “还是我们小北最贴心的。”顾三妹搂住妹妹说。

        姐妹俩嘀嘀咕咕着悄悄话,两个小姑娘的脸都红了。

        顾二弟自讨没趣,摸了摸鼻子钻到大哥身边,哼哼道:“她们排挤我。”

        顾明东笑着反问:“你怎么不看看自己为什么被排挤?”

        “她们都是女的,我是男的呗。”顾二弟坚决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

        这时候顾亮星抱住他的大腿说:“二叔,我也是男的,我们是一国的。”

        顾二弟哈哈一笑,提溜着大侄儿出门玩儿去了。

        顾明东无奈的摇了摇头。

        乌龙的插曲并未影响到老顾家的生活,一家人反倒是更加其乐融融。

        另一头,白小花从医院出来,索性带着刘大柱回了娘家。

        白大嫂打开门,瞧见是出了门的妹妹和妹夫,脸一下子拉下来,朝着里头喊了一声:“妈,小花来了。”

        说完招呼也不招呼一声,直接出门去了。

        白小花怒气冲冲的骂了句:“妈,你看她见了我连个招呼都不打,像什么话!”

        白母看见她也是头疼,但见她小腹鼓起,到底是没忍心:“你怎么这时候来了。”

        “妈,我想你了呗。”白小花亲昵的抱住她胳膊,眼睛却往屋子里看,“我爸和我哥他们不在家吧?”

        比起亲妈,白小花分外厌恶白家的男人,觉得他们都重男轻女,对她一点都不好。

        白妈皱眉道:“他们都还在上班呢。”

        白小花眼神一闪,撒开手往屋内走,一边走一边问:“妈,我饿了,家里有什么好吃的?”

        刘大柱也不客气的跟着一道儿进来,还咧着嘴说:“妈,我们俩都饿了,你给整点好吃的呗。”

        白妈脸色顿时更不好看。

        再回头一看,白小花已经把她藏起来的饼干点心全翻出来,夫妻两个完全没客气,一会儿功夫就造光了一半。

        白妈心疼的心都在滴血,连忙过去抢下来剩下的:“小花,可不兴这么吃,这些都是你侄儿侄女的舅舅带来的,你要吃光了他们吃什么。”

        白小花脸一沉:“你还是不是我亲妈了,我肚子里还有孩子,吃他们几块饼干怎么了。”

        刘大柱也没吃过瘾,说:“就是啊,妈,你可不能太偏心。”

        白妈差点气晕,强撑着将饼干盒收起来,才说:“你要饿了,妈就给你下碗面。”

        “那你多下点,给我卧个鸡蛋,家里还有肉吗,多给我放点。”白小花理所当然的说。

        “妈,我也一样。”刘大柱跟着说。

        白妈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这也不是逢年过节的,家里哪有肉,你怀了孩子是得好好补补,回去让你婆婆多弄点鸡蛋,每天吃一个,这样孩子才长得好。”

        白小花撇了撇嘴:“就我婆婆那抠门小气的样,我能指望她?”

        刘大柱嘿嘿一笑,似乎这事儿跟自己无关。

        白妈气得肝儿疼,但下面的时候还是卧了个鸡蛋进去。

        白小花跟着进去,瞧见她动作还说:“妈,多放一个,大柱哥也得吃。”

        白妈碰的一下放下锅子,朝着外头骂道:“就没见过上丈母娘家两手空空,还要吃鸡蛋的女婿。”

        白小花脸色一变,拉住她问:“妈,你干嘛呢,给大柱哥没脸对你有啥好处。”

        白妈冷笑道:“给他脸对我也没好处。”

        白小花跳脚道:“你对他好,他就会对你女儿好,这不是好处吗?”

