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93章 小滑头

第93章 小滑头


刘家媳妇扯着儿子的耳朵回到家,  一路还在骂骂咧咧:“你说你有什么用,这么大人了,连两个小孩都打不过。”

        她儿子辩解道:“顾亮星顾亮晨虽然比我小,但他们力气可大了。”

        刘家媳妇见他还敢顶嘴,  更生气了:“你还有脸了是不是,  打不过别人还害得我跟着丢人,  他几岁你几岁,这几年饭都白吃了。”

        她才不信双胞胎的力气能有多大。

        “你挨打跟我有啥关系……”

        “再顶嘴!”刘家媳妇有气没处撒,作势要打,  小孩赶紧撒丫子跑了。

        “老大家的,  你骂骂咧咧做什么呢,闲着没事就把家里头的活儿干了,整天就知道游手好闲,眼睛里就没活儿。”

        一物降一物,  外面的动静能当做听不见看不见,  这会儿瞧见媳妇要打孙子,  这当婆婆的倒是坐不住了。

        “我孙子挨了打,  你这个当妈的不护着点,还有脸怪到他头上来,你说你这个当妈的有什么用,  有这个说闲话的功夫,  还不如多花点力气干活。”

        被婆婆骂了几句,刘家媳妇更憋屈了,  心底暗道要不是为了老顾家跟公爹抢大队长的事情,  她至于跟老顾家干上吗。

        当婆婆的搂着孙子心肝宝贝的疼,  却半句话不说出门找公道,  也是个窝里横的。

        不敢跟婆婆呛声,  刘家媳妇气鼓鼓的开始干活,摔摔打打的又被骂了几句。

        刘家媳妇只觉得到处不顺心,去年怀着孩子丢了养猪的活儿,只得下地干重活,累得孩子都早产出生。

        偏偏家里头婆婆和男人都不是体贴的,她说老顾家的闲话是为什么,还不是为了老刘家。

        越想越气,刘家媳妇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说闲话怎么了,死老太婆自己在家不也在说,现在出了事都怪我头上。”

        “老顾家倒霉的时候比谁都高兴,别人骂上门来就都推给我。”

        “还有老顾家那臭丫头居然敢骂我,有娘生没娘养的,指不定都嫁不出去,最好他们家老二死在医院别回来了……啊!”

        伴随着响彻云霄的尖叫声,刘家媳妇脚底一滑,直接从茅厕跌了下去。

        一时间臭味熏天。

        “又怎么了?”刚安慰好孙子的婆婆跑出来一看,立刻捂住了口鼻。

        “妈,快拉我一把。”刘家媳妇哭着喊道,一开口却更糟,在里头哭也不是吐也不是。

        “这,这我怎么拉,你自己快点爬出来去洗洗。”

        “这么大人了,上个茅厕还能掉下去,让我怎么说你……”

        隔壁邻居探出头问:“你家咋地啦,我怎么听见你媳妇在叫唤。”

        大队长媳妇还没说话,孙子大声说道:“我妈掉茅坑里啦!”

        邻居顿时幸灾乐祸起来:“哎呦喂,那赶紧把人拉出来啊,屎尿也会淹死人的……”

        说完也没搭把手,转身出去走了一趟,整个生产队都知道大队长家媳妇上茅厕不看路,把自己给摔屎坑里了。

        骂骂咧咧的声音中,只剩下刘家媳妇呕吐的声音。

        不远处的草丛中,双胞胎拉着顾芸蹲守着,确保刘家媳妇踩中碎掉的木板掉下去之后,立刻拉住顾芸的手就跑远了。

        这年头农村用的都是旱厕,上面随便搭两块板子,下面是用来储存粪便的地方,摔下去的结果可想而知。

        跑出去老远,三个孩子才上气不接下气的停下来,不约而同的大笑起来。

        顾亮星昂着头说:“让她再说我家坏话,让她再骂我姑姑,活该。”

        顾芸也跟着笑,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

        报了仇,三个人心情极好,手拉着手往回走,忽然顾亮星提议道:“我们去山涧里采野果吃吧,我知道一个好地方,别人都不知道,那里的果子可甜啦。”

