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90章 密谋

第90章 密谋


第二天一大早,顾建国就被顾三婶催着出门了。

        顾三婶见他犹豫不决,直截了当的说“老顾,你瞧瞧阿东家,没爸没妈日子都过起来了,你再瞧瞧咱家,眼看着就拉开距离了。”

        “咱家那两个儿子你心底有数,除了还算老实就没别的长处了,进城我是不想了,可人过一辈子总得有点盼头吧。”

        “你这个当爸的也得给他们当个模范,能当大队长凭啥要当记分员”

        顾建国一咬牙“你说得也对,那我就试试。”

        夫妻俩没告诉儿子,怕他们说漏了嘴,到时候顾建国没竞争上反倒是丢面子。

        顾建国转头倒是告诉了顾明东,即使嘴上不说,从实际行动上来看,在顾建国的眼中,顾明东也已经是成熟可靠的侄子了。

        顾明东听了也高兴,顾三叔愿意顶上去,那他办事就方便多了。

        “三叔,选举是什么时候开始”

        顾建国倒是了解这个“等过完年就得选举,春忙之前就得定下来。”

        不然可是要影响到一年之中最重要的春种的。

        每个地方大队长选举的时间不同,但他们生产队一直是这个点,当然,往年就是走一个形式。

        顾明东便提议道“那正好,再过一个月就过年了,这段时间地里头活儿不多,把选举的事情传出去,过年走亲访友嗑瓜子的时候,大家都会议论。”

        “议论的人多了,到时候再提出来要民主选举,别人也没话说。”

        顾建国有些担心“这样能行吗”

        顾明东抬头看着他,见三叔晒黑的脸上带着几分不好意思“害,我就怕别人不选我。”

        “三叔,你得对自己有点信心。”顾明东笑着说道,“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谁担着名头不干事,谁是为社员们干实事的,他们都看着呢。”

        安慰的话让顾建国多了几分信心,点头道“那就这么办。”

        “到时候要是真选不上,那我也认命了。”

        叔侄两个说定了,很快便行动起来。

        让顾明东意外的是,顾三婶的反应极为积极,忙前忙后倒是省了他好多事儿。

        随着天气越来越冷,地里头的活儿也少了,生产队的闲汉都能有时间在树下喝茶打屁说闲话。

        不用花多少心思,选举的事情就传了个遍,这年头没啥新鲜事,好不容易逮着个话题,还是跟大家伙儿都息息相关的,那还不得可着劲的说。

        顾明东偶尔都能听见有人在说“不是都说搞人民选举,那咱们啥时候选过了”

        “往年开大会那个就是,我还以为那是大队长在开动员会。”

        “你不知道啊,之前大队长是镇上任命的。”

        “这就不对了,选举选举,那肯定得咱们自己生产队选,凭啥就任命了”

        还有人说“哎哎哎,你们说真要选举话,那我能不能去试试”

        “就你,赶紧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样再说。”

        “我怎么了,我也是根正苗红的贫民后代,凭啥不行”

        在一片嘘声中,李铁柱瞧见顾明东,高声喊道“阿东,你还是养猪小能手呢,要不你也去试试”

        这话一说,还得到了许多人的赞同“是啊,阿东你去试试,就冲你养猪那手艺,我们都选你。”

        别的都是虚的,吃进嘴的肉是实在的,一群人想着红烧肉的滋味,心底觉得选顾明东也不是不行。

        顾明东笑着说道“我也就会养养猪,种种地,干别的哪儿行。”

        “看着轻松,其实当大队长要忙的可多了,春播秋收,种子肥料,养猪养鱼,就连交公粮也得算准了,我哪儿照顾的过来。”

        他挥了挥手,一脸我不行的走开了。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

        李铁柱忽然一拍脑袋“这么一说大队干部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得会这么多。”

        “平时也没瞧见大队长干这个啊”

        李铁柱神助攻道“也是,平时都是记分员在忙前忙后,大队长就管开动员会。”

        众人一琢磨,顿时觉得瘪老刘这个大队长当的太轻松了,事儿都是顾建国干的,光耍嘴皮子谁不会。

        还有人酸溜溜的说“还不是看他们姓刘的人家多。”

        李铁柱不乐意了“民主懂不懂,现在讲究的是民主,咱们生产队姓刘的人家是最多,可旁的姓氏加起来,总数可比姓刘的还要多。”

        这一群人基本都不姓刘,都觉得很有道理。

        李铁柱又说“明明去年咱们生产队收成最好,第一个交公粮,第一个交任务猪,结果呢,连个拖拉机都没申请下来。”

