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86章 秘辛

第86章 秘辛


“这是从哪儿来的”

        郑通双目如鹰,犀利的盯着眼前的人,目光中显露出从未有过的狐疑。

        顾明东不料他反应这么大,挑眉笑道“怎么,难道这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郑通见他神色如常,显然并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心底反倒是松了口气。

        世道变了,到处都乱的很,许多人家珍藏的珠宝被当做不值钱的瓦片扔了砸了也是寻常,这东西流落出来也不奇怪。

        他看了眼还依偎在自己身边的外孙女,沉吟半晌,只道“也是,事到如今,这确实也不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了。”

        顾明东瞧着,郑通想必是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文字,不然反应不会这么大。

        而且这恐怕还是厉害玩意儿。

        郑通却将那张纸小心翼翼的收起“老夫知道这是什么字,但要辨认还需一些时日。”

        这话倒是让顾明东惊讶了一下,不过他并不着急,也不催促,反倒是说“您慢慢来。”

        说完这话,郑通又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才说“小芸儿快回去吧,外公得空再来见你。”

        郑芸十分听话,虽然心底舍不得离开外公,但还是跟着顾明东,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

        这时候生产队的人已经陆陆续续出门上工了,瞧见顾明东拉着个小姑娘往家走,一个个都好奇的张望着。

        “阿东,这就是你昨儿个带回家的小哑巴”

        顾明东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她叫顾芸,以后就是老顾家的女儿了。”

        说完也不搭理那些人的神色,直接带着郑芸回家了。

        生产队的社员议论纷纷,大多觉得顾明东犯傻

        “自家那么多孩子还不够,还去养别人家的孩子,脑子瓦特了。”

        “要是个正常的,以后好歹能混一份彩礼钱,这还是个小哑巴,怕是嫁不出去。”

        “总不能是给他儿子的童养媳吧”

        还有人多事的去问顾三婶“老顾家的,这可是你亲侄子,你也不管管”

        顾三婶冷笑道“他花自己挣的工分,爱养谁养谁,我一个隔房的婶子瞎掺和什么”

        顾三婶说的是真心话,以前顾三叔老是往侄子家送钱送粮,她心里头不痛快会说酸话,现在老顾家用不着她男人照顾,反倒是时不时送一些吃的喝得上门,顾三婶就满意了。

        可惜别人不这么想,见她冷着脸,还私下议论老顾家俩儿子都没考中招工,心里头不乐意呢。

        上河村生产队去了那么多人,结果一个都没被选中,一时间打击了士气。

        就连瘪老刘都说“还以为这么多人去,碰运气都能进一个两个,谁知道”

        顾三叔倒是看得开,劝道“进城要那么容易,大家伙儿不都进城去了,进不了就算了,踏踏实实种地也能养活老婆孩子。”

        “谁说不是呢”瘪老刘感叹了一声。

        顾明东拉着郑芸往家里头走,低头看了看小姑娘,因为方才那几句闲话她耷拉下了脑袋,。

        “顾芸,抬头挺胸。”顾明东忽然喊道。

        顾芸微微一顿,才勉强自己抬起头,努力挺起胸膛,两只眼睛往顾明东这边看,一副小心翼翼,担心他生气的样子。

        顾明东笑了一声“不要在意那些人的话,你要记住,现在你叫顾芸,是我们老顾家的孩子,如果有人欺负你就打回去,爸爸帮你撑腰。”

        爸爸

        顾芸愣住了,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忽然,豆大的眼泪就一颗颗往下掉。

        顾明东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太凶把小姑娘给吓着了,忙道“别哭别哭,我不是凶你。”

        顾芸却伸出手环住他的脖子,无声的喊了一声爸爸。

        爸爸两个字,是顾芸这一辈子最渴望,却从未得到过的回应。

        但是今天,眼前这个高大魁梧的男人说,他就是爸爸。

        顾芸没有发出声音,顾明东却像是听见了这一声呼唤,他心思一定,笑着摸了摸顾芸的头发“好了,别哭了,哭红了眼睛可就不漂亮了。”