        心里暗骂白妈一直说疼她,结果也都是假话,不然怎么会这么对女婿。

        白妈不知道她心理的话,但也被气得不行:“我对他还不够好吗,彩礼彩礼没要,就连过年他都没上门,这会儿倒是有脸过来吃饭。”

        “小花,你怎么就鬼迷了心窍,嫁给外头那么个东西,严海到底哪里不如他。”

        一提起严海,白小花嗤笑道:“妈,严海怎么能跟大柱哥比,你瞧着吧,严海家马上就要倒霉了。”

        白妈却不信她的话:“他们家能倒什么霉?严海报名了下乡,估计这两天就要走了,虽说是下乡,但他们家里里外外的打点,等到了地方也不会吃苦。”

        白小花听见这话,却如同晴天霹雳:“什么,严海要下乡。”

        白妈唠唠叨叨道:“可不是,说是家里头觉悟高,响应国家的号召,放着文化局的工作不去也要下乡,被街道里头点名表扬,面儿可大着呢。”

        “这怎么可能!”白小花魔怔了。

        明明书里面写的清清楚楚,严海一家被打倒,是妥妥需要改造的对象,压根没熬过那十年,甚至连累了孙家。

        可现在严海不但没出事,反倒是要下乡了。

        剧情发展怎么能跟书里头不一样!

        白小花神经质的咬住指甲,整个人颤抖起来。看,白小花已经把她藏起来的饼干点心全翻出来,夫妻两个完全没客气,一会儿功夫就造光了一半。

        白妈心疼的心都在滴血,连忙过去抢下来剩下的:“小花,可不兴这么吃,这些都是你侄儿侄女的舅舅带来的,你要吃光了他们吃什么。”

        白小花脸一沉:“你还是不是我亲妈了,我肚子里还有孩子,吃他们几块饼干怎么了。”

        刘大柱也没吃过瘾,说:“就是啊,妈,你可不能太偏心。”

        白妈差点气晕,强撑着将饼干盒收起来,才说:“你要饿了,妈就给你下碗面。”

        “那你多下点,给我卧个鸡蛋,家里还有肉吗,多给我放点。”白小花理所当然的说。

        “妈,我也一样。”刘大柱跟着说。

        白妈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这也不是逢年过节的,家里哪有肉,你怀了孩子是得好好补补,回去让你婆婆多弄点鸡蛋,每天吃一个,这样孩子才长得好。”

        白小花撇了撇嘴:“就我婆婆那抠门小气的样,我能指望她?”

        刘大柱嘿嘿一笑,似乎这事儿跟自己无关。

        白妈气得肝儿疼,但下面的时候还是卧了个鸡蛋进去。

        白小花跟着进去,瞧见她动作还说:“妈,多放一个,大柱哥也得吃。”

        白妈碰的一下放下锅子,朝着外头骂道:“就没见过上丈母娘家两手空空,还要吃鸡蛋的女婿。”

        白小花脸色一变,拉住她问:“妈,你干嘛呢,给大柱哥没脸对你有啥好处。”

        白妈冷笑道:“给他脸对我也没好处。”

        白小花跳脚道:“你对他好,他就会对你女儿好,这不是好处吗?”

        心里暗骂白妈一直说疼她,结果也都是假话,不然怎么会这么对女婿。

        白妈不知道她心理的话,但也被气得不行:“我对他还不够好吗,彩礼彩礼没要,就连过年他都没上门,这会儿倒是有脸过来吃饭。”

        “小花,你怎么就鬼迷了心窍,嫁给外头那么个东西,严海到底哪里不如他。”

        一提起严海,白小花嗤笑道:“妈,严海怎么能跟大柱哥比,你瞧着吧,严海家马上就要倒霉了。”

        白妈却不信她的话:“他们家能倒什么霉?严海报名了下乡,估计这两天就要走了,虽说是下乡,但他们家里里外外的打点,等到了地方也不会吃苦。”

        白小花听见这话,却如同晴天霹雳:“什么,严海要下乡。”

        白妈唠唠叨叨道:“可不是,说是家里头觉悟高,响应国家的号召,放着文化局的工作不去也要下乡,被街道里头点名表扬,面儿可大着呢。”

        “这怎么可能!”白小花魔怔了。

        明明书里面写的清清楚楚,严海一家被打倒,是妥妥需要改造的对象,压根没熬过那十年,甚至连累了孙家。

        可现在严海不但没出事,反倒是要下乡了。

        剧情发展怎么能跟书里头不一样!

