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72章 出路(二)

第72章 出路(二)


老顾家吃了有史以来最快的一顿饭,  好好的筷子愣是挥舞出残影来,一顿风卷云残,要不是顾忌着顾明东,  顾二弟能端起碗来往嘴巴里头倒。

        扒完饭菜,顾二弟和顾三妹就一左一右的坐在哪里,  盯着自家大哥看。

        顾明东再好的心态,被他们这么盯着也吃不下了。

        他叹了口气,放下筷子:“要不你们出去等着?”

        “大哥,你再吃点。”顾三妹殷勤的帮他夹菜,还帮忙挑了鱼刺。

        顾明东挑了挑眉,吃完鱼肉:“不错,够鲜。”

        “大哥,喜欢你就多吃点。”顾二弟一看,  哗啦夹了一大块,只是他挑鱼刺的技术太差,  好好的鱼肉都被弄得零零散散,  实在是惨不忍睹。

        顾明东挪开自己的碗,拒绝了弟弟的“好意。”并且用眼神表示了自己的坚定。

        不能浪费粮食,  顾二弟只得自己吞了。

        顾四妹瞧着哥哥姐姐大献殷勤,  忍不住偷偷笑起来。

        顾亮星这个小机灵鬼更是说:“二叔三姑是不是做错事情,所以想讨好爸免得挨打?”

        顾亮晨慢悠悠的说:“爸,二叔皮厚,  你可以打重一点,三姑就算了吧。”

        顾三妹被逗笑了,  搂住侄儿说:“三姑平时没白疼你。”

        顾二弟一脸幽怨,  抱住大侄儿就是一顿挠痒痒:“臭小子,  不帮我还损我。”

        顿时闹成了一团,  顾四妹不得不出面劝阻:“好啦,二哥三姐,你们再闹大哥可真的要生气了。”

        这才刹住他们的闹腾。

        顾明东三俩口解决完,三个小的已经迅速的收拾完碗筷,排排坐等他开讲。

        双胞胎被打发出去摸鸡蛋,这会儿正在鸡窝里头奋斗。

        顾明东咳嗽了一声:“三妹刚才的话也没错,你们都初中毕业了,临了回到生产队种地,实在是浪费了一些。”

        “大哥,可你也是初中毕业啊,在家种地也人人都夸你厉害。”顾二弟嘀咕了一句。

        顾明东看着他,觉得自己这弟弟总能在不必要的时候戳中盲点,让人牙痒痒。

        “闭嘴,先让大哥说完。”顾三妹瞪了他一眼,前者赶紧闭嘴。

        顾明东继续说道:“现在溪源镇上的情况,你们也是知道的,乱不说,工作岗位也是一个萝卜一个坑。”

        顾三妹拼命点头:“可不是吗,我们学校里拿了毕业证的,除非家里头爸妈愿意退休,让他们顶上去,不然都找不到工作,听说家里头孩子多的还得去下乡,都往东北西北去,可苦了。”

        顾二弟也说:“我同学的姐姐就去了西北,去的时候喜气洋洋,结果没俩月就写信说要回来,可去了之后哪儿那么简单就能回来。”

        “淑梅那会儿也差点下乡,后来好不容易才寻到的工作,她还是高中生呢……”

        想来也是,饥荒刚过,这边又开始闹得厉害,城里头生产虽然没有停摆,但也多少受到了一些影响,经济不但不前进,反倒是在倒退。

        知青为什么都要下乡,还不是城里头没那么多岗位给他们干了,不下乡能去哪儿?

        顾三妹有些丧气的说:“大哥,你也不必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其实我心底知道,以现在的情况来看进城也不一定是好事儿,还不如待下乡下安全。”

        “没志气。”顾明东伸手拍了一下弟妹的额头,“之前一门心思要进城的斗志呢?”

