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89章 轶事

第89章 轶事


“走了走了。”王麻子松了口气。

        “他们没瞧见吧”刘寡妇有些担心的问。

        王麻子忙道“天这么黑,离得也远,肯定看不见咱们。”

        刘寡妇这才安了心,抡起拳头锤了王麻子一下“都怪你,都说了小心点小心点,你偏要见面,要是被人看见咱俩就完了。”

        王麻子抓住她的拳头亲了一口“看见就看见,你没男人,我没女人,正好凑合着过。”

        这么一说,王麻子真的心动起来“燕子,要不你考虑一下跟我呗,我也想小柱名正言顺的喊我一声爸。”

        刘寡妇冷哼一声“跟你,你拿什么养活我跟小柱”

        王麻子不乐意了“我名声是不好,但好歹也能干活赚工分,总比你那大儿子媳妇好一点吧,就你那懒媳妇整个生产队都知道,整天躺在床上等着吃。”

        “再说了,现在你留在刘家,那是靠儿子养还是干死干活的养儿子”

        王麻子对妻子冷漠暴力,对刘寡妇也没几分真心,但对唯一的儿子是真心疼。

        “你瞧瞧小柱都瘦成什么样了,都是你肚子里生出来的,你就忍心”

        刘寡妇脸色有些难看“大柱媳妇还怀着孩子呢,至少等她生下来再说。”

        她心底对白小花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满意,可白小花到底怀着她孙子,而刘大柱又是她从小疼爱到大,第一个也是最心疼的一个儿子。

        王麻子却以为她心动了,眼睛一亮“那你这是答应了”

        刘寡妇却不看他,只说“以后先不管,现在可不能让人看出首尾来,不然咱俩都得挂着破鞋去游街。”

        “那当然,只要你答应,我就光明正大的请人做媒,天大地大难不成还有人能管寡妇改嫁的事情,到时候你把小柱带过来,对外就说是继子,左右我心底知道是亲的。”

        一想到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王麻子立刻高兴起来,还说“到时候我娶了你,咱俩亲热也不会再被人说闲话,你再也不用担心被挂破鞋了。”

        刘寡妇叹了口气“你说你当初要是没去改造该多好。”

        如果王麻子身上没有污点,在生产队里头也不会这么困难,她嫁过去也能好过些,可偏偏一想到王麻子是改造过的小偷,刘寡妇又暗地里打消了嫁人的念头。

        她也不说,怕激怒了王麻子,只拿好话哄着他。

        谁知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起王麻子就生气“那还不是刘大柱那畜生害的,我帮他背了所有的罪名,他倒好,自己吃饱喝足饿着我儿子。”

        “今儿个你回家就跟他说,他要是再敢对我儿子动手动脚,老子就豁出去揭发他这个共犯,到时候大家伙儿一起玩玩。”

        刘寡妇脸色微微一僵。

        “行了,大柱也是干活累了,脾气差了些,好歹小柱姓刘,也是我跟他一起拉扯大的,他们俩可是亲兄弟,大柱倒霉小柱能落到好你现在说这个做什么,我先回去了。”

        “哎,等等。”王麻子拉住她,两个人摸索了一会儿,王麻子又把一个小袋子塞给她,“这可是我从嘴巴里头省出来的粮食,你带回去藏着,只能给小柱吃。”

        “好,小柱念着你这份好。”刘寡妇颠了颠袋子,心底高兴起来。

        顾家兄妹趁着夜色终于到了家,大门敞开着,顾四妹还没睡,搬了个小凳子等在门口。

        “大哥,三姐。”

        “小北。”顾三妹跑过去抱住妹妹,高兴的喊,“我能进城啦。”

        “太好了。”顾四妹也跟着一道儿开心起来。

        “你们吃饭了没,我锅里头还温着热饭热菜。”顾四妹解释道,因为担心大哥和姐姐回来没热饭吃,她一直没敢断了火。

        “我在老二食堂吃过了,大哥还没吃呢。”顾三妹推着顾明东先去吃饭。

        锅里头隔水蒸着饭菜,分量不少,一看就知道提前盛出来的。

        顾明东迅速解决了,才问起孩子们“他们都睡了吗”

