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105章 闹心

第105章 闹心


瘪老刘被刘爱花这一出闹得一愣,却不把她一个小孩子当一回事儿“爱花,叔知道你心疼你妈,可你也听见了,你妈自己都原谅了你大哥,你就别掺和了。”

        刘大柱在后头骂骂咧咧道“死丫头闭嘴,你给我回来,这个家还轮不到你说话。”

        刘寡妇知道女儿心疼自己,见她这幅模样也于心不忍,但还是只能劝道“爱花,你哥今天也是吃了猪油蒙了心,算了,你快回来吧。”

        刘爱花看着怒气冲冲的大哥,唯唯诺诺的母亲,再看瑟缩着不敢说话的弟弟,心底那个念头沸腾起来,越发不可收拾。

        瘪老刘还劝她“爱花,以后你大哥要是再敢动手,你尽管来找叔,叔帮你们做主。”

        “你瞧瞧,你叔都这么说了,你就别再闹了,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倔。”刘寡妇叹着气说。

        谁知下一刻,刘爱花却喊道“叔,我想分家。”

        分家两个字,直接惊掉了所有人的下巴。

        刘寡妇反应过来,骂道“你这孩子瞎说什么,分家是你能乱说的吗”

        她忽然想起以前刘爱花也说过分家的事儿,可那时候刘寡妇只以为她孩子气,事情想得不够周全,谁知道这会儿当着大家的面提出来。

        瘪老刘奇怪的问“分家,分什么家”

        就他们家的情况,刘寡妇年纪大了,唯一年轻力壮的只有刘大柱,剩下一儿一女都还没成年,摆在哪儿都不可能分家。

        而且他们上河村生产队,也从来没出现过女儿要分家的例子。

        一说出口,刘爱花反倒是更坚定了,她死死拽着拳头,似乎这样就能有勇气“叔你也看到了,平时我跟妈都在上工干活,赚到的工分足够养活自己,但回到家却吃不好穿不好的,刘大柱是我大哥,又不是我爹,凭什么我不能分家自己过”

        “我虽然是女儿,但现在妇女能当半边天,我不想给大哥当长工,有权利要求分家。”

        这一番话,倒是显得有些惊世骇俗,连刘寡妇都愣住了。

        “这你这些话哪儿学来的”瘪老刘惊讶的问。

        刘大柱先是愤怒,随后便是羞恼,尤其是瞧见两个堂哥鄙视的眼神,顿时恼怒的大骂“你他娘的放屁,叔,这八成是隔壁顾明东教的,我说他怎么这么好心来帮忙,原来都在这儿等着呢,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是不是他教唆你提什么分家,让我们老刘家丢人”

        “跟阿东哥哥没关系”刘爱花摇头道。

        “平时吃我的喝我的,现在放下碗就骂娘,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从小心眼比筛子还多,他妈的狗杂种”刘大柱却已经失控的破口大骂。

        “够了”瘪老刘怒斥道,“大柱,这是你亲妹妹,她是狗杂种那你是什么”

        骂完了侄子,瘪老刘又劝侄女“爱花,你今年才十二岁,还是个女孩子,你大哥再不成样子,有他在,总不会让人欺负你。”

        刘爱花咬牙道“我不知道别人会不会欺负我,但在家里头,大哥就把我当长工使唤,就算是旧社会的地主婆子,好歹也会让长工吃个饱。”

        听着这话,再看刘爱花瘦小的模样,看着甚至没有人十岁的个头高,瘪老刘心底也挺不是滋味。

        刘家老大倒是说“生产队大大小小的人家,谁家不是这么过来的”

        刘爱花一咬牙,忽然拉起自己的袖子“叔,婶儿,你们看看,大哥平时气不顺就会打我跟小柱,以前好歹知道分寸,自从嫂子过世,他下手越发很了。”

        白小花还活着的时候,每次挨打,刘寡妇总是搂着他们骂儿媳妇不是好东西,现在人死了,刘大柱动手变本加厉,刘寡妇只知道搂着他们哭。

        瘪老刘媳妇过去一看,刘爱花身上青青紫紫都连成片了,刘小柱也没好到哪里去。

        瞧着小姑娘的模样,她难得心生怜悯“可怜的孩子,你大哥也忒不是东西了。”

        刘大柱却还理直气壮“我在外面累死累活,他们连点小事情都做不好,打几下怎么了,生产队谁家不打孩子的”

        “那也不能往死里打啊。”而且这还不是你女儿,是你妹妹。

        刘寡妇瞧着女儿的伤口,却只知道捂着嘴哭,显然她也知道刘大柱动不动就动手,对刘小柱有顾忌,挨打最大的便是刘爱花。

        刘爱花没掉眼泪,只是看着瘪老刘说“叔,这样的日子我是一天也过不下去了,我怕哪天惹了大哥生气,他直接动手把我打死了。”

