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100章 真相

第100章 真相


刘家跟白家打成一团,无人注意孙淑梅的离开。

        之前都是艳阳天,但这一天偏偏阴了,孙淑梅从刘家走出来,忽然觉得浑身发冷。

        她并不知道自己黑气缠身,只是从刘家往老顾家走的短短一点路,身体居然变得越来越沉,后背压着大石头一般沉重,大冬天的,竟是眼前一阵阵发黑,猛地朝前跌倒。

        孙淑梅的身体昏昏沉沉,大脑却分外的清醒,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朝下狠狠跌下。

        她惊恐的睁大眼睛,拼命的想自救,四肢却像是完全失去了控制,这一下若是砸实了,只怕不死也得毁容。

        就在孙淑梅闭上眼睛,等待着疼痛来临时,一条手臂将她拦腰抱住。

        顾明东也是在家久等表妹没见着人,忽然之间刘家的黑雾有所异动,这才连忙出来看看。

        谁知道远远的,他就看见孙淑梅浑身黑气缠绕、双目无神的往前走,还未近前就瞧见表妹直挺挺的往下倒,这才快步上前救人。

        顾明东扶住表妹,黑色的雾气就像是遇到了克星,飞快的退散开去,有几率缠绕不去的,愣是被异能暴躁的一一击散。

        “淑梅,怎么样,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顾明东担心的问道,他没想到表妹去隔壁走了一趟,居然就沾惹上了白小花的执念。

        难道白小花的执念,跟直接害死她的刘大柱和刘寡妇无关,反倒是跟孙淑梅有关。

        顾明东想起自己之前的怀疑,白小花穿书之后选择窃取的人生,正是孙淑梅的,是不是正因为这个,白小花死后的执念才会缠住孙淑梅。

        这真是死性不改。

        黑气退散,孙淑梅整个人清醒过来,她眼底还带着几分惊恐“我,我也不知道刚才怎么了,忽然眼前就一阵阵发黑。”

        一想起方才身体完全不受控的事情,孙淑梅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

        明明是大白天,她还穿着厚实的新棉袄,却觉得心底一阵阵发凉,就像暗处有一双眼睛嫉恨的盯着自己,一直到表哥出现,这种错觉才消失。

        顾明东心底清楚,只安慰道“是不是知道消息太伤心,悲伤过度所以才这样”

        他选择了隐瞒真相,毕竟告诉了孙淑梅,除了让她伤心难过之外,也不好解释自己为什么知道,毕竟那些都是封建迷信。

        孙淑梅心有余悸,总觉得不是这个,但又想不出别的原因“可能吧,虽然我跟小花已经好久不走动了,但毕竟是许多年的朋友了,没想到她忽然就走了。”

        顾明东拍了拍她的肩头,驱散了最后一丝黑气“生死有命,走吧,去家里歇一会儿。”

        若是孙淑梅知道白小花死了还不放过她,怕是真的要伤心了。

        孙淑梅点了点头,安慰自己就是这个原因,跟着去了老顾家。

        安全的将孙淑梅带回家中,顾明东才松了口气,心底却对那黑雾警惕起来。

        这可不像郑通说的那般无害,黑气竟然能选择性的攻击孙淑梅,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这一次表妹福祸难料。

        虽然不至于直接要命,但这黑雾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会带来什么坏处很难说。

        纠缠着孙淑梅的黑气被解决,她的脸色却还有些恍惚不安,顾明东不放心她这么回去,索性把人留下来多住一晚。

        等晚上他解决了那东西,孙淑梅也就安全了。

        孙淑梅是不想给表哥一家添麻烦的,但耐不住顾明东开了口,顾四妹也使劲的劝,又有双胞胎抱着她的腿说话,到底是点头答应了。

        想起白天的时候,孙淑梅心底也有些后怕,总觉得待在表哥身边更安心一些,虽然这是错觉,但孙淑梅还是选择留下来。

        等到傍晚时分,顾三妹从镇上回来了,手里头还提着两个篮子。

        进门就说“上头也太小气了,过年就给发这么点东西。”

