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103章 命运之手

第103章 命运之手


那天刘家老大送了钱知一去镇上卫生院,却被告知看不了,只能等第二天去县医院。

        钱知一只能先让医生做了简单的处理,偏偏固定都没做,白小花就被送进来了。

        当时一片兵荒马乱,医生忙着接生,哪里还有时间管他。

        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天,钱知一催着赶着刘家老大送他去县医院,结果两人在卫生院门口遇到了吴梦婷。

        刘家老大倒是好,把两人送上车之后,自己骑着自行车回上河村去了。

        钱知一拿他无可奈何,只得依靠吴梦婷。

        好是一番折腾,两人才终于抵达县医院,吴梦婷又是个万事需要人照顾的,哪里知道医院的流程,折腾了好久钱知一才总算是看上病。

        钱知一倒是想多住几天,但医生不答应,给他打了石膏就催着出院,说断腿回家养着就成,不能占用公家的资源。

        吴梦婷还偷偷去了一趟那栋院子,钱三叔早就走了,院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连门都被砸破了,吓得吴梦婷赶紧离开。

        两人无可奈何,又找不到门路,只得回了上河村。

        其他的知青都请了探亲假回乡了,几天没人住,知青所更是冷冷清清的。

        吴梦婷费力的搀扶着钱知一躺到床上,做完这一切忍不住大口喘气,累得身体发软。

        钱知一见状,心知自己受伤的这段时间,只能依靠吴梦婷来照顾,柔声说道“梦婷,这几天辛苦你了,要不是你贴心照顾,我实在不知道如何是好。”

        吴梦婷一听,立刻露出微笑来“知一哥哥,我们之间没必要说这些。”

        钱知一伸手握住她的手,又说道“梦婷,幸好有你在。”

        吴梦婷眼神一闪,知道自己偷偷跟踪和拿走地图的事儿已经了结,她笑着靠在他怀中,柔声说道“这些都是我心甘情愿的,谁让我喜欢你。”

        钱知一听着也眼神一暖,温柔的抚摸着她的长发“虽然生活多灾多难,我们沦落到了这个鬼地方,但只要我们还在一起,我就什么都不怕。”

        吴梦婷欲言又止的看着他,心底很想问地图的事儿,又怕钱知一生气。

        钱知一却主动说道“梦婷,你也看到那张地图了是吗”

        “知一哥哥,我不是故意的,当时你晕倒了,我只是想先放好了,等你醒了再还给你。”

        “别着急,我相信你。”钱知一微微垂眸,脸色温柔,“是我不好,我不该瞒着你。”

        “其实我也不想瞒着你,只是这件事事关重大,父亲和三叔交代了很多次,我也不敢违背他们的意思,梦婷,我相信你能理解我,是吗”

        吴梦婷还能怎么办,只能咬牙说“我理解你。”

        “知一哥哥,梦婷心底明白,不管你要做什么事情,总不会害我的。”

        见她还是一贯温柔体贴的模样,钱知一满意了,伸手搂住了吴梦婷“谢谢你理解我,梦婷,请你放心,等我成功,一定会带你脱离苦海。”

        吴梦婷心头一跳,越发温柔“你说这个做什么,我照顾你,只是因为喜欢你。”