        顾三妹有些不好意思:“这不是情况不一样了。”

        “那你是不想进城了?”顾明东问。

        顾三妹立刻说:“那当然不是,有机会肯定是要进的。”

        就算城里头乱成一团她也不怕,毕竟他们家根正苗红,别人肯定找不出错来。

        “现在就有一个机会。”顾明东道。

        “什么机会?”兄妹两个顿时瞪大了眼睛。

        倒是顾四妹眼底只有好奇,毕竟她年纪太小,就算是有机会也轮不到她。

        顾明东这才说道:“之前我托阿强表哥帮忙打听,看看有哪些地方需要临时工,不过一直没消息。”

        “你们阿强表哥也花了不少心思,陆陆续续找了不少人,后来仗着一起读过书寻到了马秘书那边,只是这事儿难办。”

        为此,孙强真的没少跑前跑后,不工作的时候就办重点是了,孙淑梅去了垃圾站那边,清闲倒是清闲,可惜没啥人脉,压根帮不上忙。

        顾明东知道这位表哥想报答当初的恩情,也领他这份好。

        “不过今天去溪源镇的时候,马秘书说有眉目了。”

        “真的吗!”最惊喜的是顾三妹。

        顾明东点了点头:“具体是什么情况还不清楚,明天我再去问问。”

        顾三妹连忙点头:“只要能进城,每个月能拿工资,工作苦一些累一些也没关系。”

        她把要求放得很低。

        在很早之前,顾三妹一直觉得嫁人就是进城唯一的办法,但是现在她的想法改了。

        靠嫁人进城难,更难的是进城之后还没地位,现在户口收紧了,生下来的孩子说不定还得是农村户口。

        再说自家人知道自家人,顾三妹觉得自己可不是好脾气的人,一直受委屈还不得憋屈死。

        正因为如此,之前读书的时候顾三妹才那么卖力,就想靠着这个改变命运。

        可惜——

        顾三妹忽然想到一件事,脸色犹豫起来:“大哥,要是有机会的话你不去吗?”

        顾二弟也反应过来,说:“大哥,要是你有门路能找到工作,那还是你去干吧,我在家种地也挺好的。”

        顾明东却摇了摇头:“我不爱进城。”

        他说的是实话,比起城市,他更喜欢绿意萦绕的乡村,不过落到弟弟妹妹的眼中,显然又是为他们做出了牺牲。

        顾三妹眼睛红彤彤的,吸着鼻子说:“大哥,你别老想着我们,我们年纪还小呢。”

        顾明东笑了一声:“所以你们真的能进城,到时候可得好好工作。”

        “嗯,我一定会好好工作,报答大哥。”顾三妹点头道。

        顾二弟也说:“工资全给大哥。”

        顾明东笑了:“还是没定的事儿,我现在告诉你们,只是怕学校那边停课,你们先把自己给放弃了,整天过得浑浑噩噩。”

        顾四妹看了看姐姐,低声说:“三姐每天都有教我。”

        之前顾明东发了话,姐妹俩就没少往家里头带书,如今顾三妹在自学高中部分,顾四妹也开始自学初中部分。

        “这就好。”

        顾明东打算将弟弟妹妹送到城里头工作,是经过仔细考虑的。

        毕竟未来十年没有高考,身处农村等于完全没有了晋升的路,十年的时间太长了,总不能一直荒废着。

        顾明东知道这场浩劫会结束,可弟弟妹妹并不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中他们难免被影响。

        找一份工作进城,对于现在的农民而言是非常好的出路,虽然艰难,但顾明东还是会想办法做到。

        顾明东将这个视作过渡期,当然,如果将来弟弟妹妹自己没追求,觉得维持现状就很好的话,他也绝对不会再推着走了。

        毕竟那时候他们都已经成年,他这个大哥也就可以功成身退。

        看了眼还沉浸在兴奋雀跃中的弟弟妹妹,顾明东起身往猪圈的方向走,打算临睡前再去喂一轮。

        猪圈里头的小猪仔已经变成了大肥猪,曾经那宽敞的猪圈如今都变得拥挤起来。

        顾明东琢磨着最近多喂几顿,到了年底也能多几斤肉。

        猪圈附近有一排低矮的茅草屋,那以前是用来当柴房的,四面透风不说还漏水,前几天瘪老刘喊人收拾了一下,勉强可以住人。

        今天分配到上河村生产队的四个顽固分子,就得住在这里。

        瘪老刘把人往这儿一送,直接说:“你们自己收拾一下,明天跟着社员们一起上工。”

        被扔下的四个人面面相觑,还是那白头发老头先动身,挑了个靠墙角地方放下了行礼。

        夫妻俩有些紧张,男人想了想,将自己的东西放到老头旁边,又让妻子挨着自己,女儿睡在另一头。

        老头瞄了一眼他们的小动作,淡淡道:“你们要不放心的话就自己想办法,弄个帘子什么的挂在中间。”

        男人勉强笑了笑:“没那个意思。”

