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76章 陷害

第76章 陷害


第二天一大早,  老顾家就忙碌了起来。

        顾明南急不可耐的拉着大哥出门,直奔瘪老刘家。

        到地方的时候,瘪老刘一家正就着咸菜喝粥,  瞧见他们过来,假装客气道:“阿东阿南来了,  坐下一起吃点。”

        话说得好听,人屁股黏在板凳上没动。

        顾明东自然知道他家的德行,  忙道:“大队长,  不用忙了,  我们吃过才来的。”

        “吃过了啊,你也太客气了点。”瘪老刘笑了笑。

        顾明南已经忍不住开口打断他的客套话:“大队长,  我来请个假。”

        瘪老刘眉头一皱:“你们兄弟两个怎么回事儿,最近三天两头的请假,这多耽误活儿。”

        “阿东,你家的日子才好一些,可人不能飘,  一飘好日子就造没了。”

        其实秋收之后,  生产队的农活也有限。

        平时瘪老刘要这么说,顾二弟肯定不乐意,但今天他心情好,乐呵呵的说:“大队长,  我不只今天得请假,  以后估计都得请假了。”

        顾明东瞥了眼弟弟,  开口解释道:“阿南找了份临时工,  帮运输队开车,  工作已经定了,  今天过来是请大队长打一张证明,  把他的粮食关系转到运输队去。”

        “什么?”瘪老刘惊得差点没掉了饭碗。

        刘家的儿子媳妇也面露吃惊,一个个问道:“阿南找到工作了?”

        “还是去运输队当司机?”

        “你们老顾家也真是的,这么好的事情还藏着掖着。”

        “一个月得拿好多工资吧?”

        “那肯定比种地强多了。”

        顾明东也不管他们的反应,继续说:“刚找到的活儿,不过是临时工不比他们正式的赚钱,大队长,你看这证明……”

        瘪老刘也顾不得喝粥了,起身说:“走走走,我这就帮你去开,可不能耽误了工作,你给我说说具体怎么回事儿。”

        顾明东自然不会真告诉他,只说表哥孙强在镇上听说了消息,他又专门带着弟弟过去运输队试了试,没想到顾明南学车有一手,很快就学会了,这才抓住了这次机会。

        话里头半真半假,瘪老刘一听是孙强帮忙打听的,但是信了。

        这城里头有亲戚就是好,瘪老刘叹了口气,自家女儿不争气,要不然嫁到城里头怎么样也能棒棒她两个哥哥。

        感慨了一番,瘪老刘说道:“没想到阿南能有这个造化,你们老顾家祖坟怕是冒青烟喽。”

        要说当年老顾家一家两个军人,在生产队里头也是一等一的人家,可惜顾家老大死的早,顾建国回来之后也没混出去。

        当初人人都说老顾家老大一死,留下一群孩子这日子越过越差,前两年顾明东走了狗屎运才娶到媳妇,结果媳妇没过两年就熬死了。

        谁想到风水轮流转,顾明东一立起来,老顾家眼看着又起来了。

        瘪老刘心底很不是滋味,说完还是帮他开了证明,又说:“阿东,你姑姑一家在镇上,消息比咱们生产队的人肯定灵通,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可得早些说。”

        虽说得到了消息不一定能进去,可好歹是机会,他家可也有两个儿子,后头还有几个孙子,如果能送一个进城当工人,那可是全家光荣的事情。

        “是,我记住了。”顾明东听了压根没往心里头去。

        顾明南拿到证明,欢欢喜喜的去报道了,今天顾明东倒是不必陪他。

        两人前脚刚出门,后脚老刘家的儿子就争先恐后的问道:“爸,顾明南真的去运输队了?”

        “单位证明都开了,还能是假的?”瘪老刘心底也感慨。

        “害,顾明南平时看着跟二傻子似的,居然还能去运输队,真是走了狗屎运。”

        “那还不是人家有个好姑姑,一心一意为娘家操持。”

        一家人正说着话呢,忽然一个娇柔的声音传来:“大队长,您在家吗?”

