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78章 苦果

第78章 苦果


吴梦婷特意起了个大早去溪源镇,  为了掩人耳目,她还故意去供销社买了卫生用品。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吴梦婷才从镇上回来。

        林爱国这一批知青过来后,知青所的人更多了,  时不时的要闹一些小矛盾。

        不过这对吴梦婷没有影响,  她长得漂亮,  说话做事又温柔,三个男知青或多或少对她心有好感,  上赶着献殷勤。

        吴梦婷自然是瞧不上这些知青的,  只是应付了事而已。

        不过正因为如此,吴梦婷才知道林爱国宝贝似的藏着一袋子大米,  听说是家里头给他带的,就藏在他床底下。

        那天看见吴巍夫妻之后,吴梦婷恐惧之余,  心底就想着怎么样解决。

        以己度人,吴梦婷觉得吴巍夫妻就算不去举报自己,肯定也会想尽办法靠上来,  从她这边要钱要粮食。

        她现在哪里还有钱和粮食去支援别人,就是自己还得靠钱知一贴补,  甚至还得牺牲色相让别人帮忙干活,  才好拿着工分换粮食吃。

        一想到自己被三条吸血蚂蟥盯住,吴梦婷就如芒在背,这几日都在想办法彻底解决。

        吴巍夫妻没出现找到她,  吴梦婷不但不觉得松了口气,  反倒是觉得他们图谋更大。

        左思右想,  吴梦婷想起父亲的话,  心底认为不能坐以待毙,  得主动出击。

        她想起吴巍一家三口现在的身份,只要他们再犯一点错误,生产队的人肯定不能饶了他们,说不定就日日夜夜的□□。

        到时候能不能留下一条命都难说,哪里还有那个功夫来找她的麻烦。

        而且□□开始后,谁还会相信他们的话,就算他们喊出来,吴梦婷也大可以说他们狡辩,毕竟明面上她的身份被安排的天衣无缝,除非有人去背景查,不然发现不了。

        周子衿对吴梦婷的评价没错,她确实是心狠手辣。

        明明即使吴巍夫妻举报她,她也有辩解和开脱的机会,却还是要先下手为强,不给自己留下一点把柄。

        昨天晚上,吴梦婷趁着只有自己跟钱知一在,偷摸着拿走了林爱国的那袋子粮食藏起来,等到大家伙儿回来了,她又趁着去河边的功夫,去见了一趟吴巍夫妻。

        神不知鬼不觉的将粮食送到吴巍夫妻手中,罪证确凿,即使他们攀咬出自己,她也大可以一推二五六,假装是受害者。

        钱知一肯定会帮她作证,她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林爱国那傻小子明摆着喜欢她,肯定也不会针对她。

        操作得当的话,甚至还能反咬一口,说吴巍夫妻偷了东西怕被惩罚,所以才故意攀亲戚。

        将一切想得妥妥当当,吴梦婷才行动。

        回来的路上,吴梦婷心底盼着一切都已经结束,以她的观察,林爱国每天中午不一定会吃大米,但肯定会打开粮食袋子炫耀炫耀。

        昨晚她还特意将吴巍偷偷打听他们知青所的消息,在林爱国耳边说了一遍。

        以林爱国的脾气,肯定不能放过吴巍夫妻。

        想着解决了一个大麻烦,吴梦婷回到生产队的时候,脸上还带着几分笑容。

        谁知她刚到知青所,就瞧见围满了社员,吴梦婷下意识的觉得事情不好,想先躲起来避一避。

        第一个看见她的是白小花,她张嘴就喊:“吴知青,你回来了。”

        白小花也不知道打着什么主意,大声喊道:“吴知青你回来的正好,你们知青所的林知青粮食丢了,如今怀疑你跟钱知青呢。”

        “幸好你回来了,再晚一些可就说不清楚了。”

        吴梦婷脸色一僵,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

        她微微笑着,假装很意外的样子:“这个点,大家伙儿不吃午饭都来这里做什么?”