        好一会儿,顾明东的肩头都被哭湿了一片,小姑娘才吸着鼻子停止了哭泣。

        刚刚哭过的顾芸有些不好意思,眼睛红彤彤的,脸颊也红扑扑的,但那双眼睛却像是被暴雨清洗过的天空,清澈见底。

        一瞬间,顾明东忽然明白了好多人养女儿的心情。

        顾芸被他看得微微低下头,鼻子忽然鼓出来一个泡泡,小姑娘猛地捂住鼻子,使劲用袖子擦。

        顾明东见她羞得连耳朵都红了,看了看周围,忽然朝着林后走去。

        他一走,顾芸也顾不得害羞了,连忙想追上去。

        结果没等她跑过去,顾明东就从林后出来了,他手里头提着一根三角梅的枝条,一边走一边编,很快就编成了一个花环。

        看见顾芸,顾明东抬了抬手,直接把花环戴在了她头上。

        红艳艳的三角梅,是深秋初冬难得的一抹艳色,显得顾芸整个人的起色都好了许多。

        顾芸有些傻乎乎的摸了摸自己的花环。

        顾明东笑着称赞道“戴上之后就又很漂亮了。”

        一大一小继续往家走,顾芸一路都小心翼翼的摸着头顶的花环,显然十分喜欢。

        顾三妹正收拾农具打算上工,瞧见他们回来,一瞧就乐了“大哥,你从哪儿摘的三角梅,这天气还开着呢”

        “就这么一支了,其他都谢了。”异能这会儿大材小用了。

        等顾明东跟顾明西下地干活去了,家里头就只剩下顾明北和三个孩子。

        双胞胎照旧在院子里头抓虫子喂鸡,顾芸却亦步亦趋的跟在顾明北身边,顾明北洗衣服,她就帮忙洗衣服,顾明北扫地,她也跟着一起扫地。

        顾四妹瞧她年纪不大,活儿倒是干得很利索,倒像是自己多了个小帮手。

        “你不用做这个,去跟阿星阿晨玩吧。”顾四妹微笑着说。

        顾芸却摇了摇头,比着要干活的手势。

        顾四妹想了想也没阻止,只是挑着轻松的让她干。

        过了一会儿,双胞胎喂完鸡哒哒哒的跑进来了“四姑,我们什么时候去菜园子摘菜,昨晚爸爸说了,让我们帮你的忙,把剩下的菜全做成腌菜吃。”

        顾四妹一听,索性将他们带到菜园子里。

        顾明东不敢做得太过,随着天气越来越冷,老顾家的菜园子也终于露出几分颓意。

        双胞胎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四姑,我们先摘什么”

        “先摘番茄,到时候四姑给你们熬番茄酱,用来拌饭特别好吃。”

        双胞胎欢呼一声,立刻朝着番茄撒丫子跑,一个一个往下撸。

        顾亮星摘下一颗,先往自己嘴巴里头送“真甜”

        顾四妹看得摇头直笑,但也不阻止他们。

        顾亮星敲了敲旁边的小姑娘,又摘了一个递过去“小芸妹妹,你也尝尝看。”

        顾芸连忙摆了摆手。

        顾亮星却往她手里头一塞“我不骗你,真的很甜,一点都不酸。”

        顾四妹也在旁笑着说“小芸也尝尝看,过了这季再想吃番茄就得明年了。”

        顾芸咬了一口,酸甜的味道让她高兴的眯起了眼睛。

        他们四个人一边吃,一边笑,一边干活,倒是一点儿也不觉得累。

        另一头,瘪老刘正在跟顾建国商量杀猪的事情。

        提起生产队那六头大肥猪,瘪老刘高兴的眼睛都是眯着的“要我说还是阿东有本事,六头猪崽子,一头都没死,全养成大肥猪了。”