        顾四妹探头一看,回收站只发了一袋陈米,拎着顶多十斤,两包番薯干,面积不小价值不大,确实是很简陋,但还是安慰道“三姐,这都是白来的东西,也不错了。”

        顾明南靠在椅子上也说“你好歹拿到了,我这一受伤,不知道年礼还会不会给我留着。”

        顾三妹一想也是,这要是换到半年前,她都不敢想自己还能白拿东西,这么一想,心情顿时好了许多,也不羡慕别的福利号的工厂了。

        正巧孙淑梅从屋里头出来,见状也安慰道“这是因为你刚去上班,等转正后福利就会好很多。”

        不过废品回收站的工作,福利再好也就那样了,跟饼干厂肯定是不能比的。

        孙淑梅还是新人,进饼干厂前后才多久,年礼就发了两大盒饼干和一桶油,虽然是自家工厂产的,但这东西不管是送人还是自己吃都是极好的。

        这也是为什么人人都想去好地方,类似饼干厂、运输队这样福利好的单位,逢年过节发的东西就够别人眼红的。

        顾三妹只能安慰自己“哎,也是,好歹是白拿的。”

        孙淑梅没提自己的年礼,怕打击表妹,反倒是说“垃圾站多闲啊,你明天就不用去上班了,我们得干到年三十才有得休息。”

        今天她能过来,还是特意找人换了班,明天就得起大早去上班。

        顾三妹一听也点头“那倒是,总不能好处都让我占了。”

        抱怨完年礼,顾三妹往外看了一眼,拉着孙淑梅问“表姐,你去看过了吗”

        孙淑梅点了点头,心情有些低落。

        不提还好,一想起白小花死后青白的肤色,一股说不出的难受就浮上心头。

        顾三妹伸手抱住她,安慰道“表姐,如果你难过的话就哭出来,哭完了心里就好受了。”

        孙淑梅觉得心里头压着事情,沉甸甸的,却又哭不出来,最后只是摇头“我只是觉得太突然了,忽然之间,好好的人就没了。”

        顾三妹也忍不住说了句“都说女人生孩子要进鬼门关,这听着都让人害怕。”

        就连顾四妹也心有余悸“大嫂那时候不就是因为生孩子落下了病根,一直没好所以后来才”

        话音刚落,她就意识到自己不该提起已经过世的人,连忙看向顾明东。

        顾明东倒是无所谓,反倒是顾明南知道根底,心底不痛快的抬头喊了一句“哪个女人不生孩子,那是她们自己倒霉。”

        大嫂是生孩子落下病根,但这事儿跟他大哥可没关系。

        方才四妹这么说,岂不是把他大哥跟隔壁刘大柱混为一谈,这让顾明南很是为大哥委屈。

        顾四妹讷讷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顾四妹说着,心底很懊悔方才说话没过脑子,倒像是谴责自家大哥似的。

        顾老二老跟三妹吵架,但鲜少跟四妹起争执,这会儿梗着脖子又要说她。

        顾明东忽然伸手按了按他的后颈,顾老二一个激灵,一肚子气被戳破了。

        顾明东瞧着忿忿不平的弟弟,再看懊悔愧疚的妹妹,开口道“三个妹妹说的没错,女人生孩子太危险,一个闹不好就得出人命。”

        “所以淑梅、三妹、四妹,你们要记住,以后要么不生孩子,但凡生孩子自己就得当心,别只想着孩子,多紧着自己的身体,该去大医院就去大医院,该开刀剖腹产就剖,不能因为几个钱就丢了性命。”

        时代的局限性决定了,这年头大部分女人都是要生孩子的,不生别提婆家,她本身都不一定能接受。

        顾明东没想着超越时代背景,劝几个妹妹都一辈子单身不育,但还是想让她们把生产的危险性降到最低。

        “孩子可以再生,命没了,就真的什么都没了。”顾明东说道。

        这话让三个姑娘都一愣,孙淑梅早就到了婚嫁的年龄,顾三妹也不算小了,顾四妹年龄小,但她早熟。

        听完大哥的话,她们心底满是感动。

        孙淑梅更是说道“表哥说得对,哎,我都不想嫁人了,要是嫁给隔壁那样的人家,不把产妇的性命当命,那不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顾明东笑着说道“所以嫁人之前要睁大眼睛看看清楚对方是人是鬼,要真遇上隔壁那样的咱也不怕,现在新社会了,能离婚。”