        白小花神经质的咬住指甲,整个人颤抖起来。看,白小花已经把她藏起来的饼干点心全翻出来,夫妻两个完全没客气,一会儿功夫就造光了一半。

        白妈心疼的心都在滴血,连忙过去抢下来剩下的:“小花,可不兴这么吃,这些都是你侄儿侄女的舅舅带来的,你要吃光了他们吃什么。”

        白小花脸一沉:“你还是不是我亲妈了,我肚子里还有孩子,吃他们几块饼干怎么了。”

        刘大柱也没吃过瘾,说:“就是啊,妈,你可不能太偏心。”

        白妈差点气晕,强撑着将饼干盒收起来,才说:“你要饿了,妈就给你下碗面。”

        “那你多下点,给我卧个鸡蛋,家里还有肉吗,多给我放点。”白小花理所当然的说。

        “妈,我也一样。”刘大柱跟着说。

        白妈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这也不是逢年过节的,家里哪有肉,你怀了孩子是得好好补补,回去让你婆婆多弄点鸡蛋,每天吃一个,这样孩子才长得好。”

        白小花撇了撇嘴:“就我婆婆那抠门小气的样,我能指望她?”

        刘大柱嘿嘿一笑,似乎这事儿跟自己无关。

        白妈气得肝儿疼,但下面的时候还是卧了个鸡蛋进去。

        白小花跟着进去,瞧见她动作还说:“妈,多放一个,大柱哥也得吃。”

        白妈碰的一下放下锅子,朝着外头骂道:“就没见过上丈母娘家两手空空,还要吃鸡蛋的女婿。”

        白小花脸色一变,拉住她问:“妈,你干嘛呢,给大柱哥没脸对你有啥好处。”

        白妈冷笑道:“给他脸对我也没好处。”

        白小花跳脚道:“你对他好,他就会对你女儿好,这不是好处吗?”

        心里暗骂白妈一直说疼她,结果也都是假话,不然怎么会这么对女婿。

        白妈不知道她心理的话,但也被气得不行:“我对他还不够好吗,彩礼彩礼没要,就连过年他都没上门,这会儿倒是有脸过来吃饭。”

        “小花,你怎么就鬼迷了心窍,嫁给外头那么个东西,严海到底哪里不如他。”

        一提起严海,白小花嗤笑道:“妈,严海怎么能跟大柱哥比,你瞧着吧,严海家马上就要倒霉了。”

        白妈却不信她的话:“他们家能倒什么霉?严海报名了下乡,估计这两天就要走了,虽说是下乡,但他们家里里外外的打点,等到了地方也不会吃苦。”

        白小花听见这话,却如同晴天霹雳:“什么,严海要下乡。”

        白妈唠唠叨叨道:“可不是,说是家里头觉悟高,响应国家的号召,放着文化局的工作不去也要下乡,被街道里头点名表扬,面儿可大着呢。”

        “这怎么可能!”白小花魔怔了。

        明明书里面写的清清楚楚,严海一家被打倒,是妥妥需要改造的对象,压根没熬过那十年,甚至连累了孙家。

        可现在严海不但没出事,反倒是要下乡了。

        剧情发展怎么能跟书里头不一样!

        白小花神经质的咬住指甲,整个人颤抖起来。看,白小花已经把她藏起来的饼干点心全翻出来,夫妻两个完全没客气,一会儿功夫就造光了一半。

        白妈心疼的心都在滴血,连忙过去抢下来剩下的:“小花,可不兴这么吃,这些都是你侄儿侄女的舅舅带来的,你要吃光了他们吃什么。”

        白小花脸一沉:“你还是不是我亲妈了,我肚子里还有孩子,吃他们几块饼干怎么了。”

        刘大柱也没吃过瘾,说:“就是啊,妈,你可不能太偏心。”

        白妈差点气晕,强撑着将饼干盒收起来,才说:“你要饿了,妈就给你下碗面。”

        “那你多下点,给我卧个鸡蛋,家里还有肉吗,多给我放点。”白小花理所当然的说。

        “妈,我也一样。”刘大柱跟着说。

        白妈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这也不是逢年过节的,家里哪有肉,你怀了孩子是得好好补补,回去让你婆婆多弄点鸡蛋,每天吃一个,这样孩子才长得好。”

        白小花撇了撇嘴:“就我婆婆那抠门小气的样,我能指望她?”

