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92章飞来艳福

第92章飞来艳福


只见病房门口站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大姑娘,瓜子脸柳叶眉白皮肤,身材高挑,正板着脸一脸严肃的看着顾明南。

        她抿着嘴,却挡不住眼底的担忧。

        迎着顾家兄妹疑惑的眼神,姑娘往前一步,斩钉截铁的说:“我可以照顾他。”

        顾明东跟顾明西齐刷刷看向弟弟,眼神带着狐疑,暗道莫非他们家老二铁树开花,背着他们偷偷谈了个对象。

        不应该啊,以顾老二的性子,谈对象了还不得满大街嚷嚷,怎么会一声不吭?这保密工作也做的太好了。

        顾二弟也是一头雾水:“不是,大哥,老三,你们这么看着我啥意思?”

        “还有你,你谁啊,我认识你吗?你为啥要来照顾我?”

        门口的姑娘正要解释,后头急急忙忙的跑过来一个人,上气不接下气的喊:“晓茹,你跑那么快干什么,等等你爸啊。”

        钱师傅拎着一袋子水果和营养品,抹了把汗介绍:“阿南,你们还不认识吧,这是我家闺女,叫钱晓茹,晓茹,这就是爸爸说的阿南,这次多亏有他,不然爸可就回不来喽。”

        “原来是师傅的闺女,那以后你就是我妹。”顾二弟一听这话,立刻顺势说道,“师傅,你来就来了,还买这么多东西做什么?”

        钱晓茹表情微微一变,抿了抿嘴没有说话,眼神顾左右而言他。

        钱师傅一边说话,一边把水果和营养品放下来:“现在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买点吃的喝得算什么,小茹这孩子有孝心,听说你为了救我受了伤,请假也要跟过来看看。”

        “呦,我妹挺有心啊。”顾二弟顺口说道。

        钱晓茹低了低头,也说:“你救了我爸,如果你们家人不方便的话,我可以来照顾你的。”

        这话让钱师傅都愣了一下,不明所以的看向女儿,这跟他们出门前说的不一样啊。

        顾明东听了也觉得奇怪,这年头男女走得近一些都怕被人说闲话,更别说贴身照顾一个陌生的男性了。

        他仔细看了眼钱晓茹,脸颊红扑扑的,不知道是跑太快热的,还是害羞。

        顾二弟一听,更是连连摆手:“师傅,咱妹子真有心,不过你拎着东西来瞧瞧我就成了,怎么能让你一个大姑娘照顾我,那我不成耍流氓了。”

        “你这好意我心领了,不过真用不着。”

        钱晓茹原本红彤彤的脸褪了色,低下头来不说话了。

        顾三妹在旁边瞧着,品出几分味道来:“原来是小茹姐,我二哥这人说话不过脑子,你可别往心里头去啊。”

        钱晓茹只得说:“我没往心里头去。”

        顾三妹又笑着说:“不过有我跟大哥在,照顾二哥的事情就不用麻烦你了。”

        钱师傅也说:“你们要是忙不过来就说一声,我过来搭把手,晓茹你待会儿不还得回工厂吗?”

        因为这个小插曲,父女两个问了问情况,确定顾明南真的没事,住几天等情况稳定了就能出院,便没多留就走了。

        钱师傅领着女儿走出医院,拧着眉头看着她:“晓茹你咋回事啊,阿南真缺人照顾也得我跟你妈来,你凑什么热闹?”

        “这你还没结婚呢,就算结了婚也不合适。”

        钱晓茹低下头,支支吾吾的说:“爸,你不是说要把我嫁给他吗?”

        钱师傅一愣,才知道昨晚跟妻子说的话被女儿听见了,他无奈道:“我那是跟你妈开玩笑,这没影儿的事儿。”

        “再说了,就算我们有打算,那也没有你一个大姑娘上赶着的。”

        那一天的鲜血太触目惊心,顾明南的手也不知道能不能恢复,以至于钱师傅觉得自己这辈子,怕是还不清这个救命之恩了。

        当天晚上回到家,钱师傅就忍不住跟钱妈妈提起这事儿来,甚至说了想把女儿嫁过去。

        钱师傅也是一时口快,不过心底确实是喜欢顾明南,觉得他吃苦耐劳长得好不说,还会来事儿,有能耐,以后肯定有出息。

        当时钱妈妈不太乐意,觉得救命之恩是大,可也不能用女儿还,毕竟钱晓茹大小长得好,人聪明又懂事,虽然是个女儿,但夫妻俩都很疼她。

        怕女儿下乡受欺负,钱妈妈还提前办了退休,让女儿顶了自己的工作,就为这工作家里头两个儿媳妇都很不满,话里话外的说夫妻俩偏心。

        可他没想到自家女儿听见了,居然还当真了,第二天跑过来就说要照顾顾明南,这算什么事情。

        钱晓茹一直是娴静稳重的性子,以前也没见她这么冲动。

        “晓茹,你到底怎么想的?刚才那话多不合适。”

        钱师傅百思不得其解,总不能是女儿一见到顾明南,就一见钟情了吧?

