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141章 红鸾

第141章 红鸾


“哥,  我有重要的事儿想跟你说。”

        顾二弟刚开口,平时厚脸皮的脸颊上就泛起一股红晕来,那一副做贼生怕别人听见的模样,  让顾明东微微挑眉。

        “晓茹终于搭理你了?”

        钱晓茹鼓起这辈子最大的勇气送出了那把木梳,  送出去之后却开始害怕,既担心顾二弟不明白,  又担心他看明白了,  却压根不喜欢自己。

        患得患失下,  钱晓茹索性当了鸵鸟,不再出现在顾二弟的面前。

        这下子顾二弟可傻眼了,  以前他在运输队里头,三天两头就能看见钱晓茹,  从来没想到钱晓茹一旦不过来,  自己见到她的机会就少之又少。

        两个人你追我赶,你进我退的,  愣是拖拖拉拉到了现在。

        顾明东琢磨着,以老二的直肠子,  如果钱晓茹一直避着他走的话,  两个人兜兜转转,到了最后说不定还是有缘无分。

        谁知道居然这么快就有结果了。

        顾二弟忙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晓茹可喜欢我了,怎么可能不搭理我。”

        顾明东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一脸你接着装的模样。

        顾二弟摸了摸鼻子:“之前那是意外,我自己好好反省过了,  作为一个男人让人家女孩子开口明示是我不对,那我现在不是想通了吗。”

        之前没开窍的时候,顾明东觉得自家弟弟像个二愣子,  钱晓茹都表现的那么明显了,他愣是什么都没察觉,一口一个把人家当亲妹妹。

        可一旦开窍,顾二弟拿出来的行动力,却让顾明东都为之震惊。

        且说钱晓茹送梳子开始,顾二弟花了一晚上的时间,就立马想通了。

        钱晓茹长得好,家世好,更难得的他也觉得喜欢,以前只觉得当妹妹挺好,温柔懂事比老三强多了,他就乐意给她当大哥,为她出头。

        现在一琢磨,当媳妇也不错。

        妹妹是要嫁人的,以后就是别人家的,可媳妇是自家的,能一直在一起。

        顾明南跟完全没想再婚的大哥不同,他是土生土长的上河村生产队人,觉得男人到了年纪肯定是要娶媳妇的,既然要娶媳妇,那肯定得娶一个顺眼的。

        正好,他瞧着钱晓茹就特别顺眼。

        这么想着,顾明南觉得这对象能处。

        结果到了第二天,他往运输队一跑却压根没瞧见钱晓茹的踪影,顾明南顿时傻了。

        一连好几天,钱晓茹都没出现在运输队。

        顾明南原本就是个急性子,那叫一个抓耳挠腮。

        终于忍不住找到了钱师傅,支支吾吾了老半天,才憋出来一句:“钱师傅,晓茹这些天怎么没过来?”

        钱师傅瞧着他的表情,心底呵呵笑,一直瞧着女儿追着人家小子跑,没想到这小子也有今天。

        难得体会到老丈人权威的钱师傅,故作冷淡的回答:“晓茹自己也有工作,哪能整天往咱运输队跑啊。”

        顾明南急了:“那她以前不老来给你送东西吗?”

        “所以我这些天特别注意,每天都没拉下东西。”钱师傅呵呵道,他记性好的很,以前那都是女儿强行让他落在家里,找机会送过来,顺便看臭小子的。

        顾明南旁敲侧击了半天,可惜压根不是钱师傅的对手,一点消息都没打听出来。

        他不得不厚着脸皮问:“钱师傅,那你能不能帮我带句话给晓茹,就说我有事儿找她。”

        谁知钱师傅还不接招,笑呵呵的问:“你有啥事儿直接告诉我,我回家告诉她不就成了?”