        “三个孩子本来说要等你们回来,等着等着就打瞌睡了,我就让他们赶紧先睡,阿星阿晨在二哥屋子里。”顾四妹解释了一句。

        双胞胎自从跟顾明东睡过一次,就喜欢粘着他们爸爸一起睡,不过顾四妹担心顾明东回来的太晚不方便,还是赶着他们去顾二弟房间睡了。

        正说着话呢,却见郑芸迷迷糊糊的走出来,看见灯光下的人高兴的露出一个笑容,哒哒哒跑到顾明东身前来。

        顾明东摸了摸她的头发“是不是把你吵醒了”

        顾芸摆了摆手,比了个睡觉的手势。

        “你也早点睡吧,小孩子睡太晚可长不高。”顾明东没让妹妹再动手,自己飞快的将碗筷收拾了。

        果然还是小姑娘贴心,他没回来惦记着睡不熟,去看了眼双胞胎,两兄弟睡得四仰八叉的,就差滚下床了。

        顾明东帮他们拉了拉被子,捏了捏胖嘟嘟的脸颊就回屋了。

        今晚双胞胎不在,顾明东躺在床上,一时倒是有些失眠。

        他忍不住想起溪源镇的情况,那乱成一团的疯狂模样让人心底害怕,多多少少也影响到了普通人的生活。

        在今天之前,顾明东一直嫌麻烦,只想安安稳稳的渡过这十年,等待黑暗过去之后,将这一大片山野都划入自己的口袋。

        可是现在,他的心思有些改变,也许他不该被动等待。

        有些麻烦,不是他不想沾惹,就可以避开的,反倒是过于低调容易被欺上头来。

        感应到顾明东的想法,异能冒出个小脑袋,在他眼前疯狂的挥舞起自己的藤蔓。

        瞧着他精神抖擞,义愤填膺的模样,顾明东都被逗笑了。

        “你急什么”

        异能东指指,西动动。

        顾明东欺负他口不能言,只能瞎晃悠“哦,你是迫不及待,觉得平时自己太懒惰,决定要为劳动人民农村多做一点贡献”

        气得异能使劲用藤蔓抽他手指,要是他有嘴巴,肯定嗷呜一口咬住他手指不放。

        顾明东笑着捏了捏那叶片,吞噬掉郑通那块舍利子之后,心口的印记没有多大变化,偶尔异能幻化出来的藤蔓凝实了许多。

        藤蔓气鼓鼓的,两个叶片使劲往外抽,不让顾明东捏着玩儿。

        顾明东挑了挑眉,笑着说“在末世那么多年,你不一直半死不活的,到这个世界才多久,你这花儿也开了,果子都开始长了,做人不能这么贪心。”

        藤蔓疯狂挥舞。

        顾明东笑了一声“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再说,这是你急也没用。”

        说完,顾明东没再理会藤蔓的骚扰,闭上眼睛睡着了。

        就像顾明东猜测的那般,王干部一倒,果然就没有人为难孙淑梅了,毕竟这时候大家伙都这么操作。

        这一次不用顾明东进城,孙淑梅特意起了个大早,借了孙强的自行车,大清早就到了老顾家。

        “小西,快出来,咱们去找大队长开证明,今天就去把粮食关系落实了。”孙淑梅还没下车就喊道。

        顾明西刚起床,连脸都没洗,听见这声音跑出来问“淑梅姐,你怎么这么早。”

        “我这不是怕等久了有变数,早点办完早点安心。”孙淑梅笑道。

        “我跟办事员打好招呼了,今天咱俩早点出发,第一个就办,办完你就是废品回收站的临时工了,按照规矩干得好的话,最多六个月就能变成正式的。”

        顾明东也从屋里头出来“淑梅,你吃过没”

        “吃了碗面。”孙淑梅催促道,“小西比快吃,吃完咱们就走。”

        “不着急,你再进来一起吃点吧。”顾明东招呼道,见孙淑梅不答应又说,“这么早,大队长家肯定也还在吃早饭,你俩过去他们是招待还是不招待”

