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160章 双抢

第160章 双抢


谢南山带来的小插曲,  并没给老顾家造成什么影响。

        天气越来越热,双抢时节的到来,让顾明东压根没心思去管这些。

        一到双抢时节,  每天早上五点钟,顾建国就会吹响哨子,拉开生产队一天劳动的序幕。

        因为天气太热,中午最热的时候下地谁都扛不住,  未免社员们干活时候中暑,  最热的那两个小时才是休息时间。

        但双抢就是跟老天爷抢时间,  成熟的水稻收割晚了,  就会耽误下一季水稻的播种和成长,  时间紧,任务重,  下地的人累得要死。

        早上五点出门,  中午休息俩小时,一直到晚上八点半才收工,一天下来,  就算是干惯了农活的社员们也累得没力气说话。

        田埂上总是放着一个个灌满了水的容器,让干活的社员随时都能喝一口。

        但水缸在大太阳底下放久了,  即使放在有盖子的竹篓里,  拿出来喝一口也是热的,压根起不到降温的作用。

        而这样的高强度作业,  从头至尾得持续近一个月时间。

        顾建国怕社员们身体撑不住,  到时候积极性不行,在顾明东的建议下,在双抢开始之前,终于狠了狠心杀了一头猪分肉吃,  有了肉,家家户户饭菜里头终于多了点油星,干起活来果然得劲很多。

        一个生产队分成了几个小组,顾明东跟顾二弟、李铁柱等人一组,他们组不是身强体壮的男人,就是干活麻利的女人,速度遥遥领先。

        顾明南粮食关系已经不在生产队了,原本是不需要参加的。

        但他不想让大哥一个人下地那么累,索性就问运输队请了假,也幸好现在他摇身一变成了修理员,并不需要跟司机似的跟车,反倒是能有时间回家抢收,运输队要有急事儿直接来喊他就成。

        这会儿顾明南一边抢收,一边忍不住叉腰喊道:“一段时间没干活,我这动作都生疏了。”

        说着甩了甩手,看看自家大哥的速度,再看看自己的速度,心底十分不满意。

        李铁柱在旁听见了,笑着说了句:“你如今是吃商品粮的人了,干活慢点就慢点,再说你可比那边那个强多了。”

        说着还朝着隔壁的那组挤了挤眼睛。

        在他们隔壁的是知青小组,其实知青里面也有干活不错的人,比如杜家兄弟,去年赚到手的工分除了让自己吃饱,甚至还能寄回家一些。

        但他们俩才是例外,其他的不管是男知青还是女知青,一天下来能拿到6工分就不错了,将将能养活自己。

        即使如此,像是李明明、徐珍珍等人,到了双抢时节也不敢偷懒,这会儿累的满头大汗,脸颊也晒得红彤彤的。

        唯一的例外是在后头磨洋工的钱知一和刘大妮。

        钱知一但凡遇到农忙的时候就会腿疼,他的腿是真的受过伤,之前还住过院,一个劲的喊疼顾建国也拿他没办法。

        左右顾建国放了话,干多少活儿就有多少工分,不干活想白拿工分是不可能的。

        甭管顾建国信不信,反正生产队的社员都不信,觉得钱知一就是借着腿伤偷懒。

        钱知一不肯干,但刘大妮却不能不干。

        他们俩结婚的时候,刘大妮就知道钱知一是不情不愿的,对家里家外的事情都懒得张罗。

        刘大妮也不在乎,反正在家当女儿的时候,这些事情她也都是要干的,现在不过是换了个地方,只要能跟钱知一在一起,想到将来,她也不觉得苦。

        更别提钱知一时不时还会给她一些钱,虽然不多,但也足以让刘大妮确信,远在北京的公公婆婆都是有钱人,迟早都会想办法把他们一家弄回去。

        可那天还没来,刘大妮不得不先为眼前的日子着想。

        光靠着钱知一那点钱和工分,显然是不够他们养活自己了,更别提将来还得养孩子。

        所以这会儿挺着大肚子,刘大妮依旧在埋头干活,动作反倒是比手脚健全的丈夫快很多。

        这样的对比,让生产队的人都看不下去。

        “大妮她妈,你也不去管管,哪有男人偷懒,让怀了孕的女人死命干活的。”