        瘪老刘还未说话,两个儿媳妇对视一眼,意味深长。

        吴梦婷已经走进门来:“大队长,我今天得请个假去镇上买东西。”

        瘪老刘见到是知青,顿时不满意:“吴知青,你看你来咱们生产队大半年的功夫,前后下了几次地,怎么又要请假?”

        吴梦婷面露委屈:“我带来的卫生用品用完了,别的倒是可以将就将就,这个怎么办?”

        瘪老刘也被她闹了个脸红,无奈摆手道:“行吧,去吧去吧,反正扣的是你自己的工分。”

        吴梦婷才不管,道了声谢转身娉娉婷婷就走了。

        瘪老刘的两个儿子低头喝粥,眼睛却一直跟着吴梦婷走,差点没喝到鼻子里去。

        老大媳妇气得一巴掌拍过去:“刘大山,你看什么玩意呢。”

        “没,没什么……”刘大山赶紧低头吃饭。

        “哼,最好是没有。”老大媳妇刚生完第二个儿子,这会儿腰杆子硬的很。

        老二媳妇只有两个女儿,就不敢跟大嫂似的直接开骂,只是悄悄拧了刘小山一把。

        顾明东知道去了一趟瘪老刘家,顾明南的工作就瞒不住人了,不过米已成炊,倒是也不怕有人眼红。

        想了想,他去顾建国家走了一趟,将这件事说了。

        顾建国一听,果然替他们高兴起来:“阿南居然能找到这么好的工作,大哥大嫂泉下有知,这会儿肯定也会高兴。”

        顾三婶心里头却不是那么滋味,酸溜溜的说:“阿东,阿南现在出息了,以后可得想着他堂哥一些。”

        顾保家连忙说:“阿东,我这个人你是知道的,吃苦耐劳没话说,现在阿南进了城,以后可就是吃商品粮的,你让他平时多打听打听,不图多好的工作,能有个临时工也是好的。”

        “说什么呢你,阿南才刚去运输队,他去哪儿打听。”顾三叔皱眉骂道。

        顾三婶连忙道:“现在没有,以后待得时间久了不就有了。”

        顾明东只笑着说:“好,我让阿南平时多注意。”

        真要是有机会,顾明东也不介意推一推。

        但他没想到的是,没过一会儿功夫,整个生产队似乎都知道了顾明南进入运输队的消息。

        顾明东下地干活的时候,时不时便有社员打着幌子,过来跟他打听:“阿东,你家阿南真的进运输队了,怎么进的?”

        “你们家运气真好,阿南那小子整日里不着调,没想到还有这福气。”

        “运输队待遇怎么样,每个月发多少工资?”

        “我听说城里头吃商品粮,每个月不但有钱,还有油啊糖啊什么的,你家有没有?”

        不过分的问题,顾明东都好声好气的回答,过分的想把脑袋耳朵塞进他家口袋的,顾明东都视而不见。

        他长着一张冷脸,还有除害英雄的名头,社员们就算心底好奇,也不敢真的追着他问。

        顾三妹这边就没那么好运了。

        那些婆娘压根不知道收敛,一个个追着顾三妹问。

        刘大妮看着眼热,心底羡慕不已,暗道有了个在城里头工作的哥哥,顾三妹以后嫁人都好说一些。

        她心底愤恨不已,忍不住冷哼道:“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个临时工吗?”

        旁边的钱金花嗤笑道:“呦,大妮子这口气真够大的,临时工还不够啊,要不然你去给我弄一个来当当。”

        刘大妮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就知道捧老顾家的臭脚,难不成他们给了你啥好处。”

        钱金花哪里会怕她,大声说道:“需要啥好处,我说的都是公道话,阿南还是咱生产队出的第一个工人,我为生产队觉得骄傲还不成吗?”

