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101章 真相(二)

第101章 真相(二)


这里是上河村

        顾明东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他无比的确定自己在梦中,但眼前的一切却又显得那么的真实,就如同高清摄影机拍摄的画面一样清晰无比。

        忽然,他看见了孙淑梅。

        白天的时候,孙淑梅急急忙忙的来,身上还穿着饼干厂的工装,这年头工厂里头的工装,是比自己的衣裳更体面的衣服。

        但在梦中,孙淑梅只穿着一身打着补丁的衣服,肩头上还挑着两个打满水的木桶,走起路来摇摇晃晃,显然不太适应这种体力活。

        她皮肤有些苍白,看着似乎生过一场大病,一直没养好,看着也比现实中瘦弱许多。

        忽然,孙淑梅一个踉跄就要跌倒。

        一只手扶住了她,闷不吭声的帮她挑起了水桶往刘家的方向走。

        孙淑梅愣了一下,追了上去“哥,你怎么来了”

        梦里头,孙涛脸色沉凝,整个人黄瘦不已,看着精神头也不大好,听见妹妹的话,他拧着眉头骂道“我要是不来,还不知道他们刘家好大的脸,让你一个新媳妇出门挑水。”

        孙淑梅竟嫁给了刘大柱这倒是跟他的猜测一样,但为什么

        顾明东顾不得惊讶,继续往下看。

        孙淑梅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却反过来安慰哥哥“哥,大柱和婆婆对我都还不错,小姑子和小叔子也还算听话,我都嫁过来了,家里头事情总得干一些。”

        “可是”孙涛却心疼的很。

        孙淑梅只是说“哥,还是让我来吧,省得待会儿被人看见。”

        孙涛原本挺着的后背一下子伛偻了“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不听劝,一定要去帮小海,爸不会死,你也不会被逼得嫁给这样的人。”

        严海孙家姑父顾明东心思一转,便将真相猜了个七七八八,在大风暴之下,如果孙家跟被打倒的严家扯上关系,恐怕境况真的不大好。

        孙淑梅脸上也闪过一丝落寞,却还是打起精神来,笑着说“刘家穷是穷了一些,至少成分好,而且离表哥家也近,能相互照看。”

        孙涛脸上闪过愤怒“就他连儿子弟弟都照顾不好,好好的家闹成这样,不需要你不去照顾他就求神拜佛了,还指望他来照顾你。”

        孙淑梅叹了口气“表嫂走得太早,阿东表哥跟她感情好,一时半会儿想不开也正常。”

        孙涛冷哼一声,显然是不赞同的。

        “我也没资格说他。”孙涛如此说,顾明东沉溺悲伤,连儿子和弟妹都顾不上,他还不是因为一时冲动,害得家人都被连累。

        孙淑梅摇头说道“大哥,那事儿不怪你,小花也在呢,当时你不冲上去,我也会冲上去的。”

        她一脸落寞,白小花和严海,是他们兄妹俩各自最好的朋友,如今却落到那样的下场,而他们连照顾都没法照顾。

        孙涛只说了一句“只要有机会,我会偷偷去看看他们,但这次我会小心的。”

        见妹妹释然的微笑,孙涛也没有继续提老顾家的事情,从怀中掏出一笔钱塞给妹妹“这钱你拿着,自己买点好吃好喝的。”

        孙淑梅满脸吃惊“哥,你不是被工厂停职了吗,这哪儿来的钱”

