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161章 梦想

第161章 梦想


七根牛奶棒冰,  一人一根刚刚好。

        老顾家兄弟姐妹一人一张竹椅子,  坐在屋檐下吹着凉风,吃着棒冰。

        顾三妹分完了棒冰,笑眯眯的说:“快吃吧,不然很快就化了。”

        看到棒冰,  几个孩子的眼睛都瞪圆了,  眼底带着新奇和渴望。

        “这就是棒冰吗?”顾亮星最是心急,火急火燎的撕开包装纸,  低头就是嗷呜一口,冻得一个哆嗦,  口中却舍不得吐出来,含含糊糊的说,“好冰,  好甜,好香啊。”

        瞧着他那吃相,简直让旁边的人都胃口大开。

        顾明南低头咬了一口,也觉得味儿特别不错:“还别说,  这东西凉丝丝的,  太适合夏天吃了。”

        “就是放不住,  我用泡沫盒和棉被包着,这会儿吃着也没刚拿出来那会儿硬了。”顾三妹可惜的说。

        她在供销社特意看过,棒冰得放在冰柜里,冰柜可贵了,还得用电,  额不是普通人家能用得起的,她连问都不敢问。

        要是能放的住,就算贵,  她也想多买一些回家放着,让家里头干完活回到家能吃一口。

        顾明东拿着自己的那根棒冰看了看,外头是纸质的包装纸,简单的印着牛奶棒冰四个大字,旁边只有生产厂的信息,包装十分简单。

        撕开包装纸,温差就让棒冰上升起淡淡的雾气,一股浓郁的奶味儿钻入鼻息,轻轻一口咬下去,奶香味十足的棒冰就在口中慢慢融化。

        奶味浓郁,里头似乎没多少水,味道十足。

        独属于冷饮的清凉,能快速的化解夏日的暑气,那是跟被井水浸透的清甜西瓜,截然不同,却又殊途同归的美味。

        在夏日的傍晚,坐在屋檐下吃棒冰,确实是至高无上的享受。

        顾明东忍不住多咬了几口,眼角都跟着眯了起来。

        结果一抬头,就瞧见几双眼睛都齐刷刷的看着自己呢:“看我做什么,再不吃可就化了。”

        顾明南嘿嘿一笑:“难得瞧见大哥喜欢吃一样东西。”

        他总觉得自家大哥无欲无求,对生活的要求不高。

        这话顾明东可不答应,他喜欢吃很多东西,从红烧肉到大西瓜都喜欢,只是末世的经历让他不那么挑食,不喜欢浪费粮食罢了。

        偏偏顾三妹难得赞同老二的话:“大哥喜欢,那我明天再买,买不同口味的尝尝。”

        顾亮晨反应更快,举起自己的棒冰递到顾明东面前:“爸,太冰了,你帮我吃一点。”

        顾明东被他们的反应弄得哭笑不得,反手拍了一下儿子的小脑门:“自己吃。”

        “棒冰的味儿是不错,但我还没馋到这份儿上。”

        就算馋冷饮,他也不至于吃自家儿子那一口,不过儿子这么孝顺贴心,顾明东心底还是高兴的。

        顾亮晨有些失望,但还是低头吃自己的那一根,他舍不得跟大哥似的一口一口直接咬,就从上头开始慢慢嘬,时不时还得照顾一下最下面,毕竟棒冰化得快。

        顾四妹和顾芸也这样慢慢吸吮着,结果就是顾亮星吃完的时候,他们还剩下一半。

        要是平时,顾亮星肯定死皮赖脸的想去混一口,但他知道棒冰难得,没开这个口,反倒是将棒冰的木棍咬在嘴巴里头慢慢添,势要榨干里头最后一分味道。

        很快,木棍上再也没有奶味了。

        顾亮星这才依依不舍的吐出来,拿在手里头也不扔,开口道:“等我长大了要去棒冰厂上班,这样就能每天吃棒冰了。”

        顾明南听着哈哈一笑,搂着他脖子说:“阿星好志气,长河县那边就有棒冰厂,阿星好好读书加把劲,指不定真的行。”