        “吴知青你真不知道吗,林知青的粮食被偷了。”

        “被偷了?咱生产队有小偷?”吴梦婷一脸意外,“这可怎么好,咱们得先把小偷找出来。”

        说完一脸无辜的看向林爱国:“林知青,你的粮食丢了什么,是怎么回事儿?”

        林爱国看见娇俏温柔的吴梦婷,脸颊微微一红,说:“中午发现丢了,刚才我们分析大概是昨晚就丢了,还没找到可疑分子……”

        吴梦婷略作苦恼的问:“会是谁呢,偷东西可是挖无产阶级的墙角,谁会做出这种事情。”

        临了视线若有似无的往吴巍夫妻身上飘,吴巍夫妻怒目而视,吴梦婷却浑不在意。

        谁知林爱国没直接指证吴巍他们,反倒是含含糊糊的说:“分析来分析去,我们都觉得熟人犯案的可能性最大——吴知青,我可没怀疑你的意思。”

        吴梦婷心底咯噔一下,下意识的看向钱知一,后者正深深的望向她,不着痕迹的使了个眼色。

        吴梦婷了解钱知一,钱知一也了解吴梦婷,看见她回来之后一番姿态,钱知一就猜了个七七八八,心底眉头大皱。

        明明在北京的时候,吴梦婷是个最最善良可爱的小女孩,为什么现在变了这么多。

        但钱知一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维护他:“吴知青,你跟大家说说昨晚的情况吧。”

        情况与自己的预料完全不同,这让吴梦婷心底忐忑不安。

        她迅速镇定下来,吴梦婷开口道:“昨晚我跟钱知青一起吃的晚饭,吃完饭就去洗衣服了,回来的时候你们可都在了,我们怎么可能偷东西。”

        顾明东看了她一眼:“这么说,吴知青是没进过男知青的屋子了?”

        吴梦婷坚定的点头:“我是个女知青,怎么会随随便便进男知青的屋子。”

        说完幽幽的看着顾明东,一副委屈的模样:“顾大哥,你是知道我的。”

        顾明东压根没搭理她,点了点头:“这就简单了。”

        迎着社员们不明所以的眼神,顾明东说:“之前送人贩子去派出所的时候,听里头的民警说起查案的事情,我觉得有意思就记了下来。”

        “知青所都是泥地板,看上去不会留下脚印,实际上走过的脚印都是在的,只要用水一点一点喷上去就会显示出来,不如我们试试看。”

        “到时候只要有脚印不属于几位男知青,那肯定就是小偷的。”

        围观的社员们顿时哗然:“真的假的,这么厉害?”

        “试试就知道了。”顾明东笑着说道。

        吴梦婷却脸色大变,心脏乱跳,她下意识的看向钱知一。

        钱知一也微微皱眉,但迎着她凄然欲泣的眼神,还是说道:“屋里头大家来来往往的,谁知道脚印啥时候印上去的,不能作为小偷的证据。”

        顾明东却笑道:“如果是几位男知青的,大家伙儿住在一个屋子自然不能当证据,可如果是别人的呢?”

        “除了几位男知青,其他人应该不会随便进出你们的屋子吧?”

        杜明兄弟点头道:“平时别人都不会进来。”

        女知青那边也说:“我们也没进去过。”

        吴梦婷脸色越发惨白,她没想到原本事情很顺利,却被顾明东横插一杠。

        她幽怨的看向顾明东,却被后者锋利的眼神一刺,不得不避开。

        这个顾明东,简直就是茅坑里头的石头,又臭又硬还不识好歹。

        吴梦婷无数次后悔不该招惹他。

        眼看顾明东真的要去查脚印,吴梦婷忽然走上前几步,伸手握住林爱国的手:“林知青,我们都是无产阶级革命战友,因为一点小事闹成这样不好吧?”

        “怎么是小事,我的粮食……”林爱国话音未落,脸色忽然微微一变。

        吴梦婷的一举一动,将不希望他查下去表现的淋漓尽致,林爱国顿住了。

        他低头去看吴梦婷,却只看见她微微下垂的脸颊,和一截白皙粉嫩的脖子。

        林爱国忍不住咽下口水,脑子糊涂了一下,口中说道:“吴知青说的是。”

        他猛然意识到,那天只有钱知一和吴梦婷的时候,这两人或许干了一些什么?

