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144章 蚂蚁搬家

第144章 蚂蚁搬家


按照现代人的想法,  新造的房子,怎么样也得放个一年半载才好住人,不然甲醛能要人命,  更别提其他乱七八糟的污染了。

        但时间回到七十年代,现在的老百姓可还不讲究这个,多的是前脚刚盖好,  后脚就直接住进来的,甚至还有些人家边住边盖。

        实打实烧制出来的青砖纯天然无污染,  放进去的家具要么是竹制品,  要么是纯木制品,  甚至还带着淡淡的木质清香,  完全不用担心甲醛来祸害家人。

        新房子造好后,  老顾家上上下下,  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每天吃过了晚饭,就开始往新家搬东西。

        顾明东不会木工,但他竹编的手艺十分不错,很快为新家添加上全新的竹椅、竹凳、竹筐,但凡能用竹子代替的,他都能编出来。

        今天搬一个柜子,明天挪一个箱子,慢慢的,  新家的屋子也变得有模有样起来。

        就连平日里最爱往外跑的顾亮星,  最近也都不爱搭理小伙伴了,逮着功夫就往新家跑。

        顾四妹更是带着顾芸,  从里到外每天三顿的收拾,那架势,恨不得将每块青砖的缝隙都擦得干干净净,  绝对不留下一点灰尘。

        顾弟带着两个侄子,还用竹子在新家搭出一个围墙来,家里头养的鸡,新进门的兔子,都得重新给他们搭建新窝。

        为了遮蔽社员们的视线,竹墙搭建的比普通的略高一些,只可惜现在不允许种花,不然顾明东肯定得种上一圈儿的蔷薇花,将外面的视线遮挡的严严实实。

        院子里的地皮整了整,除了鸡窝兔子窝之外,晾衣服、玩耍、乘凉的位置都空出来了。

        顾亮晨跟前跟后的帮忙,看着崭新崭新的鸡窝,忍不住说道:“咱们搬新家,家里头的母鸡和小兔子也有新家了。”

        原本物搬了新家会不适应,但顾明东有金手指在,不夸张的说一句,即使他不有意识的使用异能,有他存在的地方植物也更为肥美,小物自然更喜欢。

        最忙的还属顾三妹,以前她在回收站上班,只有自己看着喜欢,亦或者觉得家里头其他人会喜欢的,才会偷偷摸摸的带回家。

        现在可好,看见什么都觉得新家能派的上用场。

        一段时间持续下来,家里头但凡缺少的东西,还真的被她找了个七七八八,能干的让顾明东为之侧目。

        顾弟每天下班过来接她一道儿回家,总能瞧见自家妹妹大包小包的。

        “老三,木头你带回家说能坐凳子,这破瓶子能干什么?”顾弟不解的问。

        顾明西却说:“你知道什么,这是四妹托我找的,等到了春天找一把野花插着,可好看了。”

        她手里提着一个陶瓷瓶子,看着没什么特别,就是个白色的净瓶,上面还磕破了一块,要是完好无损的也不会被扔到回收站。

        顾明南无语道:“还插花,你们是不是闲得慌?这还不如烂木头呢。”

        顾明西可不纵容他,狠狠的给了他一起掐,在老的惨叫声中道:“我们乐意,要你管。”

        不等顾弟回答,顾明西眼睛滴溜溜一转,故意说道:“女人都喜欢花花草草,等春天山上地里头都开花的时候,你摘一些送晓茹姐试试看,她肯定也喜欢。”

        顾明南奇怪道:“鲜花还能比肉包子还好。”

        “吃吃吃,你除了吃还知道什么?”

        “切,好男不跟女斗。”顾明南嘴硬的说道。

        等快到家了,他却又问道:“晓茹真的也会喜欢?”

        顾明西忍着笑,这会儿觉得钱晓茹的眼光是不错,至少她家老开窍之后,有啥好吃的好玩的都知道惦记着对象,不像以前老跟他们抢。

        啧,果然是重色轻妹的家伙,如今眼里头只有未来媳妇,哪里还有她这个妹妹。

        “那当然,到时候你放心送。”即使心底吐槽,顾明西还是盼着他们好的。

        顾明南摸了摸下巴,暗道喜欢花还不容易,等春天漫山遍野都是野花。

        来年开春之后,顾明南可着劲上山下地的摘花,愣是摘了像是柴火堆似的一大捆,抗在肩头上送到了钱晓茹的手中。

        顾明西亲手掂量过,那一大捆的映山红绝对超过了十斤,她劝阻无效,只得看着老犯傻。

        且不提到时候钱晓茹又是感,又是哭笑不得,吭哧吭哧了老半天才把那捆能挡柴火烧的映山红运回家,回到腊八这天,老顾家在新家做了第一顿腊八粥,算是正式搬到了新家。

        “哇,新家好大,好宽敞,好敞亮,好漂亮啊啊啊啊啊……”顾亮星夸张的喊道,双手叉着腰站在大厅里,一副视察的架势。

        顾明南一巴掌拍在大侄儿后脑勺上:“你又不是第一次来,装什么相。”