        “我听说长河县那边棒冰便宜,而且有时候不要票都能买到,可惜咱们离得远。”

        “都一样,咱们这边买饼干也便宜,他们买的时候肯定贵一些。”顾三妹评价道。

        顾亮星听着眼睛一亮,站起身喊道:“从今天开始,我一定会好好读书,争取成为棒冰厂的工人,让咱家每天都能吃上棒冰。”

        童言童语,听得顾明东发笑。

        他打趣了一句:“阿星,你可以把目标定高一点,比如争取当棒冰厂的厂长,这样你爱吃什么口味的,就能生产什么口味的。”

        这话让顾亮星双眼发亮:“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那我要争取当厂长,爸,你喜欢吃什么口味的,到时候我让人生产啥口味。”

        这话逗得大伙儿都哈哈大笑起来。

        顾亮星不乐意的跳脚:“你们别不信,我肯定能当上。”

        说完又问顾芸:“小芸儿,你喜欢什么口味?”

        顾芸还在舔木棍,听见这话眨巴了一下眼睛,比划道:【都喜欢。】

        顾亮星摸着下巴说:“那就每样来一个,什么西瓜味,桑果喂,蜂蜜味,麦乳精味儿,饼干味的,到时候你想当饭吃都行。”

        “棒冰还能有饼干味的,你怎么不生产米饭味的,红薯味的?”

        “你们要吃的话也行,不过我可吃够红薯了,就想吃其他味儿的。”

        顾二弟几个被逗得哈哈大笑,前仰后翻的,弄得竹椅子都发出抱怨的咯吱咯吱声音。

        顾亮星不乐意了,双手叉腰喊道:“二叔,不准再笑我,难道你不爱吃棒冰吗?”

        “我爱吃,但我没想当饭吃。”

        顾明东倒是为儿子说话:“老二,你瞧瞧阿星的志气,这一点你要向他学习。”

        “听见没有,二叔,爸都说了你要向我学习。”顾亮星得到了撑腰,更大声的说。

        顾二弟终于收敛了笑声,但眼底依旧含着笑:“好,我向你学习,不能当个一级工就满足了,我得好好干,争取先当上运输队队长,再争取当厂长。”

        顾亮星一听,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问:“二叔,等你当了厂长,那我们能坐车不?”

        “那必须能啊。”顾二弟一口答应。

        顾明东含笑看着这一幕,忽然目光落到三妹四妹的身上。

        他恍惚记起,几年前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跟原主做完交易的时候,也曾经问过弟妹这个问题。

        那时候他为了这具躯壳,琢磨着顺着几个孩子的心思,让他们迅速的长大自立,这样他就算对得住原主,能心安理得的取而代之。

        谁知道日子过得越久,顾明东自己反倒是享受起天伦之乐来。

        平静而悠闲的生活,这是顾明东上辈子求而不得的,于是才分外的珍惜。

        扫了眼傻乐呵的二弟,笑盈盈的三妹,没怎么说话却面色温柔的四妹,再看三个孩子高高兴兴的模样。

        就像是后院的菜园子,他亲手洒下了种子,一路照顾着成长,最后收获了甜美的果实。

        顾明东心想,这大概是养成的快乐,看着原本乱七八糟的家庭,变得井井有条,杂草一样的孩子也别的出息起来,这其中的快乐是别人很难体会的。

        眼底流露出几分笑意,顾明东也来了兴致,开口问道:“不知不觉你们都长大了,对以后的想法有改变吗?”