        “这事儿你不用管,我有来钱的地方。”孙涛说道。

        说完孙涛就忙不迭的跑了,没给孙淑梅追问的机会,孙淑梅拧着眉头,挑着水进了屋,眼底满是担忧。

        顾明东上帝视角看着这一切,看着表妹不得已下嫁,看着孙家败落,看着刘家对新媳妇的各种苛待。

        但孙淑梅是个聪明人,刚嫁进门的时候,刘家家穷,刘大柱也不是个体贴人的性子,婆婆刘寡妇更不是好相处的,到处都是心眼子。

        可时间久了,孙淑梅反倒是把日子过了起来。

        跟只想着将来享福的白小花想必,孙淑梅一开始的日子简直是熬苦汁,还无处可说。

        没有人知道她为了维护这个家付出了多少,也不会有人晓得她贴身的那颗玻璃珠,有着多么惊人的作用。

        上河村一下子变得顺风顺水起来,尤其是刘家有吃不完的蔬菜粮食,甚至还能偷偷卖了攒下本钱来。

        旁人只看见刘家的日子一日日起来了,熬过了十年,原本默默无闻,还喜欢偷懒的刘大柱一下子变得灵通起来。

        他成了第一批走出上河村,下海做生意的人,赚得盆满钵满。

        所有人都觉得,刘大柱发达之后肯定会嫌弃家里头的黄脸婆,为了孩子不离婚,说不准也是家里红旗不倒,外头彩旗飘飘。

        让人觉得奇怪的是,多少年过去,刘大柱似乎真的对孙淑梅一心一意。

        两个人的爱情故事,甚至登上了报纸杂志,被一代人传为美谈。

        除了顾明东之外,无人看见孙淑梅那颗光泽渐渐暗淡的玻璃珠,也没有人看见她风光背后的心酸和劳累。

        不是孙淑梅离不开刘大柱,是刘大柱根本离不开妻子,一旦离开,他的风光无限都会成为水中楼台。

        孙淑梅简短的一生,带着无尽的无奈。

        顾明东看完,才算明白白小花为什么要抢走玻璃珠和刘大柱。

        前者是金手指,后者是金龟婿,她倒是两者都想要。

        只可惜白小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看书的话,恐怕旁人还以为孙淑梅的金手指是那颗玻璃珠,带上之后不缺吃喝,其余一切都靠刘大柱发家致富。