        几句话激起了其他人对瘪老刘的不满。

        顾明东嘴角微微勾起,含笑慢慢走远了,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一旦开了头,瘪老刘原本就不得人心,到时候不想下台也得下台。

        年底猪圈的大肥猪都杀了,小猪仔还没下来,如今猪圈里头空空荡荡的。

        但顾明东过几天就会来一趟,对外就说即使没养猪,猪圈也得收拾的干干净净,不然容易长病菌,到时候养了猪会发猪瘟。

        社员们听了,顿时觉得有道理,心底暗道顾明东能把猪养得那么肥,果然有点真本事。

        收拾猪圈是一码事,顾明东溜达过来,主要是方便见郑通。

        进入农闲,他们四个的改造力度终于也下降了一些,有了喘口气的机会,不过平时即使歇着,他们也是不敢在生产队到处乱走的。

        顾明东过来没一会儿,郑通就闻着信儿来了。

        “这次翻译的字。”郑通从怀中掏出折叠好的一张纸,递给顾明东。

        顾明东扫了一眼,又换了一张过去。

        郑通也没打开看,笑着说“你还是不放心我”

        要不然也不能每次只给五个字,一看就知道打乱了顺序的,就防备他猜出是什么东西来。

        顾明东淡淡说道“知道的越少,对你而言越安全。”

        郑通心底冷哼一声,才不信他这屁话,要是以前的郑通哪里受得了这个鸟气,如今却无所谓了“老夫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离开上河村,知不知道也无所谓。”

        顾明东看了看他干瘦的模样,拿出一袋子压实的米饼“拿着慢慢吃,把心放宽点,只要有命在,早晚都是能离开的。”

        郑通拿出一块米饼咬了一口,甜滋滋的味道十分不错,在这年头也是稀罕货了“味道还,就是硬了点,费牙齿。”

        “小芸跟着一起做的。”顾明东又补充了一句。

        郑通立刻变了脸“小芸做的,怪不得这么好吃,耐嚼。”

        又吃了几口过过瘾,郑通就把剩下的藏起来“这些日子多亏你了,小芸气色看着好了许多,身上也长肉了。”

        前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郑通也就见过外孙女两次,他怕见多了自己忍不住,孩子也藏不住,到时候反倒是惹祸。

        但每一次见面,他都能看到郑芸气色和精神头都变好,人也活泼了一些,可见顾明东确实是没亏待孩子。

        顾明东笑了笑“我说过,会把她当女儿养大。”

        两人也没多说,顾明东将东西给了他就回家了。

        加上今天郑通给的这几个字,那张古卷上三分之二的文字都已经翻译完毕,再等一段时间,他就能看懂那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进门的时候,顾四妹正带着三个孩子打扫卫生。

        顾芸一瞧见他,就哒哒哒跑过来,双手比划着。

        顾明东看明白了“放心,东西给他了。”

        顾芸这才安心,比了个嘘的手势,这是他们父女之间的秘密,连四姑姑都不能说。

        晚上照常只有六个人吃饭,顾二弟越到年底越忙,如今已经小半个月没回家了。

        “今天见着老二了吗,有没有说他们年底什么时候放假”顾明东问道。

        顾三妹摇头说“别提了,早上去已经出发了,晚上去还没回来。”

        她都连续跑了好几天了,连个面都没见着。

        顾四妹担心道“二哥也太忙了,不知道身体吃不吃得消。”

        顾三妹说“带去的炖肉我放传达室了,今天看是吃完了,饭盒我带回来了,他就留了个口信,说指不定得干到年三十才放假。”

        “这么晚”顾四妹惊讶道。

        顾三妹又说“是啊,老二平时嘻嘻哈哈的,最近估计是累得够呛,但运输队年底就是最忙的时候,赶着往各地送物资呢。”

        “三姐,你哪天放假”

        “再过半个月就放了,我那就是清水衙门,平时闲得发慌。”

        等吃完了饭,顾三妹拽着大哥进了屋“大哥你快看,我带了什么东西回来。”

        顾明东定睛一看,只见顾三妹捧着一个瓷碗,那精美的花纹,一看就知道是好货色。

        “之前你不是跟我说垃圾站看着不体面,其实是捡漏的好地方,看见什么好东西可以偷偷的带回家,今天我就找到了这个。”