        “到时候,咱上河村生产队可就得出一个杀人犯了。”

        这话让瘪老刘心底咯噔一下,下意识的皱起眉头。

        他想起刘大柱方才疯狂的劲儿,连自己亲妈都能下狠手,一时真有些担心起来。

        一边却又觉得刘爱花这小姑娘邪乎,这是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姑娘能说出口的话吗,难不成真的是隔壁顾明东教唆的

        瘪老刘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刘寡妇却忙不迭的为刘大柱说话“爱花,你瞎说什么呢,你大哥脾气是暴了点,可好歹是知道分寸的。”

        只是她自己额头上布满血痕,鼻血都流满了衣襟,实在是没有说服力。

        瘪老刘叹了口气,为难的说“爱花,你妈显然是不想分家的,你一个孩子,分了家能去哪儿”

        谁知这话反倒是让刘大柱嚣张起来,他像是抓住了把柄似的嚷嚷起来“小贱人你想分家是吧,好,分家就分家,但爸留下来的房子都是我的,你给我卷铺盖滚出去。”

        瘪老刘拧着眉头劝“大柱,你好好说话,哪有把亲妹妹扫地出门的。”

        说完又看向哭个不停的刘寡妇“嫂子你也劝劝俩孩子,都是嫡亲的兄妹,哪有隔夜仇的。”

        刘寡妇也起身搂住刘爱花,劝道“爱花,分了家你吃什么,住哪儿啊,你大哥都说会改了,这次就算了吧。”

        谁知刘爱花不但没被劝动,反倒是问“妈,你跟不跟我走”

        刘寡妇又哭了“走什么走,走去哪儿你一个小孩子心思怎么就这么大,听妈的,日子凑合着还能过。”

        刘爱花就知道,刘寡妇肯定是不会走了,她又看向刘小柱。

        刘小柱猛地一个激灵,下意识的抱住她的手臂“我要跟姐姐走。”

        刘寡妇傻了“你们俩孩子出去哪有活路,小柱,你别跟着你姐犯傻。”

        刘大柱眼神冰冷,阴鸷的嗤笑“行行行,嫌刘家不好就赶紧滚,小贱人带着小杂种一起滚,滚了空出屋子,正好给我娶媳妇生孩子。”

        “我他娘的倒是想看看,你能活出个什么狗样来。”

        瘪老刘拧着眉头两头劝,谁知道两边都不松口。

        刘爱花也怕,刘寡妇肯定是不会跟着走的,家里头住的房子也不可能给她,但她心底更怕这个大哥。

        她怕哪一天自己生病了,挨打了,躺在床上起不来,刘大柱和刘寡妇也会坐在床前,看着她一点一点断气。

        老顾家知道隔壁分家的消息,已经是第二天。

        大年初一早上,顾家兄妹都换上了新衣裳,从大到小焕然一新,丝毫没被昨晚的事情影响到好心情。

        顾四妹特意将果盘装得满满的,就堆在八仙桌上,瓜子花生一样不少,还有顾明东特意买的糖块,彩色塑料纸包裹的硬糖,看起来分外可口。

        除此之外,还有顾明南的一桶饼干,这才是重头戏。

        至于水果是没有的,糖水罐头太贵了,也不好分,家里头倒是还有顾明东从山上带回来的大橘子,但这东西精贵,顾四妹可不会拿出来给拜年的孩子,得等姑姑和三叔家过来做客的时候,才拿出来待客。

        大年初一的早饭也很丰盛,瓷白的丸子,里头虽然没有馅料,却是用糖水煮出来的,吃一口满口香甜,每个人还有一个荷包蛋,甚至还有油条,那是顾四妹昨晚炸出来特意放着的,今天稍微煎了一下,味道也不错。

        就连顾明东也吃着开胃,忍不住多吃了一些,其他人更是吃的头也不抬。

        大清早,顾家兄妹几个吃完糖水丸子,就意外的看见有人上门来了,是顾三叔家的几个孩子。

        跟去年一直到临近中午,因为顾三叔的交代而不情不愿的过来不同,今天他们特意起的早早的,第一家就来这边。

        几个孩子一瞧见顾明东,立刻开始磕头说吉祥话,满脸喜滋滋的。

        顾明东起身,一人抓了一把瓜子花生,糖块和饼干也没落下,还大方的给了压岁钱,今年顾明南和顾明西也开始上班,是大人也是长辈,这会儿也给他们包了红包。

        进门磕了个头,就收下了三个红包,可把几个孩子乐呵的不行,吉祥话像是不要钱似的往外扔,还高兴的邀请双胞胎和顾芸跟他们一块儿去别的地方拜年。

        双胞胎看向顾明东,顾明东笑着摸了摸他们的小脑袋“跟着一道儿去吧,人多热闹。”