        钱晓茹沉默下来,许久才说了句:“爸,其实我见过他。”

        钱师傅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你见过阿南?什么时候,你来运输队送东西的时候吗?”

        钱晓茹却摇了摇头。

        “那难不成你俩偷偷处上对象了?”钱师傅着急的问道。

        如果顾明南偷偷跟他女儿处对象,却没告诉他,钱师傅心底肯定会有疙瘩。

        幸好钱晓茹又摇了摇头:“没有。”

        钱师傅心急起来:“那是为什么?总不能你一眼就瞧中了阿南吧?”

        他这女儿眼光高的很,别人介绍的都瞧不上。

        钱晓茹低下头,支支吾吾的不开口。

        钱师傅一拍脑袋:“你这是要急死你爸啊?”

        “我……”钱晓茹鼓起勇气,一咬牙说,“爸,你还记得大半个月前,有一天我们工厂上晚班,我回家的时候衣服破了。”

        钱师傅脸色一变,心底有了不妙的预感:“你接着说。”

        果然,钱晓茹继续说:“那天我说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其实我是骗你们的。”

        “那天加班到太晚了,我又累又困,就想着赶紧回家好休息,所以就走了小道,谁知道就遇上流氓了。”

        一想起当时的情况,钱晓茹还是吓得颤颤发抖:“他追着我不放,还要撕我衣服,我吓坏了叫起来,但那地方太偏了,一个人都没有。”

        钱师傅整个人都在颤抖:“你被欺负了?”

        钱晓茹连忙摇头。

        “还好还好。”钱师傅拍着胸脯喘息,“我跟你妈交待了多少遍了,让你别贪近走小路,下班跟工友一起走,你怎么就不听。”

        “就那么一次,谁知道我就遇上了。”钱晓茹也后怕的很。

        走大路回家是安全,但得绕好大一个圈子,比小路多一倍的时间,那天她太累太困了才想着走个捷径,谁知道偏偏那么倒霉。

        钱师傅心急的想骂人,但见女儿可怜巴巴的样子又舍不得,只得又问:“你仔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那天是顾明南路过救了我,他可厉害了,一拳就把那个流氓打倒了,还狠狠揍了那个流氓一顿,说要送他去派出所。”

        “我当时吓傻了,怕真送去派出所我肯定也完了,就求他不要这么做。”

        这也不怪钱晓茹害怕,真送去派出所闹开的话,那个流氓或许可以枪毙,可她的名声也彻底毁了,到时候被人指指点点不说,说不定还要被挂破鞋。

        “后来顾明南让我先走,我就跑回家了,第二天去打听也没听说有人被送去派出所。”

        她不知道那个流氓最后怎么样了,之后的几天都胆战心惊,幸好那个人再也没有出现过。

        过了小半个月,钱晓茹才总算放心下来。

        “怪不得前段时间你魂不守舍的,我还以为年底活儿太重太累的缘故。你这孩子,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跟我们说啊?”

        钱晓茹哭着道:“我都快吓死了,而且家里哥哥嫂嫂都在,我怕说了被她们听见,到时候再传出去。”

        想起自家那两个媳妇的德行,钱师傅也是无奈。

        钱晓茹又说:“后来没事儿了,我又想着还是别说了,说了也是让你们跟着担心。”

        “以后这种事情不能瞒着,爸妈肯定站在你这边。”

        “嗯。”钱晓茹吸了吸鼻子,压了一段时间的大石头终于落下。

        钱师傅被女儿的大喘气吓得够呛,听见女儿没吃亏才放心,“还好你没吃亏。”

        “让我知道谁敢欺负我女儿,看我不阉了他!”放了心,钱师傅就后怕起来。

        “不对,那刚才阿南怎么说没见过你?”

        钱晓茹讷讷说:“那晚上天太黑了,他可能没认出来。”

        钱晓茹不知道顾明南是真的没认出来,还是认出来了怕她尴尬,所以就假装不认识。

        但是她隔了几天,去给爸爸送东西的时候,却一眼认出来他身边坐着的年轻人,就是那晚上从天而降,把她从绝望中拉出来的那个人。

        当时钱晓茹就暗暗决定,她一定会好好报答他,谁知道时隔一个月,顾明南又救了她爸。

        钱师傅总算是听明白了,怪不得女儿听见顾明南受伤比自己还着急,原来不是因为他救了爹,而是有别的缘故。

        看了眼低着头,脸颊泛着红晕的女儿,钱师傅忽然有些心酸起来。

        “那你也不能这么明显,明眼人都看出不对劲来了,这事儿得从长计议。”