        顾亮星反手抱住他胳膊,嚷嚷道:“叔你知道什么,我这是表达自己内心的激。”

        顾明西也嘲笑道:“阿星,你在学校写作文的时候有这个劲头,也不会拿零分了。”

        期末考试差点倒数的顾亮星苦了脸:“咱不是说好了不提这茬,你们怎么又提起来了?”

        尤其是弟弟和顾芸还在旁边看着呢,顾亮星再厚的脸皮也觉得丢人,这家伙浑然忘记,他们小学就一个班,他成绩怎么样另外两个能没点数?

        顾明东也笑了起来:“好,我们不说了,不过考多少分拿多少零花钱,这次就没你的份儿了,下次加油。”

        期末考后,顾明东就实现了自己的诺言,但凡考考到一百分,就能拿到一毛钱奖励,考几门一百就拿几毛。

        顾四妹跟顾亮晨都是双百,顾芸数学差了点,语文也是一百分,顾亮星就给全家拖后腿了,直接让平均分下滑到及格线。

        顾弟自己也是个学渣,这会儿幸灾乐祸的揉着侄儿的小脑袋:“听见没有,以后争气点。”

        “不争气还不是跟你学的。”顾三妹在旁边笑道。

        顾弟却说:“害,早知道能有奖励,那我当年肯定好好学,一毛两毛也是好的。”

        “德行。”

        见顾明东恪守诺言,该给的奖励给,不该给的绝对不松口,顾芸偷偷的拉着顾亮星说:“大哥,我的钱给你花。”

        顾亮星感的眼泪汪汪,抱着小姑娘说:“小芸,你真好,大哥平时没白疼你。”

        但到底是没拿小姑娘的钱:“这钱你自己留着花,哼,反正要过年了,过年我们能拿到压岁钱。”

        说着还伸出手指:“三份!”

        可惜过年还得小半个月,顾亮星表示自己已经望眼欲穿了。

        顾明东没搭理孩子们之间的小秘密,笑着说道:“你们进屋看看还缺点什么,等过几天置办年货一块儿买齐了。”

        话音落下,全家人都兴冲冲的跑进屋子。

        一共六个房间,顾明东占了一个,双胞胎住在他外屋,东边的两个屋子让姐妹俩分,顾明西选了里面的,顾明北选了外面的。

        顾明南果然住了西边的屋子,原本他外头的那间要留给顾芸,但顾芸年纪小胆子也小,顾四妹就说她们俩还是住一起,都已经住习惯了,能相互照顾有个伴儿。

        妹妹跟女儿都不在意,顾明东自然也没坚持。

        于是顾明南一个人独占两个屋子,甚至觉得屋子太大太空,让他们把放不下的箱子全给堆在外屋,这样不会空荡荡的。

        顾明东跟着走进屋,他的房间十分简单,除了一张床,一个柜子和一张书桌之外什么都没有,看起来简单无比。

        干干净净的,顾明东就觉得挺好,唯一的困扰是青砖房压根没洞可以藏东西,顾明东只得掏出一块青砖,将不能被人发现的香炉放在了空砖的位置。

        为此他还特意学了学贴砖头,意外得到了又一门手艺。

        双胞胎虽然还住一个屋,但却摆着两张床,是顾明东特意请人做的一米小床,以兄弟俩现在的身高足够了。

        等他们大一些,老房子自然也早就修缮好了。

        小床的床头位置都摆着一个木柜,能让两兄弟放一些东西,从这里就能看出他们截然不同的性格。

        顾亮星床头柜子上已经塞满了东西,柜子里头满满当当,柜子上头还摆着各种各样的怪东西,河里头捡来的石头,贝壳,自己喜欢的弹珠、卡片,甚至还有一堆野果子,看那颜色估计是已经不能吃了。

        而另一头,顾亮晨的床头柜却干净整洁,跟顾明东的屋子有的一拼,打开柜子门,里头也整理的整整齐齐。

        偶尔顾明东瞧见巨大的反差,也觉得让顾亮晨跟大哥住实在是为难他,所以对孩子经常抱着枕头进里屋睡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顾明南的屋子却跟大侄子的有的一拼,如今屋子够多,知道其他人不大会进自己的屋子,他就更加放飞自我了。