        他说的是之前顾明东带着兄弟俩去过,尝过的那个小山涧。

        说定了这事儿,三个小朋友手拉着手往那边走。

        到了山涧,果然瞧见稀稀拉拉的一片浆果,橙色的浆果挂在枝头,显得分外的美味。

        顾亮星得意的说:“小芸妹妹,这可是我跟弟弟的秘密基地,别人都不知道,我们只带你来。”

        顾芸用力点头。

        她头发长了一些,但还扎不起来,显得整个人越发毛茸茸的可爱。

        顾亮星一开始还担心妹妹一来,就抢走了爸爸,但顾芸来了之后顾明东一视同仁,而且晚上还愿意带着双胞胎睡,兄弟俩很快就尽释前嫌。

        作为长兄,顾亮星很有哥哥架势的说:“这些叶子上有刺儿,你等着,我帮你摘。”

        说完走过去,挑着最红的摘下。

        顾亮晨见大哥和新来的妹妹玩得好,也不觉得孤单,自顾自找到一颗最大的塞进嘴巴,下一刻,他就酸的整张脸皱成了个包子。

        那头,顾亮星献宝似的将几颗又大又红的野果递给顾芸。

        顾芸挑了一颗,下一刻就酸的龇牙咧嘴。

        顾亮星一愣,疑惑的说:“不甜吗?”

        说着一把将剩下的塞进口中,这下可好,酸的他眼泪鼻涕差点一起下来了。

        “怎么会这样,明明去年爸带我们来的时候,这里的野果都可甜可甜了。”

        他哪里知道老爸的金手指,别说只是酸涩一点,就算是一颗种子,顾明东愿意也能给儿子变出好吃的来。

        “呸呸呸,小芸妹妹赶紧吐了吧。”顾亮星后悔了,他应该自己先尝尝的。

        顾芸却已经咽了下去,还比了个好吃的手势,可惜痛苦的眼神出卖了她。

        妹妹这么乖巧懂事,以至于顾亮星都愧疚了,想了想,把自己珍藏的那颗糖掏出来,塞进她口中:“别吃野果了,吃糖吧。”

        顾芸被塞了一口糖,那甜滋滋的味道,让她眉眼都舒展开来。

        顾亮星瞧着她的笑容,自己也跟着高兴起来。

        再一看,就瞧见他弟弟剥开糖纸,直接把一颗糖塞进自己口中。

        “阿晨,分我一半。”顾亮星忙喊道。

        顾亮晨咔嚓一下,装作没听见。

        顾亮星幽怨的看着他:“一点兄弟爱都没有。”

        顾亮晨才不搭理他,背着手就往家里头走了。

        “小小年纪跟个小老头一样,哼,老学爸走路。”顾亮星在后头吐槽弟弟。

        顾芸咔嚓一下,分出半块糖果给顾亮星,后者摆了摆手,一副老大哥的样子:“小芸妹妹自己吃吧,我都吃腻了。”

        顾芸比划了几下,顾亮星坚持道:“我才不要吃女孩子的口水,你自己吃。”

        顾芸只得将糖果塞了回去,心底有些失落,其实她也有分到糖,但那颗糖被她藏起来,偷偷塞给了外公吃,所以现在就没法给大哥了。

        没吃到糖,顾亮星倒是也不失落,一边走一边说:“肯定是野果还没成熟,咱们再过一段时间来,那会儿果子就甜了。”

        顾芸想到那酸得直冲天灵盖的口味,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牙。

        三个孩子正往家走,迎面撞上了郑通。

        双胞胎下意识的一左一右,护住顾芸,提防的看着郑通,拉着她小跑着往前走。

        郑通顿了一下,装作若无其事的往前继续走,眼底却带着几分笑。

        虽然知道外孙女过得不错,但亲眼看见老顾家的儿子带着她一起玩,郑通还是觉得更安心了一些。

        三个孩子看起来关系很好,小芸儿脾气软,也不会被人欺负。

        郑通回到茅草屋,吴巍夫妻正在教女儿认字,没有书本也没有纸笔,他们就在地上写写画画。

        瞧见郑通回来,周子衿连忙涂抹掉地上的文字。

        郑通扫了一眼那遗漏外文,淡淡道:“老头子年纪大了不想管,但你们自己小心点,别把女儿害了。”