        “离婚”三个女孩又瞪圆了眼睛。

        离婚两个字,对于现在的人而言还是天方夜谭,除非是划清界限的成分人家,否则都是打死不离婚。

        顾明东却说“遇上个人渣,不离婚岂不是被耽误一辈子。”

        孙淑梅若有所思,顾三妹却说“真离婚了还不得被人指指点点。”

        顾明东反问道“只要自己过得好,别人的指指点点算什么”

        见三个女孩陷入沉思,顾明东笑着说了句“你们也不小了,大哥不管你们找什么对象,嫁什么人家,但自己得想好,万一受了委屈尽管回家告诉我,大哥帮你们撑腰。”

        顾三妹露出灿烂的笑容,走过来抱住他胳膊,靠在他肩头说“还是大哥对我们好。”

        顾明南不乐意了“我哪儿对你不好了,有人欺负你,那我肯定也得打上门去。”

        “哼,你个老封建,年纪不大,一点都不比大哥开明,满脑子封建思想。”顾三妹吐槽道。

        “我哪儿封建了”顾明南不认这话,他觉得自己哪儿哪儿都好,就比大哥差一点。

        顾明东笑了笑,站在妹妹这边,还对二弟说“阿南也得记住,将来你娶了媳妇就得对人家好一辈子,要让我知道你亏待自家老婆孩子,看我不揍死你。”

        顾明南忙道“娶进门的媳妇那就是自家人了,我怎么可能会亏待自家人。”

        心底还想着,他要找媳妇的话,肯定得找温柔贤惠还漂亮的,绝对不找顾老三这么凶的。

        这么想着,顾明南心底忽然闪过钱晓茹娇俏的模样。

        顾明南连忙打散这个想法,钱晓茹是钱师傅的女儿,那就是他妹子,想不得想不得。

        被这么一打岔,孙淑梅的心情也没那么低落了,吃完饭就早早的进了屋,跟两个表妹说着悄悄话。

        隔壁陆陆续续还传来哭闹的声音,白家白天大闹了一场,最后还是瘪老刘逼不得已的出面,好歹是止住了他们吵闹,没闹出更大的笑话来。

        只是两家是彻底的撕开了脸面,白家虽然留下来送女儿上山,却再不肯跟刘家多说一句话,看一眼都嫌恶心。

        刘寡妇刘大柱也做得出来,连白家几个人的饭菜都不准备,弄得刘家的亲戚都看不下去。

        白家也是硬气,转身出门问生产队其他人家买了点吃的,愣是把刘家的所作所为宣扬出去,如今整个生产队都知道老刘家不舍得给媳妇花钱,结果白小花难产死了不说,人家娘家上门吊唁,竟是连口饭都不给吃。

        这样的人家,以后谁还敢再嫁。

        刘寡妇气得跳脚,却也无可奈何,白家人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留。

        瘪老刘是个要面子的,劝不动黑了心的刘大柱,最后到底是他掏了钱,好歹为白小花准备了一个薄皮棺材,至少没让她直接裹着席子上山。

        也幸亏瘪老刘出了这份钱,不然白家要是知道刘大柱的打算,非得再打一场不可。

        夜幕降临,原本说着悄悄话的三姐妹也陷入了熟睡,双胞胎已经睡得四仰八叉,咂摸着嘴巴回味着晚餐。

        顾明东帮双胞胎盖好被子,确定隔壁的弟弟妹妹都睡熟了,这才起身穿好衣服。

        悄无声息的开门出去,寒冬的冷气扑面而来,却不及远处的黑雾十分之一。

        顾明东选了个极为隐蔽,却最靠近刘家的小山坡,盘坐下来。

        刘家还点着灯守夜,这年头不兴烧纸,只隐约听见白母等人的啜泣声音。

        刘寡妇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在旁边听着也难受,好歹帮他们烧了点热水,只可惜白家人压根不领情。