        “不过是个临时工,他算什么正经工人。”

        “临时工不也比你种地强多了。”

        刘大妮脸一黑,忽然瞥了眼顾三妹,又说:“整天说你哥哥疼你,如今有了进城的机会,也不见他把机会让给你,这女孩子果然不比男孩精贵。”

        顾三妹看都不看她,只说:“运输队全是大男人,我哥倒是乐意,难不成我还能跟他们一起跑车。”

        “这话说得对,咱小西可是金贵的黄花大闺女,以后要嫁人的,得注意名声。”钱金花说着,又嘲讽道。

        “不像有些人上赶着帮男人干活,脸都不要了,一心一意想当城里人,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白白的让人占了便宜。”

        “你,你们……”刘大妮到底还是姑娘家,听了这话羞愧难当,捂着脸跑了。

        钱金花冷哼一声,转头还说:“小西,你可千万别学她,从没见过女娃娃上赶着的事儿。”

        顾三妹点了点头,心底觉得奇怪,他们家跟李铁柱家也没啥交情,钱金花为什么要冒着得罪刘家的风险帮自己。

        下一刻,钱金花便笑着说:“你二哥进了城,那肯定比咱们生产队的人消息灵通,以后要是有啥机会你关照一声呗。”

        顾三妹笑了笑:“嫂子别这么客气,咱们都是乡亲,这要是有啥好事我还能忘了大家。”

        钱金花顿时满意了,满口称赞道:“怪不得你二哥能进城,你们老顾家做人就是厚道,比他们老刘家实在多了。”

        顾三妹笑而不语。

        郑通白天干活的时候,那眼睛时不时就往顾明东那边转悠,偏偏顾明东一点表示都没有,弄得他反倒是有些沉不住气。

        终于等人没人的时候,郑通忍不住问:“你到底想让我看谁?”

        “你几个弟弟妹妹,还是你那俩双胞胎儿子?”郑通又问。

        其实这几天的功夫,郑通已经偷偷将老顾家的几个人看过面相了,心底有数,只是还没告诉顾明东,就等着他来问而已。

        谁知顾明东压根不提家人,却说:“人没来。”

        郑通听了,惊讶道:“你们生产队还有人不用下地的?”

        还真有一个——白小花。

        说起来不知道该说她运气好还是不好,之前怀孕没过几个月就流了,当时闹得着实厉害,弄得大家伙儿都以为她疯了。

        结果没过两天,白小花似乎又好了,跟刘大柱亲亲热热的。

        临了不到两个月,刘寡妇传出消息来说她又怀上了,这一次白小花也不再往外跑了,整天就躺在屋子里养胎,如今已经快三个月了。

        “等等吧,总会有机会看到人的。”顾明东说道,他可不信以白小花那么不安分的性子,能一直躺在床上不出门。

        瞧顾明东这么不着急,郑通反倒是急了:“那你到底啥时候去接我孙女?”

        顾明东只淡淡道:“不急,我得找个好时机。”

        不然贸贸然去弄个小姑娘回来,还不得被生产队的人怀疑。

        郑通倒是想劝劝他,可惜拿不出本钱来。

        顾明东摆了摆手,转身往家走,他该回家吃午饭了。

        顾三妹一瞧见他,就忍不住说:“大哥,你是不知道,这一清早他们一个个的都过来打听老二的事儿,我光顾着说话了,嘴皮子都快说破了。”

        顾明东笑道:“今天都在兴头上,等过几天就淡了。”

        “希望他们早点淡,下次可别逮着我说话了。”顾三妹面露无奈。

        顾明东看着好笑,故意说:“那等晚上老二回来,让他给你端茶送水润润嘴。”

        顾三妹一听,立刻道:“这个主意好。”

        兄妹俩边说边笑往家里头走,忽然听见一阵闹闹哄哄的声音。

        听清楚声音的方向,顾三妹拧着眉头说:“那些知青又在闹什么?”

        自从新的一批知青过来,知青所就没安静过,也不知道统共就十个人,他们到底是哪儿来的那么多矛盾。

        一开始他们还跟生产队的人闹,还是顾建国出面狠狠罚了几次,这几个知青才学乖了。

        为此,生产队的社员看他们颇为不顺眼,觉得除了杜家兄弟和徐珍珍还行,其余的知青光给生产队添乱,压根没支援建设。

        “走吧,我们回家吃饭,他们吵完自己就安静了。”顾三妹说道。

        顾明东原本也不想管,但他耳力极好,意外的听到了一些声音。

        眉头微微一动,顾明东笑着说:“你先回去吧,我去猪圈看一眼,喂他们吃一顿加餐。”

        “早上不是刚喂过吗?”顾三妹不解的问。

        “年底就要出圈了,多喂一顿多多长点肉,咱家也能多分点。”顾明东笑道。

        顾三妹一听也是:“大哥,我来帮你。”

        “不用,你回家帮四妹,我去去就回家。”顾明东直接转身走了。

        顾三妹也没坚持,心底感慨道:怪不得咱们生产队的猪那么肥,大哥多敬业,一天五六顿的喂下去能不肥吗?