        刘三婶却拉着脸:“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跟我家没关系。”

        刘大妮用决裂的方式嫁出去,让刘家丢尽了脸面,刘三婶如今已经不认这个女儿。

        “你这也太狠心了,到底是十月怀胎生下来的。”

        “呸,别人家的女儿嫁出去还能的几块彩礼,逢年过节提着鱼肉回家看看,她倒好,哼,我就等着她回家哭。”

        旁边的女人听了,对视一眼纷纷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来。

        顾明南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比知青强是一件光荣的事情,他也不说话了,埋头继续干活。

        李铁柱又朝着顾明东说:“阿南太懂事了,还能回家给你帮忙。”

        顾明东看了他一眼,问:“你叨叨个没完,是不是想趁机偷懒?”

        李铁柱连忙继续低头干活。

        顾明东耳边这才得了清净。

        家里头除了顾三妹在上班,实在是请不出假来,学校那边也放假了,顾四妹在晒谷场那边帮忙,双胞胎和顾芸还不能当劳力,跟其他孩子一样在捡稻穗。

        随着日头越来越高,终于一声哨声响起。

        社员们不约而同的停下劳动,纷纷走向树荫下休息。

        顾家兄弟刚坐下来,就瞧见双胞胎一人抱着一个竹篮子过来了:“爸,二叔,喝水。”

        打开竹篮子,里头各放着一个搪瓷缸,打开一看,里头不是白开水,而是加了金银花炮制的花茶,而且在井水里头冰镇过,一口下去暑气顿消。

        井水的冰镇效果维持不了多久,放在地头晒一会儿就全没了,所以每次休息的空档,双胞胎都会快速跑回家,把顾三妹起大早准备好的茶水送过来。

        “太爽了!”顾明南咕咚咕咚就喝了大半。

        顾明东摸了摸儿子的脑门,结果一手汗:“你们喝过了吗?”

        “在家喝过了,爸你快喝吧,喝完待会儿我再来送。”顾亮晨催促道。

        顾明东也喝了一口,金银花里加了一点冰糖,喝起来有一种糖水的口感,凉丝丝的,但又不会太冷,暑天在树荫下喝确实是享受。

        刚喝了一口,一抬头,李铁柱正垂涎欲滴的盯着他看。

        “要不要来点?”顾明东开口问道。

        “这怎么好意思。”李铁柱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碗里头的白开水一泼,递到他面前。

        顾明东给他倒了满满的一大瓷碗,搪瓷缸够大,里头还剩下不少。

        李铁柱端起来就喝了一口,惊讶道:“甜的?”

        要早知道是放了冰糖的,他肯定不能厚脸皮的要尝一口。

        现在喝都喝了,总不能还回去,李铁柱就待着老顾家的俩孩子夸:“你家双胞胎就是贴心,知道赶着趟给你送水,不像我家的嫌麻烦,水放久了都烫了。”

        “你家小虎也忙,我瞧他今天都捡了一篮子稻穗了。”

        两人你来我往商业互吹了一下孩子,顾明东才看向脸颊晒得红彤彤的儿子,为了方便两孩子只留了一茬短发,每天上下学晒得漆黑,这会儿看着就像是黑皮蛋似的。

        得亏俩孩子长得都好,黑了也还是俊俏。

        “爸,你有没有发现野兔野鸡野鸭什么的?”顾亮星凑过来,两眼亮晶晶的问。

        顾明东无奈道:“这么大的动静,它们听见早就跑了。”