        “昨天我特意去看过,每一头都能超过两百斤,最重最肥的那头可了不得,个头都能比得上野猪大小了。”

        顾建国谦虚了几句“阿东这孩子以前不懂事,现在晓得事情了,做事情还算妥当。”

        瘪老刘笑着说道“建国,我的意思是咱生产队先把这任务猪交了,交完就安心了,杀了猪大家伙儿也好过年。”

        顾建国奇怪的问了句“今年不先起鱼塘了”

        瘪老刘摇头道“去年刚起过,也没往里头放鱼苗,估计没啥鱼。”

        正说着话,顾明东刚巧走过,瘪老刘连忙喊道“阿东,过来过来。”

        “大队长,啥事儿”

        瘪老刘就问“咱那几头肥猪再养养的话,还能肥几斤肉不现在交任务猪合算吗”

        顾明东一听就明白他的意思“再养养也能长肉,但到年底一斤两斤也有限了。”

        这年头养的还不是大白猪,而是土猪,这种猪的口感更好,但相对而言脂肪含量低,长得也慢,相对来说成年后的体重也有限。

        顾明东有异能开金手指,才能把那几头猪崽都养到两百斤,这还是带皮毛的,再想养胖那就得突破基因极限了。

        瘪老刘一听,立刻道“那就该交交,该杀杀,别浪费粮食了。”

        说完还一脸慈祥的看着顾明东“阿东啊,今年你养猪养得好,可是给咱生产队立功了,我得给你个大奖励。”

        “都是为人民服务,用不着奖励。”顾明东客气了一句。

        瘪老刘笑道“要的要的,肯定得给你奖励。”

        隔了两天,上河村生产队轰轰烈烈的去交了任务猪,附近那么多的生产大队,也就他们大队的猪最胖,最肥,最重。

        六头大肥猪,上河村生产队收拾干净交上去三头,剩下的三头就在生产队分了。

        三头大肥猪可好多肉了,上河村生产队人不少,可也能家家户户都有份,这可比去年那寒碜样好多了。

        杀猪的时候,就连顾明东也感叹了一句,吃肉还得吃土猪,一划拉开,那白花花的猪肉可比野猪骚味十足的猪头好多了。

        肥肉多好啊,这年头人缺的就是这一口肥肉。

        是个人瞧见了,都夸上河村生产队养得猪是好猪,看得人直流口水。

        顾明东不出意料的,得了个养猪小能手的称号。

        瘪老刘被夸了几句,回来的时候笑容满面。

        很快,顾明东就知道他说的奖励是什么了。

        杀猪那一日,瘪老刘当着生产队所有人的面,大声喊道“今年咱们生产队交完任务猪,还能吃上猪肉,全靠顾明东同志不辞辛苦的。”

        “经过生产队干部的商量,决定将一整个猪头作为养猪小能手顾明东同志的奖励。”

        “希望顾明东同志吃完了猪头肉,明年能再接再厉,养出更肥更胖的猪来。”

        甚至瘪老刘还贴心的解释“阿东,这个猪头是对你的奖励,不算在你家分到的猪肉里头,你尽管带回去吃。”

        这话一说,下面顿时羡慕声音一片。

        “这可好大的一个猪头,今年老顾家是不缺肉吃了。”

        “谁让人家会养猪,去年养了一年,结果过年都没肉吃,今年阿东养着,家家户户都能分几斤,人多的都够做亲戚了。”

        “你能跟阿东比吗镇上的书记都夸他是养着小能手。”

        “哎,我怎么就没这么一门养猪的好手艺。”

        不只是社员们羡慕,知青们也羡慕的很,私底下说“咱们种地不如别人,养猪也不如他,要不然今天就能吃上猪头肉了。”