        骂了一句女儿,钱师傅又说:“阿南这孩子我也喜欢,人品没话说,你要是中意的话,到时候我跟他提一提。”

        “爸——这什么跟什么啊,我就是想报恩。”钱晓茹娇羞的跺了跺脚,捂着脸跑了。

        “哎,女大不中留——”

        另一头,顾三妹等人一走,就虎视眈眈的看着顾明南。

        顾明南压根没有钱晓茹想的那么多敏感心思,他正一个劲的往水果看:“老三,快去看看我师傅带了什么过来,拿一个让我尝尝,一碗粥喝下去我嘴巴都淡出鸟儿来了。”

        顾明西笑盈盈的拿出一个苹果,慢悠悠的开始削皮。

        顾二弟催促道:“别削了,洗一洗我直接啃就行了。”

        谁知道顾明西削完皮,切成两半,自己跟大哥一人一半,咔嚓咔嚓吃的很香。

        “别瞪我啊,是医生说你现在只能吃流食。”

        顾二弟躺在那儿,对此无可奈何一脸生无可恋,他能跟三妹吵吵,但没瞧见大哥都默认了,他还能怎么办。

        顾明东三俩口解决了苹果,笑道:“行了,别逗他了,到时候伤口真崩可就糟糕了。”

        “等回头你可以正常吃东西了,想吃什么尽管开口,我让四妹给你做。”

        “听见没有,别整天气我。”顾二弟立刻拿起鸡毛当令牌。

        顾三妹冷哼一声,凑过去问:“老二,你跟我说实话,刚才那个晓茹姐是你什么人?”

        刚才那眼神,那脸色,那神态,怎么看都不对劲。

        顾二弟嗤笑道:“老三你不行啊,脾气大也就罢了,脑子还不好,刚才钱师傅不是说了吗,那是他女儿。”

        “我不是这个意思。”顾三妹强调道,“我是问你跟她什么关系。”

        顾二弟奇怪道:“她是我师父的女儿,你这怎么听不懂人话了,傻了?”

        两人一问一答,压根不在一个频道上。

        顾三妹翻了个白眼:“顾老二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人家明明就认识你,你就装吧。”

        顾二弟嫌弃的推开她:“她认识我很奇怪吗,钱师傅回家肯定提起过我,她不知道才奇怪吧。”

        “不是这个认识,是……”顾三妹想跟他仔细说说。

        顾明东却制止了她:“三妹,算了,让老二好好休息。”

        “但是钱晓茹……”顾三妹觉得她好不容易看到二嫂的影子了,为了他们家老二别一辈子打光棍,也得努力一下。

        顾明东却说:“有些事情要顺其自然。”

        顾三妹一听觉得也是,就老二这么气死人的性子,万一钱晓茹喜欢了一段时间,忽然发现是自己瞎了眼又不喜欢了呢?

        还是别告诉老二了,免得他知道自己有人喜欢,尾巴都会翘上天。

        有了这么一个插曲,顾三妹回家的时间就晚了一些。

        殊不知昨天苗涛涛急急忙忙的来送信,大晚上的钱师傅又来跑了一趟,顾明东一去不回,第二天顾三妹也带着大包小包的离开了。

        落到生产队社员的眼里,这就是顾明南出大事儿了。

        虽然从钱师傅口中知道,顾明南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但顾四妹没见着人,心里头依旧担心的不行,连带着人都无精打采的。

        双胞胎和顾芸也不出去玩了,就在家里头陪着她。

        顾四妹见孩子们都满脸担心,倒是打起精神来:“放心吧,钱师傅都说了二叔没事,治好了就能回家了。”

        顾亮星抬头说:“等二叔回来,我再也不跟他抢红烧肉吃了。”

        “我攒的点心都可以给他吃。”顾亮晨也说道。

        就连见顾明南机会不多的顾芸也比了比担心的手势。

        顾四妹心头一暖,摸了摸他们的小脑袋:“行啦,你们别待在家里瞎担心,出去玩吧。”

        “我们不去玩,帮四姑做事情。”双胞胎却异常懂事。

        顾四妹怕他们待在自己身边反倒是胡思乱想,便说:“最近天冷了,家里头的鸡下蛋都没那么勤快了,要不你们去挖一点蚯蚓回来喂。”

        双胞胎这才点了点头,拎着小竹篓,带着顾芸出发了。

        顾四妹等他们走了才叹了口气,心底盼着大哥和三姐快回来,至少能送了口信回来。

        也不知道二哥受伤的重不重,不过既然流血了,肯定得好好补补才是,家里头倒是还有肉,红糖也有,等他回家可以多吃点补血。

        听说红枣最补血,他们年货里头没买红枣,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买到。

        顾四妹正琢磨着各种补血补身的东西,忽然听见外头有人再喊。

        “小北,你家双胞胎跟刘家的小子打起来啦。”