        白头发老头也不管他什么意思,自顾自爬上床不说话了。

        夫妻俩对视一眼,手脚麻利的收拾起来,文化人就是不一样,简单的收拾之后屋子都看起来敞亮了不少。

        吴巍和周子衿夫妻俩都是读书人,华清大学的教授,吴巍还有国外留学的经历,实打实的高精知识分子,即使落难了一身书香气都去不掉。

        相比起在这年代里劳燕分飞,甚至反目成仇的家庭而言,他们一家三口还能整整齐齐的在一起,也算是天大的幸运。

        “妈,那边养着大肥猪呢,有整整六头。”小姑娘出去转了转,惊喜的喊道。

        夫妻俩也过去看了一眼,看见那大肥猪也惊讶:“长这么大,这么肥。”

        吴巍沉吟道:“这个生产队的人气色看着都不错,应该是能吃饱饭的,这几头猪都养得这么肥,看来生产队应该不缺吃的。”

        生产队粮食多,那他们的处境就会好很多。

        周子衿也说:“大队长话不多,但看着脾气还好,那几个社员也没有故意为难我们。”

        一路上他们可没少吃苦,跟下乡的知青不同,别人一听他们是下乡改造的,一个个都没了好脸,好一点的视而不见,差一些的还要辱骂作践。

        许多人压根不把他们当人看!

        夫妻俩路上偷偷观察上河村的人,见他们神态缓和,并不是那种激进分子,实打实的松了口气。

        吴萱萱一直被父母保护着,更少了几分谨小慎微,还说:“爸,妈,你们说咱们好好干活的话,等年底能分到肉吗?”

        夫妻俩还未回答,就瞧见一个人从小路走过来,手里头拎着个大桶,正抬头看着他们。

        顾明东面无表情的时候看着就凶,一脸不是善类的凶悍,顿时吓到了夫妻俩,小姑娘更是下意识的躲在了父母背后。

        他们脸色蓦的一变,连声解释道:“这位同志,我女儿不是那个意思,她就是年纪小不懂事,不是要贪生产队的肉。”

        顾明东将一大桶猪草倒进了食槽,六头猪不用招呼就吭哧吭哧的吃起来。

        见他不说话,那三人更紧张了。

        顾明东看了他们一眼,淡淡说道:“猪圈这边归我管,你们看看可以,别随便喂它们。”

        “是是是,我们肯定不会乱来的。”吴巍连忙说道。

        “我们以后不来这边了。”周子衿更是直接说道。

        顾明东知道他们的担心,点了点头,忽然问道:“跟你们一起来的老头呢?”

        吴巍没想到他忽然问起白头发老头,连忙回答:“他大概是年纪大了,累了一天,到了地方就躺下休息了。”

        顾明东忽然问道:“他以前是风水大师?”

        夫妻俩有些摸不准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吴巍打量着他的脸色,压低声音说:“什么风水大师,现在都是牛鬼蛇神了。”

        周子衿也有些紧张,连声说道:“我们跟他不熟的,原本也不是一路人,只是正好被分配到一个生产队。”

        见夫妻俩就差把谨慎写在了脸上,顾明东也没有再追问。

        他对那个白发老头好奇,只是觉得那个老头有些奇怪,身上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顾明东不得不感慨原主的记忆太过于狭窄,知青们原主尚且有几分印象,还都是跟吴梦婷有关的,而这些人却压根没记忆。

        不知道是原主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对外界的一切不闻不问,还是这几人太低调了。

        顾明东转身走了,一家三口才松了口气。

        吴萱萱拍着小胸脯道:“这个大哥看着好吓人,不过人还是挺好的。”

        周子衿无奈道:“你又知道了,才说了几句话,你哪儿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要是坏人的话,对咱们说话哪里会这么和声和气的。”吴萱萱说道。

        吴巍笑了一声,带着妻子和女儿回去:“和气好,和气证明他们这个地方人和善。”

        三人心情都略微放松了一些,谁知回到茅草屋一看,白头发老头不见了。

        吴巍惊道:“他人呢,这会儿功夫去哪儿了?”

        周子衿皱了皱眉头:“应该只是出去走走,不然还能去哪儿。”

        吴萱萱说:“爸妈,我觉得那个老爷爷神神秘秘的,他会不会真的能看风水?”