        所以丢了那颗假玻璃珠之后,白小花一开始疯狂的找过,但实在是找不到就也放弃了,没把这似乎只能“种地”的金手指放在心上。

        殊不知不缺吃喝,只是舍利子微不足道的作用之一,它带来的强大气运才能支撑柱孙淑梅看起来顺风顺水的后半生。

        更别提孙淑梅对刘大柱极为耐心,花了那么多年时间一点一滴潜移默化的改变他,对刘寡妇又十分孝顺,就算是挑剔的刘寡妇也挑不出错来,在她生下两个孙子之后才满口夸赞。

        甚至于小叔子和小姑子,孙淑梅也做主送他们上学,供他们考中大学,走出上河村,才得到他们的感谢,在往后的岁月中比起大哥,更敬重大嫂。

        也是,小说哪里会描写女配的不容易,不过是一笔带过,作为背景板而已。

        女配的存在,要么是男主的红颜知己,要么是女主的情敌对手,让人奇怪的是,孙淑梅这条女配的线,似乎跟男女主的纠葛并不算多,甚至可以说是独立。

        这样一来,倒是不难解释白小花一心瞄准了刘大柱。

        十年之后就会暴富,对妻子一心一意百依百顺,看起来确实是金龟婿的好人选。

        顾明东想到刘大柱的为人,心底为这个穿书者掬一把泪,从她将目标放在刘大柱身上那一天开始,就注定走上艰难的道路。

        他倒是得感谢白小花,如果不是她横插一杠,抢走刘大柱,间接改变了严海的一生,以孙涛与严海的铁杆关系,说不准孙家依旧会遭受无妄之灾。

        顾明东沉了沉心思,并未再多关注刘家的情况,反倒是将注意力放在钱知一身上。

        黑雾是白小花的执念,而白小花的执念就是嫁给有钱人,让他一辈子都自己好,即使自己年老色衰也不会被抛弃。

        顾明东一时觉得无语,如果他是穿书者,明知道十年之后充满机遇,要什么男人和金手指,靠着自己就能走上人生巅峰。

        而白小花穿书之后,第一个想法居然是嫁给要钱没钱,要颜值没颜值,要品行没品行的刘大柱,实在是让顾明东大开眼界。

        也许是她上辈子习惯了依附男人,即使换了个世界也依旧无法改变。

        明明是穿书者,白小花留下的执念中,关于书中男女主的居然都不多。

        即使不多,但也足够顾明东窥视一二。

        按理来说,孙淑梅嫁到刘家之后,忙着生计,忙着跟丈夫和婆婆斗智斗勇,应该没时间搭理其他人才对。

        可偏偏在梦境中,孙淑梅跟钱知一的交集居然不少。

        让顾明东觉得意外而深刻的,是原主。

        孙淑梅堵住原主,提醒他“表哥,吴知青是不可能留在村子里的,你有时间帮她干活,怎么不看看自家的两位妹妹过得有多辛苦。”

        原主却回答“你自己还不是一样,我是帮吴知青干活,但我没别的想法,你敢保证自己对钱知青没想法吗”

        孙淑梅脸色黯然的离开了。

        离开之后,她死死的抓着领口那颗玻璃珠。

        原主只怕是个炮灰到不能炮灰的角色,即使跟孙淑梅是亲戚,占据的篇幅也非常少,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他的存在,似乎就是为了帮吴梦婷干活,使劲干活,劳动力和金钱让吴梦婷能舒舒服服的渡过十年。