        相处了近一年,他们四个人好歹相互了解了不少。

        吴家夫妻知道郑通平时看着神神秘秘,他这么大年纪,干这么重的活儿,吃得也不好,身体却要比他们三都好。

        来到上河村之后,吴巍三个都有个头疼脑热,可郑通却一直健健康康。

        夫妻俩私底下都觉得郑通有些真本事,对他十分客气:“郑叔说的是,我们会注意的。”

        郑通点了点头,哼着歌躺下了。

        吴巍夫妻怕打扰他,三个人声音压得更低的说话,夫妻俩也没敢再教英语,只挑着其他的说了一些。

        吴萱萱不算聪明,但学得很认真。

        过了一会儿,她忽然说了句:“我今天撞见堂……吴梦婷了。”

        吴巍一顿,周子衿冷着脸说:“她没为难你吧?”

        吴萱萱摇了摇头,看了眼郑通的方向,压低声音说:“爸妈,我听见她去跟大队长请假,说要回家探亲呢。”

        吴巍夫妻对视一眼,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吴家老大早就跑出国了,吴梦婷去哪里探亲。

        但以他们现在的处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哪里管得了其他。

        周子衿摸了摸女儿的脑袋,只说:“她的事情跟我们无关,你就当不知道。”

        吴萱萱乖乖的点了点头。

        双胞胎拉着顾芸跑远了,等看不到郑通了才嘱咐道:“刚才那个是臭老九,以后你在生产队看见他,记得离他远一点。”

        谁知道顾芸听了这话,反倒是失落的低下脑袋。

        顾亮星还以为她害怕了,低声说道:“小芸妹妹别害怕,爸爸说了他们不一定是坏人,但要是走得太近会被人说闲话的。”

        可惜听了这话,顾芸也没能开心起来。

        孩子们之间的吵吵闹闹,到底是小风小浪,相比起来顾建国要参加大队长选举这事儿,才是生产队里大人们最关心的。

        老顾家却都顾不上了。

        顾三妹匆匆忙忙的从县医院回到家,进门就说:“小北,你肯定想不到发生了什么。”

        顾四妹见她脸上没有悲伤,先松了口气,忙问道:“什么事情?二哥没事吧?”

        “老二能有什么事儿,生龙活虎还能跟我吵架呢。”顾三妹笑道,“医生说了再住几天观察观察,没大问题就回家养着。”

        顾四妹一颗心总算放下:“那就好。”

        顾三妹又说:“不过老二那边确实是有情况。”

        迎着四妹的眼神,顾三妹神秘兮兮的说:“有个姑娘瞧上我们家老二了。”

        顾四妹一惊,瞪大了眼睛。

        顾三妹立马说:“你也觉得不敢置信是吧?”

        “老二说话那么讨厌,我要不是他亲妹妹早给他套麻袋了,居然还有小姑娘想不开瞧上他了,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顾四妹却为顾老二抱不平了:“三姐,二哥也没这么差。”

        “首先他长得挺好的对吧,人高马大相貌端正,其次二哥也挺上进的,现在还在运输队当临时工,可比生产队其他人强多了。”

        “再说了,二哥有时候是嘴巴坏了点,但他从来不随便欺负人,品行也信得过。”

        “这倒是,我们家的人都长得好,不过老二比不上大哥。”

        “但二哥也不差。”

        顾三妹也觉得顾二弟不算差,但自小吵闹惯了,一时改不过来:“是是是,你家二哥最好。”

        顾四妹笑了一声,又问:“三姐,那个姑娘是谁?你认识吗?”

        “第一次见。不过长得可好看了。”顾三妹评价道,“是钱师傅的女儿,家庭条件肯定也不错,你说她瞧上老二,老二是不是走大运了。”

        顾四妹一听,也觉得十分不错:“那咱们是不是快有二嫂了?”