        “是啊表姐,你进来再吃点。”顾三妹也说。

        孙淑梅一听,吐了吐舌头终于肯下车了。

        顾三妹已经拉住她往屋里头走“今早吃番薯粥,我们家的番薯可香可甜了,配上小北做的腌菜简直一绝。”

        “小北的手艺真好,我妈老夸她。”孙淑梅也笑起来。

        “上次你们送的腌菜味道就很好,我哥嫌弃厂里头食堂没滋味,每天都要带一小碟过去。”

        “表哥爱吃那还不容易,我腌了好几大罐子,待会儿表姐带一些回去。”顾四妹在里头喊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孙淑梅笑起来。

        进屋瞧见帮忙端着碗筷出来的小姑娘,孙淑梅愣了一下,才想起来这个是谁。

        “这就是小芸吧,小芸你好,我是你表姑姑。”孙淑梅笑着说道。

        顾秀秀对侄子领养了个哑巴姑娘的事情有些不满,但她离得远,到底是管不住。

        孙淑梅就没那么多顾虑,这会儿瞧着顾芸长得干干净净,腼腆清秀,倒是有些喜欢,还从兜里头掏出一颗糖果来“来,表姑请你吃糖。”

        顾芸没有立刻接,反倒是去看顾明东。

        顾明东笑道“表姑给你的见面礼,拿着吧。”

        顾芸这才收下了,露出了个甜甜的笑容。

        孙淑梅瞧了,笑着夸道“还是小姑娘可爱,那像是臭小子没个消停。”

        说曹操曹操就到,两个臭小子就从屋里头出来了,瞧见孙淑梅就围着她转“表姑你怎么来了”

        “表姑你好早啊。”

        “表姑我好想你呀你想不想我们”

        孙淑梅一手搂着一个,笑道“我看你们不是想我,是想我的糖了。”

        “想吃糖,但最想表姑。”

        “阿星阿晨这嘴巴真甜,最讨人喜欢。”

        孙淑梅被逗得哈哈大笑,果然从兜里头掏出糖来,一人一颗。

        其实她原本带了四颗,两个孩子一人两颗,但到了地方才想起如今老顾家多了一个孩子,为了公平起见,孙淑梅决定一人一颗。

        “吃完饭待会儿再吃。”顾明东交代了一句。

        欢呼中的双胞胎哦了一声,失望的将糖果藏进口袋,不过家里来了客人,他们俩兴奋的叽叽喳喳个没完没了,好话不要钱的往外撒,逗得孙淑梅差点把粥喝进鼻子里。

        等吃过饭,孙淑梅就迫不及待的拉着他们俩出门“快走快走,先去开证明。”

        顾明东只得跟着一道儿去了。

        算准了时间,瘪老刘一家刚好吃完了早饭,也免了蹭饭的尴尬。

        瘪老刘瞧见孙淑梅,还挺惊讶“这不是秀秀家的闺女,大早上的怎么在生产队”

        一听他们的来意,瘪老刘更惊讶了。

        “这那以后小西也吃商品粮了”

        顾明东谦虚了一句“也是多亏了淑梅能力强,考进了饼干厂。”

        瘪老刘叹了口气,到底是给他们开了证明。

        等兄妹三人一走,瘪老刘就忍不住感慨道“有个好姑姑就是好,秀秀在孙家能做主,城里头的工作岗位,说给娘家侄女就给娘家侄女了。”

        “可不是吗,要我肯定舍不得。”

        “谁让咱家没这么个好姑姑。”瘪老刘家的儿子媳妇可羡慕的不行。

        “不过也是奇怪,有进城工作的机会,他们家不让阿东去,反倒是让小西去,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羡慕过后说话也是酸溜溜的。

        “不管谁去,能进城终归是好的,老顾家真的起来了,一下子出了两个工人。”

        顾明东把两个妹妹送到了村口“今天我就不去了,没问题吧”

        “有我在表哥放心,肯定把小西照顾的妥妥帖帖的。”孙淑梅拍着胸脯保证。

        “没问题,大哥你就放心吧。”顾明西也说道。

        “小西,你上来,我载着你走。”孙淑梅拍了拍后座。

        顾明西瞧着她的架势,有些担心的问“淑梅姐,你会载人吗”