        穿过的衣服永远都躺在床上或者桌子上,就没有收进柜子的时候,偶尔顾三妹进去收拾一回,都得追着老锤,再一次觉得钱晓茹这是倒了血霉,她肯定不知道对象这么邋遢。

        相比起兄弟们的屋子,顾家姐妹俩的屋子却干净整洁许多。

        里里外外收拾的井井有条不说,还在墙上挂上了画历,桌上摆上了花瓶,处处都带着女孩儿独有的小心思。

        冬天没有鲜花,上河村一带也不常见梅花,姐妹俩就找了一根不会落叶的松树枝,插上之后顿时显得屋里头都鲜活许多。

        对比姐妹俩的屋子,顾弟折腾的确实是像猪窝。

        搬家之后,顾明东就直接回绝了社员们参观的要求,毕竟已经住了人的屋子,人来人往算怎么回事儿?

        实在是推不开的,就让他们进老的屋子看看,反正老喜欢呼朋唤友。

        于是老顾家最热闹的屋子,永远都是顾老的屋子。

        有时候大晚上的,顾明东都能听见里头弟小伙伴的声音,得亏外屋没住人,不然非得觉得烦不可。

        顾秀秀也带着全家回来了一趟,主要是恭贺侄子一家乔迁之喜,顺便将孙强婚期已经定下来的事情告诉他们。

        孙国栋的脸色瞧着好了许多,大概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再也不见以前的颓废。

        趁着姑姑姑父去三叔家送信的档口,顾弟一拉搂住表哥,逼问道:“快说,你咋处上的对象?”

        “亏我们还把你当亲兄弟,结果你处对象了都不告诉我们。”

        孙强被他勒的不行,赶紧求饶:“行行行,我说。”

        “快老实交代。”

        孙强嘿了一声,心底有些害臊,好一会儿才说道:“就是那么一回事儿呗,我中意她,她也瞧得上我,我们俩就看对眼了。”

        他越是这么说,顾弟越是好奇:“那我未来表嫂是个什么样的人?过年我们得去喝喜酒,知道她性子怎么样,我们也好投其所好是不是?”

        谁知道孙强看了看自家表兄弟,忽然笑了一声:“要是你们几个的话,她肯定瞧着就觉得高兴。”

        顾明南心底觉得莫名其妙:“难道还是我们认识的人?”

        但心底一扒拉,不应该啊,他们就没认识几个未婚的姑娘家。

        孙强摇了摇头,低声说了句:“我告诉你,你可别让我妈知道——燕燕她不喜欢别的,就喜欢长得好看的。”

        说完一抬头,挺骄傲的说:“她瞧上我,就是因为我长得够亮堂。”

        顾明南看着他,欲言又止。

        “干啥呢,你表哥我不俊?”孙强笑道。

        顾明南立刻说:“比男子气概的话,你比不过我哥,比长得俊的话,你比不过我,完了完了,那我们还要不要去参加你的婚礼,别到时候把新郎官的风头都抢了。”

        “我呸,瞧把你嘚瑟的。”孙强没好气的骂了一句,“燕燕现在心里头只有我。”

        看得出来,虽然谈对象的时间短,但孙强跟未来对象的关系似乎很不错。

        临了,孙强话锋一转,逼问道:“你别光说我,说说你自己,我说阿南,你年纪轻轻的就找了对象,过两年就得结婚生孩子,这也太早了。”

        “你知道什么,我这是运气好,早早的遇到了看对眼的,不像你兜兜转转这么多年,瞧把我姑我姑父急得,白头发都长出来了。”

        顾明东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着表哥弟弟耍宝斗嘴,好不悠闲。

        他不知道的是,除了送喜帖和看新房,顾秀秀这次过来还有一个任务,那就是问问顾三婶手里头有没有合适的人,等过了年正好给顾明东安排上。

        对姑姑婶婶的打算一无所知,顾明东依旧乐呵呵的看戏。

        一直到大年初五,顾保家笑嘻嘻的过来请他过去,说顾三叔找他有事儿。

        顾明东一听,还以为要商量新的一年农种计划,谁知道到了地方,一进门,就瞧见顾三叔坐在上首,顾三婶坐在他旁边,顾家两个儿媳妇作陪,对面坐着的是个陌生的姑娘。

        瞧见他进来的静,那姑娘抬头望过来,一瞧见他就红了脸,羞羞答答的低下头。

        顾明东心底咯噔一下,暗道一声糟糕。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85076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