        所以原主活像是失去了记忆,对外界恍恍惚惚,只记得家里头发生的灾祸,除此之外只有刘大柱会出息,而钱知一和吴梦婷都是第一批考中大学离开上河村生产队的人。

        孙淑梅却活得更久,从她的视角,能看见十年时间,钱知一跟吴梦婷除了年龄大了一些,在生产队居然也没吃什么苦头,甚至皮肤都还是白嫩的。

        他们俩一直不缺吃不缺穿,传闻是北京城的家里人寄过来钱和粮食。

        与其说下乡,这两个知青在乡下过的日子,倒是比在城里头还舒服一些,瘪老刘更是被钱知一哄得服服帖帖。

        钱知一身边永远都不乏姑娘,吴梦婷身边却从不缺献殷勤的男人,但生产队人都知道,钱知一跟吴梦婷才是真正的一对。

        顾明东见识过乡下的风言风语,随便有点风吹草动整个生产队都能传得沸沸扬扬,知青们在生产队的风评可不太好。

        可是在梦里头,这两人的名声居然都不错,甚至考中大学之后还备受称赞。

        让顾明东觉得头皮发麻的是,钱知一下乡没多久,顾建国就摔了一跤,断了腿,记分员的工作居然就这么让给了钱知一。

        如果说刘大柱只是赚到了很多钱,成了有名的富豪,那么钱知一和吴梦婷的一生,简直就像是开了挂一样风光无限。

        从梦中醒来的时候,顾明东借着孙淑梅的视线,看到宴会中心的钱家夫妻两人,岁月几乎没在他们身上留下痕迹,占据了所有的风光。

        阳光从窗户洒落,顾明东眯了眯眼睛,没有立刻起床。

        白小花留下的执念零零散散,更多的是孙淑梅“幸福”的一生,但依稀可以看得出来,真正的男女主是钱知一和吴梦婷。

        不,应该说,真正的男主角是钱知一,吴梦婷只是他喜欢的女人、妻子、孩子的母亲,所以才占据了一席之地。

        梦中的钱知一,完全就是人生赢家,出生好,长得好,运气好。

        顾明东想起郑通的话,禁术一旦成功,那么钱家就占据大好气运,不管他们想做什么都能轻而易举的成功,得到了命运的青睐。

        那个钱知一就是如此。

        如果这是一本书,那肯定是男主建立商业帝国的爽文流,钱知一就是男主角。

        看来在梦中,钱知一必定是找到了他想要的舍利子,从而窃取别人的气运,带着钱家走到了最高点,不然没法解释就他这能力和素质,居然走到那种高度。

        可这样一来,就无法解释为什么钱知一不带走孙淑梅的那一颗

        那一颗有什么特别的吗

        以钱家人的贪婪,没道理会放弃这一颗。

        是不想带,还是带不走

        顾明东左思右想,也没在梦中找到什么异样,倒是能看出来钱知一屡次接近孙淑梅,甚至有一段时间,生产队还传出两人有暧昧的传闻,却又无声无息的平息。

        顾明东猛然想起,白小花在得到玻璃珠之后,可着劲往上面滴血,但她不知道玻璃珠是假的,滴血无数次都是以失败告终。

        “滴血认主”

        顾明东心底浮现这个想法,相比起他得到的其他舍利子,孙淑梅那一颗是没有黑色外皮的,看起来就是璀璨的玻璃珠。

        是不是正因为如此,那颗舍利子可以滴血认主。

        原以为读取白小花的执念之后,顾明东就能解开许多的谜题,谁知道看完一遍,顾明东反倒是觉得谜题越来越大。

        不过他倒是可以确认,送原主当了炮灰的钱知一吴梦婷,确实是重要人物。

        顾明东眼底闪过一丝冷意,那些舍利子都已经被异能吞了,禁术反噬,钱知一还从山上摔了下来,直接摔断了腿。

        那么这辈子,钱知一跟吴梦婷还能那么一帆风顺吗

        如果不能,他们会变成什么样

        顾明东挑了挑眉,决定暂时敌不动我不动,毕竟他们暂时没有直接利益关系。

        只是这样一来,除了知道表妹原来的人生,其他一无所获。

        可孙淑梅现在进了饼干厂,日子比书里头好了不知道多少,孙涛和严海也没出事,书里头的人生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不对

        顾明东停顿了一下,忽然想起来梦里头有一件奇妙的事情。

        钱知一和吴梦婷离开上河村后,孙淑梅背着所有人偷偷打听他们的去向,甚至之后的许多年里,孙淑梅一直在收集他们在哪里。

        难道是表妹喜欢钱知一不太像。

        孙淑梅的行为,与其说喜欢和爱,不如说警惕和戒备,那么这两人都已经离开上河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有交集,孙淑梅为什么要花费大力气去打听

        忽然,顾明东脑门一亮,猛然想起孙淑梅的那颗琉璃珠,也许书里头没写,可孙淑梅自己和钱知一都知道这颗玻璃珠的与众不同。

        这样就能解释钱知一为什么频频接近一个村妇。

        而孙淑梅一直关注钱知一两人的动向,很可能也是在找其他的舍利子,只是他们做的太过于含蓄,书中没有正面提到,所以白小花的执念中才没有这一项。

        这个想法让顾明东心头一跳。

        如果猜测是真的,那是不是说他能在白小花的执念里面,找到其他舍利子的下落

        顾明东心脏乱跳,连带着异能也活跃起来,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寻找剩下的舍利子。

        就在这时候,一个肉蛋滚进顾明东的怀中,搂住他脖子就喊“爸爸你醒了吗”

        双胞胎一左一右,两个人都挤进他怀里,抬头盯着他看。

        顾明东一下子回过神来,梦中的后遗症褪去,世界又变成单纯和缓慢的现实。

        他一把提溜起俩儿子“醒了,赶紧穿衣服出去吃饭吧。”

        跟两个姑姑睡的时候,双胞胎醒了都是她们帮忙穿。

        但自从跟亲爸睡,顾明东可不惯着他们,顶多帮忙扯一下棉袄,免得他们像老乌龟似的钻不出来。

        顾明东还特别喜欢看双胞胎折腾,脑袋在衣服里头,四肢乱颤的模样特别逗,一定要等双胞胎求救才搭把手。

        等父子三人穿戴整齐出去,早点都已经摆好了。

        孙淑梅一边帮忙,一边念叨“这也太多了,我又不是客人,不用这么客气。”