        顾明东脚步飞快的来到猪圈,没去管看见他就开始哼哼唧唧要食吃的几头大肥猪,飞快的拉开茅草屋的帘子。

        “啊!”吴萱萱惊呼一声。

        “同志,你有什么事情?”吴巍担忧的问道。

        实在是顾明东气势汹汹的拉开帘子,看着有些吓人。

        顾明东扫了一眼屋子,淡淡说道:“刚才知青所闹起来了,听说有知青丢了粮食。”

        吴巍脸色猛然一变,周子衿更是吓得脸色惨白。

        顾明东扔下一句话,跟郑通交换了一下眼神,转身走了。

        留下一家三口面面相觑,脸色惨白。

        郑通见他们还不行动,骂道:“傻愣着做什么,等着人家上门来搜吗?”

        “对对对,先把粮食藏起来。”周子衿连忙去翻那一小袋的粮食。

        吴巍还对侄女有一丝幻想:“那是梦婷丫头送来的,跟知青丢的粮食能有什么关系?”

        “你是不是傻,她前脚送粮食过来,后脚知青所就丢了粮食,偏偏她今天还请假去镇上一直没回来,明摆着是要陷害我们!”周子衿双眼通红的嘶吼道。

        他们本来就是成分不好被下放的坏分子,如果再在当地偷了粮食,这罪名可就大了,弄不好就得被活活打死。

        吴巍不敢置信:“怎么会,我是她亲叔叔啊……”

        “再说这么做对她有什么好处,她就不怕我们说出来?”

        “怎么不会,那丫头就是大伯的种,一样的心狠手辣,她肯定怕我们把她供出去,所以就来个先下手为强。”周子衿深恨。

        “他们找上门抓着证据,等着咱们的就是□□,到时候咱们说的话谁信,吴梦婷好狠的心!”

        吴萱萱已经吓得直哭:“爸,妈,我们现在怎么办?”

        郑通见他们自乱阵脚,厉声喝道:“慌什么慌,把粮食给我。”

        周子衿一愣。

        “你们想死可别拖累了我。”他们虽然不认识,可同吃同住的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郑通走过去一把抢过来,直接出门了。

        眼看妻女哭成一团,吴巍一把搂住她们:“别慌,先别慌,只要我们把粮食丢了,他们就发现不了,他们没证据就不能拿我们怎么样。”周子衿使劲打着他的胸膛:“你看看那一家子都是什么人,那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害人精。”

        “当初不也没证据,我们还不是被□□,被下放,完了,都完了!”

        没给他们任何喘息的时间,闹闹哄哄的声音越来越近,周子衿脸色惨白,周萱萱更是想到了曾经的□□会,整个人都吓得打摆子。

        “闺女,别怕,别怕,有爸爸在。”吴巍一边安慰女儿,一边让她躲到最后头。

        吴巍与周子衿对视一眼,两人手握着手,即使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他们也坚定的挡在女儿的身前。

        “啪!”的一声。

        几个知青打头冲了进来,林爱国指着他们就喊:“是不是你们偷了我的粮食。”

        吴巍脸色一白,但还是勉强镇定道:“我们才刚来生产队,连知青所在哪里都不知道,我们怎么可能去偷你们的粮食?”

        “放屁,前几天就看见你们鬼鬼祟祟的打听我们知青,原来打得这个主意。”

        “除了你们这几个坏分子,还有谁会偷东西?”