        顾三妹无奈的耸了耸肩:“没影儿的事,人家姑娘有意思,咱二哥跟愣子似的,压根没看出来。”

        一想到自家二哥的性子,顾四妹也一时无语。

        不过想到以后,她还是有些忧愁的说:“你说二哥结婚后会不会搬出去,那到时候咱们还是一家人吗?”

        “怎么不是了,老二要是敢娶了媳妇就忘了大哥妹妹,看我不锤死他。”

        顾四妹心底还是很想见见钱晓茹,她心底盼着未来的二嫂会是个好相处的,即使二哥结了婚,他们也还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且不说顾三妹知道了双胞胎打架的事情,抄起扫帚冲出去要干架,顾四妹拦都拦不住。

        结果还没到瘪老刘家,就听人说他媳妇掉进茅坑,浑身都是臭味。

        顾三妹没打到人,却出了好大一口恶气,她可不想跟浑身发愁的人干架,赶紧拉着妹妹回家去了。

        却说顾四妹没机会见到钱晓茹,顾明东倒是三天两头能见到。

        顾明南受伤到底严重了一些,还得在医院住一段时间观察观察。

        县医院距离溪源镇路途不近,顾明东索性就没让两个妹妹再过来,自己留在医院照顾。

        因为是人命大事儿,生产队又是农闲的时候,请假倒是容易的很。

        相比起兄弟姐妹的重视,顾二弟自己很不当一回事儿,但凡有人过来看望他,都得拉着人吹嘘自己如何以一敌六,拳打壮汉,脚踢凶徒。

        冷眼旁观这一切的顾明东,觉得自己以前看错了顾二弟,这哪里是倔驴,压根就是演说家驴,以前让他待在上河村真的屈才了。

        听了足足三遍之后,顾明南再开口,顾明东已经很想把他嘴巴粘起来,免得再唠叨。

        偏偏还有人听多少遍都不腻味,托着下巴听得津津有味。

        顾明东咳嗽一声,提醒道:“老二,差不多得了,说得嘴巴都起皮了。”

        前来帮忙照顾“救父恩人”的钱晓茹一听,立刻起身去倒了一杯水,递给顾二弟喝。

        顾二弟咕咚咕咚完,一抹嘴又说:“咱继续说。”

        顾明东捏了捏眉心:“你不累吗?”

        “不累,我们说到哪儿了?”

        顾明东深吸一口气,免得让弟弟在朋友面前丢面子。

        钱晓茹见他神色不好,贴心的问:“阿东大哥,你是不是累了,要不你出去走走歇一歇,这儿有我呢。”

        顾明东看了她一眼,顺势站起来:“好,那我出去走走,待会儿帮你们带饭回来。”

        人刚出门,就听见后头钱晓茹说:“阿南哥你继续说呀,我还想继续听。”

        啧,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就苦了他耳朵都起茧子了。

        离开病房,顾明东觉得呼吸都顺畅了一些。

        左右不急着回去,顾明东索性打算在长河县逛一逛。

        长河县虽然比溪源镇大一些,但比起黛山市却差远了,看起来就是大一点的溪源镇。

        不过长河的位置特殊,这边有很多矿场,来来往往的工人也很多。

        顾明东溜达了一圈,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打算买了饭菜回去。

        谁知还没走进国营大饭店,他就瞧见两个熟悉的身影。

        钱知一和吴梦婷?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顾明东皱了皱眉,不露声色的跟了上去。

        之前知青们请假回乡的时候,这两位号称离家太远,来回不方便,可是都没请假,怎么会出现在长河县?