        “别住口,这话让别人听去你得倒大霉。”周子衿厉声喝道。

        吴萱萱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说了。

        一家三口并不知道,此刻白发老头正堵在顾明东的面前。

        那双如苍鹰般深邃的眼睛,正炯炯的钉在顾明东的身上。着他的脸色,压低声音说:“什么风水大师,现在都是牛鬼蛇神了。”

        周子衿也有些紧张,连声说道:“我们跟他不熟的,原本也不是一路人,只是正好被分配到一个生产队。”

        见夫妻俩就差把谨慎写在了脸上,顾明东也没有再追问。

        他对那个白发老头好奇,只是觉得那个老头有些奇怪,身上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顾明东不得不感慨原主的记忆太过于狭窄,知青们原主尚且有几分印象,还都是跟吴梦婷有关的,而这些人却压根没记忆。

        不知道是原主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对外界的一切不闻不问,还是这几人太低调了。

        顾明东转身走了,一家三口才松了口气。

        吴萱萱拍着小胸脯道:“这个大哥看着好吓人,不过人还是挺好的。”

        周子衿无奈道:“你又知道了,才说了几句话,你哪儿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要是坏人的话,对咱们说话哪里会这么和声和气的。”吴萱萱说道。

        吴巍笑了一声,带着妻子和女儿回去:“和气好,和气证明他们这个地方人和善。”

        三人心情都略微放松了一些,谁知回到茅草屋一看,白头发老头不见了。

        吴巍惊道:“他人呢,这会儿功夫去哪儿了?”

        周子衿皱了皱眉头:“应该只是出去走走,不然还能去哪儿。”

        吴萱萱说:“爸妈,我觉得那个老爷爷神神秘秘的,他会不会真的能看风水?”

        “别住口,这话让别人听去你得倒大霉。”周子衿厉声喝道。

        吴萱萱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说了。

        一家三口并不知道,此刻白发老头正堵在顾明东的面前。

        那双如苍鹰般深邃的眼睛,正炯炯的钉在顾明东的身上。着他的脸色,压低声音说:“什么风水大师,现在都是牛鬼蛇神了。”

        周子衿也有些紧张,连声说道:“我们跟他不熟的,原本也不是一路人,只是正好被分配到一个生产队。”

        见夫妻俩就差把谨慎写在了脸上,顾明东也没有再追问。

        他对那个白发老头好奇,只是觉得那个老头有些奇怪,身上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顾明东不得不感慨原主的记忆太过于狭窄,知青们原主尚且有几分印象,还都是跟吴梦婷有关的,而这些人却压根没记忆。

        不知道是原主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对外界的一切不闻不问,还是这几人太低调了。

        顾明东转身走了,一家三口才松了口气。

        吴萱萱拍着小胸脯道:“这个大哥看着好吓人,不过人还是挺好的。”

        周子衿无奈道:“你又知道了,才说了几句话,你哪儿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要是坏人的话,对咱们说话哪里会这么和声和气的。”吴萱萱说道。

        吴巍笑了一声,带着妻子和女儿回去:“和气好,和气证明他们这个地方人和善。”

        三人心情都略微放松了一些,谁知回到茅草屋一看,白头发老头不见了。

        吴巍惊道:“他人呢,这会儿功夫去哪儿了?”

        周子衿皱了皱眉头:“应该只是出去走走,不然还能去哪儿。”

        吴萱萱说:“爸妈,我觉得那个老爷爷神神秘秘的,他会不会真的能看风水?”

        “别住口,这话让别人听去你得倒大霉。”周子衿厉声喝道。

        吴萱萱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说了。

        一家三口并不知道,此刻白发老头正堵在顾明东的面前。

        那双如苍鹰般深邃的眼睛,正炯炯的钉在顾明东的身上。着他的脸色,压低声音说:“什么风水大师,现在都是牛鬼蛇神了。”

        周子衿也有些紧张,连声说道:“我们跟他不熟的,原本也不是一路人,只是正好被分配到一个生产队。”

        见夫妻俩就差把谨慎写在了脸上,顾明东也没有再追问。

        他对那个白发老头好奇,只是觉得那个老头有些奇怪,身上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顾明东不得不感慨原主的记忆太过于狭窄,知青们原主尚且有几分印象,还都是跟吴梦婷有关的,而这些人却压根没记忆。

        不知道是原主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对外界的一切不闻不问,还是这几人太低调了。

        顾明东转身走了,一家三口才松了口气。

        吴萱萱拍着小胸脯道:“这个大哥看着好吓人,不过人还是挺好的。”

        周子衿无奈道:“你又知道了,才说了几句话,你哪儿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要是坏人的话,对咱们说话哪里会这么和声和气的。”吴萱萱说道。

        吴巍笑了一声,带着妻子和女儿回去:“和气好,和气证明他们这个地方人和善。”

        三人心情都略微放松了一些,谁知回到茅草屋一看,白头发老头不见了。

        吴巍惊道:“他人呢,这会儿功夫去哪儿了?”