        钱知一听见这话,还以为在影射当初他们争取到养猪,结果把猪给养病了的事情,顿时黑了脸。

        他狠狠瞪了眼说话的男知青,起身走了出去。

        吴梦婷连忙跟上去,自从被周子衿狠狠打了一顿,她倒是学乖了不少,最近都不大离开知青所了。

        只是知青所也有林爱国的冷眼和风凉话,让一贯受到男人宠爱的吴梦婷十分不适应。

        “他又怎么了整天冷这个脸,不知道的还以为谁欠他钱呢。”男知青不乐意的说。

        “人家冷脸又怎么样,有的是女人喜欢。”林爱国酸溜溜的说。

        杜家兄弟是知道当初那件事的,低声跟他们解释了一下。

        林爱国却说“他自己不行,还怪别人说大实话。”

        吴梦婷给他甩脸子,林爱国心底愤恨的同时,却把钱知一也一起恨上了,觉得他们就是一对狗男女。

        随着时间越来越久,众人都知道钱知一家里头的消息似乎断了,再也不寄钱和粮票过来,以前钱知一目下无尘的模样,他们还能忍让,如今却觉得他不识好歹。

        知青所暗潮汹涌,隐隐约约分成了三派。

        盛情难却,顾明东只能在社员们羡慕的眼神中,拎着个面目狰狞的猪头回到家。

        进门之前,他还担心吓着家里头的小孩儿,毕竟双胞胎看着胆子大,但年纪小,更别提刚来的顾芸了。

        谁知道一进门,孩子们哄得一下围上来,一个个新奇的瞪大了眼睛“爸,这就是大队奖励的猪头吗,好大个。”

        顾亮晨绕着转了一圈,评价道“能吃好多天。”

        顾芸适时的吸溜了一下口水。

        顾四妹更是美滋滋的说“这猪头也好多肉呢,大队长难得办事实在,拎着都能有二三十斤了,脖子那边都没砍掉。”

        “猪头肉,猪耳朵,猪鼻子,猪舌头猪脑也可以吃,听说跟豆腐一样嫩。”顾三妹掰着手指,越说眼睛越亮。

        三个孩子吸溜口水的声音更大了。

        顾明东摸了摸下巴,好奇的问道“小北,你们不觉得这猪头有些狰狞吗”

        顾四妹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这有什么,好吃不就行了。”

        顾明东一听,也是哈哈一笑“那成,咱把猪头卤了,卤的猪头肉才好吃。”

        顾四妹十分赞同“家里头还有料,正好可以卤肉,肥肉待会儿我熬猪油,其他的就先做成咸肉,这样能吃好久。”

        “八角之前用光了,三叔家肯定有,我去借几颗。”顾三妹一听,撒丫子跑了。

        不用顾明东吩咐,顾四妹就带着三个孩子忙忙碌碌起来,分工合作的特别妥当。

        顾明东想搭把手,最后只能成了剁肉工。

        这会儿他干得顺手,坚硬的猪头也能直接一分为二,力气打得让双胞胎忍不住趴在他手臂上看,一个个都说“爸爸好厉害,我以后也要跟爸爸一样厉害。”

        顾明东被他们逗得哈哈大笑。

        顾四妹嘴角也含着笑,又说“大哥,新一批的菜都腌好了,之前那些还没吃完呢,正好咱家分了肉,要不收拾一块出来,连着腌菜一起送到姑姑家去。”

        “他们住在镇上,吃口菜都得花钱买。”

        顾明东一听,点头道“那你收拾收拾,我明天跟小西一起去一趟,正好问问工作那事儿。”

        距离饼干厂招工也好几天了,孙淑梅那边一直没消息,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了难处。