        明明各怀鬼胎,倒是一派和谐。

        两个人依偎在一起,显得无比的温馨,殊不知他们心底渴求的一切,却已经注定无望。

        随着停工停产,生产队的年味越来越浓。

        这几年闹得厉害,年底动员大会上,瘪老刘还极力倡导消除封建迷信,年底的许多习俗也被迫减少,什么祭灶神、祭祖烧纸,现在肯定都是干不了的。

        不过打扫屋子、准备年夜饭倒是没有人管。

        今年老顾家出了两个工人,生产队分到的肉和米面也多,从年二八开始,顾家兄妹就撸起袖子开始准备好吃的。

        顾明东特意准备了一大壶菜油,再加上顾老二发的,足够家里头用好久。

        在顾明东的坚持,顾明南的撺掇,顾三妹的游说下,顾四妹终于松口做油炸点心。

        年三十这天,她特意将铁锅擦得干干净净,一点水都不剩,烘干之后才往里头倒入了小半锅的菜油。

        炸丸子、炸藕合、炸茄盒、炸春卷、炸麻花,最后剩下的那点油,还被顾四妹精打细算,全用来炸了鱼块。

        油炸的香味飘出去好远,带着肉香味别提多诱人。

        也幸好这天是大年三十,家家户户都舍得下油锅,吃猪肉,倒是没多少人注意这浓郁的香味。

        一叠叠炸物装满了盘子,就连顾明东都觉得味觉大开。

        顾明南忍不住伸出手捏了一个炸丸子塞进嘴里,一边烫的直呼呼,一边叫着好吃。

        顾三妹瞪了他一眼,却夹了三个丸子分给孩子们,顾亮星活像是顾明南的亲儿子,吃东西的架势一模一样。

        顾亮晨倒是有耐心,将丸子放在碗里头凉着吃。

        顾芸有些纠结的看着那炸丸子,一直咽口水却没动手。

        顾明东知道她的小心思,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说了句“吃吧,吃完了爸爸再给你。”

        顾芸抬头看向他,瞧见他比了个手势顿时明白过来,这才小口小口珍惜的吃起来。

        顾亮星三俩口吃完了,就眼巴巴的看着剩下的“三姑,我还能再吃一块吗”

        顾三妹冷面无情的拒绝了,顺便一把拍掉顾老二偷偷伸出来的手“不行,再吃就吃饱了,待会儿年夜饭再吃。”

        “炸丸子就得刚炸出来才好吃。”顾明南不乐意的嘀咕着。

        顾四妹抿着嘴笑,索性将所有的炸物夹了一些出来,递给顾明南。

        没等顾明南高兴,就听见妹妹嘱咐“你给三叔家送去。”

        一天过年的时候,他们家过得困难,有时候连肉都吃不起,但年夜饭这一顿,顾三叔总会送一碗肉过来。

        顾明南一听,笑着说“行,我去送,阿星阿晨你们跟我去吗”

        “我不去,我要看三姑四姑炸丸子。”顾亮星坚定的拒绝了。

        顾亮晨还没吃完自己的丸子,知道他要是走了,他哥肯定过来吃了,也坚定的摇头。

        顾明南只得自己去。

        等他走了,顾三妹忍不住笑道“幸亏把他支走了,不然咱炸多少他能吃多少。”

        顾明东倒是笑着说“那就多炸点,吃饱了也就吃不下了。”

        顾四妹正为那一大壶油心疼呢,听见这话便说“炸出来的东西是好吃,但费油,这么多油做炒菜的话,咱们能吃一个月了。”

        “没事儿,用完了大哥再去买。”顾明东也觉得炸物好吃,尤其是顾四妹炸出来的麻花,那叫一个又香又脆,可惜家里头没芝麻,不然味道能更上一层楼。

        “这麻花不错,麻花放的住,多炸点过年吃。”

        顾四妹笑着说“那可不是,里头有油有糖还有白面,能不好吃吗。”

        “大哥喜欢吃的话我就多做点,放着慢慢吃。”虽然心疼,顾四妹还是又做了一些。

        见她们都忙着,顾明东找了个袋子,往里头装了几块炸丸子炸藕合炸茄子,每一样都稍稍放了一些,这要是顾明南,两个妹妹肯定要追着问,但这会儿全当没看见。

        等顾明东转身出去了,顾三妹才八卦的问道“大哥这是要拿去送给谁家总不会他又看中了个大嫂吧”

        顾亮星看了眼顾芸,后者低着头拼命啃丸子。

        顾四妹倒是说“我平时都在家,没听见什么风声啊。”