        钱知一与吴梦婷并肩走着,两个人的距离不算太亲密,毕竟这里不是上河村,他们得注意影响,免得一个闹不好被抓典型。

        绕过好几条小路,钱知一才停下脚步,嘱咐道:“梦婷,待会儿到了地方你别说话,二叔之前说过,不准我带其他人过来。”

        吴梦婷立刻乖巧的点头答应下来:“知一哥哥放心吧,我肯定不插嘴。”

        钱知一这才满意的笑了笑。

        自从被周子衿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吴梦婷倒是学乖了,这段时间按下了其他的小心思,一门心思扑到钱知一身上。

        两人原本就有几分青梅竹马的情谊,吴梦婷最知道钱知一喜欢什么样的姑娘,感情自然蒸蒸日上。

        之前知青们请假返乡探亲,吴梦婷也鼓动着钱知一回去,谁知道后者一口回绝了。

        这时候吴梦婷便猜到,京城的钱家情况恐怕也不大好。

        谁知道前两天,钱知一忽然接到一封信,当下就要去跟瘪老刘请假“探亲”,吴梦婷意识到不对劲,自然不肯放他一个人走。

        一番痴缠,钱知一终于答应让她一起来。

        只是没想到钱知一带着她坐上了客车,没回北京,反倒是兜兜转转到了长河县。

        吴梦婷心底很惊讶,这是她第一次来长河县,心底有一种努力多年,终于隐约窥见了钱家隐藏的秘密的窃喜。

        到了门外,钱知一下意识的整理了一下衣襟,才扣响木门。

        木门打开,开门的是个四十出头的男人,面色焦黄,看着有些憔悴,他看清门口的两人就皱了眉头。

        “三叔。”钱知一讨好的叫道。

        “钱三叔。”吴梦婷也露出讨好的笑容。

        钱三叔脸色却不太好看,让他们进去之后,便不客气的说:“你怎么把她带来了?”

        吴梦婷脸色一顿,一脸委屈凄然欲泣。

        钱知一握住她的手,低声说了句:“三叔,梦婷陪我一起下乡,我们是最坚定的伙伴。”

        钱三叔却嗤笑一声,淡淡道:“你跟我进来。”

        “你在外面等着。”

        说完直接带着钱知一进了屋,一进门就冷笑道:“你是不是傻,吴家什么货色你不知道吗?”

        钱知一有些不知所措:“可是我爸跟吴叔叔不是好朋友吗,以前……”

        “那是以前,不是现在。”钱三叔冷声道,“姓吴的全家都跑了,就把这么个小丫头留在国内,谁知道他们打着什么主意。”

        他显然是十分信不过吴家,焦躁的在屋内转了几个圈,又问:“地图的事情你告诉她了没有?”

        钱知一连忙道:“没有,我爸交待过就算是妻子儿子也不能说。”

        钱三叔这才微微放心,吐出一口气说:“知一,三叔在这里待几天就得走,不然被发现了会牵连到你。”

        “三叔,我爸怎么样了,家里头难道就真的——”钱知一担心的问道。

        钱三叔叹了口气,只说了句:“家里的事情你别管,你爸心里头有数,不至于伤筋动骨。”

        话虽如此,钱知一却不能安心,如果没到伤筋动骨的程度,为什么连给他的资助都停了,而且当初送他下乡,用的也是别的身份,是不是他爸早有预料。

        钱三叔不提家里,又问道:“你发现什么没有?”

        钱知一摇了摇头:“下乡之后我天天在那个村子附近转,但什么都没发现。”

        “三叔,这个地图是真的吗?”

        钱三叔拧起眉头:“地图肯定是真的,这点我可以保证。”

        地图?躲在暗处的顾明东大为震惊,在原主的记忆中,钱知一和吴梦婷在上河村待了好多年,但从没听说过他们在找什么东西。

        如今想想确实是异常,钱知一这般有大背景的人,为什么会选择来上河村。

        起河塘找到的黑珍珠,后山樟树下藏着的大箱子,顾明东脑中闪过什么,一条线隐约可见。

        如果他的猜测是真的,那么在原主死去之后,钱知一找到了吗?