        林爱国一边不相信吴梦婷会偷东西,一边却疯狂摇摆,又把偷东西的事情推到钱知一身上,觉得一切都是钱知一的错。

        但无论如何,为了保护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林爱国选择了隐忍。

        顾明东将他们的变化看在眼中:“林知青,你这是不想查了?”

        其实从一开始,所谓能让脚印显现出来都是在诈吴梦婷,这要是放到几十年后,有先进的试剂和工具,倒是可以做到,但在这年头很难。

        不过这一诈倒是有了收获,吴梦婷果然害怕了。

        林爱国沉吟起来。

        顾建国却说:“查,给我查清楚,我们上河村生产队容不下坏分子。”

        林爱国感受着那软绵的手心,再看着吴梦婷柔弱求助的眼神,一咬牙:“记分员,还有各位社员同志,对不住了,是我今天脑子糊涂没想起来,昨晚我想着大米好吃,一顿都给吃光了,没有人偷走我的粮食。”

        “什么?”顾建国狐疑的看着他。

        顾明东嗤笑道:“你不是说有好多大米,一顿全吃了?”

        林爱国的心都在滴血,但瞧见吴梦婷那雾蒙蒙的眼睛,还是咬牙说:“对,我全吃光了。”

        顾明东笑起来:“林知青这人有意思,自己带来的大米自己吃了,还满天下的捉贼。”

        “是我的不是。”林爱国忽然鼓起勇气,“对不住各位同志了,是我耽误了你们的时间。”

        吴梦婷的手指正轻轻的勾着他的手心,让林爱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弄什么啊,这都能记错。”

        “还是城里来的知青,城里人都这样?”

        “我看他原本是想要讹人,结果被阿东点出来了。”

        社员们眼看没好戏看了,顿时一个个散了。

        白小花正直勾勾的看着吴梦婷,两只眼睛一眨不眨。

        刘小柱却不耐烦了,扯了她一把:“还看什么看,赶紧回家去。”

        白小花被他拽走了,临走回头看了眼吴梦婷,心底忽然响起了警钟。

        模样娇美、备受喜欢,为什么吴梦婷看起来比她更像是女主角?

        白小花猛然惊醒,意识到一件事,原主跟吴梦婷套近乎,不一定是因为想要好处,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吴梦婷才是真正的女主!

        从一开始自己就想错方向了,白小花陷入震惊和惶恐之中。

        不提白小花的心思,顾明东似笑非笑的看着知青们:“林知青,你看看为了这么点事情,大家伙儿折腾了一个晌午,连午饭都没吃,这不是耽误下午干活吗。”

        “对不住,都是我记错了。”林爱国咬牙说道。

        既然他选择包庇吴梦婷,就得做到底,才能得到心上人的感激之情,至于钱知一,哼,他以后一定会死死盯住这个男人,抓住他另外的把柄再举报!

        顾建国也不耐烦的骂了一句:“年纪轻轻,记性这么差。”

        说完看向被押着过来,现在还被堵住嘴的吴巍夫妻俩,顿时更加头疼。

        顾建国叹了口气,走过去帮他们解绑拿出布块:“都是误会,你们回去吧。”

        至于道歉,知青们可不会跟那几个人道歉的。

        吴巍他们也没指望有道歉,夫妻俩一边一个拉着女儿,转身就走。

        临走前,周子衿深深的看了眼吴梦婷,那眼神让后者不寒而栗。

        吴梦婷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林爱国心一软,握紧她的手说:“吴知青,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美人在握,林爱国忽然觉得那一袋子粮食也不可惜了。

        吴梦婷连忙挣开手,僵笑道:“林知青为了无产阶级团结做出的贡献,我肯定记着。”

        林爱国被她一笑,傻乎乎的说:“吴知青知道我的心意就好。”

        旁边钱知一的脸都黑了,他不介意生产队的小伙子献殷勤,帮吴梦婷干活,可不代表不介意吴梦婷跟男人拉拉扯扯。

        还是当着他的面!