        顾明南就算再直肠子,也知道让老丈人带话肯定是不妥的,他红着脸不说话了。

        钱师傅看够了笑话,这才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行啦,今天晚上就帮你带。”

        顾明南脸红的像猴屁股,一整天都没敢看钱师傅那慈祥和蔼的眼神。

        当天晚上,钱师傅果然把话带到了女儿面前:“晓茹啊,你俩到底咋回事,我瞧着这臭小子像是开窍了。”

        钱晓茹脸一红,羞恼的把亲爸推出去:“爸,你别管。”

        “让我别管,你们倒是别来烦我啊。”钱师傅笑骂道。

        回头就对钱母说了句:“今天瞧着阿南挺有心的,估计咱闺女跟他能成。”

        “真的?”钱母也惊喜的叫道。

        实在是女儿单相思的时间太长,顾明南就跟傻小子似的不开窍,弄得夫妻俩个的要求都放低了许多。

        “哎呦喂,可算是有进展了,再这么耽误下午咱晓茹都要变成老姑娘了,你说这孩子也死心眼,就认准阿南这傻小子了,这可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你瞎操心什么。”钱师傅哼着小曲儿洗脚,笑呵呵的说:“我就说了,咱家晓茹要长相有长相,有工作有工作,哪能拿不下一个臭小子。”

        这会儿他倒是半点不担心了,浑然不见前些时候愁眉苦脸的样儿。

        夫妻俩一合计,人最怕对比,左看右看都觉得顾明南当女婿最合心意,尤其是钱师傅,他觉得整个运输队就顾明南最上进,人品也好,家里头也还算干净,是最佳人选。

        钱母琢磨了一下,还说:“他们俩年纪也不小了,阿南今年几岁?”

        钱师傅沉吟道:“他进运输队的时候十七,今年也得十八了。”

        钱母一拍手:“那跟晓茹一样大,两人正好谈两年就结婚。”

        “他生日晚,仔细算咱晓茹还大几个月。”

        “几个月算什么大,两个人同岁刚好,能说得上话。”

        钱师傅还问:“你说晓茹出嫁的话,咱们给她准备点什么嫁妆?”

        “我听别人说缝纫机可好用了,要是能弄到缝纫机票的话,咱给晓茹弄一个,多体面。”

        夫妻俩兴奋不已,甚至开始商量起给女儿的陪嫁来。

        临了就钱母忧愁了起来:“哎,晓茹婚事没着落的时候,我整天为她操心,现在眼看着有着落了,我这心里头又不是滋味。”

        “你说女儿嫁出去了,还能跟现在似的每天回家吃饭吗?不会十天半月也见不到人吧。”

        “你要是乐意每天让他们回家吃饭,他们能不乐意?”钱师傅说道。

        钱母瞪了他一眼:“当闺女和当别人媳妇能一样吗,就算阿南跟晓茹都乐意,别人也得说闲话,到时候反倒是惹得小夫妻吵架。”

        钱师傅上了床,无奈道:“你这想的也太长远了,事儿还没谱儿呢。”

        钱母拍了他一下:“我就一个女儿,她两个哥哥又是靠不住的耙耳朵,我不得为她想长远一点。”

        这一想,钱母就觉得愁的睡不着觉。

        隔壁的钱晓茹也辗转不寐,一晚上尽是胡思乱想,一会儿想着顾明南也喜欢自己,欢喜的满脸通红,一会儿又觉得会被当面拒绝,脸色发白。

        等到第二天早上,花骨朵似的小姑娘,像是被霜打了一样。

        钱师傅夫妻俩看着都觉得担心,钱晓茹却匆匆忙忙吃过了早饭,一咬牙就过去了。

        站在运输队不远处的转弯角上,钱晓茹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她心想,要是能成的话最好,要是还成不了,那她也是要脸的,以后就再也不去纠缠顾明南了。