        “猫哭耗子假慈悲,做戏给谁看。”白母唾了一口。

        刘寡妇眉头一皱,却没当场发作,反倒是转身进了屋。

        却见刘大柱居然就那么大喇喇的躺在白小花死去的那张床上,甚至还嫌弃被掀去了垫子的床不够暖和。

        “妈,你去给我弄一床垫子过来,这么躺着都膈人。”刘大柱理直气壮的说。

        刘寡妇伸手拍了他一下“你媳妇才刚走,你就算心里头不在意也得装装样子,今天像什么话,再这么下去你的名声可怎么办”

        按照她的意思,既然白家知道了,那他们就好好的招待,左右人真的是大出血死的,就算到了医院到了派出所也不怕。

        可偏偏先打了一场,打完了之后刘寡妇冷静下来,再伸出橄榄枝白家却不接了。

        刘大柱冷哼道“现在你说我有啥用,白天跟他们干架的不是你吗”

        刘寡妇一时语塞,她当时也不知怎么昏了头,偏偏说了那些话。

        母子俩一时无语,刘寡妇看了看这张床,又觉得有些瘆人“要不今晚你去隔壁跟你弟弟妹妹挤一挤,这地方”

        刘大柱却浑不在意“人都死了怕什么,难不成她还能回来找我不成。”

        刘寡妇连忙捂住他的嘴“可不能这么乱说话。”

        刘大柱不耐烦的拨开她的手“咸吃萝卜淡操心,有这闲工夫赶紧给我找一床垫子。”

        刘寡妇只得灰溜溜的出去,他们家穷,哪里还有多余的垫子可用,如果不是白小花死时那一床沾满了血液,刘寡妇也不会舍得放进棺材。

        最后只得先把自己房间的抱过来,打算自己跟两个孩子挤一挤。

        窘迫的生活,让刘寡妇心底的愧疚少了几分,反倒是怪起死去的白小花和白家人来,心底越发觉得他们故意把有病的女儿嫁过来,才害得刘家这么艰难。

        白母悲痛欲绝,瞧见刘家母子竟跟没事儿人似的,该吃吃,该睡睡,顿时更恨了。

        “小花,你要是泉下有知,就睁大眼睛看看自己选了什么货色,你这一辈子就毁在这个畜生手里,你要是能听见就赶紧去阎王爷面前告状,决不能放过这一家子畜生。”

        这可是封建迷信的话,但白家人都没拦着。

        一墙之隔的山坡上,顾明东面露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郑通不知道,他的那颗舍利子早就被消耗一空,只剩下橡皮泥似的黑泥。