        顾明北一听,连忙跑出去。

        等她跑到地方,只见双胞胎跟刘家的几个孩子打成一团,刘家的孩子更多,年纪也大一些,但双胞胎打起架来虎虎生风。

        顾芸一边哭,但要是刘家的人占了上风,她就冲过去使劲抓使劲咬。

        “阿星阿晨!”顾明北急得直叫。

        好不容易把孩子们分开,双胞胎脸上都挂彩了。

        顾明北心疼的不行,连忙蹲下来检查他们哪里受了伤。

        偏偏这时候刘家人也过来了,打头的就是瘪老刘的大媳妇:“哎呦喂,你们家双胞胎怎么下手这么狠啊,瞧把我儿子打的。”

        顾明北向来是个和气的性子,但这会儿也冷了脸:“嫂子你好好看看清楚,你们家五个孩子,每一个都比我家阿星阿晨年纪大,以大欺小算什么本事。”

        刘家孩子最大的一个,个头都能比得上顾明北了,在乡下算半大小伙子。

        “什么叫以大欺小,小孩子打打闹闹不很正常,再说了你家双胞胎跟狼崽子似的,逮着人就乱咬,你看看把我儿子的耳朵都差点咬下来了。”

        刘家媳妇暗骂儿子侄子太没用,这么多人打两个小的,居然还能打成这样。

        这时候顾亮星扯着嗓子喊道:“是他先骂我二叔我才打他的。”

        顾明北脸色一变:“小星,告诉四姑,他骂你二叔什么了?”

        顾亮星吸着鼻子喊:“他说二叔受了重伤肯定要死了,以后我们家就只剩下一个工人。”

        这话一听就知道大人说话,被小孩子学了去,围观的社员纷纷看向瘪老刘媳妇。

        她脸色一沉,装模作样的打着儿子屁股:“我让你瞎胡说,别人家的事情要你多嘴。”

        顾明北握紧了拳头,冷喝道:“我二哥是受了伤,但只是轻伤,他过几天就回来了。”

        “你二哥怎么样管我们什么事情,都是孩子瞎说,你也别往心里去。”

        顾明北却冷声道:“我二哥怎么样确实不用你们管,但再让我听见谁在背后咒我二哥死,我可不管是不是要过年,从今天开始就堵着那家的门骂到明年。”

        说完一拉双胞胎:“走,我们回家去。”

        “这种大人没口德,小孩没教养的人家,以后别跟他们玩。”

        一大三小,相互拉着手转身走了。

        瘪老刘媳妇气得发抖:“你们听听,你们听听,她这是在威胁我,什么玩意儿。”

        “老刘家的,你也积点口德,阿南好好的没事你瞎说什么。”

        瘪老刘媳妇骂道:“谁知道有事没事,再说我说几句怎么了,他又不会掉一块肉。”

        说完还强词夺理道:“我好歹也算长辈,顾家丫头可是指着我鼻子骂,到底是有娘生没娘教……”

        顾明北停下脚步,握紧了拳头,转身就想冲回去。

        “你给我闭嘴!”这时一声厉喝传来,却见顾三婶如同一只老虎一般冲了过来,照着她就是两个大耳瓜子,“合伙儿欺负孩子,你当我老顾家没人了是不是?”

        “你,你敢打我?”

        “打你就打你,再嘴贱我继续打。”

        顾三婶一出,那魁梧的身躯让瘪老刘的媳妇微微一颤,再看后头虎视眈眈的顾家兄弟,骂骂咧咧的拽着儿子走了。

        顾三婶这才罢休,走过去看了眼顾明北:“以后遇到这种事情就喊一声婶子,你年纪小,跟这些不要脸的婆娘吵架丢分子。”

        顾明北嗯了一声,说了声谢谢三婶。

        顾三婶笑道:“都是一家人,你二哥身体没事吧?”

        “真的没事,钱师傅都说了,养好伤就能回来。”

        “那就好,那就好。”顾三婶听了,心底也松了口气。

        顾明北怕又闹出什么事情,带着双胞胎和顾芸回家去了。

        双胞胎却气哼哼的,嘀咕道:“他们肯定是羡慕我家吃的好,过得好。”

        “咱爸在他们不敢,爸不在他们就说酸话,背着爸爸不知道说了多少坏话。”

        “居然还敢咒二叔死,难道就这么放过他们?”

        双胞胎对视一眼,眼睛滴溜溜打转,两个人很默契的想偷溜出去。

        一直关注着他们的顾芸立刻发现了,哒哒哒跟上去。

        双胞胎比了个嘘的手势,顾芸比划着自己也得一起去才行。

        双胞胎对视一眼,十分无奈,只得把她一起带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顾驴子的官配来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94086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