        钱知一冷哼一声,转身走进屋子。

        吴梦婷眼神一闪,飞快的跟了进去:“知一,今天我去供销社帮你带了些吃的,我拿给你。”

        她眼底暗暗得意,只要这会儿进去转一圈,男知青的屋子有她的脚印就合情合理。

        林爱国一愣,没想到吴梦婷扔下他就跟着钱知一跑了,他沉着脸也跟了进去。

        “没我事儿了,那老头我也先回去了。”郑通背着手,慢悠悠也走开了。

        顾建国带着大侄子离开知青所,口中骂道:“这些知青就是闲着没事干,我看分给他们的活儿太轻松,这才有时间瞎折腾。”

        顾明东也十分赞同:“三叔,知青们都是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大姑娘,他们是下乡来支援建设的,咱们不需要区别照顾。”

        顾建国点头道:“你说得对,这照顾还照顾出问题来。”

        说完又道:“我得去找大队长聊聊,多给他们弄点活儿干,省得他们有那闲工夫。”

        “三叔,那我回家吃饭去了。”顾明东招呼了一句,估计从今天开始,知青们最后的那点优待全部都会消失。

        顾建国摆了摆手,径直朝着瘪老刘家去了。

        顾明东脚下步子一转,直接追上了郑通。

        郑通正慢慢悠悠的往前走,瞧见他追上来顿时乐了:“我就知道你小子会来。”

        顾明东笑了笑,也不掩饰:“老爷子看到了吗?”

        郑通也不含糊:“你想让我看的,是那个怀着孩子的小媳妇。”

        顾明东点了点头,却半点不提自己的来历,反倒是说:“她叫白小花,以前是我表妹的好朋友,但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性情大变,抛弃了自己谈了好几年的男朋友,嫁给了生产队的刘大柱,怎么看都觉得不合情理。”

        郑通看了他一眼:“你心里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顾明东眯了眯眼睛:“现在可是要打倒牛鬼神蛇,一切封建迷信都是不存在的。”

        郑通却说:“领导同志说得很好,民间所谓的牛鬼神蛇大部分都是骗子,是应该被打倒。”

        这话倒是让顾明东高看了他一眼。

        下一刻,郑通就说:“不过万事不能一概而论。”

        “顾明东,你自己也身处其中,自然能够明白。”

        顾明东明白了他的意思,又问道:“老先生,她是异魂吗?”

        郑通却沉吟了一下:“所谓异魂,其实便是游离在人世间无处可依的灵魂,只要时间够长就会消失。”

        “偶尔有些运气好的,亦或者特别厉害的,便能夺舍为人。”

        “老夫只是看了一眼,却能感觉到那小媳妇灵体不一。”

        顾明东并不意外,他之前已经确认白小花是穿书者,但他想不通白小花为什么忽然忘记了记忆。

        不过现在看来,郑通固然能看出灵魂的不同,但看得也不比他知道的多。

        他皱了皱眉,又问:“她看起来既不是运气好的,也不是特别厉害的。”

        “凡是夺舍异魂,皆有自己的机遇。”郑通如此说道,至于到底是什么机遇,那旁人就不得而知了。

        郑通一直怀疑顾明东也有,否则他的灵魂和身体不会这么贴合,但他并不深究。

        白小花的机遇是什么,顾明东百思不得其解,难不成是所谓的穿书,知道剧情,从而可以抢走别人的机遇?

        这要算机遇的话,老天爷也太不做人了。

        顾明东心思一转,忽然问道:“老先生,之前你说过没有舍利子,异魂是没办法长久控制身体的,那她为什么可以?”

        郑通忽然停下话语,笑盈盈的看着顾明东。

        顾明东挑了挑眉:“老先生为何这么看着我?”

        郑通才问道:“那小媳妇又不是你媳妇,你关心那么多做什么?”

        顾明东笑了一声:“你不是说我是异魂,作为一个异魂,我关心另一个异魂有错吗?”