        “肯定就是他们,这几个坏分子屡教不改,还想要挖我们无产阶级的墙角,抓他们去□□。”

        “不是的,我们那是去打听……”

        不等说完,一个耳刮子直接把吴巍打蒙了。

        说着几个人冲过来就要拉扯夫妻俩,其他人毫不犹豫的去翻找东西。

        吴巍夫妻哪里还敢再说,丝毫不敢阻拦,只能任由他们推搡着,他们已经从无数次□□中学乖,这时候不为自己辩解,只牢牢的抱住脑袋以免受伤。

        他们已然知道,此时任何的辩解,都已经无用了。

        林爱国翻来覆去也找不到粮食,抬头一看,就瞧见吴萱萱战战兢兢的缩在角落处。

        他冲过去就要抓人:“你快老实交代,到底把粮食藏哪儿了。”

        谁知吴萱萱尖叫一声,伸出指甲就抓了他一个满脸花。

        吴巍夫妻听见女儿的声音,更是目眦尽裂:“你们冲我来,别动我女儿。”

        茅屋里头顿时闹作一团。

        “都给我住手。”一声厉喝,制止了这场暴动。

        顾建国站在门口,脸色漆黑,拧着眉头看着屋内的场景。

        吴巍夫妻俩已经头发凌乱,尤其是吴巍不知被谁打了一拳,满脸鼻血,他们的女儿吴萱萱正尖叫,看着似乎有些不太正常。

        “还不住手,你们这是来找粮食,还是来当强盗的?”

        林爱国脸色一僵,又梗着脖子说:“记分员你来的正好,这几个□□的坏分子不好好改造,反倒是偷鸡摸狗,把我的粮食都偷走了,今天非得好好改造他们不可。”

        顾建国最不喜欢假大空的知青,沉着脸问:“你有证据是他们偷了粮食?”

        林爱国理所当然的说:“生产队就他们几个坏分子,不是他们还能是谁?”

        顾建国冷下了脸:“那就是没证据了?”

        “林知青,我知道你爱国,但爱国也得讲证据,你没实在证据那不叫改造,那早污蔑。”

        林爱国还以为顾建国一来,肯定是为他做主,谁让他是根正苗红的知青,这几个却是成分有问题,谁知道事情并不然。

        顾建国又问:“你们冲进来又是打人,又是翻东西,粮食找到了吗?”

        其余知青面面相觑,都低下头去。

        顾建国差点没气笑了:“感情你们一点证据没有,就急吼吼的上门动手了?”

        林爱国看知青伙伴们都不说话了,忙道:“记分员,之前就是他们三个鬼鬼祟祟的打听知青所的事情,不是想偷东西又是为什么?”

        顾建国看向吴巍夫妻:“你们为什么打听知青所?”吴巍刚要开口,林爱国就喝道:“记分员,你可不能听信这些□□的话,他们最会用资本主义的甜言蜜语狡辩,说出口的话每一句真的。”

        吴巍张了张嘴,颓废的低下了头。

        林爱国尤嫌不够,转身拿碎布堵住了夫妻俩的嘴,吓得吴萱萱哭着捂住嘴不敢发出声音。

        这一幕让顾建国微微皱眉,但又阻止不了。

        “那粮食呢,他们偷了粮食藏哪儿?”顾建国问。

        他心底觉得那几个没这个胆子,他们才来几天,生产队给的粮食都没吃完,怎么会忽然去知青所偷东西。

        林爱国也没找到粮食,就说:“指不定昨晚偷了就全吃完了。”

        “记分员,那些可是我从家里头带来的细粮,为自己都舍不得吃,结果却便宜了他们,你可得为我们无产阶级战士做主。”

        顾建国也觉得难办,又问:“你那里头有多少粮食?”

        “一袋子都是上好的大米,慢慢吃的话够我吃一个月了。”林爱国说道。

        听说全是大米,在场的人都露出羡慕的眼神,林爱国得意的昂起头颅。

        顾建国一听,却说:“你这东西啥时候丢的?”

        “昨晚我还用来煮饭,今天中午一看没了。”早上他只吃了一点粗粮,没说的吃大米。

        顾建国又说:“那最长也就一晚上,你说的袋子多大?”

        林爱国比了比手势。

        顾建国就说:“这么大一袋子大米,他们总不可能一晚上全吃光了,如果是他们偷的那剩下的大米呢?”

        “谁知道他们藏哪儿了?”林爱国瞪着吴巍他们。

        顾建国拧着眉头说:“林知青,他们的成分不好,是需要改造的走资本,我肯定不会偏袒他们,但你总得弄清楚到底是谁偷了东西。”

        “万一冤枉了人,岂不是让真正的小偷偷着乐?”

