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138章 3甜

第138章 3甜


周末放假,  顾四妹自然是要忙着家里头事,洗洗刷刷晒晒不亦说乎。

        顾芸平时也不太爱出门玩,就跟在顾四妹身边帮忙。

        顾亮星却是个待不住的,  一大早吃完了饭就拉着弟弟要往外跑。

        顾亮晨并不想跟着一起去,奈何抗不过大哥,如果他不去的话,  顾亮星能一直在他耳朵叨叨叨个没完没了。

        “别去大河里玩。”顾明东交待了一句,  平时对孩子也是放养。

        “知道了。”顾亮星答应着,  呼啦啦就跑得不见人影了。

        顾四妹一边收拾碗筷,一边问:“大哥,三叔有说什么时候秋收吗?”

        “应该就这几天。”这都快进入十一月了,  天气开始慢慢转凉,  水稻都已经黄了,  继续下去也不会再长多少。

        顾四妹点了点头:“那我让哥提前买点肉回来,  到时候吃。”

        提起老,顾明东顺口问了句:“老这几天怎么没动静,  他跟钱晓茹怎么样了?”

        顾四妹偷笑道:“以前是晓茹姐追着他跑,现在是哥追着人家跑,  晓茹姐害羞了不肯见他,就让哥着急去。”

        顾明东一笑,  也觉得老活该。

        一提到肉,  顾明东倒是想起什么,吃完饭进了厨房,出来的时候手里头拎着一个篮子。

        顾四妹早知道大哥的秘密,这会儿也没有多嘴。

        倒是顾芸原本帮忙晒被子,瞧见顾明东的动作就抬头看向他。

        顾四妹笑着摸了摸顾芸的小脑袋:“去。”

        顾芸这才哒哒哒跑到顾明东身边,顾明东一手提着篮子,  一手提着猪食桶,一大一小朝着猪圈的方向走。

        还未靠近,猪圈就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显然那几头大肥猪已经知道,脚步声就代表快要开饭了。

        顾芸的动作却比顾明东更快,飞快的超前跑去,扑进了郑通的怀中。

        郑通一把接住外孙女,顺势抱起来掂了掂重量,笑着说道:“比前些日子重了。”

        顾芸比着手势:【我有好好吃饭,外公也要好好吃饭。】

        自从来到了上河村,吃得饱穿得暖,家里头叔叔姑姑也和善,最重要的是有两个特别照顾自己的“哥哥”,顾芸眼看着就活泼开朗了许多。

        如今在她身上,已经看不到当初那饱受凌虐、畏畏缩缩的痕迹了。

        每每如此,郑通都觉得眼底发酸,觉得自己冒险跟顾明东合作,是此生最正确的决定。

        顾明东喂了猪,等祖孙两个亲香够了,才将篮子递给他:“里头是大米和鸡蛋,你们留着吃,别等秋收身体扛不住。”

        郑通也没客气,笑着说道:“多亏了你,如今社员觉得吴巍有本事,连带着对我们也客气许多。”

        虽然还得下地干活,但比起下放到其他地方,遭受非人待遇的那些人,他们四个不知道幸运了多少。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郑通让顾芸去旁边玩儿,才说道:“那个香炉处理好了。”

        “原本老夫想着,这样的东西还是直接毁了,亦或者留在我这边更安全。”

        “但现在看来,你也是有大本事的,也许这香炉在你手中更好。”

        如果不是之前那个误会,让郑通误以为顾明东是个天才,无师自通,风水玄学比自己还要高明,他绝不会再拿出这香炉来。

        虽说舍利子已经毁了,香炉也不再能发挥作用,但这样的东西如果落到有心人的手中,还是能引起大麻烦。

        顾明东眉头微动,伸手接过了香炉。

        对于这个世界存在的奇妙法器,顾明东心底也好奇的很,只可惜一直没机会接触。

        拳头大小的香炉,经过郑通的净化之后,看起来散发着淡淡的银色,与之前黑漆漆的模样截然不同。

        原本阴沉恐怖的气息散去,银色的小香炉显得小巧玲珑,甚至带着几分精致可爱。

        细细上手一摸,看似光滑的香炉上,却镌刻着无数细密微小的图纹。

        郑通解释道:“这是香炉自带的纹路,如今早已失传,老夫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用。”

        但能被钱家看中用来当做法器的,肯定不会只是装饰。

        顾明东抛了一下,甚至觉得香炉的重量都轻了许多。

        “这东西能干什么?熏香吗?”