        这还是顾三妹刚去垃圾站那几日,早上兴匆匆的去,晚上都是耷拉着脑袋回来。

        说是废品回收站,但实际上但凡是有点用处的东西,人家都自己用,哪里会送过来。

        与其说废品回收,还不如说垃圾处理,溪源镇没地方扔的东西全给扔这儿来了。

        连着好几天,顾三妹光顾着个人处理垃圾了,全是破铜烂铁,没一点价值。

        更糟糕的是,因为垃圾太多了,垃圾站总是有一股味儿,让爱干净的顾三妹分外的难受。

        顾三妹怕家里头担心,也怕别人说她身在福中不知福,回家也不敢说。

        还是顾明东闻着味儿,发现她神色不对劲,去了一趟才发现真相。

        顾明东索性带着弟弟妹妹过去,几个人来了个大扫除,将东西规整了一番,又另外划出一个区域扔真正的垃圾,这才让垃圾站的味道散了一些,顾三妹不至于每天带奇怪的味道回家。

        这件事儿看着简单,其实艰难,不提垃圾站的范围,就是里头好多架子沉的很,几个大男人都扛不动,上头可不会专门派人来收拾。

        一年加一年的堆积上去,只增不减,可不得有怪味儿。

        幸亏顾明东力气大,这才收拾的了,顾明西和孙淑梅这样的小身板,压根抬不动。

        只是垃圾味道好处理,其他但却难了。

        即使顾三妹去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上岗之后还是很失落,怪不得垃圾站这活儿没人抢,比起饼干厂,这也就比扫大街好一点。

        顾明东见这么下去不是事儿,才在私底下教导妹妹“慧眼识英雄”。

        顾三妹也是个一点就通的,顿时一扫颓废,第二天就带回来了个破掉的七巧板,给两个侄子玩。

        从那一天开始,顾三妹便一发不可收拾,几乎每天都得带点东西回来,反正垃圾站就她一个人,只要不带大家伙就不会被发现。

        前几天,顾三妹甚至还给自己和四妹带回来一整套的高中课本。

        今天也是如此。

        顾三妹提起这事儿,还眉飞色舞的“这是街道扫地的运过来的,装了满满一车,我刚开始还嫌弃麻烦,骂他们真把废品回收站当垃圾站了,谁知道居然发现个宝贝。”

        “我瞧着像是从大户人家扫出来的,多好的东西全被打碎了,幸亏这个碗结实没破。”

        顾明东拿起瓷碗看了看,评价道“是个好东西。”

        “是吧,我瞧着这花纹就觉得好看,喜欢。”顾三妹美滋滋的看着。

        美滋滋的欣赏了一会儿,顾三妹将小碗递给大哥“大哥,你先帮我藏着,等以后这东西值钱了,就卖了给阿星阿晨娶媳妇。”

        顾三妹带回家的东西,课本之类的放在家里,但像这样子不能见人的,都是由顾明东藏起来。

        顾明东答应下来,却说“留着给你当嫁妆,阿星阿晨有我,用不着你操心。”

        “我可是他们姑姑,怎么能不操心。”顾三妹不服气的说。

        顾三妹暗道,自己好不容易进了城,现在正是回报老顾家的时候,当年姑姑嫁到城里头那么照顾他们兄弟姐妹几个,她自然也能做到。

        而且这些东西都是白捡的,白捡的快乐让顾三妹每天都像是打了鸡血,现在不嫌弃垃圾站有味儿了,甚至觉得谁来她都不想换。

        顾明东笑了一声,没拒绝她的好意“那等到时候再看。”

        顾三妹笑了笑,又问“大哥,你到底把那些东西藏哪儿了”

        每次她带回来一个不好见人的,第二天就肯定不见了。

        顾三妹心底觉得好气,还特意仔仔细细里里外外的找过,愣是没发现。

        顾明东笑道“藏在谁也想不到的地方,别找了,如果能被你找到,那别人肯定也能找到。”

        “那好吧。”顾三妹只得放弃。

        临了又问“大哥,咱三叔是不是要参选大队长”

        顾明东奇怪道“连你也知道了。”

        “回来的路上听人说的。”顾三妹惊讶道,“他真的要去竞选我还以为大队长要干到死呢。”

        顾明东见妹妹不以为然的语气,问道“你觉得三叔能选中吗”

        顾三妹点头道“肯定能。”

        “都是一个生产队的,大家谁不知道大队长什么性子,都不太满意他。”

        “刘家的人是多,但他们自家心不齐,去年隔壁刘大柱家又接二连三的闹笑话,大队长没把人管好,他们刘家人都觉得丢人。”

        “再说了,咱三叔办事情多公道,从来不会偏心自家人,大家伙儿都信得过他的人品。”

        “所以我觉得三叔要乐意,八成是能行的。”

        听着她头头是道的分析,顾明东点头赞许道“不错,我家三妹很聪明。”