        在清晨的凉风中不知道等待了多久,一缕阳光洒落下来,像是一道道金线,照亮了那个骑着自行车赶过来的男人,也同时照亮了钱晓茹的心。

        一直到白发苍苍,步履蹒跚,钱晓茹依旧还记得这一幕。

        阳光透过淡淡的晨雾,温柔的洒落在顾明南的身上,让他整个人都像是带上了一层光晕,就像是那一天他从天而降,将她从绝望中拉出来一般。

        顾明南一看见站在路口的人,就露出灿烂的笑容,将女孩心底仅剩的阴霾一扫而空。

        “你……”两人同是开口。

        “你先说。”又是该死的默契。

        钱晓茹脸颊红扑扑的,哪里还有方才的苍白,她拧着自己的辫子不说话了。

        顾明南咳嗽了一声,难得这平时脸皮厚到能穿墙的男人,这会儿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他觉得不能再让姑娘家先开口,率先说道:“晓茹,咱俩处对象吧。”

        钱晓茹也没想到他这么直接,愣了一下。

        顾明南见她没回答,继续说道:“我保证会对你好的,以后跟着我混,咱俩建立坚固的革命友谊,家里头有我一口饭吃,就有你一口饭吃,要是只有一碗肉汤,那你吃肉我喝汤。”

        钱晓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一连串的话打了个措手不及。

        看着顾明南拍着胸脯要对她好的画面,钱晓茹有一瞬间觉得,他们俩不是要谈对象,而是要拜把子,歃血为盟的那种。

        顾明南见她傻愣愣的不说话,一时也有些语塞,暗道自己是不是有哪句话说错了。

        他琢磨了一下,又试探着说道:“你要是不喜欢吃肉,那别的也行。”

        钱晓茹终于反应过来,眼底带着雀跃欢喜:“不,我喜欢吃肉。”

        顾明南放心的笑了,他就想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不喜欢吃肉:“那就这么说好了,从今天开始咱们处对象。”

        钱晓茹点头如捣蒜,她怕自己一开口,就忍不住大笑起来。

        谁知她不说话,肚子却咕咕叫起来,谁让钱晓茹早饭只喝了一碗稀粥就出来了,让女孩儿又羞又恼,低着头不敢看新上任的对象。

        顾明南拍了拍车后座:“上来。”

        钱晓茹二话不问,直接坐上了车,压根不怕顾明南对她做什么坏事,全心全意的信任着,只红着脸拉住了他的衣服。

        顾明南直接掉了头,载着钱晓茹来到了国营饭店,他跳下车,让钱晓茹在外头等着。

        一会儿功夫,顾明南再跑出来的时候,手里头就装着两个大包子,直接塞进了女孩的手里:“请你吃。”

        钱晓茹下意识的咬了一口,是扎扎实实的大肉包,国营饭店的手艺好,吃起来喷香。

        “阿南哥,你也吃。”钱晓茹举起一个大肉包。

        顾明南也没客气,一口下去干掉了半个:“剩下的你吃,我早上都吃过了。”

        钱晓茹脸颊红扑扑的,知道顾明南肯定是听见她肚子在咕咕叫,所以才特意带她来吃肉包子的。

        坐在自行车后头,钱晓茹小口小口,珍惜的吃掉了剩下的一个半大肉包。

        等顾明南径直把她送到了工厂门口,钱晓茹才回过神来,她跳下车刚要说话,谁知道先打了个嗝,顿时羞的满脸通红。

        顾明南却只笑着说:“快进去吧,我上班去了。”

        说完又风一般的走了,钱晓茹这会儿满心甜蜜,走路蹦蹦跳跳的进了工厂大门。

        进门遇到跟她熟悉的工友,问起送她过来的是什么人,钱晓茹也不害臊,大大方方的说:“那是我对象。”

        顾明东听弟弟讲完自己的恋爱史,顿时囧囧。

        顾明南还特别得意,嘚瑟的说道:“大哥,以后我就是有对象的人了,我打算先谈两年再结婚,等结了婚生了孩子,你就要当大伯了。”

        顾明东表示:“你是不是想的太远了?”