        “那他带着东西去哪儿,总不会是想背着我们吃独食。”顾三妹百思不得其解。

        顾明东走得晚,倒是比顾明南先回来了,只是两手空空,那袋子消失了。

        顾三妹对着妹妹一番挤眉弄眼。

        这当头顾明南也回来了,对刚才的事情一无所知,还嚷嚷道“三叔三婶可高兴了,还让我带了一碗肉回来。”

        顾三妹看了眼红烧肉“看着就是三婶的手艺,他们自家人多,肉肯定不够吃,三叔也太客气了。”

        “我也说不要,三婶硬要给,我不拿还要生气。”顾明南靠在土灶旁,顺手又偷吃了一口小麻花。

        顾三妹说“以前是三叔要给,三婶拦着,现在倒是反过来了。”

        顾明南便说“咱家现在什么样,以前什么样,那能一样吗”

        这话一说,几个人都是一顿。

        老顾家兄妹四个,都是过过苦日子,看过别人白眼的,当初他们家最困难的时候,除了顾三叔,就连顾三婶和两个堂兄弟,对他们也是爱答不理。

        可现在家里头情况好起来了,亲戚也一下子变得慈眉善目,对着他们亲亲热热。

        虽说都是亲戚,但有时候想起来,他们心底都不是滋味。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不过如此。

        顾明东见他们脸色复杂,便说了句“人之常情吧了,不要自寻烦恼。”

        “也是,有肉咱就吃,想那么多做什么。”顾明南耸了耸肩,顺手将炸好的丸子往外端。

        顾二弟想得开的很,以前三婶说话阴阳怪气,那他就不跟她说话,现在热情大方,那他也接着,自己心里头明白就好。

        顾家姐妹对视一眼,也觉得没必要想太多,不然反倒是坏了心情,左右他们心底明白,这个世界上本身就是锦上添花多,雪中送炭少。

        小小的插曲一闪而逝,老顾家的丰盛无比的年夜饭却才刚刚开始。

        另一头,郑通没想到顾明东还能给自己送来炸物。

        不过想到最近顾明东送过来让他翻译的字越来越多,瞧着似乎心思有变,还时不时向他打听一些玄学的事情,看着似乎有心学习,郑通倒是收的心安理得,就当是拜师礼了。

        他心底更高兴的是,老顾家条件好,还能给他送一些,那小芸儿肯定也能吃上。

        带着这样的心思,郑通哼着小曲往回走。

        生产队到处弥漫着肉香味,可把茅草屋的三个人馋坏了。

        比起其他地方更加艰难的处境,上河村对他们不算苛刻,但想吃好穿好也是没有的,一年辛苦活干下来,拿到手的也多是粗粮和陈米,至于肉想都不用想。

        来这里不到一年,吴巍夫妻眼看着苍老了许多,如今再一看,怕是没有人能想到他们俩都是大学教授,腹有诗书。

        大年三十总是特别的,吴巍夫妻俩想着法子想弄丰盛点,奈何条件有限,最后也只舍得煮了白饭,又弄了两个菜,一个白菜,一个萝卜,连一点油星都没有。

        就这样,吴萱萱还装出惊喜高兴的模样来“哇,今天的年夜饭好丰盛,看得我都馋了。”

        吴巍和周子衿看着女儿强颜欢笑的安慰他们,也都露出笑容来“喜欢你就多吃点,来来来,吃点米饭,今天的饭蒸的可好了。”

        就在这时候,隔壁的郑老头回来了,竟带着一身肉味。

        三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他。

        郑通呵呵一笑,将袋子放到了桌上,一展开,里头的炸物露出来,吴萱萱下意识的咽口水,但家教让她忍住没伸手。

        郑通却主动邀请道“大年三十,一个人吃年夜饭太冷清,咱们凑个份儿吧。”