        刘大柱嘿嘿一笑,似乎这事儿跟自己无关。

        白妈气得肝儿疼,但下面的时候还是卧了个鸡蛋进去。

        白小花跟着进去,瞧见她动作还说:“妈,多放一个,大柱哥也得吃。”

        白妈碰的一下放下锅子,朝着外头骂道:“就没见过上丈母娘家两手空空,还要吃鸡蛋的女婿。”

        白小花脸色一变,拉住她问:“妈,你干嘛呢,给大柱哥没脸对你有啥好处。”

        白妈冷笑道:“给他脸对我也没好处。”

        白小花跳脚道:“你对他好,他就会对你女儿好,这不是好处吗?”

        心里暗骂白妈一直说疼她,结果也都是假话,不然怎么会这么对女婿。

        白妈不知道她心理的话,但也被气得不行:“我对他还不够好吗,彩礼彩礼没要,就连过年他都没上门,这会儿倒是有脸过来吃饭。”

        “小花,你怎么就鬼迷了心窍,嫁给外头那么个东西,严海到底哪里不如他。”

        一提起严海,白小花嗤笑道:“妈,严海怎么能跟大柱哥比,你瞧着吧,严海家马上就要倒霉了。”

        白妈却不信她的话:“他们家能倒什么霉?严海报名了下乡,估计这两天就要走了,虽说是下乡,但他们家里里外外的打点,等到了地方也不会吃苦。”

        白小花听见这话,却如同晴天霹雳:“什么,严海要下乡。”

        白妈唠唠叨叨道:“可不是,说是家里头觉悟高,响应国家的号召,放着文化局的工作不去也要下乡,被街道里头点名表扬,面儿可大着呢。”

        “这怎么可能!”白小花魔怔了。

        明明书里面写的清清楚楚,严海一家被打倒,是妥妥需要改造的对象,压根没熬过那十年,甚至连累了孙家。

        可现在严海不但没出事,反倒是要下乡了。

        剧情发展怎么能跟书里头不一样!

        白小花神经质的咬住指甲,整个人颤抖起来。看,白小花已经把她藏起来的饼干点心全翻出来,夫妻两个完全没客气,一会儿功夫就造光了一半。

        白妈心疼的心都在滴血,连忙过去抢下来剩下的:“小花,可不兴这么吃,这些都是你侄儿侄女的舅舅带来的,你要吃光了他们吃什么。”

        白小花脸一沉:“你还是不是我亲妈了,我肚子里还有孩子,吃他们几块饼干怎么了。”

        刘大柱也没吃过瘾,说:“就是啊,妈,你可不能太偏心。”

        白妈差点气晕,强撑着将饼干盒收起来,才说:“你要饿了,妈就给你下碗面。”

        “那你多下点,给我卧个鸡蛋,家里还有肉吗,多给我放点。”白小花理所当然的说。

        “妈,我也一样。”刘大柱跟着说。

        白妈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这也不是逢年过节的,家里哪有肉,你怀了孩子是得好好补补,回去让你婆婆多弄点鸡蛋,每天吃一个,这样孩子才长得好。”

        白小花撇了撇嘴:“就我婆婆那抠门小气的样,我能指望她?”

        刘大柱嘿嘿一笑,似乎这事儿跟自己无关。

        白妈气得肝儿疼,但下面的时候还是卧了个鸡蛋进去。

        白小花跟着进去,瞧见她动作还说:“妈,多放一个,大柱哥也得吃。”

        白妈碰的一下放下锅子,朝着外头骂道:“就没见过上丈母娘家两手空空,还要吃鸡蛋的女婿。”

        白小花脸色一变,拉住她问:“妈,你干嘛呢,给大柱哥没脸对你有啥好处。”

        白妈冷笑道:“给他脸对我也没好处。”

        白小花跳脚道:“你对他好,他就会对你女儿好,这不是好处吗?”