        郑通摸了摸胡子,意味深长的说:“它毕竟是法器,妙用无穷。”

        “比如?”

        郑通摇头说道:“这就得你自己慢慢摸索了。”

        “那就是你也不知道了。”顾明东笑道。

        顾明东摸了摸下巴,忽然问了句:“如果我再放一颗舍利子进去,用鲜血饲养,那是不是能窃取别人的气运?”

        郑通一听,脸色大变:“可千万别因为一时好奇而尝试,气运反噬后患无穷。”

        顾明东挑了挑眉,意有所指:“知青所的钱知一,不也还活得好好的。”

        郑通拧着眉头道:“那是因为对于钱家而言,钱知一只是小辈,至少在此之前,他并未受到气运多少好处。”

        这倒是说得通了。

        顾明东笑着将香炉收起来:“不必担心,就算我想尝试,没有符文也成不了。”

        郑通一听,这才意识到自己关心则乱,忘记窃取气运的秘术不只需要香炉法器和舍利子,还有至关重要的符文。

        他这才松了口气。

        “你这臭小子只会吓唬人,再这么闹腾,老夫都不知道将香炉交给你是好是坏了。”

        顾明东笑着说道:“你放心,我比谁都惜命。”

        毕竟这条命都是捡来的,再死一次的话,他可不信自己还能有好运。

        他说得轻松,郑通瞧着他的眼神,总觉得心底不上不下。

        郑通担心的没错,顾明东回到家中,看着那巴掌大的小香炉,顿时起了几分测试的心思。

        能抗住舍利子和符文,作为钱家窃取气运的法器,这香炉看着再普通,也不该被小觑。

        顾明东眯了眯眼睛,异能感知到主人的心思,飞快的蔓延出来,分化出一条条细嫩的触手,缠绕在香炉之上。

        下一刻,顾明东脸色微微一变。

        银色小香炉居然在吸收异能,虽然吸收的微乎其微,但确实发生了。

        被窃取了能量的异能十分愤怒,细嫩的小触手变成了凶狠的鞭子,狠狠的抽打着小香炉。

        顾明东心有所感,微微皱起眉头。

        他拦住了愤怒的异能,忽然心思一动,将储存下来的灰泥放进了香炉中。

        橡皮泥似的灰泥,在进入香炉之后像是活了过来,顺着香炉上的纹路活动起来。。

        他们飞快的蔓延,一层层粘附在香炉的内部,一如当初血液污垢,只是灰泥更加干净和纯粹。

        很快,银色的小香炉收敛了光晕,变成了一个略微发黑的平凡香炉。

        顾明东惊讶的挑眉,他试探着再次探入异能,这一次香炉没有直接吸收,反倒是灰泥浮动起来,像母亲见到孩子一样,将异能包裹在中央。

        异能也不再如方才那般愤怒,反倒是乖巧的躺在灰泥之中,就像是孩子回到了子宫羊水之中,倍感安全。

        如果说在此之前,异能一直光着身子到处跑,那么现在就被穿上了衣服,还是丝绸质地,十分顺滑。

        只可惜灰泥还是太少了一些,偶尔会有包裹不住的时候。

        奇妙的感觉,让顾明东脸色也变得奇怪起来。

        可这有什么用,帮异能找到了刀鞘?

        猛地,顾明东神色一震,冥冥之中,他感受到来自远方的吸引力,在这个世界的某个方向,有什么东西正在召唤着他。

        舍利子!

        顾明东无比坚定的确认。

        目光再次落到香炉上,顾明东嘴角勾起,这算是意外的惊喜吗?