        吴家三口只有白饭和蔬菜,郑通却有肉,一看就知道他们占了大便宜。

        吴巍下意识的想拒绝,却被周子衿扯了扯衣袖,再看女儿的模样,顿时想起这孩子都一年多没吃过肉了。

        看着女儿瘦巴巴没有一点肉的脸颊,吴巍的心就跟被针扎一样心疼。

        吴巍咬牙道“老爷子,那我们就厚脸皮了。”

        周子衿已经起身帮他拿了碗筷,还盛了满满一碗白米饭“老爷子,快坐下一起吃吧。”

        郑通也没跟他们客气,就着白米饭和炸物,吃的很是开心。

        吴家两口子只是分了个炸丸子尝尝味道,剩下的都没碰,全让给女儿和郑通吃。

        吴萱萱有心矜持,但一尝到肉味就全忘了,吃的头也不抬,有肉味就饭,连白煮的青菜萝卜都变得好吃起来,一直到将饭菜都吃的干干净净,她才不好意思的抹了抹嘴。

        经过这么一顿饭,茅草屋四个人的关系倒是跟家融洽了一些。

        吴家夫妻对郑通是有些提防的,刚开始看郑通这么大把年纪,怕是熬不住生产队的辛苦,夫妻俩能搭把手就搭把手。

        但日子过久了,他们都在一个地方住着,夫妻俩又是聪明人,很快便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吴萱萱被父母宠爱着,尽量不让她干重活累活,也愣是瘦了许多,可郑通却红光满面,要不是那白头发当着脸孔,平时跟隐形人似的,生产队的人早就发现不对劲了。

        夫妻俩暗中观察,知道郑通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消失,再回来总能带一些吃的喝的回来。

        虽然郑通小心的很,却也露出了蛛丝马迹。

        吴家夫妻私底下猜测,郑通肯定认识生产队某个人,要么是朋友,要么是被他捏住了把柄,所以才会给他宝贵的粮食吃。

        吴家夫妻自身难保,也不想多事,就默契的假装不知道。

        没想到这一天,郑通居然拿着炸丸子邀请他们吃,还有那外焦里嫩的炸藕合,炸茄子,甚至还有几个小麻花当饭后甜点。

        以前不看在眼里的东西,却成了糖衣炮弹,吴家夫妻没忍住。

        看着吃得香喷喷的女儿,吴家夫妻咬了咬牙,就算被拉下水也值了。

        大河村生产队大丰收不说,猪也养得好,大年三十,家家户户都吃上了肉,热热闹闹迎新年,心底忍不住感念养猪的顾明东。

        就算那些打定主意要投瘪老刘的人家,心底也觉得大队长是谁不重要,但养猪的人非得是顾明东不可,别人养猪都没这么肥。

        这么欢欣雀跃的气氛中,只有刘寡妇一家是例外。

        他们家干活的人少,原本年底分到的肉和粮食就不多,偏偏年前还出了白小花的事儿。

        虽说刘大柱吝啬薄情的连妻子的棺材都不出,可也彻底得罪了最后出钱的瘪老刘。

        瘪老刘跟顾三叔一样,往年都会往侄子家送点吃的喝得,免得他们家年夜饭太寒碜,甚至有时候都直接邀请他们过去吃。

        可几年瘪老刘提也不提,到吃年夜饭的点直接把门一关,让刘大柱吃了个闭门羹。

        用瘪老刘的话说就是“大侄子你都成家立业了,我一个隔了辈的叔叔,没必要再一起吃年夜饭。”

        刘大柱能怎么办,他向来是个欺软怕硬的,顾明东一冷眼一动手,他都不敢继续闹,更别提有身份的瘪老刘了。

        一家人灰溜溜的回到家,刘寡妇叹着气盛了米出来,好歹收拾了一顿年夜饭。

        只是肉只有一碗,统共就几块,刘大柱压根没分给亲娘和弟弟妹妹的意思,全倒进自己碗里头了。

        吃完了还嫌弃“就这么几块喂鸡都不够。”