        昨晚顾明南就说了,今年他是绝对不会再去拜年了,没有他带着,顾明东怕双胞胎认不清楚人家,有几个堂兄弟带着也好。

        “爸,那我们去拜年了,回来给你带好吃的。”两孩子说道。

        孩子们呼啦啦的来,呼啦啦的走,双胞胎和顾芸背着顾四妹特意做的小布袋子,跟着人群走了。

        顾明南忍不住感慨道“就连小孩子都知道咱家日子好,估计第一个就来咱家拜年了。”

        顾三妹笑道“你想太多了,那是他们惦记着去年过年大哥给的饼干好吃。”

        谁家能有他们家大哥大方,瓜子花生都是一把一把的抓,还有糖和饼干可以吃,她要是孩子也急着过来拜年。

        顾明东掐了一颗花生打牙祭,打趣道“你们三今年真不去了”

        顾明南立刻道“我都是上班的人了,哪好意思再跟着去。”

        其实按照上河村这边的规矩,没结婚就还算孩子,就是开始上班当工人之后,顾明南也瞧不上那三瓜俩枣,懒得费工夫。

        有了工资,顾明南可大气多了,他现在也就蹭运输队的食堂,懒得去蹭过年的瓜子。

        顾明西也不乐意去,她也是大姑娘了,倒是劝妹妹“小北,你年纪还小呢,要不要跟他们去”

        顾明北连忙摇头“算了吧,哪有姑姑跟着侄子一块儿去拜年的。”

        “行吧,咱家也不缺那点东西,不去就不去,坐下来嗑瓜子说说话也挺好。”顾明东说。

        于是兄妹几个就在门口排排坐,吃果果,有人上门就负责分糖抓瓜子,小孩子一群群哗啦啦来,呼啦啦走,不约而同都避开了隔壁。

        之前白小花生了个畸形儿的事情,到底是传遍了村子,生产队的人都觉得老刘家听邪乎,命不好,尤其是刚办了丧事怕沾了晦气。

        孩子们出门前都被交待过,他们自己也不乐意去,刘寡妇每年都太小气,瓜子花生都是发霉的。

        今年倒也奇怪,刘家这会儿了都没开门,屋里头静悄悄的,似乎压根不在乎有没有孩子上门拜年。

        顾明东嗑瓜子嗑得口干舌燥,喝了口水才觉得好一些,倒是提起另一件事“去年学校闹得太厉害,上头下了命令,估摸着今年又得重新开学了。”

        “真的”顾三妹惊喜的问。

        顾明东点了点头“估摸很快就会有通知,你们要不要回去上学”

        学校停课都快一年了,想来上头也有些吃不消,不得不责令学校复课来减缓压力。

        顾明南立刻回答“可别,我在运输队挺好的,等手臂好了就回去上班。”

        他可再也不想去学校傻坐着了,反正他从没想过要考大学。

        顾三妹倒是有些犹豫,但也很快做了决定“我也想继续上班。”

        她解释道“垃圾站的活儿不累,我可以一边上班,一边自己看书,赚到了钱也不耽误学习,学校就算是复课了,到时候来来回回都是读,没啥意义。”

        还有没说出口的原因就是,好多老师都下放了,顾三妹听说现在教书的,自己都是初中毕业,只是背景干净,她觉得压根教不了自己。

        顾三妹倒是看得明白,其实在他们毕业之前,初中里头的教学就被占据了大半,要不是大哥说要拿到毕业证,她都想退学了。

        顾明东点了点头,算同意了她的打算“那也行,不过小北还是得去,低年级该教的还是会教,不能一直待在家里。”

        顾明北刚要反对,就听顾明东说“阿星阿晨跟小芸也不小了,到时候我找找关系,看能不能让他们早点上学,四妹去读书还能照看一些。”

        顾明北一听,果然不反对了。

        倒是顾明南哈哈笑着打趣“大哥,那我们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你在家岂不是成孤家寡人了”

        顾三妹拿瓜子壳扔他“会不会说话。”

        顾明东笑着说“那正好,你大哥我喜欢清净。”

        顾四妹贴心的说“到时候我帮大哥做好一日三餐,早上多做点,中午热一热就能吃,晚上也能赶回家做饭。”

        顾三妹笑着说“垃圾站自由的很,晚上我能回家做饭,绝不会让大哥饿着。”

        顾明东摊手表示“不回来也没事,我自己会做饭,饿不着。”

        顾二弟倒是在他身边坐下来,笑嘻嘻的问道“大哥,你真的不再给我们找个大嫂了,要是有大嫂照顾你,我们也更放心。”

        这话一说,兄妹几个都看向顾明东。

        顾明东没回答,直接给了他一个板栗子“多嘴,我不催你结婚,你倒是催起我来。”