        “我在家还栽过我哥呢,快上来,肯定摔不着你。”孙淑梅笑着说道。

        顾明西这才战战兢兢的坐了上去,孙淑梅见她坐稳了,猛地一脚踩下去,自行车飞快的往前走,歪歪扭扭的不成样子。

        顾明西吓得赶紧搂住她的腰“你慢点。”

        孙淑梅还在那边哈哈大笑“你看吧,我就说摔不着。”

        “表哥,我们先走了,等办完了我再送小西回家。”

        顾明东目送他们离开,这才转身去了田里头。

        他心底还在琢磨着昨晚的打算。

        谁知一到田里头,李铁柱就凑过来问“阿东,你家小西要去城里头当工人了”

        “你怎么知道的”

        “那就是真的了”李铁柱十分羡慕,“大队长家媳妇说的,哎,没想到你们家这么快出了第二个工人。”

        顾明东又把孙淑梅考中饼干厂的事情说了一遍,羡慕的目光却有增无减。

        不过这会儿从羡慕顾明西能进城当工人,变成了羡慕老顾家有一个好姑姑。

        顾明东扫了一眼,没找到顾建国,倒是看见了两个堂兄,便过去问道“保家哥,卫国哥,三叔今天没来吗”

        顾卫国没好气的说“在知青所,你自己去找吧。”

        顾明东瞧了他一眼,没什么表情的挑了挑眉“好,我过去找他。”

        等顾明东走了,顾保家推了一把弟弟“你干什么呢,对阿东说话什么态度。”

        顾卫国哭丧着脸说“我什么态度了我,我就心里头不自在,姑姑既然有机会把人弄进城当工人,凭什么让小西去,也不想想我们俩。”

        “感情好处都是他们家的,我们就搭不上边”

        顾保家连忙劝他“你小声点。”

        见弟弟还是满脸不服气,顾保家知道他心底失落,上次没考中倒也罢了,这次也轮不到他。

        但顾保家比弟弟清醒,低声劝道“卫国,咱俩也叫着姑姑,但他们是嫡亲的,我们是堂门亲,原本就远了一层。”

        “再说了,阿东爸妈死的早,他们几个都是姑姑看着长大的,感情更不一样。”

        “你只想着姑姑对他家好,却不想想阿东家得了啥好东西,那一次不是往城里头送,前几天分了肉不也是”

        “你心里头不自在,那就想想自己吃肉的时候有没有想到姑姑,再去怪她偏心。”

        顾卫国被他这么一说,倒是露出几分不自在来。

        这么一说倒也是,他可从没往顾秀秀家送过什么东西,两家人也就是逢年过节来往走动一下,关系实在是不算亲近。

        但还是梗着脖子说了句“那小西还是姑娘家呢,将来嫁了人,那好处不给别人家了。”

        顾保家低声骂道“你是不是傻,小西上头还有阿东在,这肯定是阿东让给妹妹的,咱们跟小西比什么,要比也是跟阿东比。”

        “你觉得姑姑会越过孝顺的阿东,把机会给咱俩吗”

        顾保家就差没直接说,就算是,那我好歹是哥哥,也该是给我的,你算个屁。

        顾卫国也是一时羡慕嫉妒,又被周围的社员说了酸话,这才说话冲了点,这会儿被大哥一顿骂顿时回过神来了。

        “大哥,是我想轴了。”

        顾保家又说“阿东家明显是要起来了,我们两家关系一直不错,可能因为你心里头不自在就闹得生疏了。”

        “别人家说酸话,那是他们心里头嫉妒,可咱们都姓顾,一笔写不出两个顾字来。”

        说完这话,他拍了拍顾卫国的肩头“有多少本事吃多大碗饭,别想太多。”

        顾卫国叹了口气,没说话。

        顾明东找到顾建国的时候,他正拧着眉头往回走。

        “三叔,您这是怎么了”

        顾建国一看见他就忍不住了“这些个知青干啥啥不行,就知道吵吵,这三天两头得让人调解。”

        “幸亏咱们村才十个人,这要是再多来几个我光忙着给他们调解,其他正事儿都干不了了。”