        刘爱花和刘小柱看向亲妈,刘寡妇能怎么办,她要是拿这个大儿子有办法,日子也不会过成这幅样子。

        尤其是白小花死后,刘大柱整天跟吃了枪药似的,脾气比以前更差,动不动就发火,连刘寡妇也不太敢说他。

        刘寡妇只能安慰两个小的,帮他们夹了菜“吃菜吧,闻着肉味吃菜也香。”

        刘爱花跟刘小柱几乎是含着眼泪,把这顿饭吃完了。

        一顿饭吃得很不是滋味,只有刘大柱吃饱喝足,碗筷一扔就进屋躺着去了。

        要只是这样,也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年。

        偏偏这个晚上,王麻子孤家寡人的很不是滋味,便惦记着自己的亲儿子,琢磨了一会儿趁着天黑了,带着一碗肉找过来。

        刘寡妇听见声响,一开门就吓了一跳“你怎么过来了,可别被人看见。”

        “大过年的,大家都在家里谁会看见。”王麻子说着想挤进门。

        刘寡妇连忙拦着“大柱在家呢,有话咱出去说吧。”

        王麻子一听刘大柱的名字就唾了一口,心底暗恨,这臭小子小的时候就鸡贼的很,向来只拿他吃的喝的,心底还嫌弃他。

        这么多年,王麻子看在亲儿子的份上也忍了,左右睡了别人亲娘,还偷生了个小的。

        可随着刘大柱长大,越发见不得他出现,他那些东西简直喂了狗。

        尤其是王麻子改造回来后,刘大柱那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压根不把他放在眼里,严令他不许过来,不然见一次就要揍一顿李小柱。

        王麻子年纪大了,哪里是年轻力壮的刘大柱的对手,又顾忌着刘小柱,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这会儿他也恨得牙痒痒,但想着大年夜到底没坚持“算了,那我就不进去了,这肉你拿着给小柱吃,别让我儿子饿着。”

        刘寡妇脸色一黯,又强颜欢笑“知道了,年夜饭还能饿着你儿子。”

        王麻子嘿嘿一笑,转身走了。

        刘寡妇看着他的背影,心底感叹王麻子别的不好,还打媳妇,但对刘小柱确实是没话说。

        她犹豫了一下,到底没告诉刘大柱,端着那碗肉进了小女儿小儿子的房间,偷偷的叫醒了他们。

        “肉”两个孩子惊喜的叫道。

        “嘘,小声点。”刘寡妇低声道,“吃吧,今天可是大年三十,吃点肉才能长大。”

        俩孩子也不用筷子,用手抓着狼吞虎咽起来,刘寡妇只得劝他们吃慢点,也是心酸的很。

        刘爱花想了想,抬头好“妈,你也吃。”

        “妈不饿,你们吃吧。”刘寡妇也馋,但为了孩子没馋这一口。

        两孩子放满了速度,都舍不得吃掉最后一块肉,想多尝一尝肉的滋味,他们都快忘记肉是什么味道了。

        谁知道就是这时候,刘大柱忽然冲了进来。

        等看清楚他们在做什么,刘大柱一声怒吼“好啊,你们居然背着我吃肉。”

        刘寡妇心底一惊,连忙解释道“不是的,大柱,这是有人送给小柱吃的。”

        她这是暗示儿子,这肉是王麻子送过来的。

        刘大柱面色涨红,双眼全是血丝,自从白小花死后,他的日子不但没有变得舒坦,反倒是夜夜噩梦,脾气也越来越差。

        这会儿瞧见母子三人背着自己吃肉的场面,刘大柱脑中的哪根筋绷断了,黑色的雾气纠缠更深,他失去了全部理智。

        被背叛的愤怒击溃了刘大柱的所有理智,他怒吼着,朝着母亲和弟弟妹妹冲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爱花妹子和小柱弟弟闪过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92127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