        “怎么会远。”顾明南说,“不以结婚为目的的处对象都是耍流氓,晓茹还比我大几个月,翻年我们就十九了,到时候我不急,钱师傅都要急了。”

        这话倒是出乎顾明东的预料,没想到这傻弟弟看得倒是挺清楚。

        顾明南继续说:“结了婚不得生孩子,生了孩子不得养大他们,哎,看来以后我得好好攒钱,不能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顾明东惊讶着弟弟的转变,这谈一个对象,大手大脚的性子都变了。

        结果下一刻,顾明南就说:“不过攒钱太难了,大哥,我仔细想过了,还是好好学汽修,到时候争取多赚钱点更好。”

        顾明东拍了一下额头,语重心长的对弟弟说:“阿南,以后对晓茹好一点,不然人家觉得你不着调跑了,你可就找不到这样的好姑娘了。”

        能容忍顾明南天马行空,有一下没一下跳脱幼稚,还能满腔爱慕的,除了钱晓茹估计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顾明东内心觉得,能找到一个喜欢自己,自己也喜欢的人成家,也是人世间难得的幸福。

        顾明南没听懂他内涵的话,拍着胸脯保证:“那当然,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了,对自己人当然得好点。”

        以至于顾明东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你知道媳妇是干什么的吧?”

        顾明南奇怪道:“当然知道,媳妇就是娶回家过日子的,我没娶过媳妇,难道还没看别人娶过媳妇吗?”

        顾明东吐出一口气,总觉得不能跟老二说太多话,说多了他自己也能被带偏了。

        最后他拍了拍顾明南的肩头:“很好,既然你都开始处对象了,那就是大人了,你得为你们的将来做打算。”

        “那肯定啊,媳妇孩子都得归我养活。”顾明南道。

        “谁要娶媳妇了?”顾三妹探出头问。

        “老二,你跟晓茹姐处上了?”

        顾明南昂头挺胸的回答:“那必须啊,你们就等着多一个嫂子吧。”

        顾四妹也听见了,笑着说道:“那感情好,我喜欢晓茹姐。”

        “老四眼光不错,跟我的眼光一模一样。”顾明南笑着说道。

        顾亮星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二叔,连你都能娶到媳妇?”

        顾明南一把将小家伙搂住挠胳肢窝,口中笑道:“让你挤兑我,臭小子,以后等我生了儿子,就丢给你带,带不好就扣你零花钱。”

        顾亮星被他逗得哈哈大笑,嘴里直讨饶。

        顾三妹无奈的摇了摇头:“晓茹姐到底看上他哪儿了?”

        顾明东倒是说:“老二也挺不错,至少有担当。”

        而且顾老二虽然嘴上老挤兑妹妹,其实比谁都心疼妹妹,跟这年头重男轻女,完全不尊重妻子的男人不同。

        顾三妹脸上带着嫌弃,却也说:“那倒是,矮子里头的大高个。”

        至少比起瞧上她的人,顾三妹心底也觉得二哥强多了,就是说话太气人了,也不知道将来晓茹姐会不会后悔找了个棒槌。

        屋里头闹腾的厉害,顾明东索性搬了个椅子坐在了门口。

        一会儿,顾亮晨也从里头出来了,搬了个小凳子坐在他身边,学着他的模样看着天空。

        顾明东被他逗笑了,伸手摸了摸儿子的头发:“怎么不去看小兔子了。”

        “二叔跟大哥太吵吵了。”顾亮晨说道。

        “爸,二叔结婚后会搬出去住吗,那我们是不是就不能每天见到他了?”

        顾明东没想到他想的那么长远,笑着说道:“等年底咱家起新房子,到时候把你二叔的新房一块儿造了。”

        “不过你二叔在运输队上班,晓茹也在镇上有工作,现在还好,等将来他们结婚生了孩子,住在生产队肯定不方便。”