        林爱国从方才的恼怒中回过神来,冷着脸说:“不是他们还能有谁。”

        顾建国又说:“大米可以吃了,那袋子总不能也吃了,咱们一起找找总能找到。”

        林爱国一听这话也对,连忙招呼起其他人一起翻找。

        茅屋里自然是没有的。

        忽然,林爱国问道:“不是还有个老头吗,那老头呢,是不是他给藏起来了?”

        一群人连忙出去找,终于在猪圈发现了郑通,旁边还站着一个顾明东。

        看到大侄子,顾建国松了口气,问他:“阿东,这老头怎么在这儿?”

        顾明东扫了一眼气势汹汹的知青们,果然没瞧见吴梦婷和钱知一,杜家兄弟和徐珍珍也没露面,显然是不想掺和。

        看来两批知青之间隔阂大的很,顾明东心底有数,便笑着回答:“猪圈这边有点脏,喊他过来清理一下猪粪。”

        顾建国这才注意到老头手里头拿着个破扫把,猪圈里头的猪粪却被清理的干干净净。

        这老头老是老了点,倒是挺勤快的,顾建国点了点头。

        林爱国却不耐烦听他们说话,冲过去就问:“老头,是不是你偷了我的粮食藏起来了?”

        郑通支着耳朵就问:“你说什么?我耳朵不好使,你大声点。”

        “是不是你偷了我的粮食……”

        “猪屎?是是是,我已经打扫干净了。”

        “什么猪屎,是粮食。”林爱国气得鼻子都在喷气。

        林爱国还要再说,旁边的知青拽住他:“爱国,这老头走路都不稳定了,哪儿还能偷东西,我看不可能是他。”

        其他人也纷纷点心,实在是郑通白发苍苍的模样太寒碜,看着就不像有这个行动力。

        林爱国也一口咬定:“不是他就是刚才那三个,要不然我的粮食总不能自己长腿跑了吧?”

        这时候顾明东开口了:“粮食确实不可能自己长腿跑了。”

        “三叔,知青们虽然不是咱生产队的人,可好歹也是下放来支援农村劳动人民

        建设的,现在他们的粮食丢了,总要找到真正的小偷,要不然的话以后谁还能放心搞建设。”

        林爱国听了这话,难得高看了顾明东一眼,点头道:“可不是,要是找不到小偷,以后咱们上工也不安心,生怕自己的东西丢了。”

        顾建国也赞同:“是这个道理,但粮食没找到,总不能光看成分就认定是他们做的。”

        顾明东微微一笑:“其实要找到证据很简单。”

        “我们先去知青所。”要不然我的粮食总不能自己长腿跑了吧?”

        这时候顾明东开口了:“粮食确实不可能自己长腿跑了。”

        “三叔,知青们虽然不是咱生产队的人,可好歹也是下放来支援农村劳动人民

        建设的,现在他们的粮食丢了,总要找到真正的小偷,要不然的话以后谁还能放心搞建设。”

        林爱国听了这话,难得高看了顾明东一眼,点头道:“可不是,要是找不到小偷,以后咱们上工也不安心,生怕自己的东西丢了。”

        顾建国也赞同:“是这个道理,但粮食没找到,总不能光看成分就认定是他们做的。”

        顾明东微微一笑:“其实要找到证据很简单。”

        “我们先去知青所。”要不然我的粮食总不能自己长腿跑了吧?”

        这时候顾明东开口了:“粮食确实不可能自己长腿跑了。”

        “三叔,知青们虽然不是咱生产队的人,可好歹也是下放来支援农村劳动人民

        建设的,现在他们的粮食丢了,总要找到真正的小偷,要不然的话以后谁还能放心搞建设。”

        林爱国听了这话,难得高看了顾明东一眼,点头道:“可不是,要是找不到小偷,以后咱们上工也不安心,生怕自己的东西丢了。”

        顾建国也赞同:“是这个道理,但粮食没找到,总不能光看成分就认定是他们做的。”

        顾明东微微一笑:“其实要找到证据很简单。”

        “我们先去知青所。”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96626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