        这话简直像是给自己立下个fg。

        顾明东笑道“三叔,这活儿为什么不让大队长去,这也不归你管啊。”

        也就是在侄子面前,顾建国才抱怨了一句“大队长那人你还不知道,就知道和稀泥。”

        好事儿瘪老刘冲在前面,但凡是难办的都扔给他。

        顾明东微微挑眉,顺势问了句“三叔,明年生产队是不是该换届了”

        这话让顾建国愣了一下“是该换届了,不过往年都是走一个形式,你问这个做什么”

        他打量着侄子,心想难不成阿东想当干部。

        顾明东虽然年轻,可他身上荣誉不少,是除害英雄,还是见义勇为积极分子,今年又拿了养猪小能手,这么一琢磨倒是真的有机会。

        临了,顾建国又摇头“说是换届,但其实大队长是上头定的,基本都不会换。”

        顾明东却问道“三叔,老刘叔是什么样的人你比我了解,你觉得他这样的当大队长,对咱们生产队有好处吗”

        顾建国皱了皱眉“他也没做什么坏事。”

        顾明东嗤笑道“是没做坏事,但也没做什么好事,平时就知道偏向自家人,但凡有点风险的都推给别人干,糟心事不冒头,好事情跑得比谁都快。”

        “你这是想去试试”顾建国问道。

        顾明东却摇头“三叔,我太年轻,可能性不大,倒是你当了这么多年的记分员,难道就不想换换位置”

        他熟知顾建国的品行,十分靠得住。

        “我我不行。”顾建国忙道,“我这个人不会说话,也不爱跟上头打交道。”

        顾明东却说“可现在生产队大队长应该做的事情,基本都是你在做,生产队大家也都服你,平时你说话可比大队长管用多了。”

        “至于跟上头打交道,我想真心实意为老百姓着想的领导,比起油嘴滑舌会做场面功夫的下属,他们也该更喜欢能办实事的。”

        至少现在的王书记不是那种喜欢溜须拍马的人,着眼看的都是实绩。

        顾建国被他说得皱起眉头来“你这话的意思,是想让我去竞争大队长”

        顾明东没回答,反倒是问“三叔,咱们生产队这两年看着过得还行,实际上也就是因为收成好,被其他几个大队衬托出来了。”

        “你看看生产队现在的出工状态,一点章法都没有,继续这么懒懒散散下去,就算天公作美收成也到底了。”

        “倒是其他几个大队连着几年收成差,想着法子提高生产,积极性比咱们生产队高一截。”

        顾明东可没打算一直用异能资助整个生产队,除非生产队在他的掌控中。

        顾建国被他一番话说的有些心动,但还是说“说得容易做起来难,就算真的选举,大家伙儿也不一定会选我。”

        顾明东却说“只要三叔有心,那就有机会。”

        顾建国没当场答应,只说“你让我再想想。”

        顾明东又说了一句“三叔,那你好好想想。”

        顾明东点到为止,也没催着顾建国答应。

        顾建国嘴上说想想,心里头确实是动了点心思。

        这天晚上就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就想着选举的事情。

        顾三婶见他一直翻滚,没好气的问道“折腾什么呢,被子里头的暖气都跑光了。”

        顾建国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你说我去竞争大队长怎么样”

        这话让顾三婶吃惊,也顾不得热气跑了,翻身问道“竞争大队长”

        顾建国见她反应激烈,又含糊道“算了,我就是随口说说。”

        顾三婶就不放过他,抓着他的手臂说“老顾,我早就想说了,你这个记分员当的憋屈,平时比谁都忙,生产队大大小小的事情都需要你负责,谁家生产队的记分员管那么多事情,连出纳会计的活儿都是你。”

        “干得多也就算了,吃苦受累我也不说,可每当有好事情都是他瘪老刘去,去年咱们生产队收成好是吧,那可是你辛辛苦苦,从年头忙到年尾的成绩,结果他跑来摘桃子,凭什么啊就凭他年纪比你大”

        “瘪老刘这个大队长就是吃干饭的,跟你一比差远了”

        “去,你必须得去。”

        顾三婶脑袋一甩,斗志昂扬。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94321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