        就顾明东的意见,那肯定是在镇上置办房产更方便,他压根没有留弟弟一直在身边的念头,远香近臭,就算钱晓茹是个温柔善良的人,但亲生的兄弟姐妹住一起久了,尚且还有矛盾。

        尤其是将来弟弟弟媳也得生孩子,一想到孩子哗啦啦一大群的场景,顾明东都会觉得头疼。

        只可惜现在房产是不能私下买卖的,溪源镇上几乎也没有愿意出租的屋子,就算有,基本也只愿意租出去一间,毕竟自家人也得住。

        顾明东如果愿意花大力气的话,倒是也能找到合适的房子,但他心底觉得自己都把弟弟送进运输队了,再继续大包大揽的话那不成养儿子了。

        反正顾明东是懒得花这个力气,让顾二弟自己解决才是正理。

        这样一来,就只能等厂里头分房,这就得看运气了。

        顾亮晨托着下巴:“那我就见不到二叔了,我会想他的。”

        瞧见小儿子少年老成的架势,顾明东笑了一声:“孩子长大了都要成家立业,就像小鸟长大了都会离开鸟巢,自己建立新家一样,但不管离得多远,我们都还是一家人。”

        顾亮晨偏过头看向他,坚定的说道:“爸,我不想离开家,我要一辈子留在你身边给你养老。”

        顾明东再次被逗笑,索性伸手将小儿子抱到腿上,捏了捏他肥嘟嘟的巴掌肉:“你有这个心就好。”

        顾亮晨顺势靠在他怀里,搂着他的脖子问:“爸,那你会给我们找一个后妈吗?”

        “怎么,你想要后妈?”顾明东挑眉问道。

        顾亮晨犹豫了一下,显得有些紧张,但还是说道:“如果爸爸喜欢,那我也喜欢。”

        顾明东无奈的叹了口气,明明是双胞胎,一模一样的养大,为什么大儿子整天活蹦乱跳像一只猴子,脑子里就只惦记着晚上吃什么。

        小儿子却是个敏锐多思的,家里家外发生的事情了,总会让他想到更多。

        伸手拍了拍小儿子的后背,顾明东笑着说道:“光是你们几个爸已经很头疼了,不想家里头再添人。”

        至于弟弟结婚,那是直接踹出门自立门户。

        顾亮晨听见这话,开心的笑起来,又觉得自己不应该,再一次保证道:“我会一直陪在爸爸身边。”

        顾明东没回答,只是慢慢拍着他的后背,异能倒是好奇的探出头,学着顾明东的动作,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小孩儿的脑袋。

        顾亮晨靠在爸爸温暖宽厚的怀里头,无比的安心,忽然像是察觉到什么,小手想摸一下额头,却又放了下来。

        顾明东没注意到这个小插曲,因为顾亮星终于摆脱了二叔的控制,哒哒哒跑出来,瞧见弟弟趴在爸爸身上,顿时酸气的不行。

        “我也要我也要。”顾亮星一边喊着,一边可着劲往他身上挤。

        顾明东十分无奈,只得一手一个抱着,谁也不亏欠。

        顾芸有些羡慕的看着这一幕,顾四妹笑了笑,将女孩儿留在怀里:“臭小子臭烘烘的,我们别搭理他们,去给小兔子喂草好不好?”

        顾明南找到了对象,整个人都变得不同起来。

        用顾三妹的话形容就是,就跟面前被吊上了胡萝卜的驴子似的,终于有了前进的目标。

        对此顾明东乐见其成。

        在社员们的共同努力下,上河村生产队的秋收终于步入了尾声。

        金灿灿的粮食堆在了晒谷场上,丰收的喜悦让社员们脚下生风,恨不得立刻将谷子晒干了,交完公粮那剩下的都是大伙儿的。

        比起社员们热衷于在晒谷场转悠,顾明东就更忙了,他得为自家造新房子做准备。

        顾明东还不打算随随便便起两间泥土房,而是想学金老五那样,直接上青砖。

        砖头、木材、瓦片……

        不动不知道,一动才发现要准备的材料不少,光是砖瓦就够顾明东折腾了。

        幸亏兄弟俩路子广,很快就找到了能买到砖瓦的地方。

        也就是在这当头,顾秀秀满脸喜气的回家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85346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