        他很想听清楚他们到底在找什么。

        钱知一犹犹豫豫的说道:“三叔,就算那地方藏着什么宝贝,可现在世道都这样了,咱们就算找到了又能怎么样,说不定拿出来都是罪过。”

        “你知道什么,那可不是普通的宝贝。”钱三叔下意识的说道。

        钱知一追问道:“那到底是什么?值得我爸大费周章的送我过来。”

        钱三叔却没告诉他:“你别管,知一,你记住只要能找到那样东西,别说眼前这点风浪,就算是惊涛骇浪都不用怕。”

        钱知一听着这话,心底越发狐疑,暗道能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钱三叔又交代了几句,将准备好的钱和票递给他:“你在乡下也不容易,自己照顾着自己一些,放心吧,等你爸那边的麻烦解决就没事了。”

        临了,钱三叔还是对吴梦婷不放心,低声劝了句:“吴家的人心思太多,知道的也太多了,你不要因为女色误事。”

        钱知一想为吴梦婷辩解几句,但想起她设计陷害吴巍夫妻的事情,顿时又觉得没有必要。

        “三叔,还有件事,梦婷的三叔吴巍和周子衿在我们生产队。”

        钱三叔微微皱眉,随后又说:“吴巍和周子衿就是普通人,你不需要担心。”

        甚至还说了句:“这场浩劫不会持续太久,他们夫妻也是人才,你能照顾一二将来或许还算一条人脉。”

        钱知一张了张嘴,没说因为吴梦婷的关系,双方都已经闹成了视同陌路。

        叔侄俩说完话,钱三叔使了个眼色,飞快走过去打开门。

        却见吴梦婷还站在院子里,压根不像他以为的那样会偷听,钱三叔见状脸色好转了一些。

        “梦婷丫头,既然你们一道儿来了,那就相互照顾,好好过日子吧。”

        钱三叔说道。

        吴梦婷自然是笑盈盈的应下了。

        但等两人走出门,吴梦婷便含着泪问:“知一,你三叔是不是不喜欢我?”

        “怎么会,我三叔就是天生的冷脸,你别想太多了。”钱知一安慰道。

        吴梦婷抿了抿嘴,低声道:“我知道自己是个拖累,但我对你是真心实意的。”

        钱知一握住她的手:“我相信你,走吧,这段时间委屈你了,我三叔给了不少钱和票子,往后我们不用省吃俭用了。”

        听见这话,吴梦婷也露出笑容来。

        藏在暗处的顾明东看着这一幕,眼神微微一黯,他并未跟上钱知一和吴梦婷,反倒是观察着屋子里的人。

        送走了侄子,钱三叔叹了口气,心底还是不放心。

        但是没办法,除了钱知一之外,他们钱家没有其他适合做这件事的人。

        这是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地图,如果干等着动乱结束,那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钱家也是担心多事之秋,左等生变,才会狠心将嫡长子送过来,可惜钱知一在这儿待了一年,愣是半点线索都没找到。

        钱三叔捏了捏眉心,怀疑杜家人是不是隐瞒了什么。

        想到这里,钱三叔从行李箱最底下翻出一个盒子来,那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熏香用的香炉。

        钱三叔小心翼翼的打开,脸上带着慎重。

        屋内黑暗的光线下,似乎有影影绰绰的光点在香炉中浮动。

        藏在暗处的顾明东却浑身一震,只因为在香炉被打开的第一时间,异能便迫不及待的摇摆起来。

        从郑通手中得到那颗舍利子之后,顾明东便想着寻找这东西,谁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就在顾明东闪神的那么几个瞬间,钱三叔狠了狠心,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头。

        一滴指尖血低落进香炉。

        鲜红的血液触碰到舍利子,如同油星落到了火炭上,飞快的爆发出花火来。

        无数条触手从火炭上蔓延而出,就像一只怪物挥舞着自己的触手。

        顾明东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他吸收过许多颗舍利子,除了第一次触不及防,身体被异能在短时间内优化造成了巨大的疼痛,随后几次都是舒服大于疼痛。

        不管是舍利子还是能量珠,里头蕴含的能量都是十分温和的存在,怎么会跟深海怪物一样,散发着不详气息。

        如果说曾经他吸收的力量是温暖的阳光,那此刻感受到的便是阴暗的毒液。

        顾明东皱了皱眉,一瞬间几乎以为异能判断错误,香炉里头藏着的压根不是舍利子。

        与顾明东的疑惑和警惕不同,钱三叔脸上满是热切,他紧紧的盯着那个香炉不放,似乎眼前的就是稀世珍宝。

        许久,血液燃烧殆尽,香炉又恢复了平静。

        钱三叔松了口气,将香炉盖上,低声道:“知一,你可一定要争气啊。”

        而他自己此刻的脸色,却比方才还要憔悴衰老许多,有一种精神气随着那一滴精血全部被燃烧殆尽的感觉。

        刚离开院子的钱知一,却忽然心有所感,下意识的捂住心口。

        吴梦婷不明所以的问道:“知一哥哥,怎么了?”