        得到了小惊喜,顾明东心情大好,如果他的猜测成真,有了小香炉的存在,那么将来再寻找舍利子,就完全摆脱了钱知一的限制。

        心情大好的顾明东,连带着异能都在欢欣雀跃的跳舞。

        从异能身上蔓延出来的能量,星星点点的落到上河村,即使它不主动,也依旧细润着这一片土地。

        顾明东并不知道的是,在银色小香炉大变样的时候,又一次趁机上山寻找的钱知一一阵心悸。

        自从山上滚下去摔断了腿,钱知一只觉得生活越来越不顺利。

        对于其他知青而言,下乡之后生活艰苦了一些,每天都得下地干活,但生产队丰收他们都能吃饱,这已经算是不错的日子了。

        像是杜明杜涛兄弟俩,因为家里太困难,他们偶尔还能寄一点粮食回去填补,累归累,心底却觉得下乡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

        可钱知一不同。

        他自小过惯了顺风顺水的日子,从未吃过生活的苦头,如今这生活对他而言,简直就是每天生活在地狱之中。

        尤其是这一年他不是在养伤,就是在偷懒,顾建国看在眼里,平时教训了不听,临了分量的时候给了重磅一击。

        钱知一赚到的工分,是按照生产队未成年孩子来算的。

        可想而知,钱知一既丢人又得挨饿,虽说生产队有人口粮,可那才够吃多久,要不是有家人的殷殷叮嘱和未来的无限风光支撑着,他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每天一有空,钱知一就恨不得住在山上,好早些找到那东西。

        今天也是如此,一大清早钱知一就开始在山头上摸索,但越找脑子越糊涂,山里头每棵树每颗草都长得一模一样,钱知一连之前走过的路都忘得一干净。

        钱知一用力拍打着自己的脑袋,他总觉得真相就在面前,却一直有一层薄雾遮挡,让他摸不到头绪,反倒是陷入了困局。

        蓦的,一阵阵心悸传来,让钱知一力竭的无法前行,只得靠在了一棵树上休息。

        阴森冰冷的深山,钱知一靠在冰冷潮湿的树干上,有一种体内的热量被慢慢抽走的错觉。

        忽然,孩童叽叽喳喳的清脆声音,打破了钱知一的幻觉。

        他连忙躲在灌木丛后,生怕被发现。

        一群孩子呼啦啦跑进林子,为首的正是顾亮星,他指着一处喊道:“快看,好多蘑菇。”

        虽然上山下海的折腾,但即使这么点大的孩子,也知道在玩耍的时候带一些吃的回家。

        双胞胎身后就背着竹篓,看见什么野果野菜蘑菇都会摘下来,偶尔他们还会打猪草,免得顾明东忙完了地里头的活儿还得忙这个。

        “哇,好多蘑菇。”刘小柱难得也跟着一道儿来的,瞧见蘑菇就惊喜的叫道。

        因为没有父亲,大哥又出了那档子事情,生产队的孩子总不愿意带着他一起玩,刘小柱也不敢跟着其他人玩,因为他们总会欺负自己。

        但每次双胞胎放假,刘小柱就会偷偷的跟上来。

        跟其他的孩子不同,双胞胎从来不会故意欺负他,也从不提他大哥的事情。

        顾亮星得意的说:“我就说这里蘑菇多,这可是只有我知道的秘密基地。”

        他眼睛滴溜溜转着,暗道真正的秘密基地他才不会告诉小伙伴,只能带他们来野外的地方。

        顾亮晨不搭理大哥的表演,自顾自开始挖蘑菇。

        这一片树上有长出来的是猴头菇,位置有些高,顾亮晨惦记着他爸喜欢吃蹭蹭蹭爬上树,特意多挖了一些,专挑着又肥又嫩的。

        其他小孩儿却不喜欢蘑菇,最近雨多,他们吃蘑菇都快吃腻了。

        毕竟他们家大人做饭舍不得下重油,也没有肉做配菜,更没有齐全的调料,蘑菇的味道难免寡淡,还不如家里头的蔬菜好吃。

        于是随便挖了几颗,几个孩子就围着顾亮星问:“不是说带我们掏鸟窝吗,什么时候去掏鸟窝?”