        顾明东走这一趟,仗着的依旧是异能,以防万一还把黑泥都取出来带上了。

        坐下之后,异能一冒头,就像是遇到了克星一般横冲直撞,对着黑雾撕咬摔打。

        那劲头,那架势,甚至超过了它遇见舍利子时的激动,一度让顾明东怀疑,是不是这黑气也对异能有什么促进作用。

        事实证明他想多了,异能只是单纯的厌恶这黑气,抓住之后一阵捣鼓,一直到黑雾烟消云散才肯消停一些。

        眼看黑雾一点点消失,顾明东暗道不妙,他走这一趟可不是为了消灭黑雾,而是想从白小花留下的执念中获得未来的信息。

        心思一动,嚣张的异能被遏制住,免得它继续挥舞将黑雾完全驱散。

        但黑雾看得见,摸不着,顾明东伸手想要触碰,却无一例外的穿透过去。

        除了阴寒一凉,顾明东没有其他的体感,黑雾伤害不了他,他却也奈何不了黑雾。

        这可如何是好

        顾明东心思一转,取出那些黑泥来。

        黑泥能包裹住舍利子,一定有他自己的奇妙作用,顾明东觉得自己还未开发出来,既然对舍利子有用,说不定对黑雾也有作用。

        他一边驱使异能追赶着黑雾,一边将黑泥摊开,薄薄的一层看着很像是黑色的塑料袋。

        等黑雾被驱赶到一起后,顾明东试探着用黑色的薄膜包裹起来,没料到竟真的成功了。

        顾明东心头一喜,再接再厉,异能第一次派上了大用场,他就像是赶鱼的网,不停的驱赶着无处可逃的黑色雾气。

        半晌,除了几条游离的黑雾之外,其余的黑雾都被薄膜包裹住。

        薄膜依旧只有指甲盖大笑,只是变成了一个圆球,除了颜色暗沉了一些,居然跟当初的舍利子有些相似。

        顾明东颠了颠重量,轻若鸿毛,几乎感受不到重量。

        说起来容易,做完这一切,顾明东却第一次有了异能使用过度的感觉。

        显然异能看似嚣张,实则驱赶和包围黑雾也消耗了他不少的力气,这会儿委屈巴巴的回到顾明东体内,如果它能说话,估计正在大喘气。

        顾明东握住黑石,冰凉的感觉一阵阵穿透出来,就像是握住了一块冰块。

        他抬头朝着刘家的方向看去,惊讶的发现方才散落的几缕黑雾居然慢慢凝结在一起,只是畏惧的离他远远的。

        顾明东眯了眯眼睛,正打算一网打尽,却见黑雾咻的一下消失了,他暗道不好,连忙驱赶正在偷懒的异能去追。

        下一刻,顾明东却露出古怪的神色来。

        原来仅存的那一点点黑雾并未逃离,反倒是钻入了刘家,直接缠绕在了刘大柱身上。

        刘大柱躺在床上睡着,对此一无所知,只是突如其来的寒冷让他瑟缩了一下,使劲勒紧了被子。

        也不知他怎么就这么冷漠薄情,日夜恩爱的妻子刚死,就死在这张床上,当天晚上他就能毫无负担的躺在上面呼呼大睡。

        如果他清醒着,怕还要骂一句白小花死得不够干脆,浪费了他一床褥子。

        顾明东犹疑不定,暂时没有动作。

        黑雾却像是知道这是自己的唯一机会,飞快的往刘大柱的七窍五脏钻。

        白小花临死之前的怨恨和嫉妒,后者是孙淑梅,前者却全在刘大柱身上,而这一刻,黑雾的执念疯狂起来。

        顾明东犹豫那几秒,黑雾便与刘大柱融为一体,不可分割,这可比孙淑梅受到的纠缠刻骨多了。

        看着无知无觉的刘大柱,顾明东想起这人的贪婪和无耻,眼底闪过一丝冷意,收回了异能。

        没有了异能的逼迫和威胁,黑雾愈发深入刘大柱的身体,蚕食着他的精气,一直到根深蒂固无法分割。

        山坡上,顾明东收回视线,确保没有另外的黑雾残留之后,便转身回到家中。

        此时顾明东还不知道,自己的这一举动,意外的救下了千里之外的人。

        他正定睛看向手中的黑石,阵阵冷气渗透出来,要是夏天的话简直能当冰箱用。

        不过一想到这是白小花残留的执念,顾明东就赶紧打消这个念头。

        只是黑雾被收集起来了,可他要怎么样得到白小花的记忆

        用异能不行,异能一阵挥舞,这些黑雾还不得直接就被驱散了,压根达不到目的。

        顾明东瞧着这黑色的石头,一时有些苦恼,想了想索性揣在兜里头,打算明天再去问问郑通。

        回到房间,双胞胎还在呼呼大睡,一点没察觉他们爸爸离开房间干了件大事。

        顾明东笑了笑,确定黑雾被裹的严严实实,这才安心的躺在了俩孩子旁边。

        谁知刚闭上眼入睡,顾明东确实心头一跳。

        熟悉而陌生的画面,像一幅画卷般映入他的眼帘。

        作者有话要说收到了大家的建议,本文还是以种田为主,灵异部分是为了推动异能升级,不会占据大片篇幅

        我又又又又又被居家了

        一时不知道该高兴还是不高兴

        我想上班,想喝咖啡,想晒太阳,不想家里蹲,还要早上六点半被叫起来做核酸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92864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