        顾二弟也不在意,嘿嘿笑着说“那我不比你小多了,我不急。”

        顾明东意有所指的说“那也得抓紧着点,免得真要是错过了,一辈子后悔莫及。”

        顾二弟不知道是不是品出什么味儿来,摸了摸鼻子不说话了。

        等双胞胎和顾芸回来,一早上没出门的顾家兄妹才知道,昨晚上隔壁又闹了一场,最后分家了。

        三个孩子一回来,顾亮晨先跑到顾明东身边,举着手把一块奶糖塞进他嘴巴,奶香味很浓郁,一吃就知道是大白兔,估计是从瘪老刘家拜年得到的。

        顾明东忍不住笑了一声,转头给儿子也塞了一颗。

        顾亮星却在手舞足蹈的比划“刘大柱可过分了,粮食和衣服都不肯给,就让刘爱花直接滚出去了,还是大队长看不过去,给了她一袋子粮食。”

        顾家兄妹听了也惊讶“刘爱花跟刘大柱分家了”

        顾亮星拼命点头“她带着刘小柱一起走的,他们妈不走,跟刘大柱过。”

        “这这也太”顾二弟一时都无法用语言表达。

        两个还没长大的孩子跟大哥分家,他们亲妈居然跟着大哥过,怎么想都觉得奇怪。

        “昨晚不是刘婶子挨打吗,打得满头满脸都是血,怎么闹到最后把俩小的赶出去,她自己跟大儿子过了,她咋想的”

        顾明东想起昨晚刘爱花的眼神,心知刘寡妇挨打只是导火索“那他们住哪儿”

        顾亮星倒是打听的清清楚楚“刘大柱说没地方给他们住,刘爱花就带着刘小柱往牛棚那边去了,就住在那边的空屋子里。”

        牛棚附近是有几个空屋子,但最完好的那个已经收拾出来,给那四个人住了,剩下的房子破破烂烂,连平时堆放柴火都不好使。

        “天这么冷,那边怎么能住人”顾四妹担心的皱起眉头。

        其实他们大嫂还在的时候,刘寡妇跟李丽娟的关系还可以,时不时有些正常的走动,顾四妹跟刘爱花的年纪相仿,偶尔也会一起上山挖野菜,去河边洗衣服之类的。

        只是李丽娟死后,刘寡妇就来得少了,也不让刘爱花过来玩。

        等后头两家的关系越来越差,刘爱花每天忙着下地干活,回家干活,伺候哥嫂,更加没时间跟顾四妹打交道,两个人的关系才慢慢淡了下来。

        现在听说了这件事,顾四妹还是为她担心“也不知道他们在那边怎么样”

        顾明东倒是说“你担心就过去看看。”

        顾四妹一愣“大哥,你不反对吗”

        她心底知道,大哥可讨厌隔壁那对母子了。

        顾明东倒是说“刘大柱不是个好东西,但刘爱花跟刘小柱又没得罪过我。”

        顾四妹不好意思的笑了“那我待会儿过去看看。”

        顾明东还说“别空手去,不是说被净身出户了,那俩孩子估计什么都缺,你找一找用不上的送过去,就当做善事了。”

        顾四妹忍不住露出笑容来“好,我记住了。”

        心底觉得还是他们家大哥心地最善良,跟隔壁那个完全不一样。

        顾三妹怕妹妹性子太软,到时候遇到刘家的人吃亏,索性跟着她一块儿去了。

        顾亮星是个爱凑热闹的,连忙也要跟着一块儿去,还招呼弟弟跟顾芸一块儿去。

        顾芸想到那地方距离茅草屋不远,立刻点头答应了,顾亮晨却靠在顾明东身边表示了拒绝“你们去吧,我想待在家里。”

        顾亮星也没管他,高高兴兴拉着顾芸走了。

        顾亮晨搬了个小板凳在顾明东身边坐下,一颗一颗开始剥瓜子,他剥瓜子看着干净,不像是顾亮星直接上嘴,弄得全是哈喇子。

        顾二弟瞧了,顿时高兴“阿星,剥完了给二叔一些。”

        顾亮晨却护住自己的瓜子仁,好不容易攒了一堆就推到顾明东面前,低声说“爸爸吃,别让二叔抢走了。”

        顾明东乐呵呵的吃了,享受着儿子的孝顺。

        顾明南看着哀嚎起来“果然侄子不如儿子,孝顺儿子还得我自己生。”

        顾明东摸了摸顾亮晨的小脑袋,笑着说道“那可不是,你羡慕不来。”

        顾明南索性自己嗑瓜子,反正嗑瓜子只要一只手就成,右手不能动也不耽误。

        三个人正吃得高兴,顾明东忽然皱了皱眉头。

        顾明南往院子外看去,看见来人,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作者有话要说彻底分家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92127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