        顾亮星指了指周围的大树:“这不就是。”

        “阿晨,你帮我拿着。”顾亮星将竹篓一扔,撩起袖子,吐了两口唾沫就开始往上爬。

        顾亮晨无奈的帮哥哥背上竹篓,提醒道:“你小心点,别摔了。”

        “放心,这么点高难不住我。”

        顾亮星灵活的像一只猴子,蹭蹭蹭就爬上了一棵树。

        每当这时候,站在树底下的顾亮晨才有点羡慕这个傻哥哥,叔说了,他们爸爸爬树也特别厉害,以前家里头没吃的,爸爸就上山掏鸟蛋给他们做炖蛋吃。

        顾亮晨仰着头,眼底有些羡慕,他有点爬高,平时不太敢爬树。

        一转眼,顾亮星就带着三颗鸟蛋回来了,他没把窝里头的鸟蛋全掏空。

        “看,粉色的鸟蛋。”

        鸟蛋的魅力无穷,一群孩子羡慕惊呼出声。

        顾亮星却没把鸟蛋分给他们,反倒是塞进竹篓:“我妹喜欢吃这个,带回去给她吃。”

        一个孩子舔了舔嘴角,说:“我妈说你妹是捡来的,不是你爸的孩子,你为啥还对她那么好。”

        谁知一直很好说话的顾亮星黑了脸,怒气冲冲的骂道:“你瞎说什么呢,我爸说了她是我妹妹就是我妹妹,再瞎比比我揍你。”

        挥舞的拳头让小孩子连忙闭嘴。

        顾亮星冷哼道:“你们谁要敢说我妹坏话,以后我就不带他玩了。”

        “我们以后都不说了。”

        “你们发誓。”

        “我发誓,谁说谁就是小狗。”

        顾亮星这才满意了,点了点头说道:“我带你们去看一样好东西,走,跟我过来。”

        灌木冲后,钱知一蹲的双脚发酸,一双眼睛却直勾勾的钉在双胞胎身上。

        一看到双胞胎他就想起顾明东,想起顾明东男人心底就浮现起一阵阵恶意。

        明明是一个乡下男人,活该一辈子穷种地,连吃饱穿暖都成问题,偏偏却过得比自己还要好。

        想起老顾家最近还买上了自行车,甚至放出话来等秋收过后要造房子,钱知一只觉得心底火烧火燎的嫉妒。

        憎恶的眼神落到双胞胎的后背上。

        顾亮晨十分敏锐的回头,却什么都没发现。

        顾亮星大大咧咧的毫无察觉,带着一群孩子来到一棵大树下:“你们看那是什么。”

        刘小柱使劲抬起头来,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马蜂窝?”

        顾亮星哈哈一笑,解释道:“这可不是马蜂窝,这是野生蜜蜂的窝。”

        “野生蜜蜂?那里面有蜂蜜吗?”

        “马蜂不会酿蜜,蜜蜂肯定会酿蜜?”

        “哇,蜂蜜是不是很甜,我从来没吃过。”

        顾亮星摆了摆手,笑着说道:“蜂蜜肯定很甜。”

        孩子们一个个抬头,张大了嘴巴,似乎这样就能尝到那甜味似的。

        顾亮晨瞪了眼哥哥:“蜜蜂也会蜇人的,不想死赶紧走。”

        顾亮星却说:“咱们先看看,等这阵子忙完,我就求我爸过来掏蜜蜂窝。”

        “阿东叔能答应吗?”

        “我爸特别疼我,肯定能答应。”顾亮星得意的说。

        比起其他家动辄打骂儿子的老爸,顾明东确实是很讲道理,对儿子十分宽容,很少会有打骂的时候。

        “而且我爸说啦,掏蜜蜂窝有技巧,小心一些就不会被蜇。”

        顾亮星滔滔不绝的开始说从爸爸那边听过的故事,读书的时候,上课的内容他老忘记,顾明东随口说过的故事,他倒是记得一清楚。

        “啪嗒!”