        顾三妹都能看得懂的道理,生产队的人不可能不懂,瘪老刘更不可能看不到。

        选举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老刘家自然也听见了。

        瘪老刘一开始还不当一回事儿,毕竟他这大队长也当了不少年了。

        可随着生产队的风向越来越不对劲,瘪老刘也忍不住紧张起来。

        “你说这顾建国啥意思,他真的要跟我争这个大队长”瘪老刘问媳妇。

        “我看没准,谁还不想往上爬了。”

        “不应该啊,他当记分员也当了好几年了,以前怎么不见他有这个心思。”

        他媳妇却冷哼道“现在能一样吗,以前老顾家还靠他扒拉,现在都出了两个工人了,他们老顾家可不得扬眉吐气。”

        瘪老刘背着手,在屋里头兜圈子,又说“不行,我得找他说道说道去。”

        他媳妇一把拽住“你找他有什么用,难不成你说几句话,他顾建国就能放弃选举了”

        “要我说,选举就选举,咱们刘家的人多不怕他,再说了,你平时人缘也好,跟那些人说一说到时候都投你呗。”

        瘪老刘皱了皱眉头“能成吗”

        他媳妇却说“选举投票怕什么,最后还不是比人数,比人数咱刘家能输”

        瘪老刘这么一听,倒是微微安心了一点。

        可他也觉得不保险,刚坐下来又起身道“我去外头转转,跟他们说说去。”

        瘪老刘到底还是大队长,他出门找人说话,社员们自然还是十分热情。

        一提起选举,更是一个个拍着胸脯说“老刘叔,你都当了这么多年队长了,我们肯定服你,要选举的话我肯定投你。”

        一个两个三个,瘪老刘走访了许多人家,终于安心下来。

        他哪里知道,这会儿他们说的好听,其实压根就是场面话。

        他前脚刚走,后脚家里头媳妇一问“老李,到时候我们真投给他”

        “我投他有什么用,他又不会多给我分一块肉,有好处全是他们刘家的。”

        “那你刚才还那么说”

        “你傻啊,我那是哄他的,反正是不记名投票,到时候大家伙往盒子里头一扔,谁知道我写了谁,万一他选上了,那我也没得罪人不是。”

        “还是你聪明,咱就这么干。”

        选举的暗潮汹涌,没影响到过年的气氛。

        进入腊月,生产队的活儿就陆陆续续停了。

        知青所的几个知青都过来请假,说是要回乡探亲,瘪老刘正担心选票的事情,大手一挥全给批了。

        于是知青们大包小包的离开,一时间知青所倒是一下子冷清下来。

        让人觉得奇怪的是,家境最好的钱知一和吴梦婷,居然都没回去。

        顾明东没那个闲工夫去管知青所的事情,老顾家正忙着准备过年的东西。

        依稀记得去年的时候,顾明东带着弟弟妹妹去供销站,差点没把妹妹和孩子都丢了。

        于是到了今年,顾明东生怕再出什么意外,索性跟顾三叔家一块儿去镇上。

        顾三妹还是不放心,还特意请了假还一道儿去,免得家里孩子太多看不住。

        顾三妹顾四妹也吃了教训,这一次死死的拽着孩子的手,顾芸还让顾明东抱着,愣是没下过地。

        一家人严防死守的,但凡有个可疑人物靠近,姐妹俩都得警惕一下。

        好在坏人还是少的,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去,热热闹闹的回。

        年货堆满了八仙桌,回到自家,顾三妹和顾四妹总算是放松下来,笑着开始收拾。

        双胞胎眼巴巴的盯着点心盒子看。

        顾四妹笑着说道“这得留着过年吃,现在吃了,过年可就没有了。”

        顾三妹拿了几颗糖分给他们“先吃这个解解馋,等再过几天就能吃了。”

        双胞胎乖乖的答应“那好吧,等二叔回来再一起吃。”

        “小芸妹妹,我们带你出去玩。”

        顾四妹见三个孩子乖乖走了,就笑“幸亏二哥不在,要是他在话非得闹着一起吃,不给吃就不走。”

        “可不是,老二比阿星阿晨更像孩子。”顾三妹也吐槽道。

        顾明东在旁边打趣道“回头让老二知道你们这么说他,非得跟你们吵不可。”

        顾三妹哈哈笑道“大哥可别告诉他。”

        顾四妹也跟着笑,笑完,又有些担心“也不知道二哥他们什么时候放假,总不会真的要等到年三十吧。”

        顾三妹就说“等明天上班我再去问问。”

        谁知话音未落,外头就传来一个声音“这里是顾明南家吗”

        顾明东出门一看“是,你是”

        “你就是阿南的大哥吧,他出事了,这会儿正在医院呢。”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94321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