        这话一问,顾家三兄妹都是一愣。

        几年前双胞胎还小,顾芸都还没来,自然是没什么记忆的,但顾家三兄妹却记忆犹新。

        顾二弟抓了抓后脑勺,第一个开口回答:“我现在就想好好干活,一级工不是最终目标,我得向阿星学习,努力奋进,争取为咱老顾家弄个厂长来。”

        其实今天之前,顾二弟都没想得那么长远。

        或者说,在几年前,他甚至不敢想自己能有现在。

        这些年的变化就跟做梦一样,迅速而猛烈,顾明南适应着,也被激发出男人的上进欲来。

        他说完,自己点了点头:“没错,我可不能输给小孩儿,不管成不成怎么样都得先努力努力。”

        顾明东见他说这话,眼底带着奋进的火光,心底十分满意,他的目光落到了顾三妹身上。

        顾三妹抿了抿嘴,嘴角甜滋滋,冰凉凉的味道似乎还在。

        她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几年前大哥问她们的时候,自己还傻乎乎的说要嫁一个城里人。

        现在想想都觉得自己犯傻,顾三妹决定把那段时光当做黑历史,这辈子都不再提了。

        短短几年,曾经渴求的未来,现在却成了顾三妹想都不想的一条路。

        比起跟自家姑姑一样嫁一个城里人,过相夫教子的生活,一切好坏都得看嫁过去的男人好不好,顾三妹觉得还不如靠自己。

        不知不觉中,顾三妹反倒是成了受顾明东影响最深刻的一个孩子。

        打开了眼界,走出了上河村,顾三妹才恍然发现,依靠别人是最最要不得的,靠着自己的努力走出来的路才更稳当。

        就像是今天,她心疼家里头人,想买多少棒冰就能买多少,而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

        略作思索,顾三妹便说道:“虽然我现在回收站,不可能有升职加薪的空间,但我也会努力学□□能找到更好的机会。”

        说完,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了句:“其实回收站也挺好的,平时很闲,我有足够多的时间做自己的事情,能读书,还能找一些好东西带回家。”

        临了,顾三妹又说了一句:“大哥,我不想那么早结婚生孩子,我想再等等。”

        至于等什么,顾三妹还没想好,但她就是不愿意就这么过一辈子。

        顾明南刚要嘲讽两句,比如你再不嫁人就变成老姑娘之类的话,但瞧见三妹认真的表情,又把自己肚子里的话咽了下去。

        顾明东倒是并不意外,三个孩子变化最大的,其实就是顾三妹,用脱胎换骨来形容也不为过。

        也许她本身就是这样的人,不服输,远比哥哥妹妹更有冲劲。

        想了想,顾明东问了句:“小西,你是不是很喜欢那些老东西?”

        顾明西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我知道这样不好,但我看着那些东西被糟蹋,心底就觉得好可惜。”

        这个爱好还是她进入回收站之后才慢慢培养起来的。

        她这个爱好,家里头都是知道的,顾老二总嘲笑妹妹是“捡破烂”的,倒是顾四妹十分支持,姐妹俩屋子里没少放着她带回来的东西。

        作为大哥,顾明东自然也知道,不过顾三妹只凭着自己的喜好来,对老东西其实并没有研究,偶尔带回家的,就连他也一眼能看出来是赝品假货。

        顾明东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心底却闪过一个念头。

        不过那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他还得好好想想再提,免得顾三妹空欢喜一场。

        轮到顾四妹,她有些紧张的回答:“我,我还没想好,现在就想好好读书。”

        如果能去上大学就好了,她喜欢读书,愿意读书,顾四妹心底这么想,但现在高考取消了,上大学全靠推荐,去年为了上工农兵大学的名额,附近的生产队闹得厉害,顾四妹不敢开这个口。

        她也怕自己说要上大学,会被人嘲笑做白日梦,十里八乡的,还没听说哪家的姑娘能读大学。

        顾明东夸了一句:“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也很重要,你还小,可以慢慢想。”

        说完这话,顾亮星已经高高的举起手来:“爸,我我我,我有梦想。”

        顾明东含笑问道:“那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的梦想就是,成为中国最大的棒冰厂厂长。”顾亮星骄傲的挺起小胸膛。

        笑着拍了一下他的额头,顾明东打趣道:“好,那爸等着你送吃不完的棒冰回家。”

        “爸你就放心等着吧,很快就会有那一天的。”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顾亮星信心满满。

        顾明东看向小儿子,却见顾亮晨一脸纠结,把棒冰的木棍都咬得满是压印。

        瞧着他这幅苦恼的样子,顾明东无奈的摸了摸小脑袋:“你还小,有的是时间慢慢想。”