        再说有过去年那么一遭,野鸡野兔们都学乖了。

        顾亮星顿时失望:“好吧,我还想着今年再养几只兔子,自家养的比野生的还要好吃。”

        想到那两只在家里头到处钻洞,最后忍无可忍被炖了的野兔,顾明东并不想再带回去养,野生的兔子野性太大,根本没驯化,并不是好繁殖圈养的对象。

        “这样吧,等忙完了双抢,我带你们上山去玩玩。”顾明东选择了一个折中的法子。

        一听这话,双胞胎果然也顾不得失望了,高兴的欢呼起来。

        李铁柱刚好端着瓷碗找到了媳妇,偷偷塞给她:“阿东给的,甜的,你也尝一口。”

        钱金花原本累的要死,忽然被塞了一碗还带着凉气的茶水,眼底忽然露出几分笑意来。

        她含笑低着头喝了两口,身体的劳累似乎也跟着消失了:“我够了,你自己喝吧。”

        “都喝了吧,我都喝过了。”李铁柱笑道。

        钱金花这才小口小口的喝起来。

        “呦,老李家的,你俩都老夫老妻了,这么会儿功夫铁柱还来找你,啧啧。”旁边的女人瞧见小俩口的动作,不免打趣道。

        钱金花也是个泼辣人,被打趣了不但不生气,反倒是说:“怎么,你羡慕啊,羡慕找你家那口子去呗。”

        对面的女人哈哈笑道:“我家那口子就是牛脾气,早知道他这么不心疼媳妇,当年我就不该嫁给他。”

        一时间地头上,其他女人也纷纷议论起来,大多是吐槽自家男人多不贴心。

        钱金花听着,心底也得意的很,当年人人说李铁柱家太穷,她爸妈也不同意,怕她嫁过来要吃苦头。

        但日子苦是苦,可男人知道疼人,知道干活,早早的分了家也省心,如今日子越过越好,钱金花自己个儿也能挺直腰杆儿了。

        比起生产队其他跟公婆住在一起,男人也不知道疼媳妇的,钱金花觉得自己的选择没错。

        李铁柱耐心的等媳妇喝完了水,这才回到男人的那块阴凉地休息。

        他一走,女人们说话就更加肆无忌惮了,一个个挤着钱金花,让她仔细说说怎么让自家男人听话,大家伙儿都累死累活的,只有他们家这个连口水都惦记着送过来。

        钱金花心底喜滋滋,脸上只说:“哎呦,我家老李这是天生的,他也没别的长处了。”

        “也是,疼不疼老婆这可能是天生的。”

        “要我说还得看家风,有些人家就是疼媳妇,有些人家就知道把媳妇当畜生使唤。”

        “咱们是没机会了,以后给闺女找对象可得擦亮了眼睛。”

        说着说着,忽然有人提起老顾家来。

        “说起疼媳妇,咱们生产队还是老顾家最知道疼。”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纷纷赞同。

        顾三叔看着面冷,严肃,办事情不留情面,其实对顾三婶很好,下头两个媳妇也活得很滋润,偶尔婆媳吵两句有,但从没听说过他们家男人打骂媳妇的。

        更别提许多年前,顾明东他爹还活着的时候,对自家的媳妇那叫一个捧在手心里,都是乡下的媳妇,但顾明东他妈就不需要下地干活。

        到了顾明东这一辈,他们家太穷,媳妇倒是只能跟着下地干活,但村里人也常看见小夫妻俩一块儿回家的场景。

        “他们家阿东真的不找了?”有人好奇的问道。

        “要想找早就找了,以他们家现在的条件还能找不到?”