        郑通不信这话,他能确定顾明东对那个白小花毫无善意,甚至满怀厌恶。

        都不用去打听,郑通就猜到顾明东跟白小花不对付,甚至还可能有仇。

        他也没有追根究底,反倒是说:“顾明东,之前你想看看老夫的本事,现在满意了吗?”

        顾明东见他卖关子,只得继续问:“如果老先生说话不留一半,我自然是满意的。”

        郑通哈哈一笑,才沉下脸说:“死者不能复生,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但凡异魂夺舍,便是死者复生,自然要付出昂贵的代价。”

        顾明东心头一震:“舍利子?”

        郑通点头道:“舍利子能安定神魂,让异魂与身体融合,重获心生。”

        “可白小花不可能有舍利子。”顾明东说道。

        原本是有可能得到的,但阴差阳错,属于孙淑梅的那颗玻璃珠落到了他的手中,如今造成了异能的肥料,哪里还有另一个给她。

        白小花显然也不会知道那颗珠子性命攸关,她似乎只是将那颗珠子当做一个金手指对待。

        她以为弄丢珠子的那一天,发了疯似的去李铁柱家寻找,但后来没找到,白小花也就算了,并没有不依不饶。

        郑通冷笑了一声:“所以她离死不远了。”

        冰冷的声音,让顾明东的眼皮子微微一跳。

        郑通恢复了笑容,看着他问:“怎么,吓到你了?”

        顾明东淡淡笑道:“只是心有感慨罢了。”

        这郑通看着着实厉害,但大环境不可逆,居然也落到了这番下场,实在是可悲可叹。

        郑通没在意他的话,继续说道:“你仔细观察,白小花性情大变至今,是不是行事作风越发狂悖不堪,甚至有些疯癫。”

        顾明东心底咯噔一下:“这个也跟异魂有关?”

        他一直以为那就是白小花的本性,毕竟穿书进来就干出这番“聪明绝顶”筹算的事情,白小花穿书之前可能就脑子不正常。

        现在听郑通一说,顾明东才意识到自己大错特错。

        “自然是有关,疯子傻子的异魂早就消散了,怎么可能有夺舍重生的机会。”郑通说道。

        换句话说,那就是正常人才可能保住灵魂,拥有夺舍的机会。

        “方才据我观察,上河村许多社员都觉得那白小花脑子有病,拎不清,他们说的没错,白小花确实快疯了。”

        郑通语重心长的看向顾明东:“如果你没有舍利子,迟早也会落到那样的下场。”

        顾明东面露疑惑:“为什么?”

        郑通打了个比方:“不是原装货,用起来再顺堂也会有消耗,这种消耗平时看不出来,时间越久消耗越大。”

        说完,他点了点自己的脑袋:“首先出问题的就是这里。”

        顾明东心思一动,恍然想起一开始见到白小花的时候,她似乎还有几分心机城府,但随着她嫁入刘家,确实是越发的疯癫了。

        之前顾明东只以为是这个穿书者品行不行,现在看来不只是品行问题,更大的问题从一开始就存在。

        郑通又说道:“方才我看那小媳妇怀孕了?”

        顾明东点头道:“对,她之前也曾怀孕,不过意外流产了。”

        “这就对了。”

        郑通摇头道:“你若是认识她,不妨告诉她不必费心费力的保胎,异魂附体已经是逆天而行,自己活着都要付出代价,又怎么可能生儿育女。”

        “那孩子,注定是保不住的。”

        顾明东脸色微微一变。

        郑通笑着说道:“你也一样。”

        “就算有舍利子也不行吗?”

        “别说一颗舍利子,十颗,百颗都做不到。”郑通一口咬定。

        顾明东并未打算结婚生子,这话一听就过了,只是有些感慨。

        郑通倒是笑着说了句:“你膝下不是有两个儿子吗,那俩孩子跟你无血缘,却有父子缘分,好好养也是一样的。”

        顾明东意外的挑眉:“这也能看出来?”