        顾亮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怕热的靠在顾明东怀中不说话了。

        小小的人,心底却不停盘算着,他想找一个工资高的,跟二叔一样能养家糊口,让爸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用什么就用什么。

        还想找一个跟三姑一样,平日里比较闲的,最好离家也近,他不想离家太远。

        零零碎碎的,小孩儿顿时觉得苦恼起来。

        很多年后回想,顾亮晨回忆起此刻的心情,依旧觉得莞尔。

        比起纠结的顾亮晨,顾芸却爽快多了,指了指顾亮星:【跟大哥在一起干活。】

        顾亮星顿时被愉悦了,高高兴兴的说:“行,以后我当厂长,你就当副厂长,咱们兄妹联手,打遍天下无敌手。”

        决定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未来顾厂长,说完了豪言壮志,转身就问:“爸,二叔,你们吃完了吗,木棍还要不要?”

        顾明东奇怪的问:“你要木棍做什么?”

        “我留着玩儿。”顾亮星如此表示。

        于是最后六根木棍都到了顾亮星手中,他亲自去把木棍洗得干干净净,晾干了,珍惜的放进了小盒子。

        至于顾亮晨那根,被咬得太厉害,他家大哥嫌弃的没收。

        这一年的夏天炎热无比,在老顾家的记忆中却带着丝丝的甜味。

        顾三妹见家人都喜欢吃,隔三差五的买了棒冰带回家。

        绿豆棒冰清爽,红豆棒冰软糯,牛奶棒冰香甜,就连几分钱的白糖棒冰也凉丝丝的,饭后来一支,快活似神仙。

        冰棍都被顾亮星仔仔细细的收好,一群小棒子拿出来,偶尔三个孩子还能当成玩具。

        还有顾明东带回家的一个个大西瓜,每一个都能有十几斤重切开一个就够老顾家大大小小饱餐一顿。

        怀孕的朱燕因为天热,吃不下饭,但只要有一口西瓜在,她就能连吃两碗,以至于孙强没少往表弟家跑,就为了让老婆每天都能吃上西瓜。

        双胞胎也是西瓜爱好者,他们俩最喜欢站在屋檐下吃西瓜,吃完一口,憋了一嘴的瓜子壳,在前面放一个竹篮子,突突突像是机关枪一样发射,两个人比赛谁吐得准,吐得快。

        黑色的西瓜子也完全不会浪费,顾四妹会收集起来,洗干净晾干了,等积攒了足够多之后就炒熟了,只需要放一点点盐巴,就焦香可口的很。

        即使白天双抢累死累活,但到了晚上,老顾家也总是传出一阵阵笑声。

        笑声顺着小路,偶尔飘到上河村生产队其他人家的耳中。

        其他社员听了,忍不住感叹一声,老顾家虽然经历了那么多变故,但现在一家子和和乐乐,也算是熬出来了。

        欢快的笑声,总能感染别人的情绪,连带着原本疲倦的社员们,想着白天的收成,心情也好了许多。

        自然也不是家家户户都这样。

        王麻子跟刘寡妇就不乐意听隔壁的笑声。

        王麻子这辈子就没勤快过,要不然也不能把日子过成那样,现在为了唯一的儿子,不得不豁出去下地干活,可日子就了,脾气也跟着上来了。

        白天的劳累,让男人的脾气越来越多,回到家对着刘寡妇就呼来喝去,哪里还有当年的温情在。

        这会儿听着隔壁的笑声,王麻子忍不住骂骂咧咧:“他娘的,老子一天累死累活,回家连喘气都嫌累,他们家倒是还有力气闹。”

        最让他觉得气愤的是,王麻子自认干活很卖力,偏偏一天顶多八公分,顾明东兄弟俩却能拿到十二个工分,顾明东养猪还能另外拿到补贴的工分。

        人比人气死人,王麻子心底嫉妒不已。

        “他娘的,那群傻子还觉得顾建国为人公道,他要是公道能给顾明东那么多工分,凭什么。”