        心里暗骂白妈一直说疼她,结果也都是假话,不然怎么会这么对女婿。

        白妈不知道她心理的话,但也被气得不行:“我对他还不够好吗,彩礼彩礼没要,就连过年他都没上门,这会儿倒是有脸过来吃饭。”

        “小花,你怎么就鬼迷了心窍,嫁给外头那么个东西,严海到底哪里不如他。”

        一提起严海,白小花嗤笑道:“妈,严海怎么能跟大柱哥比,你瞧着吧,严海家马上就要倒霉了。”

        白妈却不信她的话:“他们家能倒什么霉?严海报名了下乡,估计这两天就要走了,虽说是下乡,但他们家里里外外的打点,等到了地方也不会吃苦。”

        白小花听见这话,却如同晴天霹雳:“什么,严海要下乡。”

        白妈唠唠叨叨道:“可不是,说是家里头觉悟高,响应国家的号召,放着文化局的工作不去也要下乡,被街道里头点名表扬,面儿可大着呢。”

        “这怎么可能!”白小花魔怔了。

        明明书里面写的清清楚楚,严海一家被打倒,是妥妥需要改造的对象,压根没熬过那十年,甚至连累了孙家。

        可现在严海不但没出事,反倒是要下乡了。

        剧情发展怎么能跟书里头不一样!

        白小花神经质的咬住指甲,整个人颤抖起来。看,白小花已经把她藏起来的饼干点心全翻出来,夫妻两个完全没客气,一会儿功夫就造光了一半。

        白妈心疼的心都在滴血,连忙过去抢下来剩下的:“小花,可不兴这么吃,这些都是你侄儿侄女的舅舅带来的,你要吃光了他们吃什么。”

        白小花脸一沉:“你还是不是我亲妈了,我肚子里还有孩子,吃他们几块饼干怎么了。”

        刘大柱也没吃过瘾,说:“就是啊,妈,你可不能太偏心。”

        白妈差点气晕,强撑着将饼干盒收起来,才说:“你要饿了,妈就给你下碗面。”

        “那你多下点,给我卧个鸡蛋,家里还有肉吗,多给我放点。”白小花理所当然的说。

        “妈,我也一样。”刘大柱跟着说。

        白妈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这也不是逢年过节的,家里哪有肉,你怀了孩子是得好好补补,回去让你婆婆多弄点鸡蛋,每天吃一个,这样孩子才长得好。”

        白小花撇了撇嘴:“就我婆婆那抠门小气的样,我能指望她?”

        刘大柱嘿嘿一笑,似乎这事儿跟自己无关。

        白妈气得肝儿疼,但下面的时候还是卧了个鸡蛋进去。

        白小花跟着进去,瞧见她动作还说:“妈,多放一个,大柱哥也得吃。”

        白妈碰的一下放下锅子,朝着外头骂道:“就没见过上丈母娘家两手空空,还要吃鸡蛋的女婿。”

        白小花脸色一变,拉住她问:“妈,你干嘛呢,给大柱哥没脸对你有啥好处。”

        白妈冷笑道:“给他脸对我也没好处。”

        白小花跳脚道:“你对他好,他就会对你女儿好,这不是好处吗?”

        心里暗骂白妈一直说疼她,结果也都是假话,不然怎么会这么对女婿。

        白妈不知道她心理的话,但也被气得不行:“我对他还不够好吗,彩礼彩礼没要,就连过年他都没上门,这会儿倒是有脸过来吃饭。”

        “小花,你怎么就鬼迷了心窍,嫁给外头那么个东西,严海到底哪里不如他。”

        一提起严海,白小花嗤笑道:“妈,严海怎么能跟大柱哥比,你瞧着吧,严海家马上就要倒霉了。”

        白妈却不信她的话:“他们家能倒什么霉?严海报名了下乡,估计这两天就要走了,虽说是下乡,但他们家里里外外的打点,等到了地方也不会吃苦。”

        白小花听见这话,却如同晴天霹雳:“什么,严海要下乡。”

        白妈唠唠叨叨道:“可不是,说是家里头觉悟高,响应国家的号召,放着文化局的工作不去也要下乡,被街道里头点名表扬,面儿可大着呢。”

        “这怎么可能!”白小花魔怔了。

        明明书里面写的清清楚楚,严海一家被打倒,是妥妥需要改造的对象,压根没熬过那十年,甚至连累了孙家。

        可现在严海不但没出事,反倒是要下乡了。

        剧情发展怎么能跟书里头不一样!

        白小花神经质的咬住指甲,整个人颤抖起来。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98284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