        一声异响传来,顾亮晨猛地抬头,就瞧见不知从哪儿飞来一块石头,直勾勾砸中了那个蜜蜂窝。

        蜂窝摇摇欲坠,而护巢的蜜蜂却已经被激怒了,挥舞着翅膀朝着他们扑下来。

        “快跑!”

        顾亮晨一把拽住还在讲故事的哥哥,朝着山下就跑。

        其余的孩子也被吓了一跳,争先恐后的往山下跑,刘小柱惊慌失措,跑的时候却还不忘背上装满蘑菇的箩筐。

        “啊啊啊啊啊!”

        一声声尖叫声音,传遍了整个上河村。

        灌木丛中,钱知一露出恶意的笑容,他就是看那两个小崽子的笑容不顺眼,想让他们尝尝教训。

        谁知没等钱知一高兴多久,忽然听见一阵嗡嗡嗡的声音,他猛地抬头,就瞧见那些蜜蜂居然发现躲在灌木丛后的自己,正呼啸而来。

        钱知一大惊失色,撒丫子就跑,却已经晚了。

        一群孩子连滚带爬的往山下跑,幸亏山脚下那条过膝小河救了他们。

        扑通扑通一阵,孩子们全跳进了河里头,憋着气等蜜蜂退散。

        许久,被激怒的蜜蜂才渐渐散去。

        顾亮星第一个冒出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蜜蜂都走了,快上来。”

        其他孩子这才一个接着一个冒出头。

        几个人对视一眼,忍不住都哈哈大笑起来。

        顾亮晨一边笑,一边龇牙咧嘴,虽然跑得快,但路上还是被蜜蜂狠狠蜇了几下。

        “顾亮星,顾亮晨,你俩在河里干嘛呢?”一个声音传来。

        双胞胎的笑声止在了喉咙里,就像是被捏住脖子的小鸡崽。

        顾明东没好气的跳下河,一边一个把儿子拎上岸,虽说这条河只有成人膝盖深浅,但这会儿都凉了,这俩倒好,直接在河里头打滚。

        他也没拉下其他孩子,有一个算一个全赶上去了,让他们赶紧把衣服拧干了凉凉干,免得着凉。

        等他上去一看,顾明东道是乐了:“你俩脸上怎么回事儿?”

        只见兄弟两个,顾亮星额头和下巴被蜜蜂蜇了,这会儿额头像寿星公,下巴也肿了起来。

        顾亮晨还好一些,只有鼻子被蜇了,差点成了比诺曹。

        顾亮星支支吾吾的不肯说,最后还是顾明晨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顾明东皱了皱眉头,入秋后的蜜蜂毒,虽说不是马蜂,可到底是野生的,再看看其他几个孩子多少都负伤了,幸亏他们还算机灵跳进了河里头,不然非得闹出人命不可。

        瞧着双胞胎耷拉着脑袋,一副知错的模样,顾明东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们在这儿等着。”说完转身上了山。

        刘小柱有些担心的问:“阿东叔不会生气了,他会不会揍你们?”

        “我爸才不会随便打人。”顾亮晨立刻反驳道。

        顾亮星不是很确定,因为偶尔瞧见老爸打叔,打得叔嗷嗷叫的。

        顾明东一路反悔,顺着孩子们的脚印,很快就找到了蜂窝所在的地方。

        蜂窝附近还有许多蜜蜂在飞舞,可惜他们能蜇人,却没办法让掉下来的蜂窝重新回到树上去。

        顾明东出现后,顿时激怒了蜜蜂,呼啸着朝他扑过来。

        不等他们靠近,异能刷刷两下子,直接给拍开了,绝对不让这些小家伙伤害到主人一丝一毫。

        忽然,顾明东瞧见一块石头突兀的嵌入了蜂窝上,他眯起眼睛,朝着周围看去。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86119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