        顾三妹笑道“我们平时就这么吃。”

        孙淑梅不太信这话,早上这又是白粥又是鸡蛋,咸菜都摆着好几碟子,谁家舍得这么敞开了吃。

        等吃了饭,孙淑梅执意不用人送,赶忙走了,她还得去上班。

        幸亏昨天她把自行车骑过来了,这会儿去饼干厂倒也方便。

        孙淑梅骑着车离开上河村的时候,刘家刚刚抬着棺材上山,孙淑梅只远远的看了一眼,到底没有跟上去,转头骑向镇上。

        老顾家,顾三妹往外看了看,也说了句“看着是送上山了。”

        其他人只是叹了口气,都没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顾四妹倒是提议道“趁着今天人都在,不如咱收拾收拾家里,到时候也好过年。”

        一家人说干就干,就连双胞胎和顾芸也撸起袖子来帮忙,看顾四妹的架势,要不是地面是泥巴做的,恨不得也打水洗一洗。

        顾明南受了伤,手臂还打着石膏,只能在下面瞎指挥。

        一会儿功夫,顾三妹不干了“顾老二,你能不能消停会儿,话比谁都多,尽瞎指挥。”

        没瞧见他使劲喊往左,差点没让双胞胎都跌一个跟头。

        顾二弟觉得自己被嫌弃了,连忙喊“要不是我这手折了,这些活儿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

        说完一只手臂都想上手“你们起开,让我来。”

        还是顾明东拉住他“另一条手都不想要了是不是”

        顾二弟这才反应过来,讪讪笑道“我这不是想参与参与。”

        顾三妹立刻说“你这么能说,用嘴参与就行了,别搭手。”

        正说着话呢,外头骑过来一辆自行车,还没下车,骑车的人就扯着嗓门喊“阿东,阿南,你们在家不”

        顾明东探头一看,是钱师傅载着女儿钱晓茹来了,钱晓茹梳着两个麻花辫正往里头张望,瞧见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缩回去。

        “钱师傅,你怎么来了”顾明东连忙招呼着让人进来。

        顾明南瞧见钱师傅也是高兴,满口喊着师傅大妹子,又忙不迭的让三妹四妹倒茶。

        倒是钱师傅一瞧屋子里头乱糟糟的,知道他们在打扫卫生,便说“我们就不进去坐了,今天队里头发了年货,我想着过来看看你,顺道儿给你捎过来。”

        一听是给自己送年货,顾明南顿时高兴起来,还斜着眼睛瞄了眼顾三妹,弄得顾三妹差点没忍住翻白眼。

        钱师傅的意思是放下东西就走,顾明南却说“来都来了,师傅,你要不留下吃顿饭,这不是寒碜你徒弟吗”

        几句话,倒是让顾明东明白自家二弟的好人缘不是白来的。

        钱师傅不肯,但耐不住顾明南热情,身后的女儿也一下一下的推他。

        最后只得说“那我就厚着脸皮留下来吃一顿,那个晓茹,你也去搭把手帮帮忙。”

        “哎。”钱晓茹俏生生的应了一声,拉着顾三妹就进了厨房。

        钱师傅见她答应的这么利落,心底也是无奈。

        聊了一会儿,钱师傅忽然示意顾明东出去说话。

        两人走到院子里,钱师傅回头看了看,确定顾明南没注意,压低声音道“阿南他大哥,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商量。”

        顾明东眉头一皱,心想是不是运输队的工作出了什么问题。

        作者有话要说带过一下原书剧情线,后面就不会特意再写这部分了

        谁能想到好不容易调休才出来的五一假期,居然得彻底家里蹲呢

        害,希望至少天气好点,我能去楼下草坪野餐,卑微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92134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