        屋内,刘爱花与刘小柱对视一眼,低下头没说话。

        凭什么,自然是凭隔壁阿东叔一个人能干别人两个人的活儿,这是社员们都能看见的,故而他拿十二个工分,没有人提出异议。

        只有王麻子满心愤愤,自己情愿当个睁眼瞎。

        偏偏刘寡妇还深以为然,在旁边捧他的臭脚:“可不是,自从他顾建国当了大队长,就可着劲往老顾家扒拉好处,可谁让他能说会道,生产队那些人都是吃了猪油蒙了心,被骗了还帮着数钱。”

        有人应和,王麻子就更来劲了:“大队长了不起吗,整天不就是张张嘴皮子。”

        “谁让人家会拍马屁,听说大队长跟镇上的书记关系可好了,哎,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老刘……”

        “呸,瘪老刘也不是个好东西。”王麻子骂道。

        比起顾建国,王麻子更恨瘪老刘,觉得都是他的缘故,自己这些年也没能认下李小柱。

        他倒是忘了,原本他家里头还有一个老婆,那时候即使知道刘寡妇生下了自己的儿子,可他也没想过娶一个寡妇。

        王麻子压根不想自己的缘由,再想到因为瘪老刘,刘小柱既不能改姓,也不能改口喊他一声爸,心底变郁愤横生。

        若说王麻子刚回来的时候,只想着能好好照顾儿子,那么跟刘寡妇结婚之后,心底却越来越不满足了。

        凭什么他辛辛苦苦养儿子,小柱却得姓刘,连喊他一声爸都不行呢?

        随着每日的劳累,这种不满正在积压,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开来。

        刘寡妇却不知道王麻子的心思,继续唠叨道:“要是瘪老刘还是大队长,那大柱也不会死,我们家也不会……”

        “啪!”

        王麻子一巴掌甩过去,止住了刘寡妇的剩下的话:“他娘的,老子累死累活的养你,你就知道惦记着那王八蛋。”

        一想起刘大柱干过的事儿,王麻子恨得不行,伸手就要收拾刘寡妇。

        “王叔……”刘小柱吓得脸色发白,下意识的叫了一声。

        儿子的存在,让王麻子暂时克制住怒气。

        他转头扫了眼刘爱花,淡淡说道:“爱花,带你弟弟出去走走,待会儿再回来。”

        刘爱花有些害怕,时间越久,她心底越是明白王麻子的性格。

        “王叔,我……”

        “还不快去。”王麻子冷了脸,“我供你吃供你穿,现在还差使不动你了?”

        刘爱花吓了一跳,一把拽住刘小柱,两个人离开了家。

        王麻子转身看向刘寡妇,后者显然知道会发生什么,吓得连忙求饶,却还是被一把抓住了头发。

        惨叫的声音从屋内传出来,刘爱花吓得一个哆嗦,下意识的捂住了刘小柱的耳朵。

        刘小柱却拽下她的手,摇了摇头:“姐,我没事的。”

        姐弟俩也不知道该去哪儿,走着走着,走到了猪圈附近,他们曾经住过的小房子已经没有了踪影,只剩下一片小土坡。

        刘爱花拉着弟弟,坐在了小土坡上,望着村落影影绰绰的灯火不知道在想什么。

        偶尔有欢声笑语传来,姐弟俩依偎在一起,似乎心情也变得轻松了一些。

        老顾家,顾明东把弟弟妹妹的打算放在了心上。

        过了一阵子,繁忙的双抢终于步入尾声,金灿灿的稻谷塞满了谷仓,而地里头重新栽上了稻苗。

        一天晚上,顾三妹正帮着大侄子补衣服,顾亮星太闹,衣服总是三天两头的破,家里头三个孩子,他的衣服补丁是最多的,那都是自己造的。

        顾明东敲了敲门:“小西,你跟我走一趟。”

        顾明西心底疑惑,但还是放下手里头的事情出了门。

        看着方向,两个人是往老房子走,顾明西疑惑问道:“大哥,我们去那边做什么?”

        顾明东笑道:“是好事儿,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83178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