        周子衿皱了皱眉头:“应该只是出去走走,不然还能去哪儿。”

        吴萱萱说:“爸妈,我觉得那个老爷爷神神秘秘的,他会不会真的能看风水?”

        “别住口,这话让别人听去你得倒大霉。”周子衿厉声喝道。

        吴萱萱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说了。

        一家三口并不知道,此刻白发老头正堵在顾明东的面前。

        那双如苍鹰般深邃的眼睛,正炯炯的钉在顾明东的身上。着他的脸色,压低声音说:“什么风水大师,现在都是牛鬼蛇神了。”

        周子衿也有些紧张,连声说道:“我们跟他不熟的,原本也不是一路人,只是正好被分配到一个生产队。”

        见夫妻俩就差把谨慎写在了脸上,顾明东也没有再追问。

        他对那个白发老头好奇,只是觉得那个老头有些奇怪,身上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顾明东不得不感慨原主的记忆太过于狭窄,知青们原主尚且有几分印象,还都是跟吴梦婷有关的,而这些人却压根没记忆。

        不知道是原主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对外界的一切不闻不问,还是这几人太低调了。

        顾明东转身走了,一家三口才松了口气。

        吴萱萱拍着小胸脯道:“这个大哥看着好吓人,不过人还是挺好的。”

        周子衿无奈道:“你又知道了,才说了几句话,你哪儿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要是坏人的话,对咱们说话哪里会这么和声和气的。”吴萱萱说道。

        吴巍笑了一声,带着妻子和女儿回去:“和气好,和气证明他们这个地方人和善。”

        三人心情都略微放松了一些,谁知回到茅草屋一看,白头发老头不见了。

        吴巍惊道:“他人呢,这会儿功夫去哪儿了?”

        周子衿皱了皱眉头:“应该只是出去走走,不然还能去哪儿。”

        吴萱萱说:“爸妈,我觉得那个老爷爷神神秘秘的,他会不会真的能看风水?”

        “别住口,这话让别人听去你得倒大霉。”周子衿厉声喝道。

        吴萱萱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说了。

        一家三口并不知道,此刻白发老头正堵在顾明东的面前。

        那双如苍鹰般深邃的眼睛,正炯炯的钉在顾明东的身上。着他的脸色,压低声音说:“什么风水大师,现在都是牛鬼蛇神了。”

        周子衿也有些紧张,连声说道:“我们跟他不熟的,原本也不是一路人,只是正好被分配到一个生产队。”

        见夫妻俩就差把谨慎写在了脸上,顾明东也没有再追问。

        他对那个白发老头好奇,只是觉得那个老头有些奇怪,身上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顾明东不得不感慨原主的记忆太过于狭窄,知青们原主尚且有几分印象,还都是跟吴梦婷有关的,而这些人却压根没记忆。

        不知道是原主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对外界的一切不闻不问,还是这几人太低调了。

        顾明东转身走了,一家三口才松了口气。

        吴萱萱拍着小胸脯道:“这个大哥看着好吓人,不过人还是挺好的。”

        周子衿无奈道:“你又知道了,才说了几句话,你哪儿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要是坏人的话,对咱们说话哪里会这么和声和气的。”吴萱萱说道。

        吴巍笑了一声,带着妻子和女儿回去:“和气好,和气证明他们这个地方人和善。”

        三人心情都略微放松了一些,谁知回到茅草屋一看,白头发老头不见了。

        吴巍惊道:“他人呢,这会儿功夫去哪儿了?”

        周子衿皱了皱眉头:“应该只是出去走走,不然还能去哪儿。”

        吴萱萱说:“爸妈,我觉得那个老爷爷神神秘秘的,他会不会真的能看风水?”

        “别住口,这话让别人听去你得倒大霉。”周子衿厉声喝道。

        吴萱萱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说了。

        一家三口并不知道,此刻白发老头正堵在顾明东的面前。

        那双如苍鹰般深邃的眼睛,正炯炯的钉在顾明东的身上。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96948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