        钱知一眼底发现弧光,带着跃跃欲试,却强压住:“没什么,梦婷,我有些累了,我们赶紧回去吧。”

        吴梦婷抿了抿嘴,暗道方才不是说要去供销社吗?

        但她心知钱三叔对自己的不喜欢,到底没敢反对。

        钱知一却压根顾不得她的脸色,他只想赶紧回到上河村,却试试看心底那个忽然冒出来的猜测。

        顾明东皱了皱眉,不管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他是一定要拿到手的。

        心思一转,顾明东计上心头。

        钱三叔一直待在屋子里没出去,打算等到天黑就走,免得节外生枝。

        谁知没多久,门外传来一阵激烈的敲门声。

        钱三叔眉头一皱,听声音便知道不可能是钱知一回来了,他忙将香炉藏起来,转身出去开门。

        门一开,几个红袖章就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

        而屋内,那个被他藏在最底下的香炉,却已经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不提钱三叔如何费尽口舌才摆脱麻烦,连夜离开了长河县,到了地方之后却发现香炉不翼而飞,心底如何的震惊和愤怒。

        这边顾明东看着手心那巴掌大的香炉,眼底带着谨慎。

        他小心翼翼的打开盖子,出乎预料,香炉完全没有反应。

        顾明东皱了皱眉,凑过去看了一眼,香炉里头除了一颗暗黑色的石头之外,什么都没有。

        这时候异能迫不及待的挥舞着小藤蔓,一副饥不择食的架势。

        顾明东啪嗒一下把它拍开:“还真是什么都敢吃,你也不怕吃坏肚子。”

        异能十分不服气的想再次尝试,但每一次都被顾明东强行镇压,最后奄耷耷的回到了他胸口,闹脾气似的藏起来不动弹了。

        将香炉收起,顾明东随便买了点吃的才回到医院。

        顾二弟的一群工友已经回去了,只有钱晓茹还在旁边陪着他。

        顾明东到的时候,就听见自家傻瓜二弟在说:“晓茹你先回去吧,我现在都能下床走动了,能自己照顾自己。”

        “阿东大哥还没回来,我还是待会儿再走吧。”钱晓茹说。

        顾明南却说:“不是,你留这儿也没用啊,咱俩都没啥话可说。”

        钱晓茹顿时有些懊恼起来,拎着袋子就说:“那我走了。”

        “走吧走吧,明天也别来了,你老过来看我做什么。”顾明南还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钱晓茹气鼓鼓的朝着门口走去。

        谁知刚到门口就瞧见顾明东,钱晓茹下意识的有些不好意思。

        瞧见大哥回来,顾二弟便开口喊:“大哥,你可算回来了,我饿得都快自己爬出去买吃的了,你给我带了什么?”

        “面条?我最爱吃面条了,真好吃。”

        “你有啥是不爱吃的吗?”顾明东打趣道。

        “那可多了,食堂的饭菜我就不爱吃,比咱家的差远了。”

        顾明南也就抱怨喊了一句,谁知顾明东顺口就说:“既然想念家里头的饭菜,你看起来也好得差不多了,我去帮你办理出院吧。”

        顾二弟一愣,随即狂喜:“真的,我就说早没事了,就你不答应偏要让我多住几天。”

        倒是钱晓茹担心的问:“阿东大哥,阿南毕竟流了那么多血,要不要再多住几天。”

        “你还没走呢,赶紧走吧,不然天黑了一个女孩危险。”顾二弟连忙喊道。

        钱晓茹心底有些感动,还没说话,就听顾二弟继续说:“大哥你可千万别听她的,我好着呢,现在就能出院。”