        “哎,早知道老顾家还能再起来,当初就该早点把人定下来,现在也晚了,他们家老二都找到对象了,听说也是个城里人。”

        “老三老四总得嫁人吧。”

        “他们家老三心气高,肯定瞧不上咱生产队的小伙子。”

        “也是,他们家老三脾气也暴,得理不饶人,这样的媳妇娶进门可不好伺候。”

        要知道当初老顾家被欺负,就是老二老三冲在前头,兄妹俩联起手来打遍生产队没敌手,赫赫威名就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远在溪源镇的顾明西并不知道自己被人议论,即使知道了她也不在意。

        自从进了回收站,顾明西就像是进了大河的小鱼儿,快活的不得了。

        回收站除了名声不体面,工资低了点,简直符合顾明西的全部要求。

        平时不太忙,还是自己一个人待着想干啥就干啥,顾明西直接把家里头的课本都带过来,如今课本都被翻得卷边了。

        除此之外,顾明西还喜欢淘宝,各种各样的废品进来之后,除了真正要回收的一部分之外,其他的她看上了就能带走,压根没有人管。

        两姐妹屋子里的花盆、贴画甚至是梳妆台,都是顾明西一样一样挑出来搬回去的。

        如今她有活儿就干活,没活儿就看书,看书累了就开始淘宝,好不自在。

        但是这一天,还没到下班的点,顾明西就开始坐立不安起来,时不时看一眼日头。

        全家大大小小都在家里头双抢,只有她能来上班,不用晒太阳,顾三妹不但不觉得轻松,反倒是心底很是过意不去。

        于是顾三妹抢过了顾二弟曾经的活,每天想着法子给家里头弄好吃的,免得双抢太累,他们会伤到身体。

        而今天,顾三妹要给他们带一样新鲜的吃食。

        等终于熬到了点,顾三妹利落的把门一锁,跨上大金鹿就往供销社走。

        紧赶慢赶的,终于赶在供销社关门前赶到了。

        孙强的媳妇朱燕在门口等着,瞧见她就招呼:“小西,这儿,快跟我来。”

        “表嫂。”顾明西将自行车挺好,飞快的跑过去。

        朱燕也是风风火火的人,拉着她就往最右边的柜台走。

        瞧着她挺着小肚子的模样,看得顾明西心惊胆战,连忙劝道:“表嫂,你慢点。”

        “没事儿,我这才五个月稳当着呢。”朱燕说着还拍了拍肚子,笑呵呵的说。

        顾明西看得目瞪口呆,算是明白自家姑姑为啥那么操心了。

        朱燕已经拉着表妹到了地方,开口就说:“老六,我让你留的棒冰呢?”

        “燕姐吩咐的事儿,那我肯定早给你留好了。”

        朱燕笑道:“算你识相,小西,票子。”

        “哦。”顾明西连忙从腰包里拿出票子来,这时候买棒冰也得需要票,而且因为棒冰是非必需品,所以供给很少,有时候得了票也买不到。

        幸亏朱燕就在供销社上班,她认识的人多有门路。

        “要哪种?”供销员问道。

        顾明西从没吃过棒冰,压根不知道哪种好吃,凑近一看其实统共才四种,一种是绿色包装的绿豆棒冰,一种是红色包装的红豆棒冰,还有一种是白色包装,听说是奶味的。

        另外的都堆在角落里,是白水加上了糖精,包装看着跟奶味的很像。

        “绿豆棒冰和红豆棒冰都是一角一根,牛奶的得三角,白糖冰棍最便宜,三分钱一根。”

        任由顾明西来之前做好了心理准备,听见这价格也是吓了一跳。

        毕竟一根棒冰才巴掌点大,够能够上小半斤猪肉了。

        朱燕推荐道:“绿豆红豆的清爽,奶味的更香。”

        顾明西犹豫了一下,觉得绿豆红豆自家就能煮,夏天的时候时不时就能喝一碗绿豆汤,既然都买了,那就索性买最好吃的。

        “要奶味的,八根。”

        即使顾明西时不时要说自家大哥二哥花钱大手大脚,但从现在看来,她也有老顾家人这个毛病。

        旁边的朱燕一听,连忙拦着:“七根就够了。”