        郑通却说:“寻常是看不出来的,只是你这面相特殊,乃是无父无母无妻无子之相,所以老夫才特意看了看你那两孩子。”

        “现在看来是我多嘴,你早就知道了。”

        顾明东没有继续这话题,只问了一句:“以前的白小花还能回来吗?”

        郑通摇头。

        “没办法吗?”

        郑通却说:“我摇头不是不能,而是不知道。”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或许她能有自己的一线生机,但老夫看不透。”

        顾明东倒是有些意外:“居然还有老先生说看不透的事情。”

        郑通露出一丝苦笑:“如果都能看透,老夫今天也不会在这里,跟你这个滑头废嘴皮子了。”

        顾明东只得说道:“老先生,我会尽快找机会,合情合理的接回你的孙女。”

        “那就多谢了。”郑通终于松了口气。

        因为郑通的一番话,顾明东倒是有心观察白小花几分。

        但白小花整日待在家里,他总不可能去刘家看,只得暂时将这件事放下。

        很快,顾明东就没心思去管白小花了,因为老顾家忽然变得门厅热闹起来。袋:“首先出问题的就是这里。”

        顾明东心思一动,恍然想起一开始见到白小花的时候,她似乎还有几分心机城府,但随着她嫁入刘家,确实是越发的疯癫了。

        之前顾明东只以为是这个穿书者品行不行,现在看来不只是品行问题,更大的问题从一开始就存在。

        郑通又说道:“方才我看那小媳妇怀孕了?”

        顾明东点头道:“对,她之前也曾怀孕,不过意外流产了。”

        “这就对了。”

        郑通摇头道:“你若是认识她,不妨告诉她不必费心费力的保胎,异魂附体已经是逆天而行,自己活着都要付出代价,又怎么可能生儿育女。”

        “那孩子,注定是保不住的。”

        顾明东脸色微微一变。

        郑通笑着说道:“你也一样。”

        “就算有舍利子也不行吗?”

        “别说一颗舍利子,十颗,百颗都做不到。”郑通一口咬定。

        顾明东并未打算结婚生子,这话一听就过了,只是有些感慨。

        郑通倒是笑着说了句:“你膝下不是有两个儿子吗,那俩孩子跟你无血缘,却有父子缘分,好好养也是一样的。”

        顾明东意外的挑眉:“这也能看出来?”

        郑通却说:“寻常是看不出来的,只是你这面相特殊,乃是无父无母无妻无子之相,所以老夫才特意看了看你那两孩子。”

        “现在看来是我多嘴,你早就知道了。”

        顾明东没有继续这话题,只问了一句:“以前的白小花还能回来吗?”

        郑通摇头。

        “没办法吗?”

        郑通却说:“我摇头不是不能,而是不知道。”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或许她能有自己的一线生机,但老夫看不透。”

        顾明东倒是有些意外:“居然还有老先生说看不透的事情。”

        郑通露出一丝苦笑:“如果都能看透,老夫今天也不会在这里,跟你这个滑头废嘴皮子了。”

        顾明东只得说道:“老先生,我会尽快找机会,合情合理的接回你的孙女。”

        “那就多谢了。”郑通终于松了口气。

        因为郑通的一番话,顾明东倒是有心观察白小花几分。

        但白小花整日待在家里,他总不可能去刘家看,只得暂时将这件事放下。

        很快,顾明东就没心思去管白小花了,因为老顾家忽然变得门厅热闹起来。袋:“首先出问题的就是这里。”

        顾明东心思一动,恍然想起一开始见到白小花的时候,她似乎还有几分心机城府,但随着她嫁入刘家,确实是越发的疯癫了。

        之前顾明东只以为是这个穿书者品行不行,现在看来不只是品行问题,更大的问题从一开始就存在。

        郑通又说道:“方才我看那小媳妇怀孕了?”

        顾明东点头道:“对,她之前也曾怀孕,不过意外流产了。”

        “这就对了。”

        郑通摇头道:“你若是认识她,不妨告诉她不必费心费力的保胎,异魂附体已经是逆天而行,自己活着都要付出代价,又怎么可能生儿育女。”

        “那孩子,注定是保不住的。”

        顾明东脸色微微一变。

        郑通笑着说道:“你也一样。”

        “就算有舍利子也不行吗?”