        “你看他活蹦乱跳像是有事吗?”顾明东又说道,“我问过医生,阿南伤口恢复的不错,回家休养也是可以的,而且家里头吃住更方便。”

        顾二弟已经躺够了,连忙支持:“对对对,回家让三妹四妹给我做好吃的,到时候我肯定好的更快。”

        钱晓茹抿了抿嘴,暗道回家之后,自己就不方便过去探望了。

        可惜顾明东顾明南兄弟都没在意她的那点小女儿心思,顾明东出去走了一趟,回来就带着弟弟出院了。

        到底担心伤口会崩开,到了溪源镇,顾明东还特意去问孙涛借了车,载着弟弟回到了家。

        这头顾明南回到家,差点大喊我胡汉三回来了,顾四妹更是忙不迭的要杀鸡给他炖汤,又被侄子侄女围着,弄得老顾家热闹非凡。

        那头顾明东却丢下刚回到家的弟弟,一路直奔郑通,连晚上都等不及。

        “老先生,我有一样怪东西请你看看。”

        郑通看见那香炉,脸色顿时大变。点吃的才回到医院。

        顾二弟的一群工友已经回去了,只有钱晓茹还在旁边陪着他。

        顾明东到的时候,就听见自家傻瓜二弟在说:“晓茹你先回去吧,我现在都能下床走动了,能自己照顾自己。”

        “阿东大哥还没回来,我还是待会儿再走吧。”钱晓茹说。

        顾明南却说:“不是,你留这儿也没用啊,咱俩都没啥话可说。”

        钱晓茹顿时有些懊恼起来,拎着袋子就说:“那我走了。”

        “走吧走吧,明天也别来了,你老过来看我做什么。”顾明南还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钱晓茹气鼓鼓的朝着门口走去。

        谁知刚到门口就瞧见顾明东,钱晓茹下意识的有些不好意思。

        瞧见大哥回来,顾二弟便开口喊:“大哥,你可算回来了,我饿得都快自己爬出去买吃的了,你给我带了什么?”

        “面条?我最爱吃面条了,真好吃。”

        “你有啥是不爱吃的吗?”顾明东打趣道。

        “那可多了,食堂的饭菜我就不爱吃,比咱家的差远了。”

        顾明南也就抱怨喊了一句,谁知顾明东顺口就说:“既然想念家里头的饭菜,你看起来也好得差不多了,我去帮你办理出院吧。”

        顾二弟一愣,随即狂喜:“真的,我就说早没事了,就你不答应偏要让我多住几天。”

        倒是钱晓茹担心的问:“阿东大哥,阿南毕竟流了那么多血,要不要再多住几天。”

        “你还没走呢,赶紧走吧,不然天黑了一个女孩危险。”顾二弟连忙喊道。

        钱晓茹心底有些感动,还没说话,就听顾二弟继续说:“大哥你可千万别听她的,我好着呢,现在就能出院。”

        “你看他活蹦乱跳像是有事吗?”顾明东又说道,“我问过医生,阿南伤口恢复的不错,回家休养也是可以的,而且家里头吃住更方便。”

        顾二弟已经躺够了,连忙支持:“对对对,回家让三妹四妹给我做好吃的,到时候我肯定好的更快。”

        钱晓茹抿了抿嘴,暗道回家之后,自己就不方便过去探望了。

        可惜顾明东顾明南兄弟都没在意她的那点小女儿心思,顾明东出去走了一趟,回来就带着弟弟出院了。

        到底担心伤口会崩开,到了溪源镇,顾明东还特意去问孙涛借了车,载着弟弟回到了家。

        这头顾明南回到家,差点大喊我胡汉三回来了,顾四妹更是忙不迭的要杀鸡给他炖汤,又被侄子侄女围着,弄得老顾家热闹非凡。

        那头顾明东却丢下刚回到家的弟弟,一路直奔郑通,连晚上都等不及。

        “老先生,我有一样怪东西请你看看。”

        郑通看见那香炉,脸色顿时大变。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93460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