        “小西,不是嫂子跟你客气,而是我怀了孕不好吃冰的,你要是有心的话再给我带个西瓜,西瓜才好吃。”

        “那有什么,我明天就给你带。”家里头就有西瓜,是他大哥带回家的,按照去年的记忆能一直吃到秋天。

        这么热的天,买好了棒冰自然不能直接这么带回去,不然回到家都变成糖水了。

        顾明西早有准备,拿出一个泡沫盒子来,朱燕又问守着冰柜的要了几大块冰,棒冰往里头一放,盖上盖子,外头再裹上一层厚厚的被子,能保证到家还冻得严严实实。

        买好了棒冰,顾明西挥手道:“表嫂,那我先走了,明天再给你带西瓜。”

        “行,路上小心点,别摔着。”朱燕挥了挥手,她也该下班回家了,不知道家里头婆婆给做了什么好吃的,总觉得怀着孕,自己跟着胖了好多斤。

        顾明西一路踩着自行车,轮子都快飞转起来,用了平时一半的时间就赶到家了。

        这个点双抢的社员们都还没回来,顾明西连忙先把泡沫盒子往家里头搬,想了想不放心,又提了一桶井水回家,把半个盒子在里头浸着。

        她也没急着去田里头喊人,毕竟吃棒冰这样的事情,自家人躲在家里悄摸的高兴就成了,嚷嚷出去只会让人嫉妒。

        顾明西把车停好就开始做饭,等她做好了饭,夜色都已经黑透,下工的哨声才响起。

        一听见哨声,顾明西就先把饭菜端上桌,这样等他们回到家,洗个手就能直接吃。

        一整天的重体力活下来,体力最好的顾明东都觉得累,尤其是浑身臭汗让他很不习惯。

        但回到家,吃上了热腾腾的饭,他很快就恢复过来。

        顾二弟一句话不说,塞饱了肚子才往后一趟:“终于活过来了。”

        顾四妹没干最累的活儿,但晒谷场那边稻莽到处飞,弄得她皮肤都红红的。

        “吃饱了赶紧去洗,洗完了有好东西吃。”顾三妹催促道。

        说着起身收拾碗筷,这几天家务活都是她一手全包,连顾四妹都没让搭把手。

        “三姑,是啥好东西?”顾亮星好奇的问道。

        孩子们白天的活儿不累,这会儿吃饱了反倒是有精神。

        “很好吃的东西,保证你没吃过,还不快去洗澡。”

        当初建新房子的时候,在顾明东的要求下,在厨房后头单独建了个浴室,虽然简陋了一些,但是用起来倒是也方便。

        像是顾明南这样不怕冷的,直接用凉水一冲,刷刷刷五分钟就洗完出来了。

        顾三妹迅速的洗完碗筷,将一排凳子放在家门口,这会儿天黑了,难得有几缕凉风飘过,总算是不像白天那么热了。

        “三姑,到底是什么?”顾亮星哒哒哒跑过来,洗完澡整个人亮晶晶的,更像是黑蛋了。

        说着,三个孩子三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那个奇奇怪怪,包着棉被的盒子。

        顾明东一看,倒是猜到可能是什么。

        顾三妹笑道:“再等等,等人齐了再开。”

        不然打开没一会儿,棒冰就化了。

        顾四妹也没让他们多等,如果不是大哥坚持女孩子不能洗冷水,她觉得这么热的天,自己也不需要用热水。

        顾二弟在旁边嫌弃道:“还神神秘秘的。”

        他也猜到是什么,票还是他帮忙弄到的,但也没拆穿。

        很快,顾三妹拆开棉被,终于打开了盒子:“铛铛铛,你们看这是什么!”

        说着,顾三妹拿出一根冰棍,贴在了自家大侄儿的脸上。

        顾亮星眼睛都瞪圆了:“好冰!”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83181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