        “别说一颗舍利子,十颗,百颗都做不到。”郑通一口咬定。

        顾明东并未打算结婚生子,这话一听就过了,只是有些感慨。

        郑通倒是笑着说了句:“你膝下不是有两个儿子吗,那俩孩子跟你无血缘,却有父子缘分,好好养也是一样的。”

        顾明东意外的挑眉:“这也能看出来?”

        郑通却说:“寻常是看不出来的,只是你这面相特殊,乃是无父无母无妻无子之相,所以老夫才特意看了看你那两孩子。”

        “现在看来是我多嘴,你早就知道了。”

        顾明东没有继续这话题,只问了一句:“以前的白小花还能回来吗?”

        郑通摇头。

        “没办法吗?”

        郑通却说:“我摇头不是不能,而是不知道。”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或许她能有自己的一线生机,但老夫看不透。”

        顾明东倒是有些意外:“居然还有老先生说看不透的事情。”

        郑通露出一丝苦笑:“如果都能看透,老夫今天也不会在这里,跟你这个滑头废嘴皮子了。”

        顾明东只得说道:“老先生,我会尽快找机会,合情合理的接回你的孙女。”

        “那就多谢了。”郑通终于松了口气。

        因为郑通的一番话,顾明东倒是有心观察白小花几分。

        但白小花整日待在家里,他总不可能去刘家看,只得暂时将这件事放下。

        很快,顾明东就没心思去管白小花了,因为老顾家忽然变得门厅热闹起来。袋:“首先出问题的就是这里。”

        顾明东心思一动,恍然想起一开始见到白小花的时候,她似乎还有几分心机城府,但随着她嫁入刘家,确实是越发的疯癫了。

        之前顾明东只以为是这个穿书者品行不行,现在看来不只是品行问题,更大的问题从一开始就存在。

        郑通又说道:“方才我看那小媳妇怀孕了?”

        顾明东点头道:“对,她之前也曾怀孕,不过意外流产了。”

        “这就对了。”

        郑通摇头道:“你若是认识她,不妨告诉她不必费心费力的保胎,异魂附体已经是逆天而行,自己活着都要付出代价,又怎么可能生儿育女。”

        “那孩子,注定是保不住的。”

        顾明东脸色微微一变。

        郑通笑着说道:“你也一样。”

        “就算有舍利子也不行吗?”

        “别说一颗舍利子,十颗,百颗都做不到。”郑通一口咬定。

        顾明东并未打算结婚生子,这话一听就过了,只是有些感慨。

        郑通倒是笑着说了句:“你膝下不是有两个儿子吗,那俩孩子跟你无血缘,却有父子缘分,好好养也是一样的。”

        顾明东意外的挑眉:“这也能看出来?”

        郑通却说:“寻常是看不出来的,只是你这面相特殊,乃是无父无母无妻无子之相,所以老夫才特意看了看你那两孩子。”

        “现在看来是我多嘴,你早就知道了。”

        顾明东没有继续这话题,只问了一句:“以前的白小花还能回来吗?”

        郑通摇头。

        “没办法吗?”

        郑通却说:“我摇头不是不能,而是不知道。”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或许她能有自己的一线生机,但老夫看不透。”

        顾明东倒是有些意外:“居然还有老先生说看不透的事情。”

        郑通露出一丝苦笑:“如果都能看透,老夫今天也不会在这里,跟你这个滑头废嘴皮子了。”

        顾明东只得说道:“老先生,我会尽快找机会,合情合理的接回你的孙女。”

        “那就多谢了。”郑通终于松了口气。

        因为郑通的一番话,顾明东倒是有心观察白小花几分。

        但白小花整日待在家里,他总不可能去刘家看,只得暂时将这件事放下。

        很快,顾明东就没心思去管白小花了,因为老顾家忽然变得门厅热闹起来。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96449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