        兄妹俩说定了这事儿。

        老顾家的猪肉可真不少,除了那大猪头之外,其余也足足有十几斤,。

        猪肉也分档次,这年头缺油水,越肥的越让人喜欢,但老顾家这十几斤明显是一半肥,一半瘦。

        分肉的时候,杀猪匠也是厉害,肥肉瘦肉分开搭配,绝对不让人挑出毛病来。

        瘪老刘倒是说了一句顾明东是功臣,可以先挑。

        顾明东哪里会占这么点便宜,他已经得了个猪头奖励,再贪这么点小便宜的话,到时候反倒是被人戳着脊梁骨骂,索性就按照规矩来。

        猪肉是按照人头分的,老顾家也就顾明东、顾明南和顾明西拿成人的,顾明北和双胞胎都只有孩子的份额,是成人的一半。

        顾芸说是算顾家的女儿了,但户口还没落下来,这次分肉是没她的份儿的。

        即使如此,老顾家依旧和和美美,孩子们颠颠儿喊着吃肉了,欢呼声都能满出屋子去。

        很快,屋子里头便传出香喷喷的肉味来。

        隔壁刘寡妇却沉着脸。

        原本好不容易分了肉,还跟上次的野猪肉不一样,这一次靠着人头就能分到,家家户户都能吃到肉。

        可等看到分给自家的肉,刘寡妇的脸都挂不住了,刘大柱更是骂道“你这怎么意思,我们家五口人,怎么就这么点肉。”

        分肉的人冷哼一声“你们家是五口人,可就两个大人,还想要多少。”

        “我们家明明三个大人,你凭什么给我算两个”刘大柱不干了。

        分肉也不怕他,继续说“你媳妇嫁过来之后,可是一天没下地,按照咱们生产队的规矩,不下地干活的就只能按孩子算。”

        刘大柱脸一黑“顾明东凭什么分那么多”

        “凭什么,这猪都是人家养肥的,你说凭什么”那人也不给好脸色。

        刘大柱还要再闹,瘪老刘冷着脸走过来“大柱,分了肉就赶紧回家去吧。”

        刘寡妇见他一来,连忙哭诉道“小叔子你来了就好,你看看他们就这么欺负我们孤儿寡母的。”

        谁知瘪老刘现在不吃这套了,只说“阿东花钱把孩子的名额补全了,你们家要是想吃肉也能这么干。”

        母子俩不情愿,奈何瘪老刘都不帮他们,只能怏怏的带着肉回去了。

        其实比起去年来,今年这肉是白到手的,刘寡妇母子也该满足了才是,可惜母子俩都不是什么平心静气的人。

        刘寡妇一进门,就指桑骂槐的骂道“有些人真是福气好,躺着就能有吃的,不像我这么命苦,一辈子为儿女操劳。”

        白小花正躺在里屋,这一次她倒不是偷懒,而是上次去招工累着了,回来就有些见红,只得在床上躺着养胎。

        但她也不是好惹的,听见刘寡妇的一番话,便昂着头骂道“妈,你死了男人的命苦那也怪不得别人,谁让我男人还活着呢。”

        刘寡妇气得差点没厥过去。

        刘爱花和刘小柱看着那红白的肉正高兴呢,听见亲妈和嫂子又对骂起来,两人顿时战战兢兢。

        婆媳俩一个在外头,一个在里屋,倒是骂了个不相上下。

        刘大柱黑着脸,猛地拍了桌子“别吵了,整天就知道吵吵,有这个闲工夫赶紧做饭。”

        刘寡妇憋着气,到底是去做饭了。

        白小花得意洋洋的又躺了回去,谁知下一刻肚子就一抽一抽的疼,弄得她倒吸一口冷气。

        她哪里知道,刘大柱看似维护了媳妇,实际上心底却暗暗发狠,等她生了孩子就得去干活,为家里头多赚几斤猪肉。

        隔壁的一番吵闹,老顾家并不知晓。

        这一天晚上,老顾家扎扎实实的吃了一顿红烧肉,第二天一大早,顾明东就带着顾明西出发了。

        除了要送给孙家的猪肉,他们还带了一个搪瓷缸,里面是满满的红烧肉,那是为近些时候忙得没法回家的顾二弟准备的。

        兄妹俩高高兴兴的往镇上走,谁知到了孙家,一开门,便见孙淑梅脸色不对。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买了好多好多蓝莓,买完之后才想到,吃完估计牙齿都要掉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94321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